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驯妻记之强娶民男 作者:睿嘉

字体:[ ]

第一章 
好高兴哦!真是太高兴、太高兴了! 
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呢?因为今天是他——骆恭羽有生以来,难得的大喜之日。 
啊?大喜日,是指结婚吗?那个……嗯……结婚的日子是还没有决定啦,不过呢,这和结婚也差不多啦。因为,就在今天、很快、马上,他思慕了十八年的未婚妻——魏擎锋终于要回来了!顺便说一下,魏擎锋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来和他完婚的,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钦?什么?魏擎锋听起来像是个男人的名字?对啊,魏擎锋本来就是个男人,而且啊,还是他从幼稚园起就看中的男老婆,就此订下的娃娃亲呢。 
“老婆,老婆,你真是好壮哦。” 
魏家的叔叔阿姨去机场接骆恭羽的未婚妻后,趁着那严厉的爸爸妈妈在楼下忙活的空档,骆恭羽拉开抽屉,又把收集了十几年的相簿拿了出来。 
“老婆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不过,真的是越来越威武强悍了呢,老婆果然是老天派来保护我的天使啊。啊啊啊啊啊,老婆!” 
对着这些相片,发着不知道第N次的花痴,骆恭羽的口水啊,都快掉下来了。 
可不是越来越威武强悍了嘛。相簿的第一张,是魏擎锋满月的照片,胖嘟嘟的小脸,五官精致,绝对绝对是个美人胚子;相簿的第五张,是魏擎锋幼稚园时的照片,穿着一件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小背心,绝对绝对是人间绝色、漂亮的小天使。 
再看看站在这个小天使旁边的自己,啊啊啊啊啊,郎才女貌啊,绝对是郎才女貌,怪不得在那个时候,他就毅然决然的敲定此生非魏擎锋不娶,老婆! 
对了,说起这段娃娃亲啊,那还真要感谢已登极乐的爷爷:—骆明舟老爷子了,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给不给?给不给?” 
“不用问他了,抢过来再说!” 
“哇啊啊啊,这是人家的新玩具,人家还没有玩过呢,哇啊啊啊……” 
那是发生在骆恭羽幼稚园时的事情。总是会有新玩具、新衣服的骆恭羽,常常会成为小朋友欺负的对象。 
“你们干什么?给我放开小羽!” 
乒乒乓乓!一阵混乱,等到满脸泪水的骆恭羽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淡黄色背心的天使女孩,把那些坏孩子全都打跑了,还把他的新玩具也抢了回来。 
“哇!小锋,你好厉害!还好有你在啊!” 
当时,骆恭羽还记不住魏擎锋的全名,他只知道,魏擎锋是爷爷下属的孙子,和他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因为他常常被人欺负,所以爷爷才特地安排在今天将他插班进来。 
“好吧,我决定了!我要报答你,我要娶你,小锋,做我的老婆吧!” 
“老婆?那个是什么呀?” 
“老婆就是会永远在一起的人,就是再不喜欢,也不会分开的人。” 
“是吗?好啊,那我做你的老婆,反正爷爷说了,叫我保护孙少爷,要一辈子保护孙少爷。” 
就这样,年仅五岁的孙少爷骆恭羽,成功诱拐了单纯可爱的下属之孙魏擎锋。 
唉!本来嘛,小孩子的一句戏言,应该不会真的发展成事实,而将整个事情一锤定音的,却正是骆恭羽的爷爷,当时茂清集团的董事长,骆明舟大人。 
茂清集团的前身,本来是两个公司:茂华集团和清扬集团。因为一场强劲的金融风暴,使得为求生存的两个地产巨头合并成了茂清集团。 
茂华集团有一个不成材的独子,清扬集团有一个不成器的独女,所以在合并之初,双方便一致约定,茂清集团将由两个人的孙子,也就是第三代来继承。 
骆恭羽的外公在一年前就已去世,而由于政治婚姻,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的父母,在生下了骆恭羽之后,就双双各自花天酒地去了;所以,从出生开始,骆恭羽就一直和爷爷骆明舟住在一起。 
这一天,骆恭羽把自己的决定和爷爷一说,老爷子当即叫来了魏擎锋的爷爷,忠心耿耿的下属魏建升。 
“建升,把小锋嫁给小羽吧,小锋长得跟我好像啊,他应该是骆家的人。” 
三代都服侍骆家的魏建升,自然是绝对听从老爷子的命令,两家就此订下了娃娃亲,而且,为了表示他对孙子的支持,到了第二天,骆老爷子还专门叫来了那两个从不管事的父母,更改了遗嘱,约定如果骆恭羽能完成心愿,成功的娶到魏擎锋,他就把他私人名下的房产地契,以及存款留给那两个只会花钱的人。 
“爷爷啊爷爷,您真是对我太好了!每次一看到老婆的照片,我就太感谢您了,呜呜呜呜……” 
虽然在这不久,骆明舟老爷子就被医生诊断为老年痴呆,但是骆恭羽还是一直很感激他,就算在脑子糊涂的时候,也能下这么个英名的决定啊! 
