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墨写流年 作者:千城轻月

字体:[ ]

 
 
【书籍简介】
     流落在外的萧小少爷被接回家,作为转学生就读本市最好的圣音高中,和那个善良但有些自卑的男孩君诗羽成为了同桌。
    在君诗羽的眼里,这个人带给他好运气,让他单调的生活多了丝彩色,就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愿松手。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又怎么可能十全十美呢,君诗羽很想大声的向世人宣告他爱萧离月,但是他不能,他做不到无所顾忌,为了萧离月的家人,他选择了妥协。
    其实说分手也不是那么艰难,只是有点难以呼吸而已,只是,往后那个人再也不会那么温柔的看着他而已。
    他以为他会孤独终老,但萧离月却是他的救赎,从出现到未来,一直都是。
 
 
 
小说人物: 萧离月,君诗羽
作品标签: 耽美 专情 作品系列: 花季雨季 
 
楔子 萧家二少爷
 
    A市首富的主宅里,偌大的客厅里,一个充满魅力穿着裁剪合身的银灰色西装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背倚着沙发目光如炬,身侧是一个美貌妇人,眼里盛满了期冀,紧紧看着站在面前的人,双手交握在一起,但是微微抖动的手指,显示着主人的不安,激动。
    见两个人不说话,倒是站在一旁的萧家大少爷萧离歌迫不及待的开口:“风叔,照片上的少年真的是小月吗?!”
    另两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这个家的管家,如风,镇定了心情,将放在桌上的照片上的少年,不夜城的头牌‘银月’身上,理清了思绪:“是的大少爷,我已经派人取了银月少爷的头发,和老爷的做了DNA亲子鉴定,结果显示是二少爷无误。”
    萧母闻言伤心落泪,那‘不夜城’不单单是一间酒吧,也是从事某种你情我愿的事情,而她可怜的孩子,竟然是那里的头牌,难听点的就是MB,泪眼婆娑的看着身侧听到这个消息一瞬间仿佛苍老了些许的男人,咬牙切齿:“如果当初没带小月出去,那我的孩子也不至于被人贩子拐走,沦落至此!”
    萧爷子只是沉默着拍拍她的手背:“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尽力弥补这孩子,阿风,你去将小少爷接回来,记得把小少爷曾经的消息尽数封锁,别让有的没的中伤小少爷。”
    “好的,老爷,我这就派人将小少爷带回来。”
    如风颔了下首,就出了萧家主宅,带上几个人去接他们家的小少爷。
    即使是白天,不夜城也热闹的很,这里是属于本市黑道老大的管辖,自是出不了什么乱子,不像别的地方乱的很,在这里除个别仗着家里稍微有点钱有点小权的,才稍感放肆。
    萧家的管家如风,也是一有名的人物,经常跟着萧爷子出入上流场合,知道他面目的不在少数,这不,带着人到这不夜城,不少人在猜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怎么也是想不到萧家昔日被拐的小少爷会在此地。
    如风让带来的人在外守着,莫让闲杂人等进入,至于在里面的人,用他萧管家的身份很容易的就将人请了出去,走到吧台的调酒师面前,要求见这不夜城的老板。
    调酒的男人手一顿,懒散的看了他一眼,扬起下巴勾起温柔的笑:“在下就是这间酒吧的老板隐风谨,不知阁下到此所谓何事,将我的客人都赶跑了。”
    “我要为银月少爷赎身,需要支付多少钱。”
    隐风谨闻言眼不禁睁开,透着些许古怪的意味,不过如风只以为他是在为失去一根摇钱树而情绪不好,伸手一拨刘海,藏在镜片下的眼睛闪了闪,沉声道:“银月可是我这的摇钱树,平时跳支舞就有不少钱进账,你一句赎身就要把我这的财路给断了,嗯?”
    “不妨告诉你,银月少爷是萧家的小少爷,这次我是奉老爷的命将小少爷带回家的,希望老板通融一下,钱的事好商量。”
    “你们可以出多少钱。”隐风谨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的响,平时要那人跳舞也是极其不易的,平白有一笔钱进账,真不是亏本的买卖,就是这么把那人卖了,最多吃点拳头吧……
    如风比了一个数,凭萧家的资产,一百万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某老板很痛快的答应了,说去拿银月的合同,顺便带人下来,实则是去伪造合同神马的了。
    不多时,隐风谨领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少爷下来,有几分像萧母,精致的面容如画一般,就这么沉静的跟着老板的身后,光是站在那就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眼球,如风暗叹,这孩子因这张脸该吃过多少苦头,站起来对着他说了他的身世,并表明要将他带回萧家。
    隐风谨轻咳一声:“银月,你的合同现在已经无效了,可以和萧管家走了。”
    “是。”少年脸上的表情未变,只是低低应了声,如风见状说了声谢,就领着银月往外走,少年错身落后一步,回头给了某个笑的灿烂的狐狸一记眼刀。
    一路上如风絮絮叨叨的讲了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告诉他的家人是如何如何的想他,告诉他他的名字是萧离月。
    银月,哦不,是萧离月只是偶尔点点头,心里闪过前些日子让人查到的事情,对于今天这种状况,还是有心理准备的,正好,他也想过过平常的生活,或许会是不错的体验。
    到了萧家主宅,就被美貌的妇人抱个满怀,心里某一处有些柔软,小时候的事情虽然不记得了,但是某些感觉在一个特定的时间还是会有所感觉,中年人有些激动,但是很好的克制住了,想来是他的父亲了,而旁边那个含笑的青年,也就是他的兄长,萧家的大少爷萧离歌了,还真和报告上的一般,温润清雅。
    主宅的仆人对这个新鲜出炉的小少爷可谓是好的很,一会问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而他的房间也在第一时间打理好了,还添置了不少衣物,显示着主人翁对其满满的爱意。
    一向冰冷的心脏感觉有一股暖流划过,看了眼他今后的房间,缓缓勾起唇角,犹如昙花绽放,美如春风,见萧母还在自责,视线移到握住他的手上,反握:“我生活的很好,您不用自责的,妈……”想了想,还是将这个以为不曾有机会说出口的称呼说了出来。
    萧母一听,眼泪作势就要掉下来,还是忍住了,等这一声‘妈’她等了十多年了,终是等到了,未来的日子她会好好弥补这个孩子。
    一番浩大的认亲仪式告一段落,身为萧家的小少爷,文化程度可不能太低,其实某人早就自学完到大学所有的课程,毕竟智商摆在那,但是在听到萧母问话,问他有没有上过学什么的的,他很淡定说没有==
    听得萧母心疼死,萧父一锤定音,过个把月等国庆过了,送他去本市最好的贵族学校,以转学生的身份到圣音学院上学。
    萧离月表示没意见,贵族学院什么的,希望没有花痴这种奇特的生物,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那里遇到会让他心疼,怜惜的人。
    缘分来了,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第一章 圣音学院
 
