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个男人一台戏 作者:柳泠儿

字体:[ ]

第一章
 
  第一章:
  酒吧
  “小彬,你说。”说话的男人打了个酒嗝,涨红的脸无疑表示他醉了,“我跟他告白,他会接受我吗?”
  “你有这个胆子和他告白吗?”王彬风轻云淡的指出问题所在。
  “没有。”罗志远低下头,叹了口气,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
  “喝酒,喝酒,一脸弃妇样,做给谁看呢。”王彬把酒瓶塞进他手里,“今天是你二十五岁生日,说点高兴的事情。”
  罗志远举起酒瓶,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突然豪情壮志的拍拍王彬的肩膀,“我决定了,多喝点酒,回去耍酒疯,跟他把话挑明了,他要是答应,我就……。”
  “他要是不答应呢?”王彬不冷不热的飘出一句话。
  “呸,乌鸦嘴,你就不会说几句好听,怪不得女朋友跟别人跑了。”罗志远啐了他一口,继续喝酒。
  王彬面色阴沉,知道他在说醉话,就没和他计较。
  
  两个小时后
  王彬看着喝瘫在沙发上的男人,俯下身子,把他拽起来,“志远,回去了。”
  “嗯,我还能喝。”罗志远翻了个身,赖在沙发上,任他嘴皮子都说破了,就是不肯动弹。
  王彬拿他没办法,唤来酒保,三个大男人,使力把他架了出去。
  夜风微凉,窜进了罗志远的脖子,使他打了个哆嗦,微微清醒,转过看,狐疑的见王彬给酒保小费,“小彬,我要……”话还没说完,他在大马路边上吐了起来。
  王彬走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好些没?”
  “嗯?这是在哪儿,我得回去,他……在等我。”罗志远挥开他的手,跑到马路中间拦车。
  王彬赶紧跟了过去,两人钻进黄色的的车。
  “师傅,到虹星宾馆。”
  “宾馆?”罗志远重复了最后两个字,似乎在想这是什么意思。
  下车后,罗志远还算合作,王彬开房间的时候,他就乖乖站在大厅等,王彬办好后,半拖半拉把他送进房间。
  罗志远进了门,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迷糊的看着陌生房间,王彬劝他洗澡,他直摇头,不肯动:“这不是我家,我要回家。”。
  “不给回家。”王彬落下狠话,“起来,我帮你洗。”
  “不要洗澡。”王彬好凶,把头低下,看不见,我看不见。
  “不行。”毫不客气的拒绝。
  “洗完澡回家。”讨价还价。
  “你爱坐多久就坐多久吧,反正大夏天,不会着凉,。”王彬摞下狠话,把门一甩,气冲冲的走了。
  罗志远躺在地毯睡着了,直到,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了他,罗志远不予理睬,翻了个身继续睡。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谁啊?”罗志远没好气的喊了一声,见没人答,从地上爬了起来,抹黑把门打开。
  走廊上灯火通明,罗志远一下子没能适应,伸出手臂,遮住光线,这时,门砰的被推开,一摸黑色的身影将他扑倒在地。
  “搞什么?”罗志远伸腿踢了踢身上的东西,想把他甩开。
  “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身上的东西说话了,是一个带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只是,这关他什么事,住手,不许把舌头伸进来,啊,他的初吻。
  
