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泉 作者:Fatty

字体:[ ]

 
 
夜泉by Fatty
 
 
 
楔子 
 
我是一个普通的男孩,样貌普通,性格普通,才华普通,家庭也普通。父母很相爱,对我亦很疼惜,我的名字叫林夜泉,爸爸希望我能如夜晚的泉水般清凉而透澈,纯净不染一丝污垢。每天,我做着和其他人一样的事情,白天老老实实的去上学,放学后和朋友们出去柏青哥,泡美眉,回家后看看电视,周末和父亲去打打篮球,生活于我真是再平淡不过了,尽管我有时也会报怨这样的生活无聊,但我仍是很开心,过的也是无忧无虑,从来不曾想过未来。直到十六岁这一年,我考上了全国最著名的男校 -- 神授学院。 
 
神授学院是一所贵族学校,然而它并不是一所普通的贵族学校,所有顶层社会的贵族子弟都在这里上学,就连现在的总统的儿子也在这个学校就读,而总统自己亦是这所学校的校友。从这就可以知道这所学校在全国的地位,像这样的学校,根本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以想的,不说其它,就是那昂贵的学费就叫人退缩。 
 
然而,神授学院每年都会破格在升学考试中录取脱颖而出的前二十名普通人家的孩子进去,并全免他们的学费。如此诱人的条件,让平常人家的孩子争破了头,能名列前二十名的几乎都可以算是全国的前二十名,而我,原本也只是不抱希望的试一下,怎么知道我竟然被录取了。能上到这样的学校,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将来,叫我怎能不兴奋,叫我的家人怎能不欣慰高兴呢。正当我的一家人欢天喜地的为我庆祝时,我丝毫不知道厄运的魔手正向我伸来。
 
黑浊,正不知不觉的在那平静缓流的清澈泉水中扩散着...... 
 
 
 
第一章 
 
宝蓝色的真丝短袖衬衫,戴着红铜制的精美校徽,配着牙白色的雅致的领带,黑色的丝麻长裤,油亮的黑色真皮皮鞋,穿戴着昂贵而舒适的夏季校服的我,坐在轮船上,看着窗外湛蓝的海水,金色的波光,飞翔在轮船两旁的海鸥,还有那清明的碧空,美丽的夏天,也是我入学的第一天。神授学院座落在远离城市的海岛上,所以我们必须得乘船到那里。看海看的有些厌了,我转过头,观察着这个宽敞的窗舱。 
 
本应容纳四人的船舱,只有两个人。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穿着和我一样的男孩,他默默的坐着,眼睛看着窗外,一声也不发。过于无聊,于是我开始偷偷的打量起他,有些发黄的头发,长长的流海几乎盖过眼睛,一副金边眼睛,由于阳光的反射,看不到他的眼睛。也许是那流海和眼镜的关系吧,又或许是他过于平凡的面孔,我看了许久,却仍然记不住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一个平凡得让人记不住的男生。似乎感觉到我的视线,男生忽然回过头来,对上我还来不及收回的视线,也让我看到了他的一双眼睛,一样让人难以记住的平淡眼睛。觉得有些尴尬,就像孩子做错事时给大人抓住般,我只好咧开嘴对那男生一笑:“嗨!”男生坐在那里怔怔的看了我 
好一会儿,直到我有点不自在了,他淡漠的脸上才扯开一抹笑容点了点头示意:
 
