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约定婚姻(双性)+番外 作者:融融

字体:[ ]

 
书名:约定婚姻(双性)
作者:融融
 
风格: 男男  现代  正剧  高H  俊帅受
 
作品简介
*所有现实问题都不考虑lol,比如法定适婚年龄,一个纯粹的肉文
*一个随性但性癖很糟的美攻,一个天真却痴汉苏的浪受,决定结婚再恋爱
*双性,粗俗,完全是为了猎奇OwO
 
 
 
 
1.
“你们真的不是开玩笑?”
 
“Evan,你已经二十五岁了,我们希望你早点定下来。”
 
“我知道,妈妈……可是算起来,那个孩子现在也才十七吧?”
 
“没错,我们希望你们能在他十八岁的时候正式举办婚礼。”
 
“这么急?”
 
“你也知道,你阿姨去世了,他们家的情况和以往大不相同。我希望陶陶能够和我们一起生活。”
 
苏一帆叹了口气,抬手扶住耳朵上的蓝牙耳机。
 
“他还在念高中。”
 
“对,我听说他似乎是想去学摄影。”
 
“和阿姨一样喜欢艺术吗?那不错。”
 
“你会喜欢他的,妈妈保证。现在已经是个漂亮又文静的孩子了。”
 
“你以前还向别人声称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公主呢。妈妈,我对你这个评价持怀疑态度。”
 
“哎呀,都是你几岁时候的事了!”
 
“是啊,所以我要和只在小时候见过两三次的人结婚?我甚至都不是gay。”
 
“这个你不用想太多,不会亏待你的。陶陶比较特殊,我们都希望他能够有个好的归宿,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你好像在卖孩子呀妈妈……”
 
“反正这婚你结定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好好和谁交往过,你不要说你现在有中意的人选?想着以后怎么做个好老公吧。”
 
“我不是潘驴邓小闲的代表吗?好了,我没有不高兴,我会安排好时间和他见面的。”
 
苏一帆挂了来自大洋彼岸的亲情热线,打开邮箱查看母亲发来的文件。一份白陶的档案,一份简易的身体检查报告。
 
他仔细阅读文件的内容,眉毛轻微地打了个皱,很快又松开来。
 
他十八岁以前都和父母一起住在美国,白阿姨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出差,久不久会来他们家拜访。而他和他这个“未婚妻”只在回国省亲的时候见过。对方个子矮矮,手脚细得惊人,皮肤也是黑黄黑黄的,顶着圆寸头,足像个非洲小难民。性格有点内向,但撒娇很厉害,苏一帆记得那时他对此抗拒无能,瞒着大人给白陶买过各种他想要的零食。
 
那都已经他念中学时候的事了。自从老家的老人去世,子女各自在新城市开始新生活,苏一帆就再没有回去过。
 
他知道白阿姨和母亲是高中起要好了三十年的闺蜜,两人的感情是不可撼动的,也不怪在白阿姨因为事故去世后,母亲想要照料对方的孩子。
 
虽然结婚听起来很草率,但实际上的情况要复杂得多,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既然白陶自己对此没有意见,苏一帆也觉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他一直以来都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不禁欲但也从没安定过。对他来说结婚意味的只是责任,感情倒不是必须的。
 
花了点时间翻看完资料,苏一帆揉揉眉心,漂亮的面孔被灯光打上阴影。
 
他的祖母是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因此他有四分之一的俄国血统,长相有些西化,五官立体有型,眉眼尤其深邃,发色也是天生的灰棕,整个人如同希腊神话里的神祗。
 
小时候长得太可爱,被母亲打扮成女孩照过许多照片,只不过当时脸臭得可以。好在进入青春期以后他就摆脱了这种雌雄莫辨的柔软,一路狂飙到棱角分明的俊美。
 
如今他自己在国内经营自己的上市公司,立业成家,再正常不过。白陶和他并不在同一座城市,见面还得寻找时机。
 
苏一帆打电话给私人助理查了一下日程,向下属传达指令:
 
“那就定在下周二吧?周六正好要去B城出差。他学校附近应该有吃饭的地方,帮我预约一家西餐厅,麻烦你通知他了。”
 
到了约定的日子,苏一帆还是特意打扮了一番。坐办公室的这三四年让他比大学时胖了几斤,品味倒是有所提高。他穿了Buberry London系列的修身西装,也给白陶准备了一条Heritage的格纹围巾。他不知道白陶在着衣上的喜好,挑了Saint Laurent的豹纹衬衣,Givenchy的狗头T恤,EVISU的牛仔裤,除这些外还有MCM的铆钉书包和Hemèrs的笔记本。
 
虽然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但带这么多礼物显然还是有点夸张。苏一帆并不觉得不妥,这可能是小时候潜移默化来的习惯。
 
