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生”风流+番外 作者:少爷

字体:[ ]

 
 
    “今生”风流 BY 少爷
 
    风格
 
    现代  正剧  强攻强受  H有
 
    作品简介
 
    凤琉:背叛了,就给我滚远点。
 
    冷厉:少爷,奴,永远只有您一个主人,就算被您厌弃,冷厉也会护您周全凤琉任性伪弱攻V冷厉忠犬强受
 
    受先喜欢攻,主奴,有误会纠葛,受微自卑,微虐受,结局he本文主攻攻控文,虐受不虐攻,不喜慎入
 
    
 
    第一章
 
    
 
    “不就是被包养的小贱货么,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高大男人不屑的撇撇嘴,拿起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滑腻腻的白嫩手臂圈上高大男人的脖颈,少年靠进他怀里蹭了蹭:“陈导~那凤琉就是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而已,要不是冷总撑腰,他哪里敢得罪陈导您啊,等在冷总那里失宠了,还不是得主动爬上您的床,到时候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看他还敢不敢摆谱。”少年舔了舔男人的喉结,一双小手在男人身上点火。
 
    “呵呵,小妖精。”被称作陈总的男人粗喘着,将少年压在沙发上,粗暴的扯开少年的衬衫。
 
    而门外的被说成被包养的小贱货的凤琉,勾起一抹冷笑,离开了酒吧。
 
    将车驶进停车场停好,凤琉慢悠悠的走进位于华丽庄园的高档别墅。
 
    “少爷,欢迎回来。”一身高档黑色西装的男人从沙发上起来,笔直的跪下了去,膝行至凤琉身前,熟练的帮凤琉换好鞋,接过外套,低着头等待吩咐。
 
    凤琉早已习以为常,并不会感到不自在,悠闲地看了看四周,弯腰挑起男人的下巴。
 
    男人顺从的抬起头,波澜不惊的黑眸看向凤琉。
 
    “其他人呢?”凤琉琉璃色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光,非常明显的不悦。
 
    男人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想要逃离却被自制力硬生生的止住,恭敬的回答:“回少爷,他们已经被奴解雇了。”对少爷不敬,怎么能留。
 
    “啪”清脆的响声,凤琉毫不留情的给了男人一巴掌:“自作主张,擅自揣测主人的心思,冷厉你长能耐了啊,那里是这样教你规矩的?”
 
    男人冷厉被打的身子偏了偏,立刻回到原位跪好,完全不理自己脸上的红肿巴掌印,捧起凤琉的手拿出随身携带的药膏均匀的涂满手掌,轻轻揉按促进吸收。
 
    看着冷厉这副样子,凤琉没来由的火大,本来就是那里的狗,还得要做出对自己衷心不二的样子,真是看着就不爽。凤琉甩开冷厉,烦躁的上楼去,在转角的时候,忽然停下,说了句话,回了房间。
 
    “收拾好自己,来我房间。”
 
    “是。”冷厉向凤琉房间的方向俯了附身,站起来去“收拾好自己”。
 
    是夜,月光透过布满整面墙壁的落地窗照进室内。
 
    暗红色的king超大号床,蓝黑紫三个大大的橱柜,空旷的房间,诡异的装饰,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
 
    凤琉打开其中一个蓝色的橱柜,里面是装有各种颜色液体的小玻璃瓶,拿出最上层的小瓶子,透明的液体,像白开水,在这些诡异的色彩中显得是那么的柔和,正常的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熟练的拿出针管,打开瓶塞,抽取液体,靠近屋子中央那大的离谱的床。
 
    一具蜜色的漂亮身体被铐在床上,呈大字型,方便人把玩。
 
    身上各式各样的小道具已经个就各位,小巧的圆球固定在嘴里,*头上两个镶嵌着红宝石的乳环在月光下折射这美丽的光,欲望被粉红色的绸带在根部绑了个大大的漂亮的蝴蝶结。
 
    凤琉拿着针管,尖尖的针头刺进皮肤,没有丝毫迟疑将冰冷的液体推进冷厉体内。
 
    药进入身体,马上发挥的作用,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冷厉,也不受控制攥紧身下的床单,扭动着的身体挣扎,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金鱼,在床上翻腾着,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
 
    真美,看着汗珠顺着蜜色的肌肤缓缓滑落,凤琉由衷的赞叹,手狠狠掐上冷厉的脆弱,见冷厉因疼痛蜷了蜷身子,呜咽着看过来,等失神的双眸有了丝清明,才放手:“好好享受。”
 
    检查了下束缚绝对不会被挣来,凤琉将针管随意丢弃在地上,打了个哈欠,转身走出了这间房间,原来这间房连通着凤琉的卧室。
 
    
 
    第二章
 
    
 
    次日,当阳光调皮的透过窗户照到榻榻米上熟睡的人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凤琉孩子气的用被蒙住头,翻个身继续睡。
 
