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紫御宫+番外 作者:夜凝紫

字体:[ ]

紫御宫————夜凝紫
序言
紫御宫调教契约
 
奴隶主契约
1 主人姓名:
奴隶姓名:
调教时间: 年月 日至 年月 日
2 自调教开始,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和被调教的奴隶联系,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打扰到调教的进行。
3在调教结束以前,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奴隶在紫御宫被调教事实。
4 如果奴隶成功接受调教,奴隶主必须接受在调教结束之时给予奴隶紫御宫的刺青标记。
5 凡是在紫御宫接受成功调教的奴隶,在调教结束後的一个月,有一次选择是否离开主人的权利,以评判这个主人是不是适合被调教後的奴隶。是否使用这个权利由奴隶自己选择,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威胁干涉。
6 所有调教费用必须在接受调教之前付清,紫御宫并不保证调教的成功。
7 奴隶主不能单方面终止契约,但如果奴隶主违反以上条约,紫御宫立刻终止契约和调教。
 奴隶主签名:
 日期:
 
 
奴隶契约
1 奴隶名字:
 主人名字:
调教时间: 年月 日至 年月 日
2 自调教开始,除非得到紫御宫主人允许奴隶不得离开紫御宫一步。
3 自调教开始至结束日之间,奴隶的主人只能是紫御大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紫御大人的命令和调教;必须全身心的信任紫御大人,相信紫御大人可以使奴隶更完美。
4 调教成功之後奴隶必须接受紫御宫赐予的刺青标记。
5 调教成功之後,奴隶可以在一个月内选择是否更换新的主人,也可以自愿放弃选择。
6 直至调教结束,奴隶无权利更改终止契约。
奴隶签名:
日期:
 
 
 
紫御宫契约
1 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尽最大的努力使被调教得奴隶更符合主人的要求。
2 调教期间,调教师保证不以任何理由和奴隶发生性行为,除非调教需要。
3 调教期间,紫御宫将保证奴隶的生活环境和起居饮食的舒适,除非特殊调教需要。
4 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不会给奴隶的身体带来永久性的伤害。
5 对於成功调教的奴隶,紫御宫会在奴隶调教结束後的一个月内对奴隶的权益进行保护,除非奴隶自愿放弃。
6 调教自奴隶主将费用付清日开始。
7 紫御宫有单方面终止所有契约的权利。
 紫御宫签名:寒紫御
 日期:
 
这里是紫御宫,所有SM爱好者的乐园......
 