哗啦,哗啦…… 
一页一页再往后翻,唉!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两个人订下了娃娃亲,魏擎锋就不再穿那种可爱的服装,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男孩子,而且啊,那个个子啊、肌肉啊,也一直突飞猛进,再翻到最后一页,看看魏擎锋最近拍下的照片…… 
“老婆,你真是好强壮啊!” 
就算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真人了,但就照片上那个身材比例、突出的肌肉,骆恭羽都可以断定,魏擎锋的强壮程度,绝对是在标准水平之上。 
“不过,你放心,我对你的爱绝对不会因为你的外表而改变,我说了你是我命定的老婆,我就一定会娶你的!啵啵!” 
按照惯例,在相簿上给了魏擎锋几个大啵,趁着对方还没有到达之前,骆恭羽又第N次地跑进浴室,观察自己的仪容有没有散乱的迹象。 
嗯,神情清爽,脸蛋干净,今天的自己还是一样的可爱美丽,人见人爱! 
为什么要说可爱美丽,人见人爱呢?唉,不知道为什么,不同于魏擎锋的突飞猛进,骆恭羽的发育根本就是缓慢到了一个不行,什么增高乐、优质钙、维生素,这些补品都不知道吃掉了多少,长了二十三年,骆恭羽也才不过长到一百七十公分的个头。 
光是个子不长也就算了,最令骆家感到气馁的,还有骆恭羽的长相,不像爹、不像娘,按照爷爷的说法,他长得就像爷爷早夭的妹妹——他的姑奶奶,而至于他的姑奶奶长什么样,家里就没人知道了。 
总之,他就是长了个眉清目秀,比日本偶像明星更漂亮的脸蛋,然后再配上这个纤细的身材、大大的眼睛和甜甜的酒窝,可爱到了就算是他越来越严厉的父母,也只能对他摇头。 
?原本不是说他的父母是只会花钱、不会工作的败家子吗?怎么这会儿又变成越来越严厉了呢?唉!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 
听管家奶奶的外甥的老婆的妹妹说,在十几年前,刚刚知道了这门亲事,得知自己也有遗产可以拿的时候,他的父母可是高兴了好一阵呢。 
可是不知怎么的?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们好像越来越不满意他们的独子会娶一个男老婆的实情。听说他们周围的朋友都拿这事取笑他们:所以,从骆恭羽他上了中学以后,他们两个就一直在致力于让儿子打消这个念头,重新回归“正道”之上。 
软磨硬施、管束教育,嘿,还真别说,有了共同语言之后,这两个形同水火的男女,还真是走到了一起。特别是到了最近几年,居然还自称为互补型夫妻,恩爱得不得了。 
可他们是恩爱了,骆恭羽却是就此堕入地狱般的生活。要知道啊,要追到他那个身材一流、头脑一流、学习一流,还连跳两级的男老婆,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再多出这么两个横加干涉的监护人,他的日子简直就是水生火热啊。 
“老婆啊老婆,好多年不见,我好想你啊,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啊?” 