    “少爷,行李都整理好了,可以出发了。”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神情严肃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正是如风,手里提着行李箱,恭敬地对坐在沙发上的人说道。
    萧爷子怕外人照顾不好这个失而复得的小儿子,特命如风跟着他,需要什么就让如风去置办,原因无他,在主宅住了大半个月,虽然仆人都挺好,但就是太过热情,尤其是他这对父母亲,习惯了安静氛围的某人接受无能,想了很久的说辞才从主宅搬出来,当然也允诺会时常回去。
    这半个月的时间,萧离月受尽了家人的宠爱,要什么有什么,有求必应也不为过,说是为了补偿他那么多年缺失的亲情,萧父萧母将公司的事情尽数丢给大儿子萧离歌去处理,萧离歌自是任劳任怨了,毕竟这个弟弟在外吃过不少苦头,二老则是陪在他的身边嘘寒问暖,顺便带着他四处旅游。
    萧离月想起他说要搬出去就眼泪汪汪的萧母,不自禁勾起嘴角,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喜欢现在的家庭,只是性子一时扭转不回去罢了,想起如风的问话,头也不抬轻轻应了声,低着头把玩着半响才放下游戏机,站起来顺手将游戏机塞进裤口袋,跟着如风走了出去,站在车子旁等如风把行李装进后备箱。
    如风打开后车门,待萧离月坐进去之后,才去另一边的司机座上,发动车子,一声响过后,车缓慢的在公路上行驶,那幢别墅渐渐的被远远抛在身后,缩成小点,几不可见。
    别墅是欧式风格,建在半山腰,掩在山间入目是一片绿色,周围也鲜少有住户,应当是当做度假时的临时住点,基本上无人吵闹,只因萧离月喜静,才建在此萧父很大方的将这栋很少入住的别墅划到他的名下,手挨着窗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百无聊赖地想:“风叔要是不把头发梳的这么一丝不苟,换下这一身正装,想来……”
    “呵……”萧离月不自觉笑了出来,注意到前面的人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如风转回去,心里却在嘀咕:“没事才怪,从这半个月的时间相处下来,这小少爷看起来是挺好说话的,但是总感觉若是惹毛了小少爷,后果会很严重,虽然还没见过小少爷生气时的样子,不过以后还是得注意点,谁知道发怒的少爷会是怎样。”嗯,绝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会很惨的。
    时间如沙砾般从指缝中流逝,A市最负盛名的圣音学院大大的招牌,远远就能看见,从外观上来看是复古的建筑,音与樱读音相近,故此,以种有成片的樱花树得名,打铃上课了,学生们都坐在教室上,这时候的圣音学院内充满着书卷气息,仿佛来到了古代的学堂,最美的地方莫过于最西边的灵湖,当太阳要落下帷幕的时候,会给清澈的湖水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如此美景,尽在不言中。
    这些自然是从学校简介上看来的,再者就是网上或是宇那家伙说的,宇是他意外结识的,一来二去就成了兄弟,恰巧也在这所学院读书,据说在学校里还挺有名的,那小子说的时候神情很嘚瑟,下了车站在校园里,双手抄进裤口袋,抬头45度角,深邃的目光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显得散漫,却又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如风从后备箱取出行李,看向那个拥有天使般面孔的少年:“少爷,来之前我已经和这里的院长打过招呼了,给您安排的是双人房间,不过您的舍友有在外面租房子,只是偶尔有事在学校里住,宿舍在B区3号楼9室,我去把行李放进宿舍里给您整理好,教室是在二号楼(一共二幢,一号楼是初中部),您可以先找院长也可以直接去高一(1)班。”
    萧离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道:“风叔弄好后就直接回去好了,我能应付的来。”
    “是少爷。”
    往不同的方向走去,现在下午一点多才刚上第一节课课,所以路上无人走动,除了操场上有跑步嬉闹声,越靠近读书楼,那朗朗读书声越发清晰的传入耳里。
    绕过一号楼走近二号楼,从中间的台阶走上去,往左最里头就是高一(1)班,也是他以后要待的班级,一左一右都是四个班级,剩下的两个班级在二楼,一个年级一共十个班,路过那三个班级时引起一阵骚动,喜欢帅哥是大部分女生的天性,靠窗的女生听到外面脚步声响,就那么一瞥,完美的侧脸让A女生差点惊叫出声,戳戳同伴示意外面快要走过去看不见了的帅哥,窃窃私语的声音此起彼伏。
    想来是习惯了自己这张脸会造成什么样的反应,萧离月恍若未闻,依旧迈着漫不经心的步子,等到了一班的时候,曲指敲了敲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