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激爱小神父+特典 作者:迷羊

字体:[ ]

《激爱小神父 +特典》 BY迷羊
第一章 
凌乱的床单上,四肢交缠。 
蒙蒙的天空才露出一丝光亮,一个躺在男人怀里睡得无比香甜的少年身体内的生理闹钟立刻铃铃作响。 
呜......他为什么要这么可怜,每天凌晨六点就得起床啊,真讨厌...... 
轻轻打了个呵欠,叶方遥睁开了彷佛千斤重的眼皮。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男人裹着蜜金色肌肤的结实胸膛。 
想到昨晚这具身躯是么压在自己身上,贪得无厌地贯穿他,不禁阵脸红心跳。 
这个虐待狂,就会欺负我。 
报复似地用指尖轻轻戳了戳了男人的*头,少年不禁想,如果就这样用力捏下去再落跑,不知会获得什么样恐怖的惩罚? 
是会对我这样这样......还是会对我那样那样...... 
就在叶方遥想得不亦乐乎的时候-- 
「想知道主人会怎么做吗?我会先把个不知死活的小奴隶吊起来用带刺的鞭子抽你的*头,再用最烈的*药抹在上面,让你- yín -荡的乳晕肿得比女人还要大、叫得比我妓院的妓女都还要浪。你说如何?」 
低沉带着无比磁性的嗓音说起让人毛骨悚然的惩罚威胁却让少年听了全身一阵栗,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兴奋。 
「你......你神经啊!我什么都没做,你干嘛这么凶?」叶方遥一副天真无辜的模样。 
「哼哼,如果连我自己的小奴隶肚子里有几只坏虫主人的都不知道,那我也不必在江湖上混,更不要说要做你的主人了。」 
毫无背景、赤手空拳在芝加哥街头杀出一片天的秦老大语调十分冰冷地说。 
但其实如果仔细察看,便会发觉在这个貌似凶狠的男人眼底隐藏着柔柔的笑意。 
可原本不可一世、绝顶聪明的少年一遇到这个命中的『天敌』,就像老鼠遇到猫一般吓得皮皮挫,只顾得了如何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哪里还顾得了什么察言观色。 
「嗯......因为刚刚我看到一只蛟子在主人的*头上面打转,所以我就......就......」 
「就什么?说啊。」 
被逼得冷汗直流的少年因为答不出来,不禁恼羞成怒。 
「靠!玩一下是会死还是会破啊?那你昨天把我的*头当珠一样,又捏又弹的,是怎样?」叶方遥不甘心地大喊。 
「好啊,看来主人昨晚让小奴隶不够凄惨是吧?还有力气叫得这么大声。」秦振扬冷冷一笑,一个翻身,将少魁重重压在身下。 
「啊啊--不要!不要再做了!我的屁股快开了啦!」叶方遥愁眉苦脸地大叫。 
呜......这个宇宙无敌超级虐待狂魔,昨晚把他狠狠蹂躏到半夜,不知做了多少次。害他射到什么都射不出来了才放过他,现在他又想干嘛?难不成真想要了他的命? 
他伊诺.休特.叶.奥德兰--堂堂奥德兰家族第一百零八代继承人的命可是很宝贵的。 
何况今天是神学院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待会他就要回到学校整理行李,准备撘机回纽约去了,他再被这么做下去,万一回不了家,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快放开我啦,我要迟到了。」 
「每天一大早就要起床,你不累我都烦了,吵得我连觉都睡不好,你下学期就搬来跟我住。」秦振扬不耐烦地说。 
「你神经啊,你有听过神父和妓院老板同居的吗?这件事我们已经吵过很多次了,你别再说了。」叶方遥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可恶,这个不用头脑的暴君! 
他要是真的任性地跑来跟他同居,他们的事还不立刻曝光。一让奥德兰家族的人知道了,依爷爷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跋扈个性,自己疯狂爱着的这个人一定会马上没命的! 
他也渴望跟主人住在一起,每天都在他怀里醒来迎接可爱的太阳啊。 
但不行...... 
谁叫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见光死啊。 
唉...... 
「好了,别唉声叹气了,我知道我的宝贝小奴隶是很想跟主人住在一起的,这个问题主人会想办法解决,现在,你先告诉我,这次回 去要多久才回来?」 
「大概......大概要三个星期。」叶方遥有点忐忑地瞄了他一眼。 
「什么?!」秦振扬气得跳了起来。 
「骂我也没用啊,你以为我想啊!」要离开心爱的主人那么久,叶方遥也是满心不甘愿。 
但没办法,每年寒假都要在老家陪爷爷是身为长孙的责任。 
他逃也逃不掉,除非他想被全家族的人轮流炮轰到死。 
况且这次回去,他还要趁机调查一点事...... 
「一个星期!没得商量。」秦振扬斩钉截铁地下了命令。 
「哦!」叶方遥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反正到时候他跑得不见人影,他也拿他没辄。 
嘿嘿...... 
「如果一个星期的期限到了,你还不回来。哼哼,那就等着收主人给的礼物吧。」 
「什么......什么礼物?」叶方遥好奇又害怕地问。 
「哎呀,我的小奴隶不要紧张,反正是『搞搞乐俱乐部』的最新发明,你不是最爱这种礼物吗?」秦振扬笑得十分温柔。 
「不要啊啊啊!」 
呜......这个恶魔! 
上次的那个什么烂发明『爱的小气球』就差点让他一命呜呼了,他可没笨到再相信他们公司的破产品。 
「准时回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嘛。」秦振扬笑笑地一把将少年拦腰抱起,大步往浴室走去。 
「我自己洗,我自己洗,你出去啦!」叶方遥用力推着他。 
「不行,你今天的表演还没做呢。」秦振扬一脸兴奋的表情。 
「呜......我又不是你们色情俱乐部的员工,干嘛老是叫我做这种表演啊?我不做!」想起那羞耻的行为,少年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随便你,那我们就一直耗在这里好了,反正迟到的人又不是我。」 
呜......这个可恶的恶魔! 
含着眼泪狠狠地瞪视男人,看到对方一副『本大爷时间多的是』的痞子样,叶方遥只好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过身去背对男人,缓缓地跪在浴室的地板上。 
「快啊,还害羞什么?昨晚是谁紧紧用那个地方死命咬住主人的大热狗,哭着不让我出来的?」 
「呜......我才没有!不要说啦!」 
「好好,不说不说,主人知道我的小奴隶是很害羞的。来,快点开始表演吧。」 
哼,做就做,谁怕谁啊! 
忍住羞耻慢慢地掰开隐隐胀痛的屁股,只可惜少年并不知他身后所呈现出的『美景』,对男人产生了多大的冲击! 
被狠狠蹂躏了一整晚的可怜小菊花早已肿胀不堪,透出- yín -乱的艳红色,被缓缓打开的*口不停地流出白色的汁液,顺着少年美丽的股沟蜿蜒而下,流满了整个大腿...... 
少年每天早上都要上演的戏码却每次都让男人看得热血沸腾,秦振扬的鼻血差点忍不住喷了出来-- 
「妈呀,怎么都流不完......」秦振扬惊叹地伸出一指按了按*口,更多的*液立刻被挤了出来。 
「哎呀--你不要碰啦!」叶方遥敏感地打了个哆嗦。 
「说,主人昨天到底射了几炮在你这小屁股里?」 
「呜......我怎么知道!你不要问了!」少年羞得都快哭出来了。 
呜......这个白痴!他昨天都被做得差点晕过去了,怎么还有那个体力和精神去数他射了几次? 
不过他天生就是虐待狂的主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哎呀,这样不乖喔,主人赐给你的宝物都快流到地板上了,怎么可以这么浪费?」 
秦振扬邪笑着抓起少年的手。「来,继续表演下去啊。」 
呜...... 这个大变态! 
叶方遥边骂边红着脸伸手将流出的白色液体缓缓晕开,涂在自己的屁股和大腿上。 
看着少年脸红地用他的*液按摩身体,秦振扬露出了大野狼看到小白羊肥嫩屁股的下流笑容。「主人这个天然润肤乳液不错吧,看小奴隶的屁股愈来愈可口、愈来愈白嫩光滑了。」 
「呜......不要说了!你到底看够了没啊?」 
「这个嘛......看是看够了,不过......」 
「不过什么?快点说啊。」 
「不过还没做够。嘿嘿......」 
「啊啊--你说话不算话!你这个大骗子!不要不要啦!哼恩......啊啊......不......啊啊......」 
 
