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三者插足联盟 作者:睿嘉

字体:[ ]

 
 
《第三者插足联盟》 by :睿嘉 
 
 
 
 
 
文案:
 
他們是天生的冤家,也是最佳的盟友。
從第一次相遇,就註定了他們火星撞地球的命運。
但為了雙方的所愛,他們組成了『第三者插足聯盟』。
 
一三五開會討論,星期六日實施計劃。
可是不知道怎麼搞得,他們兩個第三者,
居然一不小心,插著插著就插到了床上去了。
 
嗚嗚嗚嗚,他愛的明明就是他的大哥啊,
怎麼會變成焦衍擎專屬的『極品小受』了呢。
都是那個萬惡的混蛋焦衍擎!
居然誆他、騙他、還改造他,而且突然之間還說愛他,
新仇舊恨,不趁此機會好好地刁難刁難他,還真是沒天理呢。
焦衍擎,你就給我等著瞧吧……
 
 
 
 
 
楔子
 
「呜……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可是,为什么会那么痛呢?
只不过想翻一个身,就被席卷全身的酸痛给激醒过来,蒋旭海有些迷茫地睁开双眼。
 
这是哪里?唉?唉?他为什么会睡在这个地方?
这么一想,好像不只是身上痛得要命,就连他那颗运转不灵的脑袋,也仿佛要裂开般地在抽痛着。
沿着陌生的天花板一路往下,贴着壁纸的墙壁,钩花的窗帘,都是第一次见到。再由窗台下摆放的桌椅来看,非常明显,他现在正处在宾馆的房间里面。
 
呜,想起来了,就在昨天,看到了大哥和那个男人做爱,因为打击太大了,就和盟友焦衍擎一起跑出去喝酒……
难道……那个该死的家伙,该不会在他喝醉以后,随便找了个宾馆,把他扔了就跑路了吧。
一阵气恼,旭海又把脑袋转向另一边。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在下一瞬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旭海的腰力惊人,也不是那些个酸痛突然消失了,而是因为躺在旭海身边的竟然就是他刚刚还在念叨的盟友,而且还是个一丝不挂的盟友。
 
坐在床上,再次审视自己的身体。乖乖,不但是光洁溜溜,而且还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红痕,就是用脚趾去想,旭海都能猜得到,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呜呜,酒后乱性!这绝对是酒后乱性!好死不死,他乱性的对象不但是那个焦衍擎,而且他还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一个。
呜呜呜呜……
 
明知道自己吃了亏,被人吃干抹净,但旭海却连哀鸣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别说哀鸣的声音了,他现在基本上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要知道,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不然等到对方醒来,见面岂不尴尬。
这么想着,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龇牙咧嘴的旭海,轻轻地挪下床来。
呜呜呜!他爱的人明明是他的大哥,是那个美若天仙、心地善良的大哥,为什么却要被这种男人占了便宜!
他的童贞,他辛辛苦苦保留着,想要奉献给大哥的童贞,就这样没了!
啊啊啊啊,他打算终身不破的童贞啊
 
 
 
 
 
