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神探事件簿 作者:淘气骨头

字体:[ ]

 
 
 
简介:    
他是夙夜,人们口中的诡异天才。寒微残破的家庭惨遭横祸,父亲被残酷杀害毁尸,母亲意外死亡,命运彻底剥夺了夙夜仅余的一丝温暖,徒留少年眼中永恒的沉寂悒郁,以及那最终的目标──找到凶手、找出真相!是什么样的变态在血腥的谋杀后,还能冷静细致的「处理」尸体?是什么样的恶魔能享乐其中,不断犯下骇人命案?极致的血腥唯美,暴虐的犯罪案件,当最后一滴血珠落下,少年即将揭开令众人咋舌惊愕的谜底……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夜、欧宇辰 ┃ 配角:邵壬、张晗玥、张鼎轩、夙娅 ┃ 其它:血腥、悬疑
==================
 
  ☆、1|楔子
 
每天晚饭后,固定会有放风的时间。
    在这难得的、可以获得有限自由的一点时间里,夙夜总是独自坐在阴暗僻静的角落,望着天空发呆。
    在湎山监狱服刑的犯人中,他算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
    肥大囚服里晃荡的干瘪躯体,似乎只是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骨头,令人担心只要轻轻一折,就会像火柴棒一样咔嚓断掉。苍白憔悴的脸孔,找不到一丁点鲜活的色泽,因为太瘦,颧骨格外突出,脸颊深深凹陷。
    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眼睛,很少有人在直视他的眼睛以后,还能做到无动于衷。那是双永恒暗夜般沉寂悒郁的眼睛,你很难在里面找到属于人类或者其他活物的情绪。
    对狱警们来说,他是个很合作的犯人,安静而听话。
    对同伴来说,他算是个不错的狱友,总是安安静静呆在角落里,不给任何人惹麻烦,被欺负、被抢走饭菜也不会告状,更不会和人发生争执。
    他总是默默地承受别人加诸在他身上的一切:友好的、恶意的、温和的、残忍的……
    不是漠然淡定那种,而是彻底的置若罔闻,他的躯体在这里,可是他的灵魂好像总是在别处游荡。
    “他就是监狱长交待要特别关照的那个犯人!”
    “听说他是犯罪心理学方面的天才,帮助警方破获过好几起大案子。”
    “他是博宇集团的法定继承人之一。”
    “他杀死了华天娱乐的小开!”
    “他母亲的死也跟他有关。”
    “欧宇辰给他找了最好的律师,可是他拒绝为自己辩护。”
    总是有人对他饶有兴味地议论纷纷,包括犯人,包括警官们。
    而夙夜对所有投注在他身上的审视、揣测、惊讶、憎恶、怜悯之类的目光,通通视而不见。
    “他是人吗?”
    “应该是块木头吧?”
    这句贴切的形容换来嘻嘻哈哈的笑声。
    “他好像……很喜欢夕阳。”有人猜度。
    “嗯,他每天都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夕阳。”有人表示赞同。
    “他哪天没有发呆?”有人嘲笑。
    “……”
    “……”
    夙夜的确很喜欢夕阳,准确地说,是喜欢夏日傍晚的景致。
    橘红色的火球嵌在天边,一圈圈光晕徐徐扩散开来,周围的云朵便呈现出层层叠叠绯红的薄晕,象是少女脸上浓淡相宜的胭脂。
    煦暖的和风轻柔地掠过脸颊,象是谁在耳畔呢喃软语。
    “你就是夙夜?”
    “以后要一起生活了,认识一下,我是欧宇辰,比你大一岁。”
    “你可以把我当做哥哥来依靠……”
    “没事的,我会永远陪着你……”
    欧宇辰有一把令人着迷的好嗓子,像细细打磨过的琉璃珠,华丽圆润,很适合做声优,现在想起来却只觉得更难过。
    背抵着硬邦邦的墙壁,记忆的潮水奔腾翻涌,一波漫过一波。
    茫茫然望着天边的血色残阳,夙夜眼前渐渐浮现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孔,于是悒郁的眼中,荡起圈柔和的涟漪,瞬间又归于沉寂。
    永远吗?谁知道永远有多远?
    谁又能和谁,走到永远?
    一封信递到他眼皮底下,被犯人们背地里称作林胖子的年轻警官站在他面前,憨声憨气地说:“1620,有你的信。”
    在这座监狱里,夙夜还是拥有某些特权的,譬如不需要像其他犯人一样,见到警官就起身、立正、敬礼,再毕恭毕敬地说声:“管教好。”
    也因此,欺负他的犯人多少都会有些顾忌,不敢做得太过火。
    但这种优待绝对不是因为欧宇辰私下里做了许多“沟通工作”,而是因为夙夜这个名字,本身就曾经是警界的传奇。
    不,他从来没有当过警察,他只是协助警方破获过好几起轰动一时的案子。虽然普通老百姓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在警方内部,他还是很声名显赫的。
    夙夜低头,扫了眼封皮上溢着墨香的漂亮小楷。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有耐性练习书法,实际上欧宇辰的确是非常有耐性的人,他写得一手相当漂亮的柳体字。
    清劲峻拔、结构谨严、疏朗开阔、清秀方整。
    “字如其人,人如其字。”爷爷曾经这样称赞他。
    完美的人生,完美的事业,完美的未来……也许,他唯一的不完美就是自己,就像美玉上的微瑕。
    夙夜面无表情地接过信,慢吞吞撕碎。
    “难道你喜欢呆在监狱里吗?”林警官痛心疾首地晃了晃圆滚滚的脑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死刑缓期执行限制减刑案件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限制减刑的死缓犯罪分子都要服满至少二十年的徒刑。也就是说,如果你坚持不上诉的话,即使有机会减刑,你起码也要在这里呆足二十年。”
    夙夜沉默着,继续望着夕阳发呆。
    “1620,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话吗?”林警官等了几秒钟,见他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只好继续往下说,“第一次听到夙夜这个名字时,我还在警校读书,老师给我们讲那宗震惊一时的剥皮杀手连环杀人案,那时候你多大?十六还是十七?可是,在我们这些未来警察心目中,你已经是个传奇。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这里见到你。”
    “……”
    “你一审已经被判死缓。那么,最幸运的结果,就是能够顺利的一次次获得减刑的机会,在二十年后走出监狱。那时候你三十八岁,你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将在监狱里度过,你想过自己三十八岁时是什么样子吗?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
    “欧宇辰帮你请了最好的律师,不过没有你的配合,不管他做什么,都没用。”
    “……”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里的犯人,每天都在求神拜佛,祈祷能有你的好运气。有个有能力帮助他们、也愿意帮助他们的人。”
    “……”
    “邵壬是我的学长,他曾经对我说过,夙夜会成为最优秀的警察。结果,你却沦为罪犯,实在是太讽刺了。前几天他来找我,要我尽量关照你。他还说,即使你杀人,也绝对不可能被人找到证据。”
    “……”
    “为什么要毁掉自己呢?谁值得你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
    “……”
    “你现在还年轻,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
    挥出去的拳头全部打在了棉花团上,无论他怎样苦口婆心,夙夜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心中涌起股无力感,林警官也曾经学过犯罪心理学,可他却看不透面前这个大男孩。
    明明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却沉寂得如同一潭死水,无论投下多大块的石头,都荡不起丝毫涟漪。
    就如同邵壬所说的,即使夙夜杀人,又怎么可能被人找到证据?
    没有人比夙夜更清楚,怎样掩饰罪行。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但事实上,许多案子都会成为悬案,逐渐被时间淹没、遗忘。
    而夙夜坚持认罪,毫无疑问另有隐情。
    该说的都说完了,林警官无奈地转身,走出没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黯淡的斜阳下,夙夜依旧呆呆望着天空,脸色苍白,木然得就像一尊雕像。
    这个人,还是活的吗?
    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到了。
    太阳逐渐没入地平线,鎏金似火的绚烂晚霞也随之黯淡下来,世界变得混沌苍茫,象罩上了层黛青色的纱。
    总有一天会后悔吗?
    谁又值得自己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
    夙夜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当然……会有那样一个人。
    如果我是你人生中唯一的疵点,那么我会亲手帮你打磨掉。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2|一 初见
 