 
第一章
 
当燕子发出回归的喜悦叫声,在屋檐下飞过;当河畔的柳树贪婪的吸吮著刚融化的河水,长出新的枝芽;当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只剩下晶莹的露水,又一次萌发新绿......
春天,这个充满著希望和新生命的季节......
"主人,早上好!"早晨8点整,仆人准时地敲开房门,在主人的床边放下今天的报纸然後打开窗帘,让温和的阳光充满整个屋子。
这里是紫御宫,这个被称之为主人的男人,就是紫御宫的主人寒紫御。
寒紫御,他并不是这个国家的首脑,却掌控著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政权,他亦不是个商人,但他也掌握著全世界无与伦比的财富。
他是个天生的王者,一个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握有绝对主导权的男人,一个让人不自觉地就会臣服於他王者魅力下的男人。
现在是假期,紫御不喜欢太过於忙碌和紧张的生活,所以每年他都会给自己放几个月的假,这些日子,他都会在紫御宫度过,这座只属於他的宫殿......
紫御并不会过那种单纯的放松和享乐的假日,寻求生活中的另一种刺激是他的喜好,例如──SM 调教。
他是一个SM 的爱好者,或者说不能叫爱好,他擅长,极度的擅长。
他是一个完美的S,是所有的M心目中向往的主人,但他却拒绝了所有M的恳求,只是建造了这座紫御宫,成为了一名调教师......
"主人,可以洗澡了!"在紫御从床上坐起翻看今天的报纸时,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水温刚刚好,薄荷味的精油能让他精神抖擞的开始一天的生活......
10点过後,紫御开始在阳台的躺椅上舒适的看书,他并不是一个喜好安静的人,不过这样清爽的天气,初春并不强烈的阳光,是应该这样享受的。
泡一杯龙井,不要太浓,这个时候他喜欢这种茶的味道,清香中略微有些苦涩,风景宜人的地方总是能产出一样令人赏心悦目的茶叶,至少他是这麽认为的。
黄绿色的嫩芽在杯中绽放,泡出来的茶水也是那麽青翠的颜色。微微有些烫口的茶,还有这个季节略显阴冷的风,一切是那麽的和谐......
走廊上,仆人急匆匆地向紫御的方向走去,却被管家给拦住了。
"站住,干什麽那麽著急?"
"刚才有一位先生打电话找主人。"
"新来的?"从仆人的言行中,蓝管家很轻易的看出了这一点,看来他还有好多规矩要学。
"是的,前天才来这里工作。"
"我想你需要找杰玛女士好好学学这里的规矩才能开始工作。"杰玛是紫御宫专门负责管理下人的。
"在这里首先不这样慌张的走路,万一打扰到主人会受到责罚,还有主人休假的期间是不会接任何电话的,最後,在这里你只是个仆人,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事情你只可以先告诉我,你还没有直接见主人的权利。好了现在跟我来,在杰玛彻底的教导好你以前,你最好不要乱跑。"
"好的,先生。"f
客厅里,管家拿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紫御宫,请问有什麽可以帮忙的?"
"是紫御先生吗?"
"对不起,在紫御宫,主人是不会亲自接电话的,我想您知道这个规矩,有什麽事情我可以转达,或者您想预约一个调教课程?"
"我想问一下,紫御先生愿不愿意传授一些调教奴隶的小技巧,可以方便我在家使用,或者你们有没有完全调教成功的奴隶出售?"
"很抱歉,这里只接受主人亲自送来的奴隶调教,我们不做其它的营业,我想类似这样的事情您就不必问了......"
直接的拒绝了这样的电话,蓝管家继续的忙碌。
紫御不喜欢电话,非常的不喜欢,在紫御宫除了客厅必要的联系电话以外,任何紫御可能呆著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的通讯设施的存在,他讨厌这种能随时被人找到的感觉,他是一个统治者,一切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第二章
 