“你好。”清清冷冷的声音,听起来柔柔的。 
“我叫林夜泉,新生,你也是吧?”我伸出手示好。 
 
“嗯,我叫董明。”说着握了握我的手,温凉的体温从他手上传了过来。说完又看向玻璃窗外的大海,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船舱里面安静的让人受不了。 
“嗨,你好,我可以坐进来吗?其它的船舱都满了。”突然舱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男音,转头一看,门外正站着一个长的十分清俊的男孩,一脸温和的笑容,让人觉得莫名的亲切。 
“嗯,可以,当然可以。”我说着,急忙往里面靠了些。 
“谢谢,”男生开心的说着,在我旁边做了下来,“我叫罗勇。”说着,朝我伸出了手。 
“呃?哦,我叫林夜泉。”我握着他的手摇了一下。 
“很高兴认识你。”罗勇笑着说。 
“嗯,我也是。”好亲切的人。 
“我是新生,你呢?”罗勇问我。 
“和你一样。” 
“太好了,交个朋友好吗?” 
“当然,求之不得呢。” 
“哇,太棒了。我真不相信我竟然可以到神授学院上学呢。”罗勇继续说道。 
“嗯,我也是,说实话,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寄错地方了呢。” 
“哈哈,对呀,怎么也无法想到自己那么运气。不过,我听说这学校才有三百多人呢。” 
“啊?那么少?” 
“嗯,我初时也吓了一跳。我来之前查了下有关这所学校的质料,想不到那么大的学校,竟然只有三百多人。不过那里的学生除了我们这些考进去的,各个背景都不得了。” 
“就不知道他们好不好相处?”想着那些贵族学生,我有点担心的问。 
“不知道,希望他们会好相处些。不过我不抱希望啦。总之那里的学生,都是惹不得的人,我查了一下,竟然都是些有名的贵族,议员,富豪,高官的孩子,怪吓人的呢。” 
 
“不过能认识这些人,我想对我们将来都很有帮助。”我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那是。你看我们这个校徽吧,”他指着自己的说,“这个校徽在学校里面可是代表着学生的身份。我们这些考进来的普通孩子是红铜制的,然后依地位排上去,银制的,那些是富豪和议员的孩子,再来是金制的,那些是高官贵族的孩子,就像总统的儿子。听说好像还有白金制的呢,就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了。”罗勇一口气和我数来。 
 
“校徽还分那么多种?真够奢侈的。不过你还知道的真多呀。”我有些惊讶说着。 
“当然,我可查了很多资料呢。”说完他还有些骄傲的挺挺胸,然而这个样却一点不让人觉得讨厌,反而有些可爱。突然,他低低的说:“我还知道另外一件有关这个学校的事呢。”紧张兮兮的声音,让我也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问到:“什么?快告诉我。” 
“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哦。” 
“行了行了,快说。” 
罗勇于是对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我听说这个学校有很多同性恋!” 
“什么!?同性恋!?”我吓的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嘘!”罗勇捂住我的嘴巴,偷偷看了看我们对面的董明,他头靠着玻璃窗,微微下垂,似乎已经睡着了。 
“你说什么?”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同性恋啊。你也不想想,这可是男校,三百多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朝夕相处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会有同性恋一点也不出奇。”罗勇也压低声音的说着,我们俩凑在一起,活像讨论着什么高度机密似的。 
“可是...可是...”到底可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很惊讶。 
“所以我们可要小心点,说不定一不小心就给人家......”说着,罗勇还不忘比了个中指。我有点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没...没...没那么恐怖吧...” 
“谁知道。”罗勇说完轻松的耸耸肩,有点坏坏的笑了开来。 
“死小子,你敢吓我。”我恨恨的说完,猛的用胳膊圈住他的头,用另外一只手弄乱他的头发。 
“哎呀,不敢了,不敢了,林大爷饶命。”罗勇逗趣的讨饶到,我放开他,两个人都向后靠着柔软的椅背,笑了开来。后来我们一直开心的聊着,就如一对老朋友般,我想,我们也许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坐在我们对面的董明一直没说话,我们也忘了他的存在。一直到中午,服务员推着车送午餐过来。我和罗勇各要了一份,看了看仍然在睡觉的董明,我决定还是叫醒他比较好。于是我起身走到他身边,摇了摇他,轻轻的喊到:“董明,董明。”他似乎被我惊醒,肩膀猛的弹了一下,吓的我赶忙收回搭在他肩上的手。他抬头看着我,一双淡漠的眼睛有些混乱迷茫,我不好意思的笑了,搔了搔头,说:“午餐送过来了,我想你可能想吃些东西。”董明听完,转头看向门外的服务员,向我点点头表示谢意,然后跟服务员要了一份套餐,坐回座位默默的吃着。我本想跟他说些话,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罗勇又拉着我闲扯,所以我也就没有在意这个安静的男生。 
 
