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生冤家+番外 作者:米洛

字体:[ ]

 
 
 
 
天生冤家+特典 
米洛  天生冤家+特典 仲夏夜的诱惑
第一章
美国拉斯维加斯恺撒宫酒店——
「黎先生,以上就是您需要签署的文件。」一位身着蓝灰西装的美国男人,取出黑皮包里薄薄的几页文件纸,礼貌地递过桌面。
「哼!」穿着calvin xlein卡其色衬衫的东方男人,忿忿地抽过纸,看也不看,就抄起桌上的金笔,刷刷地签好了名。
「拿去!」似乎很讨厌眼前的男人,东方男子皱紧着眉头,把文件连同金笔一起啪地甩在桌上。
「谢谢。」
男人见怪不怪地点点头,起身将文件拾起,整理好后放回黑皮包,有条不紊地说,「律师费将从拍买您所拥有的房产里划扣,嗯……我们会在下月委托拍卖行,拍卖您在纽约、洛杉机、还有巴黎的公寓,别墅。」
东方男子没好气瞪着他。
「还有,今晚我们会拖走您停在这里的保时捷,」男人边说着把黑皮包夹到腋下,「赔偿给杜氏财团。」
东方男子翻了翻白眼,快要气绝。
「那么,我告辞了,有任何疑问请致电律师事务所。」男人稍稍鞠躬。
「等等,」东方男子松开咬得发紫的嘴唇,一字一句生硬地说,「究……究竟多少……」
「您是指宣布破产时的金额吗?」男人俐落地接过话,「两亿六千万美元。」
「两亿六千万?!」座椅上的男子像被刺到似的跃起,瞪着眼睛大叫,「怎度可能?!」
「集国倒闭,作为董事长和法人的您,必须承担百分之九十的债务,您不知道您的公司在营运期间,巨额亏损和借款的状况吗?」
「呃……」男子一时无言。
「黎先生,虽然在破产令宣布前,您仍能消费刷卡,但是……」男人环视了一圈这金碧辉煌,像圣彼得堡冬宫似的套房,「只剩四个小时,退房比较好,以免被控告收监。」
东方男子抬起线条纤细又不失俊逸感的下颚,骂了一句脏话。
外国男人听不懂中文,不明白地侧了侧头后,便拉开古董扶手椅,转身出去了。
「混蛋!卑鄙小人……」东方男子攥紧拳头,以恐怖的杀人似的眼神睨视前方,「要我的房子吗?好,你敢住我就放火,还要我的车……哼!」
「你敢开就炸死你!」怒火中烧的男子握起拳头,狠狠地砸向桌面,「可恶!」
想他黎晨远,出身香港富豪之家,二十二时又毕业于麻省理工,智商高,手段高,风流倜傥,俊雅潇洒,排不到财富榜前十名也就算了,怎么会堕落到投奔破产大军?
太耻辱了!这一切都是……都是……
「叮咚!」牙齿正咬得咯吱响时,套房门铃响了,黎晨远不想理会,可那些人按了一会后竟然推门而入,是恺撒宫酒店的经理和女服务员。
「你们懂不懂礼貌啊?」黎晨远沉着脸喝骂,「没看到门口的『请勿打扰』吗?!」
「很抱歉,黎先生,」眼角已有些皱纹的总经理面不改色地说,「介于您的情况,我们希望您能在今晚十二点前办理退房手续。」
「什麽?可是……」现在被赶出去,让他去哪里过夜啊?黎晨远着急地走出书桌。
「打扰了。」受经理指示,三名女服务员微微欠身,便各自散开,俐落地整理起卷叶纹的衣柜、书橱、和最里面的超大SiZE帷幔床。
「喂……别乱碰啊,你们……」都是专门店才能清洗的高档西服啊!黎晨远大叫,刚想阻止她们,就又有人走进来。
「好像很忙呀!」边感叹着边挠着后脑勺,东张西望,最后站定在黎晨远面前的男人,看上去四十多岁,身材矮胖,头顶微秃,左手捧着文件夹和计算器。
「你又是谁?」黎晨远瞪着他,「出去。」
「黎先生,敝姓吉布森,受托专门登记您现有的财物,以供拍买。」中年男人笑眯眯地说,拿起计算器的摇晃模样特像当铺老板。
好莱坞一带有专门典当名人首饰和家具的商店,前些年,黎晨远曾设局害一女演员破产,然后又匿名购入她卖出的地皮和所有钻饰。
没想到,自己也有这样一天,黎晨远憋着气,差点喘不过来。
无女干不商,金钱至上,他可是东南亚一带都赫赫有名的「豺狼」啊!」
「那么……」吉布森从下往上地打量黎晨远,像在评估他这身行头的价值,「您的Gucci皮鞋,领带夹,劳力士表,还有……」
他垫起脚尖,大概想看清黎晨远衬衫的牌子,可黎晨远有一米八二,他伸长了脖子也够不到衣领,于是作罢,问道,「您的衬衫是……」