两年前,某个晴朗的夏日傍晚。
    夙夜抱膝坐在楼前冰冷坚硬的白色大理石台阶上,望着眼前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发呆。
    像谁失手打翻了颜料瓶,绿茵茵蔓延开来,错落有致地点缀着几株花团锦簇的灌木。
    草坪外面,是爬满翠绿藤蔓的围墙和象牙色雕花大门。
    他背后则是一栋白色欧式三层小楼,外观古朴典雅,宛如一位美丽娴静的淑女,亭亭玉立。
    和许多欧式小楼一样,它也设有内外双重楼梯。外置楼梯呈“z”字形,盘旋而上。扶手和栏杆都雕镂着繁复的扭纹图案,二、三层还有漂亮的鱼脊形露台,站在上面眺望风景,心情一定会很愉快。
    夙夜想起自己居住了十六年的家,那是栋昏暗发霉的七层筒子楼,位于b市郊区某个阴暗潮湿的小巷子尽头,紧挨着两排低矮的平房。
    这种无厘头的规划是有原因的,那些平房原本是b市国营起重机配件厂厂房,昔日也曾经机器轰鸣、人声鼎沸、热闹喧嚣。现在厂子早已解体,能卖的都卖了,只剩下断壁残垣的厂房,周围则陆陆续续鼓起高低错落的民宅。
    而那栋筒子楼就是起重机配件厂在最辉煌年代盖建的家属楼,以极低廉的价格卖给内部职工,令他们雀跃不已。现在却只留给人以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苍凉感,无奈地见证着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变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