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有逆子 作者:迷音

字体:[ ]

 
        《家有逆子》by 迷音 
 
        序 就这样开始—— 
 
        “少骐,老妈要嫁人了!” 
 
        “你要嫁谁?” 
 
        “就是常来咱们家的黄叔叔啊。你这孩子整天都在外面游荡,黄叔叔想见你比见国家总统都难……” 
 
        “要嫁你就嫁去,不用和我商量。” 
 
        “可是你黄叔叔要带我出国渡蜜月,你去不去?” 
 
        “不去!” 
 
        “哦……可是我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耶!这样吧,你去找你亲爹,看他能不能养你吧!” 
 
        “……老妈,我记得你说过我没老爸……” 
 
        “哎呀你是不是理解错误了,我是说你没老爸,又没说你老爸翘辫子。当年我和你老爸离婚时还不知道有你啊!” 
 
        “老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任谁都是要理解错误的……” 
 
        就这样,原少骐在十四岁的暑假即将来临时,知道了在这世上他还有个亲人是老爸,在老妈不太刻意的隐瞒下,原本以为已经在黄泉路上卖咸鸭蛋赚投胎路费的老爸正活在某处当警察……至少十四年前老爸是警察! 
 
 
        第一章 老爸!八字不合也是父子! 
 
        原少骐的背包里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蹲在马路边,他看着人来人往的繁华大街,顶着足以烤掉一层皮的炎炎烈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很发愁! 
 
        老妈和黄姓某男经过了闪电恋爱即而进行了闪电结婚,随后两人幸福的挥手去加拿大渡蜜月了……站在空旷的侯机大厅里,原少骐目送着载着老妈和她的新老公的飞机穿越晴空飞往远方。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微微发皱的照片,照片上那个一袭美丽婚纱巧笑倩兮的年轻女子正是他老妈原倩倩,老妈身边站着一个高大威严的年轻男子,那是他亲生老爸魏心岩! 
 
 
        从小就被老妈不负责任的误导,原少骐十四岁以前,都认为自己的老爸已经翘了辫子所以和他这个儿子无缘相见……谁知,在老妈花蝴蝶般逍遥到快人老珠黄了才突然决定嫁人时却告诉他,老爸是被老妈一纸休书给抛弃了,所以,老爸也一直无缘得知这世上还有个少年是他儿子! 
 
 
        可怜的老爸,你当年为什么要娶我那花花公主的老妈?!暗自同情一番那个看起来就很正直正经的倒霉男人,原少骐背起行囊,给老妈发了封短信“老妈,你慢慢的玩,我去看看我亲爸”就出发了。 
 
 
        在长途火车上颠簸了八小时,站在S市,原少骐打听着老爸曾经任职的警察局。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原少骐终于确定不是这个城市里的人不知道这个警察局,而是老妈绝对记错了警察局的名字…… 
 
 
        一时不慎用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现在是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蹲在地上的原少骐一筹莫展。已经十四年了,也许老爸已经不当警察了。不然,干脆去问路边随便一个警察,看看有没有人认识一个叫魏心岩的人?!……天,这么傻X的事他原少爷怎么做得出来! 
 
 
        烦恼不已的原少骐开始后悔自己就这么冲动的离家寻父、还没带够钱出门的行为了。身后被人撞了一下,蹲着的原少骐向前趔趄半步,左手为了保持平衡伸出去扶地面却按在了一颗石头上。从手掌上传来的疼痛使原本就烦恼不堪的他瞬间火气冲天。 
 
 
        噌地跳起来,原少骐大吼!“妈的,哪个王八蛋敢撞老子!给老子站出来!” 
 
        几个正嘻哈前进的少年听到原少骐的吼声猛的停住脚步。无论从服饰还是样貌观察,怎么看都是挂着“不良”二字的几个少年围住了少骐。 
 
        “哪里来的小子,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KAO!撞你怎么了?就是大爷我撞的,你小子敢怎样!” 
 
        “嘿嘿,小子,你想发火也看人的哦,惹了我们可不是轻易能得到原谅的……” 
 
        几个不良少年你一言我一语的挑衅着原少骐原本就少得可怜的忍耐性。不良少年仗着人多,把少骐逼退到街边商店的橱窗前,其中一人推了原少骐一把。“嘁!你小子有胆子就叫警察呀!叫呀,叫呀……” 
 
 
        你NND,少爷我要是找的到我那警察老爸还能在这里受你们的气?!从来没容忍过别人在自己面前的挑衅,原少骐直接一个直拳挥出……正一肚子的火气无处撒,送上门来的沙包,不打白不打!在学校里号称打架王的原少骐狠狠的把拳头和脚印送给面前的不良少年们,不理会周围的尖叫声和似乎有人在报警的声音,此刻的他,只想先干架! 
 