「CalvinKlain,」黎晨远眉头颦蹙,后退了一步,「别靠我这麽近,地中海!」
「CalvinKlain……很适合您这样的美男子,」吉布森又露出笑脸,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请脱下来吧。」
「呃?」黎晨远反射性地抓住衣襟,「你变态啊!」
「这是因为……」吉布森晃了晃肥硕的脑袋,「您最大的债主说,超过十美元以上的衣物,都要拿去拍卖。」
怒气冲顶!黎晨远一阵晕眩后,手戳吉布森的脑门,以足以攻陷一座城池的火力冲他猛烈谩骂,「十美元?我最便宜的内裤都要一百美元!你要我裸奔吗?!秃驴!色鬼!我告诉你!你休想!」
「黎先生……」吉布森被迫一直退到了玄关,「请冷静,您不愿意的话,我们只能……」
「怎样?!」黎晨远又迈出一步,居高临下地叫嚣。
「只能强制执行了,」吉布森笨拙地侧过身体,脱离那可怕的暴风圈,走到门边,拉开门,唤道,「进来吧,你们。」
两个穿黑西装戴耳机的彪形大汉,气势慑人地闯入,冲到黎晨远面前后,一人一边地挟起他的胳膊,拖他到了桌前。
「啊!住手!性骚扰啊你们!放开我!」双手被束,出其不意地被压倒,黎晨远又踢又吼,脸色大变,「我有破产令保护……啊,你摸哪?放手!」
不顾一切地狠狠咬住正解他纽扣的粗糙手指,黑人保镖痛苦地「哎哟!」一声,松开手,连退几步后,不敢置信地瞪着黎晨远,他大概没想到,外表绅士秀气的黎晨远竟然这麽「凶悍」。
「滚开啊,你!」黎晨远趁机挣开另一保镖,从桌上一骨碌滚下,有些气喘地站到一边,嘴裹不停地漫骂,但等他冷静下来时,又郑重其事地说,「我要见你们老板。」
黑人保镖面面相觑。
「别想骗我,你们才不是法院的人,杜邦云在哪?」黎晨远挑高眉,尖刻地说,「有本事整我,却没本事见人吗?女干商!」
「总裁在……楼下大厅,」其中一个黑人有些不满地说,即刻招来另一人的白眼。
「但他不想见你。」另一人补充道,「他很忙。」
「哼,」黎晨远冷笑,吐出一句脏话,「忙个屁,让开!」
粗鲁地推开诧异得两眼发直的经理,黎晨远大步流星地迈出套房,孰可忍,孰不可忍也:害他破产不算,还想看他丢脸吗?
呸!想得美,杜邦云,你等着,人急悬梁,狗急也会跳墙!
黎晨远想起那些他从杜邦云电脑里偷来的,杜氏财团VIP级客户资料,扯出一个相当阴险的笑容,以他「豺狼」的手段,失去的东西,很快就能得回来。
以五百万美金的价格,把它们「贱」卖给与杜氏敌对的月岛株式会社吧?
叮咚!电梯门一开,黎晨远就直冲赌场,这种时候,这种地点,杜邦云不可能在餐厅。
凯萨宫大饭店有三个赌场,黎晨远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那让他恨得牙痒痒的杜邦云,后者穿着件黑色纯棉外套,内衬灰蓝细格衬衫,英挺迷人,深燕麦色长裤使他看来很从容,一个几乎露出整个背脊的金发女人,甜甜地笑着,白晰的胳膊轻揽在他腰处。
「21点,恭喜杜先生。」发牌的英俊男侍微微一笑,收拢桌上相当可观的绿色筹码,恭敬地推到杜邦云面前,「昨天您赢了很多,没想到您今晚的运气更好。」
杜邦云点点头,递出几个筹码作小费。
「谢谢。」侍从可爱又兴奋地绽开笑颜。
杜邦云的脸孔很有男人味,刚硬冷冽,意志坚定,薄薄的嘴唇线条宛如身后不远的大理石雕刻,完美,性感;他的鼻子直挺,如鹰一般锋利的眼眸微眯着,喜怒哀乐的变化,很少能被人看出。
这种深藏不露,静静地把你赢个精光的人,是赌场最害怕,同时也是生意场上最恐怖的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思考第一步的时候,他已经走完了全局。
黎晨远站在人头攒动的赌桌前,失神望着杜邦云,他不是不知道,在华尔街乃至全世界股票市场都举足轻重的杜邦云,是何等的聪智和厉害,也不是不知道,他不容任何人侮辱的高傲性格,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他要去耍弄他,踩那地雷呢?
