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李笑白系列]入狱+番外 作者:妖舟

字体:[ ]

 
      [李笑白系列] 入狱 BY: 妖舟
 
        文案
        《入狱》,一美男在满是雄性的监狱里的故事。
        属于李笑白系列文,打算写成中篇,三十章内over。基本什么虐的都有了,口味比较重,大家考虑好了再看。
        第一章
        所谓监狱,就是本来是偷了个钱包进来的,等出去的时候就什么都学会了。
        ......
        李笑白手上挂着铐镣从押送犯人的黑漆车里钻出来时,已经晕车了。
        他有点昏昏欲睡萎靡不振的站在德州监狱的土地上,不强的风却轻易在荒凉的大地上带起一阵肮脏的沙土,打着旋儿扬起他的廉价白色棉T恤、牛仔裤上的毛边儿、以及粘着血的绷带......
        狱警拎着警棍面无表情地维持着秩序,所有的犯人骂骂咧咧东倒西歪的排成一行,或姿态张狂或神色慌张的向监狱大楼走去。
        德克萨斯州立监狱的大门在众人身后缓缓关上。
        金属与金属撞击切合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正式意识到:自由,终于拜拜了。
        监狱大楼色调沉重,压迫感十足,深处有隐约的嚎叫声传来,模模糊糊听不清楚,可能是惨叫,也可能是神经质的狂笑......这只小小的队伍里,开始有人因为恐惧而小声地呜咽起来......
        李笑白被这哭声搅得头更疼,皱着眉看了那人一眼。
        一个挺清秀白净的金发少年,鼻子上有点雀斑,身子骨瘦弱,脚步虚浮,脖子上花里胡哨的挂了不少骷髅之类的项链,想必平日在街头也是猖狂作恶的,如今却浑身颤抖,眼神惊恐,站在这种未知的实力说话的恶土上,却把自己的恐惧如此明显的显露在外......这种货色,简单的概括,活不长。
        李笑白收回目光的时候瞟到另一个白皮肤的年轻人。这队囚犯多半是黑鬼,好不容易混杂他一个亚洲人还是个灰头土脸的,相比之下,那两个灿烂的金毛脑袋很是显眼。
        不同于那个少年,这个金发青年尽管害怕却掩饰得很好,脸上甚至带出一种不容侵犯的神色来--这个神色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用的,毕竟连狼群也懂得要挑选最弱的下手。
        这是个骄傲的人,李笑白在心里对自己说,而且很聪明。
        青年的脸长得很不错,两手皮肤细嫩,书卷气由骨子里散发,进来前没准儿是个少爷什么的。
        走在阴暗的走廊里气氛愈发压抑,努力伪装强悍的金发青年也撑不住,掩饰的咳嗽了一下,举起手擦了一下额角。
        李笑白盯着他短袖下露出来的肌肉在动作时产生的纹理,在心里摇了摇头,果然是个少爷。
        这个人会很惨,李笑白最后总结,因为长得太漂亮了,而且没有自保能力,何况又骄傲。
        悄悄的扫视一圈,前面几个高大壮硕的黑人看上去很强,脚步却很零乱虚浮,估计攻击力也就是街头地痞的程度,并没有高手,更别提称王称霸的实力。李笑白失望的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细胳膊,沉默。
        新囚犯经过漫长的审查登记终于被狱警引领着步入德州监狱的"后宫",罪犯们的伊甸园,恶人作恶之后--或者中场--的休息地,兽性和自然法则得以重现的乐土。
        现在正是晚饭后的放风时间。短仓*1的犯人们在荒凉的围满高高铁丝网和高压电线的"操场"上散步。这队新人的进入很快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大批犯人涌到铁丝网旁边,紧紧地扒在上面邪恶且贪婪的盯着战战兢兢的新犯人。他们可能是新的玩具或者新的盟友,可以充实各自的派别,或者也可以充实夜晚的欲望。口哨声、尖叫声和故意的呻吟声扑天盖地的传来......铁丝网的缝隙里伸出一只只比着下流手势的手......哪怕是旧的弱者也不怀好意的蹲在角落神经质的盯着,期待着新的弱者可以顶替自己悲惨的位置......
        金发少年被身旁剧烈震动的铁丝网吓到,惊恐的后退了一步,连啜泣都停了。守在一旁的狱警自然不容队伍停滞,毫不留情的一警棍招呼在少年的腰上!
        "不许停!往前走!!"
        少年闷哼一声,捂着腰踉跄的重重一跌!反倒把一旁的金发少爷撞向了铁丝网!呼啸声顿时亢奋了起来!里面的人争先恐后的试图从网眼伸出手来抓住那少爷!怪叫声此起彼伏......
        "哈!宝贝!让我摸摸你!!"
        "婊子养的白种猪!快点脱光了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黑鬼都去死吧......"
        "婊子养的小混蛋,老子的尿正等着喂你的嘴呢!"
        抓住金发少爷头发的手毫不怜惜,硬生生揪下几缕带血的金发......混乱中甚至有人从裤裆中掏出手来甩出肮脏的浊液抹在他身上......
        明显的恐惧打破了他脸上勉强维持的镇定,那少爷手脚并用的拼命从铁丝网旁想逃开,却忽然被卡住喉咙拉了回去!脸撞在粗糙的铁丝网上眼角瞬间被蹭破,血流了下来......卡住他喉咙的壮汉紧贴在他耳边放肆的笑着,带着难以言明的巨大- yín -意缓缓舔去他脸庞上的那丝鲜血......
        "从今天起你是我黄狼的人......待会儿给我好好的把屁股洗干净,听到了么?"言罢在他屁股上意味明显的掐了一把!
        任何男人被这样侮辱都会激发心底的血性,金发少爷难以忍受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掰着黄狼肌肉鼓鼓的手臂,低吼:"去死吧!你这肮脏的家伙!上帝不会宽恕你的......唔啊--!!!!"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惨叫声覆盖,黄狼死死按着他的脑袋,竟然恶狠狠咬掉了他半只耳朵!