唉!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如果要想的话,多半也只会想把他碎尸万断吧。 
一想到曾经那么亲密,后来又变得那么刻骨的老婆大人,不对,是准老婆大人——魏擎锋,继第N次傻笑之后,骆恭羽又第N次的叹息一声。 
其实,就算父母没有每天都把这个残酷的现实剖析的那么清楚,骆恭羽也知道,魏擎锋对他好像没有那个意思,呃,更确切的来说,是完全不想嫁给他做老婆啦。所以,他才会一直锻链身体,把自己晒得黑黑壮壮的,而且,为了和骆恭羽分开,居然在初中的时候连跳两级,跳到了高中部去。 
害得骆恭羽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在开学典礼的那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宣示了他对魏擎锋的所有权。 
说起那个翻天覆地的开学典礼,以及后来天各一方的惨痛生活,骆恭羽的心情再次跌落谷底。 
是的,也就是那一天,排在新生的队伍里面,遥望着三年级那边,看到魏擎锋竟然在籼别的男人窃窃私语,貌似亲密,一时冲动,骆恭羽就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声疾呼:“老婆是我的,魏擎锋是我的老婆。” 
那个时候,他的话音刚落,所有师生全部石化,只有那个愤怒不已的魏擎锋,当场冲到了他的面前,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而后,没过几天,魏擎锋就转学去了美国,直到今天而他呢,作为引起整个风波、丢尽父母颜面的逆子,就此退学,成了只能被关在家里,由家庭教师教育的辍学生。 
“呜呜呜呜,你都不知道,为了这份难能可贵的爱情,我有多么的坚持,多么的有毅力啊!” 
高中在家里读的,大学在家里读的,牺牲了所有的交友机会,全心全意地想着老婆,用自己的真诚和意志感动了父母,让他们不得不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对魏家上下施压,让他那个取得了两个硕士学位,已经找到了稳定工作的准老婆,回国定居并和他完婚,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想到再过一会儿,就能见到魏擎锋了,骆恭羽的心情啊,立刻就飞到天上去了。 
拉了拉领结,梳了梳头,对着镜子拉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 
哇!真是我见犹怜!想必一会儿老婆大人见了,也一定会对他一见钟情吧。 
对了,还忘了说了,魏擎锋留学的地方,就在美国加州,听说那里的大学是同性恋大本营,难说老婆去那里洗练了几年,终于想通了,变成了同性恋回来,那也不无可能。 
想着这种,或者那种可能,屁颠屁颠的,骆恭羽终于收拾好一切,美美的走下楼来。 
哇!今天楼下的情势,还是和昨天一样的紧绷啊!不过,比起七年前他被退学的那一天来说,嗯,嗯,已经是好很多了。 
按照本性,扯出一抹可爱的笑容,就好像这些年来的每一天一样,乖宝宝骆恭羽很恭敬的走到沙发前面。 
“爸爸、妈妈。” 
“唉!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强扭的瓜不甜!” 
“嗯,我考虑好了,决定扭下来再把他捂熟,总比甜瓜留待外人采的好。” 
“你这个臭小子!简直太气人了!” 
妈呀!当今流行趋势果然是阴盛阳衰啊,作为父亲,爸爸也只不过是好心劝解,劝解不成,大不了就是脸色铁青,可是老妈倒好,居然又用杯子砸他,好像在砸仇人一样。也不想想,他们两夫妻在结婚那么多年之后,才谈上的恋爱是谁牵的红线,真是好绝啊,啊啊啊啊。 
不过还好,这些年来,也不知道被砸过几百下了,骆恭羽马上就凭藉着灵活的身手躲了过去。 
“琴姐!又碎了一个杯子!快来打扫一下!” 
然后,才躲到了爸爸身后,用非常非常甜蜜的声音呼唤着老妈。 
“妈妈,您就别生气了。你们看,我一直都那么乖,你们叫我不出去,我就不出去,你们叫我好好在家闭门思过,我就好好在家闭门思过。再说了,这事都已经上了遗嘱了,如果我和老婆不能完婚的话,这里的房产地契,还有爷爷的那些个私人存款,就都要捐给福利机构了,那多可惜啊!” 
啊啊啊啊啊,他果然不愧是聪明过人、记性一流啊,这段话啊,自从小学听到父母讨论过以后,他就一直铭记在心,这些年来,要不是有这段至理名言在啊,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平息父母的怒气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