  第二天,罗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太阳照屁股了,揉揉眼睛,环顾四周,这是宾馆?自己怎么在宾馆?就在罗志远一头雾水的时候,旁边传来“嗯。”的一声,罗志远下意识的瞄一眼,自己床上居然睡着一个男人,还是没穿衣服的。吓得他从立刻床上爬起来,随着他的动作,被子滑落在地,罗志远这才得以把共枕眠的男人看清楚了,金色的卷发凌乱散在他精致的脸上,男子白皙的肌肤上布满着红痕,罗志远的视线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唇瓣,越过优美的背脊线,来到他双臀的间的幽谷,只见埋藏在其的□微张,乳白色的液体干涸在*口和大腿内侧。
  房间里充斥着□的味道,全身的热血腹集中往下腹涌去,罗志远不敢再看,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套上,他要离开这里,马上。走到门口,罗志远回头看了看,男人还在沉睡,可能是没有避寒物的原因,他把身体蜷缩起来,像只虾米。罗志远叹了口气,把被子捡起来,给他盖上,随后想了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所有的钱,扔在床头柜上,这一沓少说也有几十张,包一夜足够了。
  虹星宾馆离罗志远家不远,步行只需十分钟,上楼梯时,罗志远不禁埋怨起王彬,该死的,居然不把他直接送到家,害他在二十五岁生日的晚上,初吻,初夜一起贡献陌生人,罗志远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志远,我煮了粥,你过来尝尝。”说话的是林姨,罗志远养父聘请的钟点工,每天过来打扫卫生煮饭。
  “我不饿,林姨,盛辉叔回来了吗?”
  “他今早走了。”
  罗志远口中的盛辉叔,就是他的养父,因为只比他大十岁,罗志远不好意思喊他爸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罗志远从青春期开始,就对这个比他长十岁的养父怀有异样的感情。
  每次看到罗盛辉的时候,他都会用眼睛把他从头到脚视女干一百遍,只是他有贼心没贼胆,几年下来,从未付诸过行动。
  然而就在昨天,他想告白的时候,又被老天摆了一道,进了宾馆,把别的男人XXOO了,哦,MY GOD,还是个外国同胞。
  罗志远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用力冲洗身上的酒味,他今天终于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喝酒误事。
  
  苏启云睁开湛蓝的眸子,直起身子,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疲累,尤其是某个□,凌乱的床单以及充斥在房间- yín -靡的味道,无疑不在彰显昨晚运动的激烈,环视四周,苏启云发现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沓钱,气的牙痒痒。该死的混蛋,吃了就跑,该死的小贱人,居然给我下药。苏启云从被子里摸出手机,按了个号码。
  “喂,我是雷天,有什么事吗?”
  “是我,苏启云。”苏启云站起身,一股热流从他下身流了出来,苏启云蹙起眉头,他不是没玩过男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心下埋怨,有没有常识,居然套子都不带,直接给他射在里面。
  “啊,小老板,你居然换号码了?”
  苏启云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只陌生的手机,有意思,他还真想知道昨天人是谁呢?“雷天,你等会帮我查下这个号码。”
  “好。”
  “你记得亚林吗?”
  “你的新欢,那个当红的男演员。”
  “对,就是他,给你个机会,帮我好好教训一番。”他和亚林一星期前就分手了,昨天亚林恳求他出来,打了一堆电话,他想想两人也曾快活过,就应了,谁知道那个贱人为了和他复合,居然在酒下迷药,把自己弄进酒店,要不是他控制力极强,骗他先去洗澡,就真的着了他的道。
  “为什么,他惹你了?”雷天惊讶的问。
  “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是,小老板。”
  苏启云把赤身裸体的走进浴室,从镜子里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的吻痕,尤其是脖子上的那块,想遮都遮不到。他是男女不拒,但不代表他喜欢被别人压。苏启云举起一捧水,往脸上浇。*口处粘腻的东西还在往下滴,想到等会还要把它清理出来,苏启云露出愤恨之色。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修长的指关节伸进自己从未碰触过的地方,苏启云硬着头皮一边清晰一边咒诅昨晚的倒霉鬼,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河蟹风波两个月后,某柳西天取经,再次归来,
献上《摄影师》后续,罗志远(耀日)总攻故事
新文开张,还望各位大人多多支持
 
还有个事儿,提前说一下,看过某柳以前的文的大人基本上知道,某柳的文向来不大CJ(比较委婉的说法),现在JJ强调和谐,有些内容是不能发表在文章内的,为了不阻碍大家对肉的渴望,某柳想到的解决办法是——邮件发送,快要出现8CJ情节的时候,我会让大家把常用的邮箱留在当前章节后面,然后以邮件附件形式传送。O(∩_∩)O~(∩_∩)O~,大家觉得这个方法,怎样?
 
