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另类游戏 作者:晓春

字体:[ ]

 
 
另类游戏 正文 第1章
 
    作为市内颇具规模和盛名的贵族高校,今日的入学典礼也是格外地引人注目。
 
    开学日正赶上校庆十周年,加之优秀新生入学率再创新高,校长自然神采飞扬、满面春风。
 
    上周更盛传有富商斥资五千万,为学校设立科学实验所、扩建图书馆的消息,媒体闻风而动,竞相报导这座日益崛起的新兴学院拥有的傲人硬件和雄厚师资,明年的入学率预计会再翻一番。
 
    校外有豪华轿车陆续开进来,大部分是专程陪同公子、小姐们搬入宿舍的家长和佣人们,排场不比寻常。
 
    在密集的人流当中,突然有一辆普通的单车矫健地滑入学院的镂花大门,犹如一股清流穿越人群。
 
    那个身着深蓝色校服、潇洒无俦的身影,立即引来无数艳羡目光的追随,那漆黑的发丝,俊美的侧脸,英挺的身姿,灿烂的笑容,无疑似一具活力的发光体。
 
    一个急刹后,单车做了一个漂亮的甩尾动作,长腿利落地跨下,将背包往身后随意地一甩,便直奔入学仪式的主题会场。
 
    “他是谁?”一位擅长妆扮、态度清高的美丽女生,好奇地向身边的三年级学姐打探。
 
    “高中部副部长,三年A班的闻修。只要一天,全校的新生都会记住他。”
 
    学姐意味深长地看着那个颀长的背影消失在会场尽头,“小妹妹,别对他感兴趣,他太抢手了,竞争对手太多也很伤神,你不是还想好好享受高中生涯的么?你这么漂亮,不必跟人家争男朋友啦。”
 
    “他有女朋友?”
 
    学姐翻翻白眼,知道事情不妙,她可得奉劝那些自不量力的小妹妹,虽然闻修这个人口碑很好,但是太容易招蜂引蝶,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不要接近他。
 
    而当天在开学典礼上,新生们果然轻易记住了这位耀眼的大男孩—闻修,当一声磁性清亮的嗓音从扩音器传入众人耳膜时,很难不承认视听都有享受到。
 
    闻修此刻已将原本搭在脖子上的领带系得工整,蓝色外套非常衬身,在麦克风前发言的他站姿挺拔,眼神深邃,亲和自信,那身健康的麦色皮肤在会场的彩灯折射下,散发出无穷的能量。
 
    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半熟魅力竟意外地震撼人心,表情一贯的坚定有力、落落大方,娴熟的讲演技巧外加贵族气质,令在场新学员仰慕不已,向他投去的视线都不禁旖旎起来。
 
    有些人天生适合站在大众面前供人品评,闻修就算是其中之一。
 
    况且他本人对以上现状颇为满意,也并不觉得受人瞩目是件辛苦的事,凡事都须付出代价,要懂得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使自己获得平衡,而要找到调适和纾解的方法并不是很难。
 
    闻修的口才出众,思路清晰洋洋洒洒,在现场的控制力和应变力,比同龄人优越几分,很少有出错的时候,所以发言时常有意外的演出,这让有数十年教学经验的导师们面露欣慰—要是明澜多出几个这样的学生,学校明年的广告词又可以充斥几个版面。
 
    闻修的结束词抑扬顿挫,充满鼓舞和暗示,“下午在校内的体育馆会有一场高中部与大学部的篮球交叉友谊赛,如果各位学弟、学妹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捧个人场,明澜体育社团热烈欢迎新成员的加入,我等你们!”
 
    全场掌声雷动,体育部的主任乐呵呵地说:“这小子不得了啊。”
 
    那一日,体育馆内座无虚席,女生数量激增,场上奔跑的热血少年们更是使劲地卖力表演,所以那场球打得异常亢奋,气氛到达最高潮,在闻修一个精确的三分球之后,比分又一次持平。
 
    赛场上的战况愈演愈烈,在敞亮的空间,那个猎豹般滴着热汗的大男生,又显示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狂野敏锐,四肢协调而强健,动态的优美和静态的沉着相辅相成。
 
    中场休息的那一分钟,闻修拾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对着自己的头浇了下来,甩湿了诱惑的黑发,淡定迷离的眼神几乎让场下人看得如痴如醉。
 
    “要是能认识闻学长就好了,他真是太帅了。”
 
    “人人都想做闻学长的朋友。”
 
    “那个十五号吴政就是闻学长的好朋友,好羡慕他。”
 
    “吴学长是男生啦,有什么好羡慕的!不过听说闻学长没有女朋友噢。”
 
    “啊!真的吗真的吗?”大家一拥而上,向这位有内幕消息的学姐打听消息。
 
    “是啊,个性又好,功课又棒,听说明年保送生名单闻学长是稳拿。”
 
