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擘 作者:尹琊(上)

字体:[ ]

 
 
王成:褚老板,我觉得我妈百分之两百不会答应我俩的事,所以我有个一劳永逸的提议你要不要听一下?  
褚亦峰:说来听听。  
王成:很简单,咱俩分手不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么?  
褚亦峰: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去卧室里再讨论一下。  
王成:……我跟你开玩笑的,看我这张真诚的脸,我怎么可能会跟你分手?  
褚亦峰:迟了。
  001、地契
 
    凤霞山上有一座寺庙,寺庙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风吹日晒,曾经的辉煌已经变成现在的破败,尽管从外观依旧看得出来寺庙曾经的宏伟壮观,但那都已经在时间的长河中逝去。
    日出东方,金灿灿的太阳已经挂在头顶。
    一道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木门从里面打开,‘咿呀’的声响在这个空旷又空寂的寺庙里几乎传遍了,诉说着一段古老的旋律。
    王成朝太阳伸了个懒腰,像往常一样疯疯癫癫的抖完了身体才开始日常的洗漱。
    他是寺庙仅剩的和尚,半个月前,这座破旧的寺庙还有一个蹒跚佝偻与他为伴的老和尚,也就是他的师傅,半个月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老和尚是寿终正寝的。
    王成是老和尚唯一的弟子,老和尚死后,他便顺理成章的继承了老和尚的一切。
    包子配粥,简单的吃完早饭,王成回到屋里收拾老和尚的遗物。
    他和老和尚住的屋子是寺庙里最好的两间房屋,门没有一边好一边坏,关都关不住,窗不会破了个洞让风呼呼的刮进来,更不会突然跑只老鼠或蟑螂进来,夜晚的山上是很冷的,墙也不会剥落得连里面的砖都能看到并且一戳就倒,王成曾经试过用一根手指就把一间房屋推倒了,之后被老和尚举着棍子追了一天,屁股差点开花。
    老和尚的东西并不多,春夏秋冬四季的衣物加起来还不到五套,房间简洁得他三两下就收拾完了,东西都装在一个还剩下半大空间的箱子里。
    王成走到老和尚平时睡觉的那张床前,床上是一个灰不溜秋的枕头,枕头已经有些年份,上面还有一片锈色,被子也是用了许多年的,里面的棉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霉味,底下是一张有点散落的席子,为免睹物思人,王成决定把这些东西都烧了,将东西一股脑的卷起来,正当他准备转身的时候,枕头的开口突然掉出一些东西。
    王成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堆纸张。
    他把枕头被子放回床上,弯腰将纸张捡起来,有几张已经发黄了,还有一个信封,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明显是老和尚给他的信,信封略厚,想来写了不少,他没有立刻打开,而是拿着那几张发黄的纸张研究了一下,发现好像是寺庙的地契便有些不以为意,寺庙已经很破旧,就算低价卖出去也不会有人买。
    王成打开信封,上面果然是老和尚的字迹,老和尚去世前一晚写的,大概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开头絮絮叨叨了一些以前的回忆,从他被老和尚接到寺庙开始,很多很多他已经快要忘记的细节都被老和尚的信勾起了回忆。
    他的性格比较活泼调皮,特别是小的时候,总喜欢给老和尚捣蛋,比如老和尚还在睡觉的时候,他会跑进他的屋里刮一层墙上的灰然后涂在老和尚脸上,等他醒来必然会看到自己顶着一张花猫似的脸,还有在老和尚的鞋子里被窝里放昆虫、放蛇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每次被发现,他的屁股蛋都是红的。
    “臭老头,既然不放心我就不要死得那么早嘛!”
    王成嘟囔了一句,其实老和尚已经一百多岁。
    最后,老和尚才提起地契的事情,那几张泛黄的纸确实可以算是寺庙的地契,实则是凤霞山的山契,老和尚两个月前就背着他把这些东西都转到他的名下了。
    可惜这些东西于他没用,在他眼里就是一堆纸。
    王成将它们塞进箱子里,然后搬到储藏室的角落里,关上门,上锁,一层灰落下来,呛了他几下,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打开了。
    这么想的他没想到他会很快又打开这道门。
     
