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情导火线(出书版) 作者:玥岭

字体:[ ]

 
爱情导火线(出书版)
  by玥岭
  文案:
  这是什么怪任务?简直是官商勾结嘛!
  想他可是堂堂法国顶尖国家特务
  竟然沦落为财团的私人保镖兼门房
  幸好老天有眼,将他保护的对象
  从顾人怨的老头换成优雅貌美的财产继承人
  为了维护顶尖特务的尊严与面子
  他可是24小时寸步不离地贴身执行任务
  没想到竟因此卷入爱情漩涡无法自拔……
  父母早逝的秋静凌为了生活
  只得去投靠唯一的亲戚
  没想到竟成为巨额财产的指定继承人
  却也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在出访法国的行程中
  法国政府为了追查企业暗杀案件
  派了一名特务贴身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尽忠职守的特务连洗澡时间也要“贴身保护”
  还三不五时怕他身上被动手脚而上下其手
  就在两人爱的火花正要燃烧到最高点之际
  事态突然有意想不到的发展……
 
  前阵子,有个年过二十、又有男友的女性朋友告诉我,“玥岭啊,我看了你的书喔。”
  因为这个朋友几乎是不看言情小说的,所以当我听见她把我的作品带回家,还一字一句的读完时,心里自然是觉得高兴又开心,不过,她接下来的评语,就让我胆战又心惊了。
  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用有些兴奋的语气嚷道:“我没想到男同性恋之间,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你的书让我看到新的领域,尤其是性的方面,原来他们都是这样做的啊!”
  在此之后的对话,虽然仍是夸赞,但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只知道自己听了她的评语后,已经是汗流满面,差点倒地不起。对于这个朋友,我倒底该说她天真呢?还是单纯过了头?
  不过因为这个朋友的书评,我决定还是浮出水面,稍稍声明一下比较妥当。
  基本上,我的作品属于言情小说啊!
  既然是小说,就不是某性学大师的探讨深论书,小说写的是天马行空的故事,性学书籍才是教战手册,所以假如有男性读者,看了小说里的那些床戏……请别真的拿去上阵杀敌,那样是行不通的!
  虽然有人喜欢我的作品,让我觉得很高兴,但是误导了读者的观念,或是给人错误的向往,这些结果就非我所愿了。
  所以还是想再次声明,言情小说的床戏,看看就好,不管是男人与女人,或是男人与男人,都不要因为看了小说,而对现实有了过度美好的遐想啊!
  序章
  “不会吧?要我保护这家伙?”
  布雷德望着摊开在桌面上的几张照片,里头的背景虽然张张不同,而且全是些布置得富丽堂皇的高级宴会厅或知名公众场合,但是主角却是一个五十几岁的秃头男人、眼光凶恶,一看就让布雷德觉得讨厌。
  他有丝嫌恶的偏过头去,宁愿望向玻璃窗外也不想看见那个男人的照片。
  映在窗上的脸孔带点烦躁,只是棱角分明的五官和深邃的海蓝瞳眸,以及深咖啡色的发丝所拼凑而成的俊朗面孔,却稍稍减缓了他给人的不耐烦感觉。
  虽然剪裁合身的纯黑西装将他一身结实挺拔的身材包裹起来,厚实的胸膛却依旧能够吸引不少女人的爱慕眼光。
  今天撇开他是国家顶尖特务的身分不谈,就算他只是个普通保镖,他也宁愿保护可爱小姐,而不是为一个看来顾人怨的老头子卖命,至于他排斥的程度……那已经不是不愿意,而是百分之两百的不甘心了。
  况且他往常的工作总是查军火走私、大宗的毒品交易案,或是追缉流窜各国的凶恶歹徒,可不是当保母!