第一章
 
他叫蒋旭海,想当年,他也是出生豪门的孙少爷,只不过那时候年纪还小,小开的日子没过上一天,他爷爷的公司就已经倒闭了。而他现在的身份,则是当前如日中天的鸿升集团总裁,程鸿业的小舅子,林嘉颜同父异母的么弟。
唉,说起这个嫁出去的大哥啊,那可是旭海心底永远的痛。
从出生起就开始照顾他的大哥,他那温柔体贴,他从小就爱着的大哥,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人给抢了去,这怎不让他气恼万分又追悔万分。
当初,母亲把大哥卖掉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学生,那时候,他就曾经大吵大闹,甚至绝食抗议了一番。后来好不容易,同样被程家收养,大哥却又因为母亲的女干计,远走他乡。
再后来,那个叫做程鸿业的男人,找回了大哥,虐待了大哥,可也赢得了大哥的心,最终和大哥结成连理,还召告天下,让他这份小小的爱恋,从此成空。
唉,为什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他最心爱的大哥,怎么可以就这样被别的男人占了先去!
虽说木已成舟,也知道大哥和那个男人分分合合好几年,要想从中把林嘉颜给抢回来,和他同赴鸳鸯梦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思慕了大哥那么多年,爱了大哥那么多年,要他一次努力都没有,就这样放弃了这份爱恋,却是怎么也不能甘心的。
思前想后,综合以上的诸多的事端,旭海最后得出了以下结论:大哥之所以会待在那个男人身边,是因为母亲把他卖给了那个男人;大哥之所以会爱上那个男人,是因为只有那个男人可以爱;大哥之所以没有离开那个男人,是因为他被虐待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在他的身边!
如果那个时候,他能待在大哥身边的话……
想着如果他能在必要的时刻,挺身而出,保护受尽虐待的林嘉颜,难说大哥早就投入他的怀抱,于是,旭海转而决定,无论怎样,高中毕业以后,他都要回国求学。
那么,想着回来保护大哥的旭海,又是怎么会和焦衍擎撞在一块的呢?
 
呃,其实说撞,还不如说是逮,因为这两个人的初识,就是从旭海逮到了焦衍擎开始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一天,林嘉颜和程鸿业终于结婚了,在焦毅仁主持的豪华婚宴上,倍觉气恼伤心的旭海,离开了喧闹的人群,独自躲进花园。
不料,在另一端的温室门口,他突然就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谁?是谁在那里?唉?你不是那个焦毅仁的孙子吗?为什么跑到人家暖房里偷偷摸摸的?」
 
『啪』地打开了电灯,他看到有个穿着着高级西装的男子正拿着杯子,在饮水机那里放水,四处溅溢的水花,显示他刚才的笨拙,也就是说,他所看到的鬼鬼祟祟,其实是该男子摸黑操作的关系。
「什么偷偷摸摸的,小鬼说话要懂礼貌,我这是来暖房小憩片刻。」
还小憩片刻呢,现在的流氓说话都那么斯文的吗?
果然,他的话音才落,那个惊愕的男人,马上就阴下了一张脸,用一种十分不快的语气,对着旭海冷哼了一声。
小憩就小憩吧。
 
就算有些个烦躁,而且对于那个主持了婚礼的焦氏一门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过,知道对方是赫赫有名的经济流氓,旭海到也不敢太过放肆。
 
「唉!」既然这里有人了,那他还能去哪里呢?呜呜,他只是想找个地方,一个人舔舔伤口,竟然也不能如愿……
「喂!小鬼,你要舔哪里啊?如果要舔后面,我赌你够不着。」
「什么够不着?谁说要舔后面了!那是比喻,比喻懂不懂!只是表达我伤痕累累的心灵!」
不知不觉地,心里的哀怨就这么喃喃地溜出了口,偏偏那个毫无『待客之道』的男人,还好死不死地点穿了他。
不对,现在他是主人,那个男人是客人,就是那个『毫无内涵』的男人,竟然好死不死地点穿了他,而且还一脸戏谑地把脸凑到了离他五公分的地方。
「还有,我不是小鬼!像你这种小鬼,才不懂大人的心思呢!等哪天你失恋了,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唉声叹气了!」
真是的,为什么要和这种人探讨自己的心事。
一把推开了那张放大的脸,旭海忽然发现,穿着高级西装,长得人高马大的男人,其实年纪也不是很大,仔细一看,他最多也不过大上自己两、三岁罢了。
正想着还是另找个地方散心好了,才一转身,那个男子居然又拦住了他的去路。
「失恋?你到底暗恋谁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林嘉颜的弟弟蒋旭海吧,难道,你在暗恋你的大姐夫吗?」
 
