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狼的诱惑 作者:严单

字体:[ ]

 
    书名:狼的诱惑
 
    作者:严单
 
    作品简介: 故事已经更新完了,狼的诱惑是一整个系列,比如说孙二,袁筠,顾闻,他们各自都会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至于第二篇什么时候动笔写,不要问我,我也不太清楚。就这样吧!谢谢各位的鼓励与支持,我们后会有期。
 
    絮言絮语: 新浪微博@严-单
 
    
 
    第一章 回来
 
    
 
    已经是夜里11点,莫立伸手看了看表,夜里风大,他忍不住缩了缩身上单薄的衣服,之所以用这样古老的方式确认时间,那是因为他的手机在下班的时候就被他拔出了电池,他知道温林一定会打电话,与其说是有礼数地提前通知,倒不如说是恐吓,是的,16岁身高165的莫立怕死了那个人,从孩童时代第一眼见到那时还未露出本性外表看来相当英俊谦虚的温林,莫立心里就隐隐对他有着说不出来的抵触,那几乎就是食草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
 
    阿立伸直了脚,发现自己的腿由于长时间的静坐都麻木了,他呲着牙从花坛边缘站起身哆哆嗦嗦地跳了跳,脚板就像有密密麻麻的针在扎。相当痛苦地一边跺脚一边没骨气地吸气。
 
    今天早上接到那人手下的通知,知道他今天到达A市要留宿自己那里,阿立整个人都有些心神不定,他当然知道那人到他那里去要干什么,实际上他们在一起也只有那事可干,温林的欲望非常旺盛,每次阿立都要在床上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阿立从小就非常怕疼,可是偏偏拒绝不了他,那个暴君压根就不允许他拒绝他的。
 
    知道不接他的电话,刻意怠慢他,回去之后一定会被加倍的修理,可是一想到有大半个月没有替他舒解欲望,他热情高涨起来,他受的罪又该成倍增长,阿立就忍不住犯怵,蹲下身子,一个人郁闷地画着圈圈。
 
    在立刻回去态度诚恳认罪,还是接着缩在这里拖延时间这两个选择之间犹豫不定。
 
    那人如果等出火了,就会派人四处逮他,以他手下的办事效率,找到他也不过是几个电话的事,阿立不情愿地想到,慢吞吞地站起身,磨磨蹭蹭地往自家的单元楼走去。
 
    打开门之前,阿立忽然想到了上次惹毛那人时,被那人按在床上做到一个星期下不了床的惨例,手开始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
 
    门开了,屋子里黑压压的没有开灯,显得十分安静,他没有过来吗?莫立疑惑地想到,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看样子那人才从飞机下来还没有空来理会他,肚子传来饥饿的叫声。
 
    下班忘记了去给自己买一份晚餐,他记得冰箱里还有一些食物,将好可以填饱肚子。他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门在背后“嘭”地发出一声关闭的闷响。
 
    莫立皱眉,他进来并没有随手关门,来不及扭头就感觉到脖子上有一阵热热的气息。心里咯噔一沉,他在这里。印证他想法的是一只缓缓顺着衣服下摆爬上他胸口的大手,另一只手则顺着裤子的缝隙往下滑去,阿立连忙伸手阻止往下的那只手。
 
    那双手的主人觉察阿立的抗拒,惩罚一样用力舐咬着他的脖子,爬上他胸口的那只手已经准确找到了那朵茱萸用力一掐。
 
    “嗯……”几乎同时脖子和胸口传来的疼痛让莫立忍不住呻吟出声,莫立的声音似乎让身后的人兴奋起来,游走在身上的两只手更加肆无忌惮,厮磨着臀部的某物炽热得吓人。
 
    似乎也知道咬疼了他,温林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被牙齿咬出血珠的伤口,莫立已经无暇顾及脖子上传来舌头舔舐的湿濡感,往下滑去的手已经握上了他温驯的分身。
 
    “怎么不接我电话。”一向清冷禁欲的声线此刻也带着几分情浓时的沙哑。
 
    “唔……手机,手机……没电……啊……”莫立并不是热衷床事的人,在被温林拐上床之前,他甚至都很少自*过,后来在威逼利诱下和那人做爱的次数过于频繁,这混蛋早已经摸透了他的身体,知道怎样轻易挑起他的欲望,怎样让他欲仙欲醉,也知道怎样吊着他让他生不如死。
 
    温林自然知道他在说谎,握住他分手的手用了两分力,阿立立刻疼得说不出话来。
 
    “你在说谎!”温林冷冷开口。
 
    阿立咬着牙不说话了,身后那人却没有打算放过他,又温柔地爱抚起他的分身,“才多久没见,就学会撒谎了,嗯?”
 
    这个“嗯”字漫不经心,听在阿立耳中,心里直发毛,他知道他在生气。
 
    分身上传来的快感漫过疼痛铺天盖地而来,阿立脑中地清明很快被击溃成粉碎,忍不住溢出几声呻吟。
 
    原本在胸口游走的手慢条斯理地解开他的皮带,阿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沙哑道:“不要在这里。”
 
    温林轻声嗤笑,“不要?”
 