    整个房间呈蓝色调,渐变,由上到下,颜色越来越深,不可思议的是房里没有床,没有橱柜,整个地板都被一整块暗蓝色的榻榻米覆盖,除了一整面窗户,其他的三面墙壁上各有一道门,一道通向昨晚那间房,一道通向外面,另一道……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安睡的凤琉皱起眉,坐起身,薄被滑落到腰间,白皙的却不单薄的胸膛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性感的诱惑。
 
    凤眸紧闭着,不情不愿的摸索着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
 
    “凤琉,我的六少爷,看看都几点了,你还不来公司,今天有个广告要拍啊”“……”不耐的睁开眼
 
    “六爷?你在听吗?”
 
    “……”迷迷糊糊的看看四周
 
    “少爷,你不会被我电话吵醒的吧”
 
    “……”眨眨还还泛着水雾的凤眸
 
    “爷,你杀了奴家吧!”
 
    “那你去死吧”凤琉眼神终于清明,慵懒伸展了下身体,刚睡醒的嗓音透着性感。
 
    “六爷,您终于清醒啦,奴家死了可就没人为您忙前忙后,任劳任怨了,请爷怜惜啊~”“滚”薄唇无情的吐出一个字,就要挂电话。
 
    “别,别挂电话,我有正事,今天可是有广告要拍的,你快点来啊,我顶不住了。”“嗯~”凤琉瞟了眼墙上的挂钟,12点03。“下午三点见。”“喂喂,不行啊,我……”
 
    不理会对面的不认同,凤大爷自顾自挂断了电话,站起身,这下,身体再也掩盖不住,完全展现,竟是一丝不挂,全身赤裸。某人有裸睡的习惯。
 
    推开那扇神秘的门,门内的一切展露无遗。
 
    右边透明玻璃围成的浴室,乳白色的大浴缸,银色的花洒。
 
    左边鞋子,西装,领带,衬衫,休闲服,家居服,各占一个橱柜,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中间,正对着门的地方,一张直接顶到房顶银色包边的镜子立在那里。
 
    低调奢华。
 
    洗完澡,仅以着一件宽松浴袍的凤琉终于想起了没起来床的原因,某个闹钟昨晚被他锁在游戏室了。
 
    靠近床边,淡淡的茉莉花香弥漫在空气中。凤琉拿下冷厉嘴里的小球,打开绑住的手脚,却没有理会那大大的蝴蝶结。
 
    此刻的冷厉已无力挣扎,透着股凌虐的美感,全身的汗打湿了身下的床单,泛着粉红的身体微微抽搐,被蝴蝶结束缚的欲望呈不正常的紫红色,而茉莉花香的来源……
 
    “感觉怎么样,可还舒服?”凤琉调笑的问话。见没人回答,俊眉皱起,揪着冷厉的黑色短发把人从床上拉下来,摔到地板上,用脚抵开他的双腿,让他跪趴在地板上,伸手揽着他的腰,让他的臀部翘起,露出中间娇嫩的花朵,含苞欲放,随着呼吸一开一合,邀请着人的进去,花心缓缓流出透明的黏稠液体,顺着股缝滑落到地板上,凤琉摸了摸那花朵,沾了一手的黏液,两指揉捏了一会,放在鼻前,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调皮的钻进鼻子嬉戏。
 
    满意的点头,将还在朦胧状态的人扔在地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照进室内,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却令冷厉抖了抖身体,瞬间清醒过来。
 
    克制住双腿的颤抖,勉强的调整好跪姿:“早上好,少爷,冷厉失职,请您处罚。”
 
    凤琉看着窗外,种满了自己喜爱的薰衣草,紫色的花海,随风泛着波澜。
 
    冷厉见主人久久没有出声,也不敢打扰,低着头,跪着。
 
    收回视线,凤琉就看到冷厉身子颤抖,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确实没有半分晃动,走过去一脚踹过去,将挡路的人踢翻,走出了游戏室。他才不会承认,看着冷厉惨兮兮的样子,有那么点心疼的不忍呢,自找罪受,活该。
 
    打理好自己,凤琉吃完冷厉准备的午餐,开车出门,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昨晚非常实验成功,新研制的药又可以拿到一笔不错的收入,心情不错的凤琉又去海边吹了吹风,才去了公司。两点五十五,准时到达。
 
    
 
    第三章
 
    
 
    此时,忙着收拾烂摊子的凤琉的第一好友兼经纪人,周大少爷,已经焦头烂额,看到凤琉,跟看到金子一样,双眼放光。
 
    “六爷,少爷,我的祖宗,你总算来了。小的我都快被他们烦死了。”周斯扑上来拉住凤琉的手臂将他推进化妆间,“娟,快点,给他上妆。”又转头对扎在一堆服装里的小伙嚷嚷“没天良,服装准备好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