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入画+番外 作者:玄子

字体:[ ]

 
 
内容介绍
——“真爱之路,从不曾是坦途”(出自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
——这句话挺起来更像是真理
——当爱存在犹疑
——当双方都不是同类……
  你是人,我是鬼。
  你是我无法拥抱的恋人……
 
☆、第一章
 
  从来到这个学校之后张远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样.这种感觉让他芒刺在背.可是每次当他神经兮兮的回头之后,看见的也只是别人被他突然回头搞得诧异不已的眼神.
  并且,这种感觉在最近变得越来越强烈.张远一度觉得自己精神分裂,可是当自己神神叨叨去医院检查过之后医生只说有点神经衰弱,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然后帮张远开了点帮助睡眠的药物,张远欲哭无泪,没休息好是真的,因为要在那种被别人盯着的感觉里入眠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好吗?
  张远很喜欢学校地下通道里挂着的一幅画.画里的地方张远知道,是学校体育馆旁的那个玉湖,学校情侣最喜欢去的约会圣地.
  在画里碧波荡漾的玉湖旁坐着一个少年神情安然宁静喧嚣尘世也在他脸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他的手里拿着画板,作画的姿态几近虔诚,体育馆的阴影将他笼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模糊,与阴影之外透明的世界的对比强烈的让张远感到心悸.
  张远每次经过这幅画都会停下来细细的看上半晌,虽然张远并不是美术生,但是张远骨子里浪漫的天性让张远认为这幅画应该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比如“心灵的微光”、“静止的痴念”之类,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却让张远了解到这幅画的名字叫“入画”。
  作这幅画的人是一个大张远五届的学长,叫白墨,据说,这个学长在画完这幅画之后就退学了,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这幅画也曾经被热爱艺术的校长送去参赛,本来反响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关头却被刷了下来,于是校长又把这幅画带了回来,最后挂到了这里。
  张远见过那个校长,是个戴着墨镜白发斑驳的老人,饱经沧桑的脸上是岁月一天天沉淀下来的智慧和安宁。
  校长常常站在这幅画前,每次都要站很久,偶尔还能看到他在低声的说着些什么,神情悲怆,但是却被那个大大的墨镜很好的掩藏,张远总觉得他在后悔,可是后悔什么他却不知道。
  这天,被专业课折磨的快发疯的张远又一次的来到了这幅画前,画里的少年表情仍旧沉静。他想,画里的少年肯定就是白墨本人,那种与世无争的超脱,这一定就是白墨本人。
  带着这种膜拜的心情,张远再一次细细凝视着这幅画,以及画里的少年,蓦地,张远仿佛看到画里的少年轻轻的勾起了嘴角,他呆了一下,手下意识的就向画伸去,然后在摸到的一瞬间触电般的缩回了手。张远搓着脖子自嘲的笑笑,这是在干什么,魔怔了似的。
  “你很喜欢这幅画?”
  旁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张远吓了一跳,转头却看到一个笑得温和的少年,不知怎的,张远脑中突然出现了四个字“少年如玉”。
  “嗯,很喜欢。”张远点头答道。
  “为什么?”少年依旧笑笑的。
  “不知道。”张远老实回答。确实不知道,这幅画除了给自己的感觉之外真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光线与阴影的处理也很生硬,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风格。
  少年笑得更开心了,这时张远才发现,原来在少年脸上还有一个那么美丽的酒窝。
  “怎么了吗?”张远问道,他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有趣的事可以逗乐这个少年。
  “没什么,你很有趣。”少年眼睛亮亮的。
  张远总觉得这个少年周身好像闪着像月亮一样柔和的光芒,干净的不像凡人。
  “张远!你在那干嘛?去吃饭吗?”
  身后突然响起了林灿的大嗓门,回过头就看到林灿和许正站在地下通道口招呼着自己,回答他们说自己要去,就回头跟少年道别。
  少年眼睛弯弯的跟自己挥手,于是张远也冲少年挥了挥手随即转身向等着自己的两人跑去。
  突然,张远像想到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转而向少年跑去,然后停在少年面前,少年惊讶的看着张远没有说话,张远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发说“我叫张远,那个,可不可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明显有点错愕,眼睛惊慌的瞪了很大,张远有点无奈,默默叹口气说道“没关系,不想说的话就算了,认识你很高兴。”
  “我叫白墨。”
  “张远你一个人在跟谁说话!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一会儿瓦罐就卖完了!!”
  少年话音刚落,许正就在身后咆哮了起来,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同时张远也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什么。
 
