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巨星在路上+番外 作者:少爷

字体:[ ]

 
  
巨星在路上 BY 少爷
  
风格
  
现代  正剧  温馨  H有
  
作品简介
  
这就是一个红二代反抗老爸混娱乐圈,最后拐了大老板并成为一代巨星的故事。
  
王老爷子:为什么我家五个兔崽子都不继承老子的意志呢?嘤嘤嘤
  
军二代明星攻vs总裁金主受
  
主攻攻控文
  
全文温馨无虐,
  
非现实向勿考究
  
  第一章
  
  寂静的夜,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身着黑色长款风衣,锃亮的皮靴在灯光下有些刺眼,男人低着头,靠在路灯杆上,藏在阴影里的脸晦暗不明,看的旁边的人哆哆嗦嗦的,有些不敢开口。
  
  “小,小少爷”青明尽力蜷缩起高大的身体,缩小存在感,“老爷说,说,”沮丧着脸,青明抖的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最后咬了咬牙,“老爷说,他不想见你。”早死早超生了。虽然这样想,闭着眼的青明还是本能的畏惧。
  
  沉默,让人恐惧心慌的沉默,男人像是睡着了一样,保持着动作,一动不动,就在青明忍不住想偷偷睁开眼看看时,男人终于动了。
  
  男人站直身体,伸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裹紧身上风衣,一双漆黑的没有一丝光亮的眼睛看向身后灯火通明的别墅,反应迟钝的眨了眨眼睛,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那你告诉老头子,我是不会改变我的选择的。”说完,男人还拍了拍青明的肩膀,把块头有他两个那么大的人吓的差点跪下去,迈着慢悠悠的步子,离开了,寒冷的冬风里,只留下一个瘦削的背影。
  
  青明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看不到了的人,傻眼了,这位爷就这么走了?这要他怎么回去交代啊!〒_〒老爷还等着呢。
  
  青明在门口徘徊了许久,还是回到了别墅了,看到拄着拐杖端坐在沙发上摆谱的老爷子,咽了咽口水。
  
  王老爷子装做漫不经心的看向青明身后,没看到有人,顿时整张脸拉了下来,六十多岁的人了,腰背坐的挺直,拐杖敲的响亮,愤怒的瞪着眼:“那个不孝子呢?”
  
  那砰砰声就像敲在青明的心上,吓得青明屏住呼吸。你说你们两父子这是闹的什么事啊,一个比一个倔,让他们这些人难做,青明都快哭了。
  
  “得了,你也别怪青明,儿子不是你赶出去的么,怪得了别人?”从楼上下来的王夫人看不下去了,“青明,别理他,你先回去休息吧,都快十点了。”
  
  青明如释重负,对着王夫人,和王老爷子躬了躬身,脚底抹油,以能破世界吉尼斯记录的速度撤离。
  
  “这么说你怪我啊,难道还让老子求着儿子回来?”王老爷子气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好好的儿子,怎么就非要跑去上学表演呢。
  
  王夫人根本就不理他这茬儿,慢悠悠的下楼,优雅的坐到对面沙发上,喝了口茶,才开口了:“孩子想做什么就让他做呗,其他孩子做别的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生气啊。”
  
  说起这个,王老爷子心里都是泪呀,王老爷子是开国功臣,照说他的孩子怎么也是红二代吧,可怎么就一个个对做军人那么抵触呢?老大从政了,行,怎么也是沾边的;老二老四经商了,行,偌大的家也需要财政支持不是;老三跑去法国做了服装设计,行,一个女娃娃喜欢美无可厚非;但是,但是这老五,他小儿子王言算是老来得子,王老爷子想孩子们都不从军一定是没有从小培养,于是王言小时候玩的都是模型枪,十岁就被老爷子送到军区去体验生活,十三岁就加入军事化训练,王老爷子想,这回总不会出错了吧,万万没想到,小儿子刚从军队出来,就跑去偷偷报考了影视大学,学起了表演,三天前他才无意中发现了,这是又歪了啊,他怎么能不气啊,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学表演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在不好多小子们都喜欢去娱乐圈混么,比作军人轻松多了。”王夫人倒不觉得做明星有什么不好的,孩子逼不得,逆反可是很普遍的现象,没准就是因为老爷子非要让孩子们从军,才会全部走了别的路的。
  
  “戏子有什么好的!做军人才是正途!”老爷子气的又用拐杖敲了敲地面,“他不是不回来吗?那就别回来了!”
  
  王夫人神色淡然的瞥了放狠话的老爷子一眼,差点笑出声,缓缓的把茶杯放到桌上,也不管这老古董,自顾自去楼上卧室睡觉了。不要儿子了?也就是说说而已,不知道谁宝贝疙瘩一样恨不得拴身上,也就是死要面子,还不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儿子回来。
  
  第二章
  
  而我们引起事情的罪魁祸首,王言童鞋此时刚回到寝室。
  
  “王言儿,去哪了?下午下课就不见人影了。”才进门,魏肖一把搂住王言的肩膀,笑得暧昧,“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呀?”
  