  “找警察去保护他吧,我是国家特务,不做保镖这种简单到没变化的工作。”布雷德下定决心,转过身面对办公桌后的上司,沉声吐出回应。
  “特务就是专门处理特别任务,这案子有别于以往,不是叫你卧底或当间谍,而是盯紧这家伙,难道还不够特别?”上司瞥了布雷德一眼,随后便皱起眉头开始数落着:“别再找理由推托了,你可没有选择任务的权利。”
  老实说,在他这个上司眼里看来,这样单纯的保镖工作,对于他们这个单位来说,确实是很特别的,甚至让他不禁怀疑背后是否有其它阴谋,所以才想派顶尖的布雷德去执行。
  “我不是想推托,可是这种像看门狗一样,成天跟着主人跑进跑出的工作,我提不起劲啊!”布雷德蹙眉蹙的死紧,因为他对于这种小事情,实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宁可上司像过去一样,每回都要他冒生命危险追缉军火贩子,或者是卧底追查毒枭。
  虽然人人都希望生活能够和平安定,但他偏偏和一般人不同,他天性喜欢刺激与冒险,所以才会选择了特务这份工作,而且还以这种乐于冒险犯难的冲劲,破了许多大案子,成了首屈一指的顶尖人员。
  但是现在……老天!他究竟是犯了什么错?上司居然这么整他,要他去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好吧,他承认自己的办案手法是激烈了点,他不否认,每次出任务时,他不是撞坏车子、炸毁房子,就是惹来一团混乱。但就算他手段太过分,也不至于换来像是刻意将他冷冻一般的处罚吧!
  “总之,我想……还是别要我去处理这种特别任务了,给我平时的工作就好。”如果这么简单的任务叫特别,那他甘愿冒风险去做需要出生入死的惊险工作。
  “派你出个任务你还挑三捡四!”上司听着、听着,愈来愈火大了。“你可是吃公家饭的!上面怎么交代,你就怎么办事!”
  末了,上司还补上一句近似咆哮的命令来--
  “叫你去、你就去!”
  第一章
  所谓的官商勾结,大概就是对布雷德这回的任务所下的最佳批注。
  由于运输大亨雷商颖想在法国投资,所以他这次特地前往法国考察的动作,便引起了政府关注,为了让贵客的行程安全无虑、并鼓励外商投资,政府索性派出特务当雷商颖的随行保镖,保护这个活动钞票的安全。
  至于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业考察,竟会扯上危及人命的问题?
  这是因为如果雷商颖真的在法国设立了运输公司,马上就会影响本地的运输业发展,所以已有谣传说当地业者将不择手段,阻挠雷商颖来法国发展,甚至有可靠消息指出,已经有人雇了杀手,想取这个商业巨子的性命。
  为了确保雷商颖的法国之行平安,所以布雷德这个特务,只好乖乖站在装潢华丽的宴会厅里,听着优美的音乐,看侍者端着精致的点心和美酒从眼前晃过来又晃过去,却只能干瞪眼,傻愣愣地像尊石膏像一样站在门边,执行注意是否有可疑人物混在客人之中的任务。
  对于这点,布雷德感到相当的不满,怎么说他都是法国“顶尖”特务!顶尖的意思就代表他是第一!可现在居然被派来做保母这种杂事?
  再者,叫他当保母已经够委屈的了,没想到雷商颖这个财大气粗的商人,居然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还叫他这个保镖当看门狗!
  不满的心情再加上郁闷的感觉,教布雷德越想越气,甚至觉得青筋都要自头顶上爆出来,只差没立刻招车回去找上司,跟上司说不干了!
  只不过,就在他正想举步往外走的同时,一名踏入宴会厅大门的年轻男子,却在瞬间吸引了布雷德的目光。
  过肩黑发、恍似黑夜的幽亮瞳眸,以及瘦长的身躯和白皙的肌肤,还有一双看来宛若玫瑰色泽的柔嫩唇瓣。
  若非男子身着西装,既看不出胸部又有明显的喉结,不然布雷德真会把他看成女人。
  尤其这男人不只长相漂亮,嗓音也出奇的悦耳,就连举手投足之间,都优雅无比、带着高贵的气质,几乎把在场的所有女性都比了下去。
  布雷德就这么傻住了,连这名年轻男子把邀请卡递上之后,他应该仔细核对访客名单的工作,他都给忘记了,他仅是拿了邀请卡盯着男子望得出神,露出他以往从未有过的发愣神情。
  “秋静凌,应该在访客名簿的第一页,麻烦你确定一下。”见布雷德傻愣的站着,来访的美丽男子只好自报姓名,并提醒眼前的大个子,快点把心思放回工作上。
  至于布雷德盯着他瞧的举动,他倒是没有斥责的意思,原因在于他很清楚自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管是男、是女都很容易受他吸引,所以与其去介意这些琐事,不如大方享受众人欣羡、欣赏的目光,否则他干脆拿个纸袋套在头上再出门好了!