乘了几乎一天的船,直到黄昏时分我们才靠岸。我提着大包小包,和罗勇一起从轮船上走下来,入眼的是在城市绝对看不到的青山绿水。连绵起伏的山峦被浓郁的林树覆盖,层层围绕着岛屿的四周,外界丝毫看不到岛内的景像。 
“还真是漂亮呀。”罗勇有些叹息的说。 
“是呀,环境真不错。”我应道。 
坐上停泊在岸边的校车,奔驰在宽阔平坦而有蜿蜒的林荫大道上,一路上,还可以看见黑色加长型的高级轿车来来回回的穿梭着。 
“哇塞,看来我们的同学还真是不得了。”罗勇有些夸张的说,被他那夸张的态度逗笑了,我说:“是呀,要不傍上一个?惯他是男是女的,反正以后都不愁吃了,哈哈。” 
“嘿嘿,没错没错。只不过,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我这乡巴佬。”罗勇故做苦恼的说着。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看你长的眉清目秀的,连我都有点动心。”我也故意贼贼的说道,还不忘吸一口口水以示真实性。 
“啊?不会吧,同学,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也是同性恋啊?怕怕。”罗勇手捂着胸,状似昏倒的说。 
“嘿嘿,你现在知道的太迟了,还不乖乖就范。”我一脸女干诈像的说完,便朝他身上扑了过去,在车上打闹了起来。 
 
校车开了近两个小时,我们才真正达到目的地。高大的灰色石墙,那约有二十米的巨大铁门慢慢打了开来,校车缓缓的驶了进去。又开了二十都分钟,才听下来。走下车,看着眼前的景像,天,在这群山环绕的岛中央,竟然是一片广阔的绿茵。一座座雄伟高大的欧洲式建筑威严的耸立着,精致的石雕,造型优美的大型喷水池,古雅的石阶,精心设计的五彩缤纷的花卉,平坦宽敞的走道,道旁还有着典雅的弯脚长凳。才三百多人的学校,竟然如此气派,尽管知道这是一间不一般的贵族学校,我仍不得不为如此奢华的校园叹息。 
“一年级的新生到这边集合。”一声威严的男生,让我赶忙寻声望去。那是一个俊秀高瘦的男生,乌黑的头发,细长的眼睛有着说不出的威严,胸前带着和我们一样的红铜色校徽。等我们二十个新生在他面前排成两排后,他继续开口:“现在跟我来,我带你们去宿舍。”说着便转身走了开来,我们只好赶快跟上。由于这个学校是全封闭式的,所以学生们一直到毕业前都必须住在校园内不得外出。我和罗勇都没再说话,因为我们都好奇的看着四周。一路上,我看到许多带着银色校徽的学生,偶而也看到一两个金色的,他们三两成群,都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我们一班新生,感觉上我们就好像是动物园里的动物般。忽然,我听到一个男生说:“今年的货色不错嘛,除了一两个不能看之外。嘿,今晚上可有得玩了。” 
 
不多时,我们便在一栋红砖砌成的红色小楼前停下来,说是小楼也不竟然,四层高的楼房,只是和学校里的其它建筑物比起来,的确是小了些,尖尖的绿色屋顶,翠绿的玻璃窗,跟周围的绿色树林似乎融成一体般。 
“这里就是你们以后的宿舍。”说完他就推门进去,我们也跟着走了进去。那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抬头可以看到那绿色的屋顶,屋顶悬着一条长长的铁链,链头堕着一盏大而细致的水晶灯,柔和的灯光照亮了四周,一些学生正从走廊的栏杆上好奇的望下来,还可以听到窃窃私语的谈笑声。地板铺的是冷硬平滑的大理石。中央围着一排可容纳二十多人的黑色真皮沙发,中间是一个黑色的釉木茶几,四周镶着贵气的金边,弯曲的几脚还刻着繁复的花纹,一看就知道这些东西都价值不菲。正对着沙发的砖墙上嵌着一台四十三寸的超薄型SONY彩电,下面是一个可升火的暖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