        金发少爷凄惨的叫着倒在地上,血汩汩的从指缝间流出来......
        "小美人,在这里你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永远不要顶撞我。"
        黄狼呸的吐掉半片血淋淋的耳朵,充满血丝的黄棕色眼睛贪婪的盯着地上捂着头蜷作一团的金发男人放声大笑......狱警这时才上去把伤患拉开,同时用警棍在铁丝网上象征性的敲了敲以示警告。黄狼视而不见的侧过身,意犹未尽的舔着粘血的嘴唇......
        金发少爷被狱警架去了医务室。最先跌倒在地的瘦弱少年一直没有站起来,目睹了残忍血腥的一幕,此时更是抱着膝盖拼命得缩成一团,好像那样就能躲开众多兽样目光的审视,嘴里断断续续的嘟囔着带着哭腔的祈祷......其他人也不自觉地敛眉低目,表现出应有的恭敬......
        这招呼打得很好,李笑白想,简单明了且直接,现在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了这个监狱里谁不能惹。
        每块土地上都有所谓超越规则的强权,而规则,存在的意义在于约束弱者。
        你制定规则的世界我呆不下去,逃到这里总该让我喘息一下了吧?李笑白微抬头看看监狱高墙上的天空,落日西沉,夜色将至。
        离铁丝网不远处一个视野很好的叠高水泥台子上,安安静静地坐着两个人,默默地抽着烟,仿佛脱离于前面的一片喧闹,却又牢牢的控制着所有局势。
        满不在乎的蹲在台子顶端的男人,身形矫健,一头张扬的红发,棕色的皮肤,锋利的好像兽类的牙齿咬着烟尾,一双眼睛更把兽的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撇去杀气不谈,甚至连瞳孔也好像是竖着的......男人收敛了全身的力量调整着强有力的肌肉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休息--以便随时跃起扑倒猎物。他叼着烟懒洋洋的俯视着铁丝网外的人群,好像狮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的食物们......
        身材修长交叉着两条长腿坐在他身旁的黑发男人并没有叼着烟,而是用手指夹着搭在膝盖上,坐姿端正,好像在商场谈判一样端正且谨慎--即使在放松的时候也有一部分神经永不休息,以便应付任何突发情况秒杀对方,随时随地,毫无破绽,这是某种人的习惯。他冰绿色的眼睛不动声色的盯着铁丝网外的新囚犯们,记下每个人的体格样貌,观察每个瞬间每张脸上微妙地反映......
        一个皮肤黝黑满头小辫子的家伙排众而出,脸上还带着亢奋的红,费力挤到两人面前,讨好的从小腿里侧摸出藏着的香烟献上,恭敬的试探着问道:"狼牙,我很中意那个金毛的小家伙,您看......"
        红发的男人懒洋洋的扫了一眼抱着膝盖哭的干瘦少年,不屑道:"那种孬种?随便你。"随即专注于把新到手的香烟挨个儿监视一遍......
        得到头儿的首肯,小辫子黑鬼立刻满面放光的连声谢着离去!
        黑发男人掸了掸烟,慢悠悠道:"怎样?这次有你看得上眼的么?"
        狼牙站起身,把剩下的半盒烟抛给黑发男人,哼道:"没兴趣。"
        "有兴趣的被黄狼抢先了?"
        "哼,我要是感兴趣,还轮得到他抢?"
        "是么?那小子很漂亮啊,不逊于维拉。"
        "维拉比他乖多了,"狼牙低声道,转身刚想离开,忽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回来搭在黑发男人的肩膀上,挑了挑眉,故意促狭道:"那你呢,Blade,没有感兴趣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挑过人,就偶尔用维拉泄泄火,难不成你是hand 
      work*2的崇拜者?"
        Blade被他的体重压得向前一倾,眼里迅速聚拢起杀气又迅速的散去,闷声道:"你很重,滚。"
        狼牙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Blade有点无语的抬头看看天,然后把目光转到别处,意外地瞥到角落里的李笑白也在微仰头看着天空......不哭泣,没发抖,也没有眼神四处乱瞟,甚至知道选取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尽量稀释自己的存在感,镇定得不像个初入狱的少年。是的--Blade的目光在李笑白好像没发育成熟的细长手脚和单薄肩膀上逡巡一圈--少年。
        Blade眯起眼睛,盯着李笑白的脸。
        少年脸上有伤,包着纱布只能看出是亚洲人线条柔韧的五官,眼睛被头发挡住了看不太清楚,灰头土脸,头发肮脏,胳膊和脚腕上都捆着绷带,好像出了很惨的事故。
        就在Blade观察李笑白的时候,对方已经恢复了垂头敛目的没用样儿,安静得好象刚才嘴角噙着无所谓的笑容看天空的样子都是Blade的幻觉。看看四周,果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连低头抽烟的狼牙也没注意。
        紧紧盯着那一小队囚犯消失在操场尽头,Blade的目光一直没从李笑白身上离开,转弯的最后一瞬间,李笑白忽然抬起眼向这边深深地望了一眼。
        Blade缓缓地把烟从嘴里拿下来,站直身体,笑了。
        狼牙回头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受不了道:"你笑的真他妈邪恶。"
        * * * * * *
        *1 短仓:有期徒刑囚犯所属监狱,与无期徒刑终身监禁的"大仓"相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