  “秋……静凌……”布雷德拉回心神,动手翻开名簿,没想到第一页、第一行、第一个,就是这个名字,让他第二次愣住。
  通常名字排前头的都是贵客,但他没想到秋静凌会“贵”到这种地步。
  “有什么问题吗?”看布雷德惊讶的模样,秋静凌忍不住出声询问,难不成他的名字不在名单上?
  “不、没有问题,刚才失礼了。”布雷德摇摇头,收下了秋静凌的邀请卡,顺道打量了秋静凌全身上下一眼,在确定秋静凌身上应该没藏着武器,也不像是持有枪械的人之后,他才朝秋静凌点了点头,“您的名字确实在名单之列,请进。”
  虽然他有着满腹的不解,不懂秋静凌与老头的关系,但工作就是工作,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就把客人拦下来问个一清二楚吧!毕竟他现在的身分叫保镖,而不是密探。
  只不过,魂被勾走就是这么回事。
  布雷德的双眼随着秋静凌的身影往宴会厅里移动而转移了视线,瞧见他在宴会厅里引来不少客人的注目,让他忘了自己应该盯住的人是雷商颖,而不是秋静凌的安危。
  甚至一看到那个老是仗着自己有钱就狗眼看人低的雷商颖见到秋静凌之后,马上一反常态,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和秋静凌说笑,还热情地招呼秋静凌,布雷德就忍不住火从心起。
  那个死老头,有钱有势了不起啊!要不是他站在这边当保镖,雷商颖能平安走出宴会厅才有鬼!
  正当布雷德气到血液都快要逆流的时候,秋静凌的视线恰巧往他这边转过来,而后,仿佛他很清楚布雷德心里在想些什么似地,秋静凌突然对他投以温柔、又带了些安慰感觉的温暖笑容。
  就只有这么一个微笑,便让布雷德的心情由愤怒不平沉淀下来,变得平静许多。
  “啐,那老头到底是他的什么人……”布雷德吞下了怒意,只是嘴边仍免不了抱怨几声。
  “他是老板的外甥。”另一名和布雷德一起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布雷德的自言自语,所以顺口回答了问题。
  “外甥?他们?是亲外甥还是?”布雷德瞪大了眼,因为这两人长的一点也不像!要说他们有那么点血缘关系,他是打死都不敢相信的!
  “当然不是亲外甥。”工作人员笑出声来。“老板有个继母,嫁到雷家时带过来一个漂亮的女儿,她便是秋先生的母亲、老板的妹妹,所以秋先生和老板只是名义上的甥舅,却没血缘关系,但前阵子秋先生的父母车祸双亡,因此秋先生才来投亲。”
  工作人员说着说着,兴致越发高昂,末了甚至把布雷德拉到门边,神秘地压低音量续道:“对了,我还听说老板年轻时追求过他的美人小妹,所以也有人谣传,秋先生可能是老板硬吞了自家妹子后才有的孩子。”
  “什么!那死老头!”果然是个不安好心眼的男人!
  布雷德没来由地血气上冲,只差没进去找雷商颖,然后痛打他一顿。
  只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他们雷家的私事,实在是不干他的事,而且他还身兼雷商颖的保镖,若真做出这种举动,不被上司狠削一顿才怪。
  但是每当他瞧见雷商颖对秋静凌热情招呼的举动,他就想把他们分开,然后一脚把老头踢到角落去,叫他少对秋静凌毛手毛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