「去你的,什么大姐夫,明明是他满世界的追着我大哥跑,我大哥这么温柔善良、聪明能干的人,娶了他才是冤枉呢,谁会暗恋那个恶劣自大的家伙!」
「哦!原来不是鸿业啊……呃?那么说来,你该不会是暗恋你大哥吧?」
「唉?这么说来,这么热闹的婚宴你不参加,跑到这间暖房里和我抬杠,你该不会是暗恋上程鸿业那个混蛋了吧!」
目光犀利,好像妒夫般地对着旭海一顿指责,知道不是程鸿业以后,又大大地松了口气,这样的表情转变,就算是傻瓜也能看出一二,更何况是本就在为感情烦恼的旭海。
「鸿业才不是什么混蛋呢!像鸿业这么冷艳寂寞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你大哥能够安慰得了的。他只有投向我的怀抱,那才是正途!」
「哦,那还真是可惜了,你那个冷艳的混蛋就是要缠着我天仙般的大哥,逼得我大哥不得不和他结婚,你的正途看上去没人欣赏啊。」
「你!哼!在我看来,你那个天仙般的大哥,还不就是长得漂亮而已。男宠林嘉颜,呵呵,今天算是被扶正了吧。」
「你!」
 
「怎么样?」
「你这个混蛋!」
咚!哐
这就是蒋旭海和焦衍擎的第一次相遇,擦出的火花不但翻倒了温室里的桌椅,还在旭海的脸上添上了许多色彩,再反观那个焦衍擎,除了衣服有些皱褶以外,倒是一点事都没有。
 
尽管如此,从温室里出来的时候,捂着嘴角的旭海,他的气势却仍然没输给对方。
「好啊,焦衍擎!我算是记住你了,以后你最好别再被我逮到,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哼!等你长到我这个高度再说吧,矮冬瓜。告诉你,要不是看在鸿业的面子上,我就是打死你,都和捻死一只蚂蚁没啥区别!」
 
原本以为,焦程两家虽然互有来往,但是作为旁支的蒋旭海和焦毅仁的二孙焦衍擎,应该是八辈子也打不到一块去。
这天吵架以后,一个往东一个往西的两人,的确也有大半年没有遇上。
高中毕业以后,打定主意要待在大哥身边的旭海,几经争取,终于得偿所望地回到国内,进入本地的大学。
「嘉颜大哥,我回来了!我回来保护大哥了!大哥不如甩了那个姓程的,嫁给我吧。是我的话,一定会好好疼爱大哥,绝对不会让大哥难过一点点的……」
只是,他兴高采烈还不到两天的功夫,一转眼,他居然就被那个万恶的程鸿业给彻底丢进了大学,成了只能周末回家的寄宿生。
「呜呜呜呜,大哥!我要和大哥在一起,一个星期才聚两天,实在是太少了!呜呜呜呜!」而且因为已正式向那个男人发起了挑战,这会儿的程鸿业简直像防贼一样地防着他,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他们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现在连空闲的时间也黏在一起,这让旭海该如何是好啊。
「傻瓜旭海,你对哥哥好,哥哥知道。哥哥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你就放心好好地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吧。」
呜呜,就是因为很幸福,所以才更不放心啊,这样的话,不是离他的幸福越来越远了吗?
 
再加上明知道他心思的大哥,也一点都不领他的情,无奈之下,旭海只能卷起行囊,住进学校里。
旭海就读的是不太热门的数学系,和其他理科院系一样,他们班上的女生可说是少得可怜。开学才没几天,班里的一些男生们就闹着要和文科系的女生联谊,好把到心仪的女朋友。
而这一点,对于本就暗恋着大哥的旭海来说,倒是一点都没有吸引力。因为母亲太过厉害,从小到大,女性向来就是旭海敬而远之的对象。运气好的话,只是麻烦罗嗦,就好像以前家里的管家婆一样,运气不好的话,专横霸道,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有着这样的认知,就算没有大哥的存在,旭海知道,他基本上也会是同性恋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