 
 
 
第二章
 
  第二章:
  “盛辉叔,我爱你。”罗志远单膝跪地,双手打开礼盒,露出里面精致的指环,对面前的冷峻男人道。
  “恶心死了。”罗盛辉撇过头,露出厌烦的神色,掉头就走。
  “盛辉叔。”罗志远扔掉礼盒,从后抱住他的身体,心凉透了,甚至开始后悔向他告白。
  “给我松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罗盛辉不悦的回过头,眉峰皱起。
  “我不放,我不放。”罗志远死都不肯松手,把他衣服都弄皱了。
  罗盛辉转过身,一拳打在他结实的下腹,罗志远吃痛,扶着墙蹲下,痴痴的看着那人越走越远的背影,“不要走……”
  银色的戒指从礼盒中掉出,沿着不平的青石板路,叮叮咛咛的滚了几迷,停在前方,罗志远走过去,弯腰待捡,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他的眼前,下意识的抬起头,是一片绚烂的金色。
  
  “怎么是你——”罗志远从床上弹起,出了一声冷汗,睡衣后背湿透了,他大口喘着气,怎么又是这个梦。
  还没等心跳恢复正常,罗志远猛然想起,今天是公司面试的日子,经理临时有事,他要代替他当考官,真不知道经理怎么会选择自己的,想想自己平时在公司的表现,罗志远十分汗颜。
  罗志远干的是速记工作,除了重要会议拎着电脑跟在经理后面,其余时间都用在插科打诨上,比如说,当他一个人的时候,通常翘起二郎腿,用鼠标进入同志网站,看猛男XXOO的视频,一边看,一边代入,把自己当成小攻,罗盛辉当做小受,不停在脑子里YY。
  但在他人眼里,罗志远却是一个稳重的男人,服帖的头发,稳重的黑框眼镜,整齐的西装领带,说话斯文委婉,给人留得三分余地,深受公司女员工喜爱,就连赵经理最挑剔的女秘书,都说他是个能够依靠的男人。
  所以,当罗志远把这些话转述王彬的时候,王彬笑疼的肚子,鄙视道:“你就给我尽情的装吧。”
  
  罗志远去的时候,面试间门前已经排成一列小队,应招者大约有三五十人,神色各异,罗志远走到队伍前面,暗叫不好,面试已经开始了,这次面试的考官总共有三个,他资历最低,其他两个都是公司的部门经理,然而就在罗志远做挨批的心理准备,踏脚进入时,一条纤细的胳膊挡在他的面前:“先生,请不要插队。”
  罗志远抬起头,只见拦住他的是一位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女人,脸色不大好看,她身后的几个面试者也是如此,有的甚至低声议论起他的素质问题。
  “对不起,这位小姐,我是工作人员。”罗志远说完,抽出手,扔下瞠目结舌的女人,带着笑意走进面试间。
  
  “小罗,你可真准时。”开口的是林经理,他面带微笑,指指手腕上的国际名表,“九点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不好意思,林经理,我来迟了。”罗志远见他没生气,赶紧道歉,拉开椅子坐下。
  “年轻人觉就是多。”林经理嘀咕着,随后低头查看花名册,“下一位,孙莉莉。”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过了两个时辰,罗志远坐不住了,问题基本上如出一辙,心里烦躁至极,身边坐着两个公司高层,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谈一下你对加班的看法,好吗?”
  罗志远问完,应招者思索片刻,回答道,“我才大学毕业,缺少工作经验,加班可以提高我的生活适应能力,如果公司需要,我会……。”
  “苏总,请进,我们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是这样精心选拔的,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策划部的林经理,这位是审计部的陈经理,这一位……”金鑫老总看向罗志远,觉得面生,一时想不起名字。
  原本滔滔不绝阐述自己会如何全心全力工作的应招者慌了,在金鑫老总带领客户突然降临后,说话结巴起来,最后卡住,没了话语。
  而罗志远,在看到西装革履的金发碧眼男子时,惊讶的瞪大的眼睛,阴魂不散啊阴魂不散,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天之后,自己做梦都会梦到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