☆、第二章
 
  什么月亮一样的光芒,什么干净的不像凡人,什么少年如玉…那都是、那都是……
  大概只呆了三秒,张远就急速的向后退去,眼睛里惊恐的情绪刺的白墨生疼.虽然事实上他感受不到任何正常人应该有的感觉,比如疼,比如痒,比如舒服,比如难受……
  看着张远跌跌撞撞的越跑越远,白墨苦涩的撅了撅嘴,“明明是你自己要问我的名字的,现在这么害怕是怎样”随后又开心起来,“居然真的看得见我,这么多年来,除了爷爷之外的第一个呢。”
  林灿跟许正看着张远失魂落魄的跑过来彼此对视一眼,然后林灿就搂上了张远的肩膀,“喂,哥们儿,什么情况?见鬼啦?”张远看了林灿和许正一眼就拉着两人的胳膊迅速的往地下通道外跑,边跑还边紧张的大喊“快跑!千万不要回头!”
  第一次看到张远这样的两人顿时也紧张了起来,气喘吁吁的跑出地下通道来到体育馆旁的玉湖后,张远回头看向身后,好像没有追来…
  长出一口气的张远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埋头大口大口的呼吸。
  许正用胳膊撑着腿喘着粗气,也眯起眼睛跟张远一样回头看,“喂,你到底怎么了?”
  张远沉默了半晌,最后咬牙说道“…也许,我真见鬼了也说不定……”
  许正:“……”
  林灿:“……”
  许正直起身,拉起了坐在地上的林灿,然后两人又合力拉起了张远,张远的肌肉还是很紧绷,许正看了林灿一眼,看来张远刚刚是真怕了…
  许正拍了拍张远的肩膀打趣的安慰道“这个世界不可能有鬼的,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大好青年怎么能这么迷信呢?应该是你没睡好,太累出现幻觉了。”
  林灿也接道“对啊,封建迷信要不得!”
  幻觉?那是幻觉吗?那么真实的声音,那么具象的存在…..
  “好了~”许正努力的攀上两个都比自己高半头的家伙,“神神叨叨干什么?去吃饭啦~好好吃一顿,然后睡一觉,保证你神清气爽,幻觉去无踪~”
  林灿也攀上了许正的脖子,笑道“你个小低个儿还搭我们的肩膀,胳膊不酸吗?”
  张远摇摇头,许正说的也有道理,说不定真是幻觉,结果自己还在这被吓得半死。
  这种乐观的想法在三人又一次经过地下通道的时候受到了挑战,张远冷汗涔涔的看着那个站在画前笑得一脸灿烂的跟自己打招呼的人……不,鬼……真的有一种恨不得自戳双目的冲动,很没种的紧紧抓住许正的胳膊,一边自我催眠我看不见他我看不见他,一边加快脚步企图快速通过这个现在怎么看怎么诡异的地下通道。
  白墨见他不理自己也不气馁,只是幽幽的飘到他身边,然后皱着眉头故作伤心的对他说“哎?怎么这样?明明看得见我…”
  接着白墨就成功的看到张远在一瞬间汗毛倒竖一副快晕倒的表情,目送三人离开后,白墨就抱着肚子大笑起来,虽然他的大笑声放肆的飘到了地下通道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人来人往中,能听到的,却也只有他一个……
  “发生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或许,还有爷爷……
  “没什么。”白墨收起了笑容又靠回墙上,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人。”
  “有趣?”老人摘掉了架在鼻梁上的那副墨镜,露出了里面混白的眼珠,“怎么有趣呢?”
  白墨看了一眼老人的眼睛,答道“没什么。”
  老人点点头,没有继续问,转而摸向了那幅画,良久才开口道“你的容器,找到了……”
  送走爷爷之后白墨继续百无聊赖的在地下通道晃来晃去,然后跳到经过的行人面前恶趣味的对着他们做鬼脸,然后看着他们毫无知觉的穿过自己身体,然后冲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夸张的大喊“喂~同学~很狂嘛~把人家撞穿话都不说就走了~”
  白墨,很寂寞。
  这种寂寞伴随了白墨五年,可是过不久,这种寂寞就要结束了。
  随着另一个人的死亡……
 
☆、第三章
 
  张远甩开他的大长腿一路以跑的速度走回了宿舍,许正挂在林灿身上一副快气绝身亡的表情,“你干嘛啊?腿长了不起啊……”林灿翻着白眼把许正从身上扯下来喊道“你要把我勒死了!”
  张远不理这两个人每天都会出现的打情骂俏,直直躺到床上装尸体,然后一件一件整理来到这个学校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
  现在看来,自己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有的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应该就是白墨没错,还有莫名其妙的喜欢一幅不是自己喜欢风格的画,也应该是白墨用他鬼的某种特殊能力(……)搞得鬼,可是他是怎么死的?他不是退学了吗?现在又怎么在学校里?
  等等……好像忽略了什么……有一个人…好像对那幅画在意的程度也并不输于自己……是校长!
  对!校长!自己每次都能看到他对着那幅画自言自语,就像今天下午的自己一样,说不定,他也能看到白墨!
  想到这,张远就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那种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的好奇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快!
  可是就这样贸贸然的去找校长然后问他“校长,您是不是能看到住咱学校地下通道的那只鬼?”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带着这种纠结的情绪,张远渐渐的睡着了,当那种熟悉的被监视的感觉又缠向张远时,他才无奈的睁开眼睛,张远发誓,如果他知道睁开眼睛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那么他真想就这样永远都不要醒来……
  白墨飘在他的正上方,两只鬼爪子正不安分的在他面前扫来扫去,看见他睁开眼睛后笑得春光灿烂的对他说“呦~远远下午好~”
  张远绝望的闭上眼睛,再一次企图催眠自己,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
  “你已经醒了哦~”白墨笑眯眯的将张远唤回现实。
  然后张远装作刚醒来的样子,十分用力的眨了眨眼,并且抻了一个懒腰,之后张远就用让白墨看了都惊奇的速度迅速躲过了白墨,并且爬到许正床上用三个耳光的节奏就让许正从深度睡眠,转向了极度清醒。
  许正咆哮着把张远踹下了床,捂着脸对张远吼道“你丫是不是想死?是不是想死?!”
  张远丝毫不畏惧许正的铁拳(……)向着暴风雨迎头而上,一手死死抱住许正,一手哆哆嗦嗦的指着白墨的方向,“你能不能看见?那儿,飘着个东西,快点、快点,你丫到底看见了没?看见了说句话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