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弟弟都是狼 作者:妖舟

字体:[ ]

 
 
弟弟都是狼     
 
  作 者:妖舟    类别:耽美-现代都市
作品关键字:弟弟都是狼,妖舟,木文君
Who: 一个男人和他的三个弟弟以及另外一个男人又及那个男人的侄子
What: 一个男人和他的三个弟弟以及另外一个男人又及那个男人的侄子不得不说的故事
Where: 欧亚大陆东南部中国华东地区咽喉城市B市西北角H区BL路4P栋
When: 从长大的那天开始……
 
 
 
 
木文君的爸爸家那边姓木,妈妈家那边姓文,因为他是男孩子,所以懒于思考的木氏夫妻就再加了个君字,在户口本上胡乱添了上去。
 
    1986年11月11日,由于父母的私奔,小木文君就这样在东北一个偏远小镇的医院诞生了,那以后的二十年来,每当木文君由于“某些”外力原因与女人绝缘时,总不免感叹起这个与光棍节息息相关的生日来。
 
    按照木文君的年龄,他现在正是上大学的时候,不过父母任性的人家,孩子担待的总是早一些,所以木文君已经工作了。并不是说他中途辍学,正相反,我们的木文君脑子不坏,跳了几级,19岁就大学毕业,现在B市一家翻译公司上班,凭本事吃饭,职业是同声传译。
 
    同传这行不错,收入颇丰,按时计费,一个小时上千;工作机会丰富,B市是政经中心,国际会议、论坛、交流会不断,同传这一行目前在国内还是卖方市场,不愁没活干;时间自由,没有朝九晚五这一说。但忙起来,也真正是昏天暗地不眠不休,尤其是上场前一天,恨不能把整本牛津辞典连夜吞下肚去,总的说起来,是高级体力活。
 
    木文君打算趁自己年轻,身体倍儿棒,多接几票(?),所以虽然举目无亲,为了大把的工作机会和高档次的薪酬,还是留在了B市。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难题,房子。
 
    而接下来的一系列故事,便都是由这栋房子引起的了……
 
    Tobecontinued……
 
 
 
弟弟都是狼 正文 ACT1 房子一定要自己买
章节字数:3111 更新时间:07-08-21 09:56
    Don‘tlookatme……
 
    Everydayissowonderful……
 
    Andsuddenly,it‘shardtobreathe……
 
    浅浅的哼唱,性感的鼻音——可惜轻易的就被地铁口吵杂的人声辗了过去,只剩下大娘大婶中气十足的“发票,发票,要发票么”缭绕在耳朵里,挥之不去……
 
    缭绕的香烟,轻轻搭在唇上——背景是明晃晃的NoSmoking宣传牌,那鲜红的斜叉正义凛然的戳着你的眼睛……
 
    清爽的发丝,略长过眉——用途是挡住城市人空洞无聊的脸和更空洞无聊的眼……
 
    米色的风衣随风翻卷着衣角——露出里面仿阿曼尼的标签,签角上飘着几根线头……
 
    两手插在口袋里,木文君微垂着脑袋尽量不起眼的将自己溶在B市地铁站口庸庸碌碌的人群中。
 
    地铁到站的时候,木文君挺不情愿的从风衣口袋里抽出手来,拿下唇上的香烟,在垃圾桶上捻灭,然后转身到街旁的小店……
 
    “一包绿箭。”
 
    好歹要以身作则,不能鼓励那群半大小子抽烟,木文君这样想着,然后一边慢慢剥着口香糖的包装纸一边望着火车站的出口。
 
    时间回到一个星期前:
 
    木文君靠在新家的沙发上,一个接一个的播着礼貌的感谢电话:
 
    “二姑么,真是多亏您的帮忙,不然那能这么快就买到房子……钱我慢慢……不,您生气我也要还,就是您的等几年,毕竟我刚毕业……”
 
    “二姑您老人家可真能逗!您有什么事用求我?小航?的确好几年没见了……都长成大小伙子了吧?四年前见他,就一副帅哥坯子了……”
 
    “来B市读大学是不错……啥?跟我住?!”
 
    “什么?!小枫也要来?!B是的高中可是出了名的烂啊!……我知道他打架很勇,我不是担心这个。但我一个人带两个小伙子……我……”
 
    如此这般,在木文君的手机濒临没电的当口,这件事终于被从小最疼她的二姑给拿下了!临挂电话前,疼子心切的二姑最后抛下一句:
 
    “下周小航和小枫的火车到你那儿,可记得去接一下!”
 