 
  002、王爸爸王妈妈
 
石泉县的集市一如既往的热闹,一张张熟悉又带着一丝陌生的脸庞,大多数人都会主动凑过来与王成打招呼。
    王成笑得脸都僵了,嘴角时不时抽搐一下,结果在别人看来就变成了强颜欢笑,甚至有人走到他面前劝他不要想不开……靠,他哪里看起来像想不开的样子?
    老和尚去世已经半个多月,村里镇上的人们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连小孩都知道寺庙里那个活了很久的老和尚已经没了,大都对他抱着同情的想法,因此比往常热情了些许,动不动就用一双‘节哀顺便’‘可怜的小子’的眼神看着他,活像他没了老和尚就再也没有依靠一样。
    “爸,妈,我回来了。”
    王成穿过热闹的集市来到一户人家面前,还没进门,气吞山河的吼声就先响起了,院子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隐约能听到阵阵吵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扫帚的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跑出来,看到他立刻瞪圆了眼睛。
    “王小成,你找死是不是,每次回来都要吓老娘的鸡,信不信老娘以后一只鸡都不让你吃?”
    王妈妈手里的扫帚仿佛下一秒就会往他身上招呼一般,不过王成知道那是唬人的,这种事情他都干了十几年了,这把扫帚只除了他特别调皮的时候会使劲的招呼他就没一次真的打在他身上,说起来,那都是一段模糊的往事了。
    “妈,我这是帮它们壮壮胆子嘛,这样咱们家的鸡才会长得特别肥壮,肉质也会特别鲜美有嚼劲。”王成厚着脸皮抱住王妈妈的手臂用脸颊蹭了蹭,笑得特别谄媚。
    往常,王妈妈肯定会反讽几句,壮个屁胆!但是今天却只是瞪了他一眼,说了句‘多大的人还撒娇’就转身回院子继续喂鸡,平时这个时候就是喂鸡的时间,所以才会有鸡飞狗跳的那一幕。
    王成屁颠屁颠的跟上。
    王爸爸在屋内,听到声音往外探了探头,看到王成便喊了他一声,“成成,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爸你忙你的,我帮妈喂点鸡。”王成接过王妈妈手中的米,喂完院子里的鸡才进屋来到王爸爸身边,地上都是些碎屑,旁边凌乱的放着几块大木头,是王爸爸用来做新床的,“爸,一段时间没见,手艺越来越越精湛了。”
    “和你江叔叔比起来,你爸我还差得远,就是随便捣鼓捣鼓,能用就行了,咱们也不讲求美观。”王爸爸手中的锤子敲敲打打,一张床已经初见轮廓,他确实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是从专门干这行的江叔叔那里学了点皮毛,家里一些简单的家具都是王爸爸自己做的,目的也是为了省钱。
    “爸,怎么没看到小妹?”
    王成转了一圈没瞅到那个高考刚结束应该在家待着的小妹王子雨,又回到王爸爸跟前。
    “小雨她去打工了,晚饭才会回来。”王爸爸头也不抬。
    “在哪打工?”
    王成知道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比较困难,特别是小的时候,所以兄妹三人早早就懂事了,并且养成吃苦耐劳独立自强的性格,特别是大哥和小妹,大哥能读到大学毕业大半是靠自己的奖学金和打工赚到的学费,小妹会帮家里干活,手脚麻利得很……所以最没用的就是他?
    “张家村的张叔开的包子铺原来那名员工辞职了,一时间找不到人手,刚好小雨没事做就过去试试了。”王爸爸敲打下最后一根钉子,总算做好了,额头已经出了一层汗,背后也全湿了。
    王成跑到外面拿了扫帚和簸箕将地上的碎屑清扫掉,有用的木块则收起来,下次王爸爸还有可能用到,做完这些杂物事,王妈妈刚好端着一盘炒饭出来,老早就闻到一股香味,王成立刻眼巴巴的凑上去。
    王成的胃口向来比较大,而老和尚过得比较清贫,所以他经常是处于吃不饱的状态,王爸爸和王妈妈都知道这一点,每次看到他回来都会给他做饭吃,他们家的孩子已经有一个在工作,特别是大儿子还比较争气,据说在大公司工作,现在他们家的日子过得比以前舒坦多了。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王妈妈转身给他倒了杯水,怕他吃太快会噎到。
    王成吃起来还是大口大口的,皮糙肉厚,完全不怕烫似的,没一会,盘子最后一颗米粒也被他舔光了,一杯水也咕噜一声喝完了,靠在椅背上,王成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还是妈的手艺好。”
    王妈妈过来收拾盘子和筷子,平时都很麻利的动作突然顿了顿,“成成,以后就在家里住吧。”说这话的时候还带上一丝小心翼翼的语气。
    王成嘿嘿笑了一声,扑过去抱住王妈妈的腰,“妈你真好,我还怕你记恨我上次不小心打破你的砂锅不让我进门咧。”
    “臭小子,你不提老娘都忘了这事。”王妈妈笑骂起来。
    “妈我去看看小妹。”
    “臭小子溜得还真快。”王妈妈走到门口往外一看,他的身影很快就不见了,跑得比兔子还快,顿时没好气的摇摇头,突然又叹了一声,回头就看到王爸爸同样复杂的脸色。
    王成排行老二,七岁时因为妹妹王子雨的出生使得家里的负担加剧,王爸爸和王妈妈思虑再三,不得已将王成交给有意收他为徒的老和尚抚养,而这一抚养就是十八年。
    虽然王成时不时就会下山看他们,与哥哥妹妹的关系也不错,但是王爸爸和王妈妈还是担心王成会记恨他们,七岁那年已经是懂事的年纪,因为这件事,他们的关系一直都不是特别亲密。
    这次老和尚过世,王爸爸和王妈妈都很担心王成,相处十八年不可能没有感情。
    凤霞山的寺庙他们看过,两个人住已经显得特别冷清,一个人住更是空旷寂寥得吓人,所以听到老和尚去世的消息后,王爸爸和王妈妈都想着让王成回来住,前几天见过他一次,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不容易开了口,王成又变着法子让他们高兴。
    “成成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王爸爸感慨道。
    其实他们都看得出来,王成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才会答应得那么干脆,别看这小子平时大大咧咧的没个正经,其实心思比谁都细腻。
    王妈妈心里也不好受,“是我们亏欠他的。”
    王爸爸拍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以后住在一起,我们可以尽量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
    王妈妈点点头,想到以后可以与二儿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心情总算好受了些许,“上次说的那件事怎么样了,是真的吗?”
    “多半是真的,我前阵子看到一群陌生人到我们村里勘察,最近大家也都在谈论这件事,这事八九成会落实。”王爸爸心想他们也要尽早做准备才行。
 
  003、开发商
 
张家包子铺位于集市的热闹区,地段好,包子皮薄馅料足,每天一大早,包子的香味就会从铺子里飘出去,吸引了大批客人,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
    王成过来时,包子铺已经过了最忙的时间段,不过铺子前依然还有几个客人在排队,旁边放着几个大蒸笼,里面的包子基本卖光了,而小妹王子雨正在给客人拿包子,拳头大的包子散发着蒸腾而上的热气,却挡不住小妹甜美的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