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天上班都能碰到我老婆来报案 作者:坐拥三千

字体:[ ]

 
 
文案
重案组:
  “你有什么事吗?”
“我来报案。”
...
“你怎么又来了?”
“额,我来报案。”
... ...
“老婆,你今天怎么不来警局报案啊?”
嘟嘟嘟...
 
 一个觉得生活没意思的小记者跑到警局报案,被警长吃干抹净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生活的故事。
 
PS:此文灵感来自b站看红色时的一条弹幕,之所以没写成同人,是害怕把两个男神写崩了。目前看来,确实写崩了,没错。
 
高武力值没头脑攻x强观察力不高兴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纪,申平 ┃ 配角:二超,瑶妹 ┃ 其它:
 
 
  ☆、第 1 章
 
  “好,我马上回警局。”钟纪说完这句话将手机甩在床上,从被窝里一跃而起。
  两分钟前他还在享受着休假的福利,这一刻他已经匆匆忙忙地抓过在床尾堆成一团的衬衣长裤套在了身上。
  钟纪刷完牙,凑在水龙头下漱了漱口,顺手抹了把脸,火急火燎地出了门。
  开车去警局的路上他的思绪早就飘到了刚刚二超给他打来的电话上。今早,石磨子街一家金店遭到抢劫,但是因为报案及时,警察快速赶到。金店无人员伤亡,也没有财物损失,劫匪都被抓获。石磨子街在钟纪的辖区,案子自然分到了他的部门。二超打来的电话不仅报告了这些,还告诉他上头表扬了他们这件案子处理的很好。虽然破坏了自己的假期,倒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到警局时已经过了上班时间,钟纪好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停车位。赶到大厅的时候,一部电梯的门正要合上。钟纪加快脚步跑了过去,电梯里的二超看见他,伸手一档大声招呼:“头儿!”
  钟纪走进电梯,伸出拳头照二超的肩上一捶:“你小子,干得不错嘛!”
  二超原名林亦超,比钟纪还要有勇无谋,以此闻名警局,被大家调侃叫做二超。
  林亦超搔搔头,咧嘴一笑:“嘿嘿,跟我关系不大。”
  钟纪收回手,面对着电梯门站定:“得了,跟我还在那装。”
  “头儿,我真没装。”林亦超凑近钟纪,一只手绕到胸前伸出食指向后一指,“是他,他报案快,我们才及时赶到。”
  钟纪这才注意到身后还站着一人,一般个子,身材偏瘦,黑框眼镜,灰色T恤,牛仔长裤,白色胶鞋,完全没有存在感。钟纪扫了他一眼,又回过头继续和二超了解案子。
  申平有些难受。
  不是因为待在电梯里难受,也不是因为两个一米八的汉子在他前面堵了个严严实实而难受。而是因为他实在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个后进来的男人的后颈上移开。他强迫自己去看地面,去看自己刷得干干净净的白鞋。
  但是不行,他忍不住。
  别误会,申平虽然是gay,但还没有饥渴到在大庭广众之下视女干一个他才刚刚遇见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长得不错,身材更不错。
  他又一次把视线移到那个男人的后颈,移到那个没有翻好的领子上。真的忍不住了!
  他伸出手快速地将那个男人的领子翻了下来,然后在下一秒装作若无其事地四处看风景。这下终于舒服了。
  钟纪感觉衣领被扯了一下,回头却看见身后那小子盯着电梯的按键看得入迷。其实刚刚他就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人一个劲得盯着,盯得还有些发烫。他摸了摸暴露在空气中的后颈,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电梯停在十八楼,三人都走了出去。申平被安排在一个办公桌前坐下,二超叫来组里的瑶妹给他做笔录。
  钟纪看了金店门口监控拍下的录像,叫来二超问:“你跟我说那个报案的是几点给警局打的电话?”
  二超翻了翻记录说:“是九点零七分打来的。”
  钟纪指着屏幕上监控里那两名绑匪进店时的时间:“可绑匪是九点十一分从车上下来冲进店里,四分钟前这车连个影都没有,这报案人提前了四分钟就知道他们要抢劫?”
  二超看了看瞬间觉得钟纪说的好有道理,应和道:“是诶。”
  申平的座位在钟纪提出疑问后挪到了审讯室里,他的面前还是那两个一米八的大汉,他盯着面前的一次性纸杯再一次觉得有些不舒服。
  “没对齐。”
  “什么?”钟纪没听清申平的小声嘟囔。
  “没什么。”申平将纸杯转了180度,觉得整个人都好了很多。
  “知道为什么叫你进来吗?”
  申平摇了摇头。
  钟纪把监控的截图和电话记录甩在桌上:“你跟我们说说,这劫匪的车还没到金店门口你怎么就知道有人要抢劫?”
  “刚刚做笔录的时候我都说了呀。”
  二超在一旁递过笔录,钟纪看了看眉毛一挑,读道:“出门在小区门口撞见两人背着包,看他们上了等在门口的一辆车就报了案。”读完,指着这句话问,“这就叫说了啊?你就撞了人家一下,就知道别人要抢劫?”
  申平把摔在面前的笔录摆正说:“这两个人原本在我后面走着,一个人拎着一个黑包,大概有80厘米,包的前后都被撑出来一截,这种长度和形状本来就容易让人联想到枪支。另外一个赶上我的时候撞了我一下,他当时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腰而不是撞到的手臂。这就说明他的后腰里一定别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想到那个黑包,我就怀疑那是枪。另外我看了下他们出来的那栋楼,正对着的街上有一家金店。如果他们上了门口那辆车还是开往金店方向的就很有可能是抢劫。还有,我给了现场的警察一张劫匪掉下在地上的纸。”
