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缘 作者:十世

字体:[ ]

  
 
 
“小离,记住,在这里等我。爸爸很快就回来。” 
“嗯。” 
“小离,记住,要等爸爸。要乖哦。” 
“嗯。”他重重地点头,强调:“爸爸,小离很乖,小离会一直一直在这里等爸爸。” 
“好孩子……” 
温暖的大手抚摸著他小小的头颅,带著让他无限眷恋的温柔和爱意。 
他像只得到抚慰的小猫,蹭著那双温柔的手:“爸爸,小离不怕天黑。小离会像自己的名字一样,永远不离开爸爸。” 
大手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後,下一瞬,他被这双手用力地拥在怀中。 
“好孩子……不要忘记……不要忘记你的名字……小离……非离……你说过,永远不离开……你说过……” 
“爸爸别哭,小离不会离开。爸爸别哭……” 
 
这是那个冬夜,他和那个人最後一个拥抱。 
凄冷的寒风很快吹走了仅剩的温暖。黑漆漆的大道像一个吞噬猎物的猛兽,毫不留情地淹没了那个人消瘦单薄的背影。 
 
他一直坐在台阶上。傻傻的,乖乖的,像他的名字一样,不肯离开。 
即使很多年以後,他已经知道那个人不会再回来,却还是忍不住在寒风凄冷的冬夜,裹上厚厚的大衣,坐在孤儿院的大门前,一守一个晚上。 
 
 
 
“苏大夫。苏大夫。苏大夫?” 
苏睿恒睁开双眼,看见护士长正微笑地看著他:“怎麽了?您好像睡著了?” 
“啊,可能打了个盹。”苏睿恒揉了揉眼睛,有些困倦地坐起身来。 
“别在这里睡觉,小心著凉。您可以下班了。议员的手术已经做完了,很顺利。院长让您回去休息,周六再来上班。” 
“好。” 
秘密入住的日本议员,脑部手术要连做14个小时。他负责前六个小时的主神经部分,在手术台前站到双脚麻木。精力过度集中的後果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 
“张护士,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苏大夫慢走。” 
 
苏睿恒来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自己的车子,向家里驶去。 
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打开车窗,闷热的夏风从耳畔呼呼刮过。 
他以为他只有冬天的时候才会做那个梦,想不到如此炎热的夏季,他竟然也会做那个梦? 
果然是太累了。或者……是心疲倦了…… 
 
红灯。 
苏睿恒将车子停在斑马线前面。正前方的时代广场上,挂著一副最流行的硕大无比的香水广告。 
俊美无俦的长发男模侧仰著头,下巴微抬,带著冷漠和藐视的眼神俯视芸芸大众。黑色的竖领衬衫半敞,露出完美性感的胸肌,黑色低腰皮裤扣了一个扣子,加上左胸前欲隐欲现的黑玫瑰纹身,更是让人遐想联翩。 
 
“Werner真是太帅了。如果被他这样的男人看一眼,我一定会立刻死去。” 
“算了吧,你扑上去还来不及呢。” 
“讨厌!” 
“哈哈哈……” 
 
女孩们目不转睛地望著广场上的大广告,笑闹著从马路前走过。夜晚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这个都市才刚刚醒来。 
苏睿恒看著车前走过的女孩,听著她们的话语,向那幅巨幅广告望了一眼。 
完美、神秘、冷酷、性感、野性、力量…… 
这些词汇是她们用来形容这个世界上目前最受欢迎的男人的。 
苏睿恒望著广告牌上那个男人完美却冷漠的眼神,在笛鸣中发动了车子。 
 
他的公寓坐落在城外,离市区是远了点,但是他喜欢这里的清静,并且,隐私性很好。 
通过门检,将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旁边有个车位是空的。 
苏睿恒上了27层,打开房门,炎炎夏季,空荡荡的大厅却让他感到微微的寒意。 
 
当初真不该买这麽大的房子。 
苏睿恒有些郁闷的想。将钥匙扔到茶几上,随手打开录音电话,进了卧室换衣。 
 
哔——的一声提示音,一个优美的嗓子从电话中传出。 
“苏先生,您好。我是谦的大姐,北堂雅枝。” 
苏睿恒正在脱衣的手愣了愣。 
“我今天刚从美国回来,有些事想和您谈一谈。如果您明天方便,下午两点,我在瑞嘉饭店37层的咖啡厅等您。谢谢。再见。” 
苏睿恒愣了半晌,颓然将手中的衬衫扔到地上,向後一仰,倒在了大床上。  
 