约定的地点是离白陶高中两条街远的一家咖啡厅。
 
苏一帆一向习惯提前到场,等了半刻钟后就看到服务员领着人往他这边走。
 
男孩穿着校服外套和羊绒毛衣,漆黑的头发有些长,松松散散搭在眉毛上,看到他便小跑着过来,有些局促地打招呼,声音是有些沙的金属色。
 
苏一帆终于看清了白陶如今的样子。
 
眼睛很黑很亮;驼峰鼻,鼻头小而尖;脸颊饱满,下颌圆润;肤色很健康,可以说是精致又英挺,不过仍然带着少年的青涩。脸上没有表情的时候气质偏冷,似乎很不好接近,但笑起来就很可爱了。
 
文件里寥寥几张生活照片并没有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苏一帆的概念里,白陶还是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叫个不停的瘦黑小猴子,现在见到真人了,让他忍不住好好重新审视一番。
 
个子的确很高啊。
 
苏一帆满意地想到。
 
他父母本来就身材高挑,他念书那会儿又一直打篮球,等到上大学体检,才发现自己已经有189公分,走到哪儿都是鹤立鸡群的效果。从他的视角出发,看到的几乎都是头顶,不能说是特别愉快的经历。
 
按档案的内容来看,白陶有181,以后可能还会长高一些。
 
身材很好,嗯,腿那么长,没胸也没关系。
 
“坐吧,想吃点什么?你下午还有课我也不占用你太多时间,委屈你就在这儿解决了。”
 
“没关系,这里很好了,在学校也是吃食堂。”
 
白陶仍然有些局促,双手无意识地蹭着裤缝。
 
苏一帆想了一会儿,试探性地开口:
 
“陶陶……”
 
似乎是被这亲昵的叫法震惊了,白陶小小地呛了一声,耳朵唰得染上深深的桃红色。
 
“嗯,帆,帆帆哥哥……”
 
“你还是老样子啊。”苏一帆忍不住笑了,他歪了歪脑袋,垂眼看向男孩蠕动着说不出话的双唇。
 
“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午餐是在简单的交谈中度过的。白陶表现出乖顺的学生形象,认认真真回答了苏一帆的每个问题,只在提到母亲的时候显露出了难过和拒绝的姿态。性格简单,毫无防备,而且和他的名字一样,干净纯粹。苏一帆怀疑他连像样的情感经历都没有。
 
这很好,他喜欢纯洁。
 
午餐结束后苏一帆提出要送白陶回学校,而对方受宠若惊,看到七八个礼品袋更是涨红了整张脸,吞吞吐吐地不愿意要。
 
与相貌给人的印象不同,白陶举止有些轻微的女性化。步子绵软细碎,头也时常是半低着,总是抿起嘴很羞涩的样子。他有一双湿润的狐狸眼,乍一看不太和善,笑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妩媚。
 
这只是第一次见面,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距离婚期还有半年,来B城也有的是机会。他可以带着白陶多约会几次,好好准备准备,培养感情。
 
想到母亲交待他的事,苏一帆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说不定这件事比自己想象的要有趣呢?
 
 
 
2.
苏一帆和白陶的第二次正式见面是年底联考结束之后。
 
白陶的志愿是苏一帆所在的A市里一所有名的美术学院。该校设有独立的招生考试,因此除了联考白陶还得进行针对性的准备。苏一帆提议在此之前白陶需要放松一下。
 
他预约了A市一家有名的日本料理店,并且在餐厅所在的酒店定了套房。
 
这倒不是他想要立刻和白陶发生点什么,只不过是想和对方更亲密一些。
 
毕竟将来他们肯定要以合法配偶的身份生活在一起,自然是磨合得越快越好。
 
原本他的计划是带着白陶做一些简单的观光,后来却变成带着白陶去了城郊新建的欢乐谷。淡季的好处在于少排点队,几乎可以玩到所有有意思的项目。
 
白陶毕竟还小,见到好吃好玩的就挪不动脚,和苏一帆之间的紧张也抛到了太空。他和苏一帆脑顶米妮蝴蝶结,手里还拿着不正宗的热狗。
 
男孩子都喜欢刺激,过山车自然是首选。白陶拉着苏一帆坐了两次,后者脸都快青了,还强打精神舍命陪君子。相比之下,白陶的身体素质要好多了。
 
到了晚上回酒店,苏一帆就收获了一只人形番茄。
 
游乐园气氛很好,料理店气氛也很好,整个夜晚也该有个圆满的句号。
 
套房里只有一张大床,苏一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白陶先是震惊,而后也无言地接受了对方留宿的要求,默默先去洗澡。
 
穿着T恤和短裤的白陶露着两条笔直修长的蜜色小腿,骨骼和肌肉恰到好处的组合着,又不乏肉感。脱掉秋冬厚重的衣物,苏一帆才对白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肩宽腰窄,臀部浑圆丰满,这样的身型奇妙的结合了少年少女发育的特色,却不会让人觉得突兀。看对方的手臂就知道日常锻炼的强度不错,隐隐约约有肌肉的轮廓。
 
苏一帆招招手,要人走到面前来。
 
“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白陶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说说看?”
 
“今天晚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