    “唉,好可惜,只能看他一年了。我爸说毕业后让我去欧洲念书,可是我讨厌商科。”
 
    “我也是哎,家里人很反对我去法国进修音乐……”
 
    女孩子们总是很容易为别的事分心,在一旁静静聆听她们的话题,却一直没有参与的吴琪想起了大哥,也就是吴政说的话,他们这样的学校,人人机会平等,可越平等也就等同于没有机会,闻修……
 
    看来本校女生没有机会得到他,在外人眼里,他自由洒脱、活力四射,可吴琪却只单纯喜欢他的笑,闪烁着温和善意的光,明明是那么刺眼的存在,却让人妒忌不起来,只会一味地景仰和偏袒他。
 
    高中部以八分之差输给了大学部,但虽败犹荣,闻修做控球后卫却独得四个三分球,再次荣升为全场焦点。
 
    死党吴政轻快地扑到闻修身上,让他背着跑,当然,全校也只有他敢对闻学长如此“放肆”。
 
    “你今天好跩,又让你逮到时机做了一回白马王子。”
 
    “你也不赖啊。”闻修不客气地把他从背上甩下来,“今天你的篮板球发挥得不错。”
 
    “今天我妹生日,希望你赏个脸,别为难我这做哥哥的。”吴政放低姿态,软磨硬泡。
 
    “你不是讨厌我追你妹妹吗?”闻修边用雪白的毛巾擦脖子上的汗,边反驳好友莫名其妙的请求。
 
    “是啊,是讨厌啊,你这么吸引人,多不安全!”说得挺理所当然的,不过两秒钟后吴政表情一垮,语气一下子收敛,很没种地双手合十膜拜老友,“拜托了阿修,我还想留条命看明天的太阳,我妹下最后通牒不得忤逆,今天是她最大,你帮帮忙。”
 
    “我今晚有约。”
 
    此话不假,但吴政不愿面对现实,继续死缠烂打。
 
    “天大的事也求你放一放,兄弟我下回做牛做马报答你。”
 
    “你在你妹妹面前怎么跟奴隶似的?”
 
    “没办法,全家惯的,你以为我想啊?”
 
    闻修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这种打贴身战的老兄,只好应承下来:“说好,我十点前要走的。”
 
    “如果十点你还不肯走,我家菲佣可能会拿扫帚扫你出门,放心。”吴政松一口气,不过也不忘得了便宜又卖乖。
 
    在学校的淋浴室内,男生们相互炫耀自己的肌肉,换作平时的闻修,也会同大家说笑一阵子,今天只快速冲了冲水,换上一身休闲的装束便奔出去取单车。
 
    沿途有些新生看见他,怯生生地喊一声“学长好”,闻修则保持美好的仪态和修养,点头致意并附送和煦的微笑,令对方顿时面红心跳。
 
    一骑出校门,闻修直接穿过两条街,在一家地下停车场临时替换了交通工具—一辆哈雷RF双排管机车。接着便如一匹脱缰野马上了路,在最高限速内驰骋。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灰下来。
 
    二十分钟后,机车拐进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巷子,在一幢老旧公寓前停住,这时从门内走出来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
 
    闻修看来与他很熟了,架着机车也没下来,就只是很随意地问道:“七哥呢?”
 
    “在里面泡马子,最好现在别烦他。”黄毛笑得很贼,然后凌空丢了一根烟过来。
 
    闻修随手接个正着,那黄毛主动下楼梯到他面前给他点火,问道:“今天还比不比?”
 
    “十赔四,换你,你比不比?”
 
    “修伊,不是兄弟们看扁你,你也知道,今天这个是一等一的高手,你玩车才多久,七哥也不能因为顾着情面,就把宝押在你身上啊。”
 
    闻修眯起眼重重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几个不成形的烟圈,语气有些不经意地反问:“我是玩没多久,但我哪回输过?”
 
    黄毛听出他不爽了,也只好实话实说:“修伊,你赢是因为你的玩法不要命,但今天这一位跟你一样不要命,可经验却比你丰富得多,还参加过上届极限拉力赛。”
 
    “这么说起来,还是正规军啰?”
 
    “押注的人才不管他是正规还是杂牌,赢钱,这才是目的。”
 
    “那还叫我来干什么?要找充数的随便谁都行。”说着,闻修已经把半根烟用力掷到地上,踩下油门就要走。
 
    黄毛一见这架式,已经用手臂拖住他,有点紧张地追问:“修伊,今晚可是说好的,你不能出尔反尔,否则场面不好收拾!”
 
    闻修转过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答道:“阿钱,麻烦你告诉七哥,下次这种差事,别找我。”然后挣脱对方,往前直冲而去。
 
    “晚上十点半,竹运码头—”阿钱这一句还没有喊完,人已经消失在巷口。
 
    当天的生日晚宴,吴琪最拉风的事就是有闻修当舞伴,这一下可把全场男、女生看得目瞪口呆,就好像在向别人展示自己的秘密武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