  钟纪疑惑,转头问了问二超:“什么纸。”
  二超抽出夹在记录本里的一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纸道:“这个,这个。”
  那是一张只剩四分之一张的报纸,上面用中性笔画了两个圈,重合的地方写着数字“9~9.40”。
  钟纪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申平看了他们一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们不知道吗?”
  二超把纸拿了过去仔细看了看,还是不明所以:“知道什么?”
  “这是他们抢劫的安全时间范围啊。石磨子街同时在两个巡街范围内,A区的警察是从石磨子街开始向西巡街,B区则是由北向南经过石磨子。在9点到9点40这个范围内,A区的警察已经离开石磨子街大约七八公里,而B区的警察也离石磨子街比较远。就算他们这个时候抢劫,金店有人报警,警察赶来他们也已经得手跑掉了。”
  二超越听嘴巴张得越大,钟纪听他说完也好半天回过神来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申平推了推眼镜:“我是记者,经常在街上跑,就知道得多一些。”他补充道,“对了,你们应该派人去看看那栋居民楼30楼以上,窗户对着金店的住户。我觉得这几个劫匪应该筹划了不少时间,不然不会清楚地知道警察巡街的时间。所以,他们很有可能挟持了一家住户。”
  二超听完,眼睛亮的都比得上500瓦的白炽灯,不仅发光还发热。为什么这人说的话虽然自己不懂,但是越听越有道理。
  “我能问问为什么是10楼以上吗?”
  申平在纸上用笔画出金店和那栋居民楼,又画了几条线道:“因为那个金店和居民楼并不是在同一直线上,居民楼正对着石磨子街的窗户是卫生间的窗户,比较小,视野并不开阔。要能看到金店并且能看见警察巡逻状况的高度大概在30米左右,所以我猜应该是10楼以上。”
  “哇!”
  钟纪卷起一叠表格抽了一下二超的后脑勺:“还不快去!愣着干嘛呢!”
  二超连忙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出了审讯室。钟纪心里也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他不自然地咳了一声道:“那什么,你先别急着走,在外边坐会,等我回来再说。”
  钟纪走出审讯室,突然停住脚步。申平径直撞上了他的后背,向后退了两步。
  “抱歉,我是想问,你平时都会观察得这么细,想得这么多吗?”
  申平揉了揉撞得有些红得额头,无奈地笑了笑:“还好。”又默默地小声加上一句,“其实挺没意思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申平坐在警局办公室的椅子上,四处看了看。
  这间大办公室有六张办公桌,最靠里的一张桌子上乱乱地堆放着不少文件,电脑没关,开机键一直闪着光。文件下漏出警章的一角的星花,看来是刚刚那位警长的座位啊,桌子也果然和人一样。
  瑶妹又倒了一杯水放在申平面前,道:“喝点水吧,头儿估计还得过一会才会过来。”
  申平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水,抬起头打量了眼前的女警。二十五岁左右,一头利落的短发,胸前带着一个狮子座的吊坠。站在一旁的时候双手自然下垂,双脚站成丁字步。这姑娘还学过芭蕾?
  申平晃了晃脑袋,心道自己怎么又开始了。从小就是这样,自己总是会比别人多看多想一些。有时候看见一些违背自己心意的事物会感到焦虑,总是忍不住将那些东西重新整理好。
  申平指了指里桌的电脑,对着瑶妹说:“那台电脑是待机,没有关。”
  瑶妹顺着申平的手看过去:“哦,那是头儿的电脑,他一向都不关机的。”
  “哦。”申平点点头,握着水杯愣神。
  “哇,申平你实在是太神了!”二超没进门就在走廊里大声喊道。
  瑶妹问:“怎么了?”
  二超凑到瑶妹的耳边低声说:“我们真的在11楼发现了一户人家被那群劫匪杀了。”
  钟纪跟在后头,两只手搭在两人的肩上:“聊完了没?聊完了还不去给那几个犯人录口供!”
  两人被钟纪吼得立马在申平的眼前消失,钟纪走到申平面前。眼前的这个人同早上他刚见到时完全不一样了,明明还是一个人还是同样的打扮,他却怎么看怎么顺眼。他自己是拼着一身胆气做了警察,兢兢业业出生入死地干了几年升了警长,他打心眼里最佩服的就是脑子好使的人。今天这不起眼的小哥儿居然一一说中,让他们这案子破得如此简单,他已经是心生敬畏了:“等烦了吧?”
  “没有。”
  “诶,我请你吃饭吧。”
  “啊?”申平讶异于他跳跃性的思维。
  “中午只能在食堂凑合一顿了,晚上,晚上我请你去吃饭去。”钟纪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申平摆手:“不用了。”
  钟纪搭上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诶,别客气啊。你是不是嫌食堂的饭啊,我跟你说警局食堂的饭真的还不错,红烧大排味道是一绝啊。我带你去尝尝。”
  申平稀里糊涂地就被钟纪领着去了警局的食堂,正是吃饭时间,食堂里不少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人。钟纪没问申平想吃什么,直接要了两份大排盖饭。在他看来,大排盖饭是食堂里最好吃的,招待客人嘛,自然点最好的。
  申平从未见过如此自来熟的人,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按着坐在了椅子上。面前摆着满满一大盘大排盖饭,红棕色的汤汁浸透了白糯的米饭,看得让人口水直流。可是好大一份,根本吃不完的感觉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