"主人,很抱歉打扰您......"下午一点蓝管家找到了正在花园修剪花枝的紫御。
园艺,也是紫御喜欢做的事之一,花朵和枝叶在自己的手中越发的完美,像是自己精心雕琢的作品,美丽全出自於他的手,紫御喜欢这样的感觉。
"有事吗?"没有停下手中的剪刀,紫御仍是背对著管家问道。
"预约到访的G先生已经来了。"
"那个呢?"
"带来了。"那个,当然指的是即将被调教的奴隶。
"很好。"嘴角轻扯出一丝鬼魅的笑,右手指尖轻握住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
"嚓──"殷红的血液顺著花*上尖锐的刺流了下来。
"主人──"看到此景,管家担忧的开口,却被紫御伸出的左手制止。
轻压著自己受伤的手指,让血液一滴滴的落在那朵正在盛开的白色玫瑰上。
血,并没有顺著花瓣流淌,反而神奇的被花瓣所吸收著,留下一个个豔红的斑点,像是受到了主人精心的呵护和滋养,那朵白玫瑰显得更加娇豔了......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新作品,紫御再次伸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巾,擦去了指尖残留的血渍,转身道:"带G先生去会客室等我,还有把这朵花放在我的调教室中,小心别弄伤了。"
"是的,主人......"
※※z※※y※※b※※g※※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中式长衫,紫御来到了客厅。
"很高兴见到您,紫御先生。"会客室内,原来还做在沙发上,处在焦急的等待中的G先生,立刻起身问好。
"我很荣幸。"简单的点头问候,紫御直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这就是你需要调教的奴隶?"没等G开口,紫御先发问道。
"是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人,G回答。
宽大的毛衣,牛仔裤,颈间隐约看到的伤痕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脖子上,手腕上抑或是脚上,没有任何的束缚,站在那里的姿势也是那麽的随意......
资料上说这次需要调教的问题是过於倔强和不服从,仅仅凭眼前的情景,的确,他是个还未被真正驯服的小野猫......
"叫什麽名字?"紫御看著G身後的人问道。
"他叫──"G刚想代替他回答,却被紫御阻止。
"我要他说。"仍然维持著那种舒适的靠坐在沙发里的姿势,看起来问的很随意,可眼神却像鹰一般的犀利,像是立刻要把你撕裂。
"我叫绽,先生。"站著的人冷冷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语气,望著紫御的眼神也表现出他的不屑。
很坚定的眼神,紫御这样的评价著,他喜欢有个性的奴隶,如果他能有更多地服从和礼貌的话......
"G先生,这个奴隶我收下了。" 转头,紫御对著侍候在旁的管家说道,"把契约拿来给G先生签一下。"
在三份契约上签上了姓名和日期,G也拿出了一张价值百万的支票一同交还给蓝管家。
"先生,如果一切顺利,那麽3个月内,我们会通知您到这里来领回您的奴隶。"蓝管家最後提醒著客人。
"谢谢,我会记得的。"最後和紫御礼节式的握了手,G离开了紫御宫。
"现在── 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 目送G的离开,紫御突然走到了绽的身前说道。
"我想不需要这麽麻烦了,先生。"绽依旧保持著原来站立的姿势,面无表情的回答。
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紫御伸出一只手压在了绽的肩头。
"咚──"膝盖猛得碰撞地板,发出响声。
跪在地上的绽,抬头看著紫御,想站起来,但是紫御那看起来只是轻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让绽的整个身体动弹不得,这个看起来斯文,甚至有些纤细的男人,到底是什麽人?
"你──"绽刚要开口,被紫御随手从口袋中拿出的手绢给堵上了。
"小奴隶,要不要重新认识,由不得你说不,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主人,那些‘先生'和‘你'之类的称谓,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到一次。"紫御扯下了绽口中的手绢,继续道:"明白了吗?小奴隶?"
"是......是的,主人。"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头的力量越来越强,还有那个比狼还要凶狠的眼神,绽不自觉的这样回答著。
"来人!"
一声令下,房间内不知道什麽时候走出来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了绽的身後,一个人压著绽一边的手臂和肩,让绽继续保持著跪姿。
转身,紫御朝房间外走去,一面也不忘嘱咐,"我喜欢他现在这个姿势,把他身上不该有的东西都去干净了,一个小时以後我要在调教室看到他。噢,对了,最後那个我会亲自来做......"
 
 
事实上,绽并不太明白紫御离开前的那一句嘱咐,不过他有很多时间慢慢的去理解。
被那两个大汉带走的绽,先是被扒光了扔进一个大浴池了,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趾被彻底地洗了一遍。
皮肤被揉搓的通红,绽痛的闷哼出了声,但也呦不过那两名大汉的力气。
好不容易算是清洗干净,绽又被拉到浴池边的一块大理石平台上平躺著,刺骨的冰冷突然从背後传来,绽几乎要跳起来,却立刻被狠狠的按下。
四肢被拉成大字形,分别用皮扣绑住了手腕和脚腕。
看他被固定好了,两个大汉开始在绽的全身喷上了剔须泡沫。
这是......
瞪大了眼睛,绽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前有听说过有的主人喜欢干净,会剔掉奴隶下身的*毛,可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他们到底是想干吗?
从肩膀开始,到腋下、胸口、肚子,然後是大腿和小腿......
绽的皮肤本身就很光滑,体毛几乎没有,所以没用多大功夫这些地方就都剔干净了,接下来就是那里了......
小心翼翼的从绽的小腹开始,到*茎的根部,再往下到阴囊......
绽紧张的心狂乱的跳著,死命的摒住呼吸,深怕身体轻微的颤动也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
那两个大汉虽然身材魁梧四肢粗壮,可这样的活却是出奇的细致,绽的私处在他俩的手里动作是那麽的熟练,每一处沟槽刀起刀落,绽甚至丝毫感觉不到有金属在身体上碰触。
直到所有的工序都结束,绽被放下来,又重新的用水彻底的冲洗了一次,然後就这样被带进了紫御口中的那个"调教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