    裤子猛地被人扒下,大腿赤裸在外感觉到一阵凉意,阿立终于忍不住挣扎起来,“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求你。”
 
    温林狠狠拽着他的头发把他拖了离玄关两三米的距离,温柔地说着残忍的话,“立立,你有什么资格不要呢?”
 
    “这是你欠我的。”
 
    被拽着头发,阿立被迫仰头对上母亲温和慈爱的遗照,耻辱感一瞬间涌上大脑。
 
    此刻在母亲面前的他如此羞耻不堪,身上的衣服在挣扎地过程中被撕扯片,破布一样挂在身上,赤裸的皮肤上有着青紫的伤痕,裤子被蜕在脚踝上,身下是冰凉一片的红木地板,身上覆着那人温度如火炽热,一寸寸像野兽一样亲吻舐咬着。
 
    觉察到最后的一层阻碍也被温林撕烂,阿立像就要被杀死的小动物一样拼命挣扎起来,又轻易被身后的人制服,那人动作有些不耐烦的拉开拉链,掏出肿胀的分身,缓缓覆在他身上,硕大的*具进入身体的那一瞬,后面被撕裂的疼痛使阿立绝望地伸着脖子悲鸣。
 
    如同被最温暖美妙的梦境包裹,温林舒服地喘着粗气,喃喃地安慰道:“立立,不要怕,伯母生前不是最喜欢我们在一起吗?你看我们现在多亲密,谁也没有我们这样亲密。”
 
    似乎为了让他们更加亲密,温林开始动了起来,一下又一下用力地顶在阿立的最深处。
 
    阿立身不由己地被顶着往前突,他觉得身后的伤口被一遍又一遍的撕开磨蹭,疼得他咬牙说不出话来,偶尔那人太用力使他忍不住逸出一两声呜咽声。他的头顶在了供桌腿上,桌子也开始随着他们的动作而摇晃,阿立的手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温林松开,他忍不住用手撑着地面,努力与供桌保持距离。在反复的折腾中他早就没有力气来抵抗身上的人,那人用力一顶,他的脑袋狠狠顶上了供桌,只听“啪”地一声,母亲的遗照掉落在地上,与他四目相对,温和诡异地微笑着。
 
    阿立的血液嘭得一下涌上大脑,他整个人就像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躺在地上,任凭温林侵犯。
 
    有冰凉的液体从他眼睛里留下,在地上集成一滩水渍。
 
    妈妈,好疼啊!你能抱抱我吗?
 
    真的很疼很疼,疼得我几乎要死去了。
 
    妈妈,你离开的时候……
 
    为什么没有带走我?
 
    莫立第一次见到温林时只有5岁,那时温林17岁,在莫立眼里温林就是个温逊有礼的邻家大哥哥,心里对他是又怕又敬,莫立把对他的怕模糊地理解为对于过于优秀的大哥哥最崇高的敬意,束手束脚地害怕自己玷污了神明一样的他。
 
    那时他觉得自己就是小老鼠一样卑微的存在,骄傲和受宠爱的权利早就随着父亲的突然去世,和母亲一起面对累累高筑的负债时灰飞烟灭。
 
    他从小就是一个非常乖巧聪明的男孩,当母亲一脸憔悴地告诉他,温家帮他们偿还了巨额的债务,他们现在要投奔温家时,他立刻清晰地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抱着母亲,用小小的手安慰她:“妈妈,不怕,立立陪着你。”
 
    他知道从进入温家大门开始,他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是温家的仆人,温家的奴才,温家的狗。他要用一生来偿还父母所欠下的债。
 
    这样的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偿完?莫立在昏迷前难过地想到,他偿还得好辛苦。
 
    陷入黑暗时,他朦朦胧胧地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到温家时的场景。下人礼貌地把他引到一处花园,母亲还在客厅与温家主人说话。他一个人蹲在草丛边编着狗尾巴草,有什么人遮住了他头顶的太阳,他回过头,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手里拿了一本书站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逆着光,莫立当时并没有看清来人的脸,但是聪明地知道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是他要讨好的,他怯怯地把手里编好的小狗递给来人,那人并没有接,莫立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好半天那人才问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
 
    莫立无法从他的语气里判断出他是喜欢还是厌恶,举着的手有些酸痛,但是又不敢收回来,空着的那只手开始不自觉地蹂躏着衣服。
 
    那人似乎看出来了,对他说:“自己留着吧,我已经过了玩这东西的年纪。”
 
    伸出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转身离开了,走了十几米的距离似乎感受到莫立的注视,回过了头。
 
    莫立觉得自己的呼吸一滞,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物。
 
    清冷如月,俊美近妖。
 
    莫立模模糊糊地感受到自己被温林翻来覆去的做了很多次,期间昏迷了几次,又被硬生生疼醒过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温林才调整呼吸趴在他身上不动,等了一会才从他身体抽离。没有这个人的温度,莫立忽然觉得有些冷,忍不住把身体蜷成一团。
 
    终于结束了吗?
 
    莫立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浑身就像被车轮碾过一遍又一遍,哪里都疼,他想起身清理腿间黏糊糊的污浊物,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骨头都是软的。
 
    莫立像脱水的鱼一样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催着自己赶快起身,如果现在不清理干净的话,明天大概又要发烧腹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