「唉……」黎晨远深深地叹气,注视着桌上耀眼的筹码,露出无奈又贪恋的表情,「是为了钱吧。」
财迷心窍,只顾盯着杜氏财团那百亿元的庞大资产,才会说出「是,我也爱你。」这样十足的鬼话来。
第二轮发牌开始了,金发美女惹火地咬着杜邦云的耳垂,窃笑,私语,黎晨远默默注视着她,回过神来时吓得一颤!
杜邦云正以讥诮不屑的眼神盯着他,那原先紧抿的嘴唇,在注意到他的惊慌后,冷漠地翕动了一下,黎晨远心脏漏拍,俊美的脸孔蓦然胀红!
杜邦云以唇形说的中文,只有一个字:「滚!」
无法描述此刻的难堪,黎晨远浑身哆嗦着,垂下的眼睛笔直地瞪着绿色桌面,洗牌的啪啦声,赌客的轻笑声,塑胶筹码堆叠又倾倒的哗啦声,这一切的一切,扩大几万倍后在黎晨远的耳朵里轰呜着,最终形成山雨欲来的狂暴噪音,震撼他每一根忍辱的神经!
「一定要扳回来!」他愤恨地想,怎么能让他这么得意?
恍惚中,身旁一位西班牙人收拢筹码站了起来,转身离开,黎晨远毫不犹豫地坐上那个位置。
「Chips,Please。」黎晨远拿出口袋里仅有的现金,要求兑换可用的筹码。
男侍怔怔地看了眼黎晨远,旋即与一旁的助手交头接耳。
杜邦云冷笑着,抱紧身旁的美女,吻着她。
「黎先生,对不起,恐怕您不能坐在这里。」私语完毕,男侍看着黎晨远说。
「为什么?」黎晨远拉下脸问。
「因为您的钱不够,」侍从指了指发牌盒边的筹码,「这桌客人的最低赌注额是五百美金。」
而黎晨远手里只有两百四十元。
「哼,」不情不愿地努了努嘴,黎晨远脱下手腕上的劳力士,押到赌点附近,「行了吧?」
侍从为难的看着手表,迟疑地说,「黎先生…!您应该知道,我们这裹不接受物品抵押。」
黎晨远倏地从椅子上站起,羞愤地掉头想走的时候,赫然想起他偷窃的机密文档,于是又坐回座位,挑衅地扬起下颚,用中文冲杜邦云说,「一千万,如果不想你的客户被月岛会社抢去的话。」
杜邦云松开怀里妖娆含笑的女人,靠近赌桌,冷静地看着黎晨远,清晰地说,「你真敢透露一个字,我就让你知道,什麽叫生不如死!」
「呃?」黎晨远咽了口口水,心跳得厉害,他现在破产,身无分文,不像以前得罪人后还能找个职业保镖挡驾,而他杜邦云,手段辛辣,说一不二,只要他挥挥手指,自己就很可能像飘入火海的雪花一样,瞬间蒸发!
「你很紧张?」杜邦云戏谑道,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
「我……」黎晨远握紧膝上的拳头,想反驳却吞吞吐吐,「你……胡说。」
「对,我是在胡说。」杜邦云坦言道,靠向椅背。
「哎?」黎晨远不明白地瞪着眼睛,又玩什麽花样?可绷紧的身体确实松下来了。
「这个,」杜邦云从裤袋里拿出一小张金光闪闪的光碟,在黎晨远面前晃了晃。
「两个月的时间,我调查了所有你曾去过的地方,接触过的人,确保除了我手里的,还有我电脑里的,ViP客户资料不会再有副本。」
黎晨远倒抽一口冷气,一片空白的大脑恍如五雷轰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