大雪纷飞。 
奥德兰家族的私人专机一抵达净约机场,大批奥德兰旗下企业的工作人员立刻涌上前去。 
「欢迎少主回来。」众人整齐地深深一鞠躬。 
面对如此大的阵仗,有浓密黑发、绿宝石般眼眸的少年却好象习以为常,一点也不以为意地大步向前走去,三个堂弟也像跟屁虫似地紧随在后。 
「少主,还边请,车子一早就在等着您了。」穿著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恭敬地说。 
「嗯。」叶方遥心不在焉地随便应了句。 
「老爷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来确认少主是啥抵达,但今天班机似乎晚到许多......」 
「大胆!你是在责问少主吗?」威利不悦地说。 
「属下不敢!」 
「哼,一个小小的秘书也敢在我们尊贵的奥德兰少主面前如此放肆。」吉姆也不满地说。 
葛电也接着出来捣乱。「对啊,真的太过份了,少主你看他--」 
「通通给我闭嘴!不准跟进来!」 
叶方遥完全不顾周遭几个人在吵什么,一个闪身就进了贵宾室。 
焦急地拿出口袋里在飞机上关掉的手机,他才一按开机,手机立刻铃声大作-- 
叶方遥吓得差点把手机给掉在地上。 
糟了,死定了! 
少年慌忙接了起来,「喂!」 
「搞什么鬼?怎么现在才开机?」 
男人的怒吼简直像在耳边打了个响电。 
「什么啊?我一下飞机就立刻开机了。」叶方遥委屈地说。 
「是吗?哼。一切平安?」男人的语气一开始还冷冰冰的,最后一句转直下,意外地柔和起来。 
少年闻言心头一暖,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嗯,一切平安。」 
呜......怎么办,我已经开始想你了,主人...... 
「别忘了,一个星期。」 
「嗯,一个星期。」 
「啧,真讨厌......」 
男人没有说清楚到底讨厌什么就把电话挂了,但少年很明白男人在说什么。 
是啊,真讨厌。 
虽然这样想有点对不起家人,但他真的好讨厌跟心爱的人分开...... 
他们两个可是分离了整整一个月,好不容易解开误会才又在一起的。 
偏偏却又遇到这个讨厌的寒假,呜...... 
 
车子一路奔驰驶进奥德兰本家位于纽约长岛的古老宅第。 
叶方遥才一踏出车门,立刻被人紧紧抱住-- 
「小遥遥,妈咪抱抱!」 
叶方遥闻言只能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妈,我跟妳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那个恶巴拉的小名!」 
「可是妈咪觉得很好听啊,你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就这么叫你了,你当时也没反对啊。」有着一头乌溜溜长的美丽东东方女子无辜地眨眨了眨眼。 
「那时候我都还没出生,怎么反对啊?」叶方遥闻言差点吐血。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比那个暴君更『卢』的人,那他必须承认就是很前这个怀胎十月、听说阵痛了三天三夜还死不肯剖,坚持要自然将他生下的恐怖女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