  “女朋友是什么?能吃吗?”坐在桌子边拿着厚厚的古文学书钻研的胡浩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阿言下星期要参加杨老推荐的那个试镜,应该是在做准备吧。”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魏肖鄙视的看了看胡浩手里那跟砖头差不多厚的书,撇撇嘴。
  
  王言拨开肩膀上的爪子,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搭在椅背上,头趴在手上,无精打采的。
  
  “怎么啦,失恋了,还是要试镜紧张了?”魏肖见王言一副丧气的模样,也不闹了,拉过椅子坐到王言身边,胡浩也放下了书,看着王言,没有说话,却能看出其中的关心。
  
  “干嘛?好像我要死了一样,我只不过是有些累了,想要睡觉。”王言瞪大眼睛,做出吃惊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室友。
  
  “我擦,你小子去死得了。”魏肖举起拳头想要把王言那张妖孽脸揍到他爸妈都认不出来,不过想想两人的武力值对比,还是放弃了。
  
  胡浩愣了愣,无奈的摇摇头,又抱起他的宝贝书开始研究了。
  
  王言嘿嘿笑着跑到浴室洗漱准备睡觉了。至于老爷子的事,拜托,他那一家子疼他都疼到心尖上了,还真能不要他了啊,过段时间老爷子过寿,低个头认个错也就没事了,就是老头子一气之下冻了他的银行卡这事比较麻烦,实在不行就找二姐四哥救救燃眉之火吧。
  
  几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坐在椅子上,靠着墙看着手中刚刚拿到的剧本,左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蓝牙耳机,舒缓的轻音乐让人不自觉放松下来,王言右手食指无意识的在剧本上敲击着,默默的揣摩人物心理,这次试镜的角色是一个自幼双目失明,生活在黑暗中却始终珍惜多彩生命的贤王爷,杨老说这跟永远笑眯眯的王言很相似,可王言却知道面热心冷的他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玛丽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王言弯了弯眉眼,温柔的让人不自觉的就要陷进这温暖的海洋。
  
  “那个人是谁?”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明明是问句,却让人听不出疑问的语气。
  
  “啊?”被问话的人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顺着男人的视线望过去,正好看到坐在椅子上笑的春光明媚的王言,“不是公司的人,我马上去查。”女人抱着文件,拢了拢散落下来的头发,默默的把事情记在心里,却有些疑惑这个少年到底什么身份能让总裁上心。
  
  “嗯。”男人顿了顿,若有所思的收回视线,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尽快。”
  
  说完之后,男人深深地看了王言一眼,就转身进了电梯,女人连忙跟上。
  
  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王言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看过去,正好对上那双透着些许怀念的黑色眼眸,被里边的复杂情感弄的愣了愣,视线就被电梯门遮住了。
  
  王言歪了歪头,思考着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个男人,却又在记忆里找不到相似的人,正困惑着,就听到叫到了他的号,也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进了试镜室。
  
  推门进去,就听到坐在中间的中年男人说:“王爷都不怨吗?”
  
  “怨?呵,”王言轻笑,空洞无神的眼望着前方,“怎么不怨,早就怨过了,可怨了,这双眼睛,”手抚上那双本应璀璨明亮眸子,“也不可能再看得见了吧。”叹息一样的话,轻的人不仔细听就会错过,王言微微仰起头,那双眼有水光亮晶晶的,就好像恢复了光芒。
  
  沉默了一会儿,王言勾起唇角,弯了眉眼:“现在这样,很好。”明明是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却笑的人心疼,想要把他抱到怀里安慰。
  
  “导演,我表演完了。”王言鞠了个躬,笑看着桌子后的三个人。
  
  三个人回过神,还是刚开始说话的中年男人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王言,是吧?杨老的学生?”
  
  知道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孙海川导演了,王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是去年才转到影视学院的,今年才大二,去杨老那蹭过几堂课。”
  
  “哦?”孙海川吃惊的看着面前这个也就十六七岁的少年,几堂课就能得杨老赏识,绝对不简单啊,想起刚才那双就像不能反光的眼睛跟现在这双带着明显笑意的眸子对比,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回去等通知吧。”
  
  “那就谢谢导演了,再见。”王言又礼貌的鞠了个躬,出去轻轻的把门带上,身心愉悦,开始想如果这次试镜成功了,怎么奖励奖励自己,唔,这几天准备的那么辛苦,要不要先慰劳下自己,去新华园吃顿好的。
  
  第三章
  
  最后,王言考虑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去新华园,主要是他的卡被冻结了,最近金钱紧张,能省就省吧,手里拎着烧烤和啤酒,王言回了寝室。
  
  刺啦,王言打开一罐啤酒,灌了一大口,冰凉凉的浇进胃里,冷的王言抖了抖,果然,冬天不适合啤酒这种东西。
  
  屁颠屁颠的跑到饮水机旁,接了杯热水,捧着暖暖的水杯,王言窝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门被推开,魏肖和胡浩进来了,带进一股冷风,让王言稍微清醒了点。
  
  “怎么样,试镜成功了吗?”魏肖把书包扔在桌子上,凑到王言身边。
  
  王言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还行吧,结果要过几天出来。”
  
  胡浩把眼镜上的水雾擦干,将书取出来一本一本整齐的放回书厨,解开围巾挂进衣柜里,都整理的差不多了,才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心形盒子递给王言:“我们班班花许琪琪送你的。”
  
  “礼物礼物,爱的礼物。”魏肖一把抢过来,挤眉弄眼,也不问主人的意见,快速的拆了精美的包装打开了盒子,“巧克力,德芙哦~话说是你小子最喜欢的吧,”魏肖撕开袋子掰了一块塞到嘴里,嫌弃的丢到王言桌上,“太腻了,一大老爷们怎么喜欢这种东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