    断电时的关机铃声没心没肺的响起来,转眼间,木文君就从乔迁新居的喜悦里掉落到背负两个包袱的奶爸境地……
 
    嚼到第二十五下时,木文君被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叫住了。
 
    “小君。”
 
    木文君回头,一时没敢认。
 
    B市明媚的阳光衬托着高挑白净的少年,干净的乌黑的短发,清爽含蓄的笑容,那双眼睛尤其像当年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长长的睫毛,眸子灿若星辰,转动间流光涟涟,一丝不苟的白衬衣牛仔裤,好一个漂亮的高大男孩!
 
    “木一航?”
 
    木文君试探着问了一声。
 
    那文质彬彬的大男孩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怎么还见外起来了?”
 
    木文君也笑了,“不见外就应该叫我表哥啊,没大没小。”说着伸手拎起地上的行李,拦了一辆出租车。
 
    一航不作声,只默默地看着木文君动作。
 
    “上车。”木文君坐进副驾驶,然后回头问后面规矩坐着的男孩,“怎么没看到小枫?是去上厕所了么?”
 
    “小枫不喜欢跟我一路,中途跳了火车。”木一航平静地说。
 
    “……”
 
    木文君一时说不出话来,看了后座上的少年一会儿,忽然发现也许他没有看上去那么无害,两人小时候的身影在脑海里模糊的晃了一下,就消失了。
 
    “小航,”木文君沉吟了一下,“小枫在B市有道上的哥们儿么?”
 
    一航的眼中瞬间飞过了一抹诡异的光彩,然后似笑非笑的盯着木文君,慢慢道:“……哥们儿没有,倒是有个叱咤风云的大哥。”
 
    “哦……”木文君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去北站。”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木文君吩咐司机开车。
 
    百无聊赖的靠在车里,一航的举手投足依旧优雅得有模有样,从小的训练不是白费的。
 
    “我们在等谁?”凝视着靠在车外的人一会儿,一航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耐烦了么?
 
    毕竟还是孩子。
 
    木文君慢慢的剥开另一条绿箭,头也没回,“你的室友,我的另一个弟弟。”
 
    “!”这个发展有点出乎木一航的意料了,一向对全局了如指掌的他不喜欢这样。
 
    时间回到半个星期前:
 
    家人来电的旋律响起。
 
    “喂?大舅?啊……什么?!阿少离家出走?!!”
 
    木文君的额头隐隐的作痛了起来,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盘踞着,领地越来越大……
 
    “他说要来B市念建筑学?K市不是也有吗?他不想看您的脸?!这小子……”
 
    “要我照顾一下他?是……是……应该的……应该的……”
 
    有气无力的挂断电话,木文君这次几乎没怎么挣扎就抓起了第三个大包袱一脸毅然的甩在了肩上……不是他不挣扎,一来大舅不同于从小把他疼到大的二姑,一向威严镇人,算起来是木文君唯一打心底惧怕的长辈;二来,算上昨天应下的两个包袱,三个也没什么区别,虱多不怕痒,我们坚忍不拔的木文君早就学会以麻木面对生活的刁难了。
 
    火车一到站,木文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五年未见的弟弟。
 
    原因很简单,有他的地方就有骚动。
 
    人群乱作一团,围成一圈看着热闹,一个车站常见的黄牛贩被撞飞出来,跌在木文君脚边……木文君平静地把绿箭的包装纸扬手扔进垃圾桶,慢慢朝着以左勾拳漂亮结束全套“痛扁反面角色烘托耍帅主角动作片锦集”的高个子少年走去。
 
    “文少。”
 
    “……”少年高大的身体敏捷的转过来,修长有力的腿带动紧绷的腰、肌肉纠结的背、线条流畅的颈,阳光味道的小麦色皮肤上晶莹的汗珠也随着快速的转身飞散开来!抬起形状漂亮的右臂胡乱撩了一下半长不短的额发,某人目光不善的盯着木文君,上下扫描了几眼,脸臭臭的轻哼了一声,看向一边。
 
    也难怪,翘家第一站就被拦截了,是我我也很不爽。
 
    木文君冷静的注视着少年,这是一张充满男人味的脸,冷峻的眼睛和嘴角遗传自大舅吧?跟他年轻时一样,火爆脾气的打架狠手!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少年诧异的扭回头直盯着他。
 
    他一笑,周围的空气就全不同了,浅褐的发丝和浅色的眸子,微妙的角度调换,柔柔的风,不可思议的平静和温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