 
        “你多大了?”审讯室里,对面坐着的黑着一张脸的小警察努力地瞪着眼。小警察手里的笔不停的用力戳着桌子上的一叠纸,没有一丝威慑力的娃娃脸和身上那威风的警服超级的不搭配。 
 
 
        “……”从鼻子里哼着气,一撇头,原少骐甩给小警察一个不屑的眼神和青肿的侧脸。 
 
        “你老实点儿,知道这儿是哪里么,这、是、警、察、局!”小警察火了,死小孩,真不知好歹! 
 
        冷冷的再次丢了个不屑的眼神过去,原少骐梗着下巴耍横的!怎样?警察局又不是屠宰场,你还能宰了本少爷?! 
 
        “你这小孩儿怎么这样?!”娃娃脸的小警察坐不住了,这孩子根本就不理他,怎么做笔录啊!虽然是打架斗殴的小案子,可是这几个小孩儿砸坏了人家商店的橱窗,商店老板要赔偿金呐!这小孩儿一句话都不说,怎么联系他的家长啊…… 
 
 
        “小陈,冯副队找你过去一趟。”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又一个警察走进来。“你先过去吧,这里由我来。” 
 
        小警察见到这个人就象见到了救星一样,“真的吗真的吗?许哥你真是大好人啊!多谢了……!”小警察开心地跳出审讯室没了影,只留下依然沉默的原少骐和刚进来的警察。 
 
 
        原少骐原封不动地梗着快僵硬了的脖子瞪着天花板,等着看这个警察能拿他怎么办。等了好一会儿,却发现那警察根本就没动静,向来耐性就不怎么好的少骐悄悄的拿眼角瞄着这个警察。 
 
 
        一直觉得警服黑乎乎的很难看,可这个男人穿着警服却意外的顺眼……发现自己竟然会对这个头一次见面的警察有了一丝没来由的亲切感,原少骐急忙再次移开视线。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清爽笑声,他忍不住又偷偷扭回了视线。 
 
 
        对面的警察大概三十多岁年纪,略尖的下颌搭配着好看的淡色薄唇,挺直的鼻梁、斜长的凤眼明亮有神,对男人而言稍嫌细了些的黑眉有个上挑角度很帅的眉峰,使得原本看上去温和的白面书生似的容貌上凭添了三分锐气……暗色的警服衬托得男人面色更加白皙,修剪整齐的利落短发模糊了男人的年龄,使他看上去更年轻了些。 
 
 
        此刻,这个相貌俊美的警察就这样眼角带笑充满玩味的看着原少骐不发一语,只有十四岁的少年在这样的视线下微红了脸低下头去……原少骐暗自思量,这个警察好厉害,就这么看我几眼,怎么少爷我就觉得愧疚起来了呢! 
 
 
        打架,对原少骐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看了不顺眼的人,打;被人挑衅了,打;谁敢背后说他坏话,打!总之,就是打架和吃饭一样,是件常常要做的事嘛!老妈从来不管他,顶多帮他涂涂药的时候说两句,“儿子,你骨子里的这股暴戾,到底是遗传的谁?!” 
 
 
        没有人会对被自己吃掉的大白菜感到愧疚吧!所以,原少骐从来不认为打架是一件不好的事!拳头说的是硬道理,硬道理砸出去,天下才会太平。至少,他认为他身边的太平盛世,就是这样用自己的硬道理砸出来的! 
 
 
        可是,这个警察看起来既不是很能打架的那种人,也不是很凶悍的那种人。仔细看看,应该是属于那种千金小姐们喜欢的文雅男人。为什么被这样一个男人看着,原少骐就会觉得自己的硬道理不再那么硬了呢?!原少骐很不理解此刻自己的心态……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温润悦耳的男中音轻轻地震荡了原少骐耳中那片薄薄的鼓膜,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缓缓贴住原少骐青肿的左脸,那片忽然来临的温暖电击般的穿透了少年坚硬的心。“会不会很疼?要不要先擦一擦药?!” 
 
 
        原少骐吃惊的抬起头,惊讶的表情直直的落入对面男人的眼中,换来了一个善意的微笑。内心里的某根心弦似乎被触动了……这样的温柔,连老妈都没有给过他。“我……我叫原少骐。”乖乖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他才意识到这种乖乖回答陌生人的行为还是生平第一次。 
 
 
        “那么,少骐,你为什么要在大街上打架?!可以告诉我原因么?!”温暖的手掌收了回去,一瞬间感到了严重的失落感的原少骐不由得任视线跟随着那只修长手指落到桌子上。 
 
 
        “他们……撞了我,还挑衅……”这么直直的盯着别人的手指,好象很丢脸……低下头的原少骐小声嘟囔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