  
 作者: 等待的无尾熊   2007-6-7 08:14   回复此发言    
 
--------------------------------------------------------------------------------
 
67 回复:求缘【十大的新文】  
 02 
 
 
北堂雅枝,北堂集团目前的当家人。高贵,优雅,美丽。十年的时间,岁月似乎并未曾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苏睿恒走进咖啡厅,一眼便看见了那个醒目脱俗的身影。 
北堂家的人,似乎天生便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不论身在何处,总是最引人注目。即使北堂雅枝已经39岁,却仍然美丽依旧。 
“苏先生,好久不见。” 
“季夫人,您好。” 
北堂雅枝优雅地微笑:“苏先生,近来好吗?自从惠枝做完手术後,我们似乎已经有……近十年未见了吧?” 
“是。惠枝小姐的身体最近好吗?” 
“很好。怎麽?谦没有和你说过吗?” 
苏睿恒笑了笑:“没有。” 
北堂雅枝叹了口气:“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谦了,不知道他近来怎麽样?” 
苏睿恒喝了口咖啡,将杯子轻轻放回去,泰然地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北堂雅枝看著他:“我以为,你们住在一起。” 
苏睿恒轻笑:“如果您这麽觉得,那就算是吧。” 
“算是吧?”北堂雅枝细细抬眉,神态优雅动人,眼神温婉之中却透著隐隐的锐利。“苏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方不方便问。” 
“你问吧。”苏睿恒大概知道她想说什麽。 
“你和谦,到底是什麽关系?” 
 
我和谦,到底是什麽关系? 
 
这句话,苏睿恒也一直想问。 
十年前那惊鸿一瞥,让他对那个少年一见锺情。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会喜欢男人。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爱上就是爱上了。因为这份莫名的情感,苏睿恒自己也饱受煎熬。 
他从未想争取过什麽,也从未主动过什麽,可是找上来的,却是谦他自己。 
 
北堂雅枝离开的时候,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如果看见谦,请麻烦你转告他,他该回家了。” 
是啊。身为北堂家的继承人,他的责任不能随意丢弃。离家六年,谦,你任性的也够久了。 
 
独自坐在咖啡厅里,从37层的落地窗向外望去,天是离得这麽近,地是离得这麽远。 
苏睿恒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的情景,就好像天和地的两极,刹那间相遇了。 
 
雪白的长廊里,到处都飘散著消毒水的味道。他被急匆匆地从研究室拉出来,来到急救室外,那个黑衣少年被一群人簇拥著,神色冷漠地站在那里。 
苏睿恒几乎第一眼就看见了他,因为他是那样的醒目。合身的黑色亚曼尼礼服,穿在十四岁少年独有的青涩却挺拔的身躯上,显得那麽的不一样。 
他走过去,少年抬起眼,透过身边围绕的人,向他投来冷漠却高傲的一眼。 
苏睿恒没办法形容他的眼神。他的眼睛很漂亮,漂亮的不像个男孩子。可是他的视线很锐利,锐利得不像个少年。 
“我们要找奥斯卡大夫。只有奥斯卡大夫可以给她开刀。”一个女人神色混乱地说,抓著少年的手尖叫:“我们不能把惠枝交给这麽年轻的大夫。” 
“等大姐带著奥斯卡大夫从美国回来,你也可以给她收尸了。”少年冷漠的甩开她。 
“谦!你怎麽能这麽说话!惠枝是你的双胞胎姐姐啊!?她是为了救你才重伤的!”女人崩溃。 
“所以,她的命我来定。” 
少年走上前一步,漆黑的眸子仿若月夜里的幽光。 
“你是这里最好的脑科大夫?” 
苏睿恒回过神来,道:“是。我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脑科大夫。” 
“可是你很年轻。”少年的眼光在他身上巡视。 
“你也很年轻。” 
二人默默对视。有个男人俯在少年耳畔,低声道:“少爷,我知道他。十七岁便在脑神经方面取得卓越成绩的医学界天才,是奥斯卡大夫的得意门生。” 
苏睿恒说:“不管你们还决没决定,现在我要进去看看病人。” 
他绕过他们,走进了急救室。 
 
女孩的情况比想象中的严重,明显是车祸後的痕迹,而最致命的,是一颗射入後脑的子弹。 
子弹必须立刻取出,一刻也不能延误。 
苏睿恒不知道那个少年是怎样做出决定的,他记得,那个手术通知书上,竟然是当时只有十四岁的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北堂敏谦。  
 
  
 作者: 等待的无尾熊   2007-6-7 08:14   回复此发言    
 
--------------------------------------------------------------------------------
 
68 回复:求缘【十大的新文】  
 03 
 
北堂是一个古老而繁荣的家族,曾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即使繁衍至今,依然盛事不衰。 
北堂敏谦是这个家族这一代唯一的继承人。他上面有三个姐姐。大姐北堂雅枝比他和双胞胎三姐北堂惠枝大15岁,二姐北堂晴枝比他大11岁。曾经外界许多人揣测,北堂家到了这一代大概很难有男丁了,谁知多年之後,北堂夫人再添新丁,生下敏谦这对双胞胎。因而对於北堂家族而言,北堂敏谦代表著这个家族的未来和昌盛。 
苏睿恒想起那个少年的脸,明白他确实有骄傲和冷漠的本钱。 
他生来便是与自己不同的人,他是一个古老而高贵家族的继承人,与他这种凡夫俗子,确实如天和地般那麽遥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