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狗血淋头的身世 作者:手倦抛书

字体:[ ]

 
文案
 
沈凌乔觉得自己的身世狗血得可绕地球洒三圈。
5岁那年得知自己不是人人巴结的豪门少爷,不过是被抱错的西贝货,好在没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是被恶毒心机女故意偷换的结果。
正牌少爷回归后,沈家仍然收养他,上有温柔总裁老爸和男神学霸哥哥,沈凌乔完全是被娇养长大。
等他被养成呆萌乖巧的安静美男纸,突然发现前方高能预警,一大泼谜之身世新鲜热乎狗血正在兜头而来。
“救命啊~”
“乖,快到怀里来。”
 
无血缘,竹马竹马甜文,偶尔微虐绝对是为了更甜。
CP:沈凌松×沈凌乔
肌肤饥渴症晚期(仅对受)精分腹黑攻&乖巧受
 
内容标签: 天作之和 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凌乔,沈凌松(肖无) ┃ 配角:沈家众人 ┃ 其它:伪兄弟,竹马竹马,豪门世家,狗血身世
 
 
 第1章 相遇
 
    肖无是被仁济孤儿院的门卫吴老伯发现的。
 
    当时,出生刚过半载的他被放在一个大纸箱里,孤零零的摆在院门口,襁褓里留了张皱巴巴的纸条,写着他的出生年月和“肖无”这个怨恨意味十足的名字,可见他的降生是不被父母期待的,巴不得消无于世间。
 
    “我一看那箱子,就晓得又有爹娘在作孽哟。”吴大伯有次对着个大学生志愿者唏嘘不已。
 
    “我一打开箱子,小娃子就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瞅着我,不哭不闹,一双招子黑黢黢水灵灵。
 
    我想这娃子该不会是个哑的,你也晓得,有些生来就缺这少那的,生成女娃子的,就会被搁这儿。
 
    后来才发现,没病没残不说,还是个男娃,这可少见。
 
    小无啊,来这儿两月就能扶着走喽,人说3翻、6坐、7滚、8爬、10走,我头回儿看到8月大的娃儿能走,将来了不得啊。还是个主意大的,他三岁那会儿,有家有钱人要收养他,恁是不应,说要等自己的爸妈,唉,他爸妈眼珠子该有多瞎,这样儿搁哪家,哪家都当眼珠子紧着哩。”
 
    肖无对亲生父母并没有很期待,他对扔了自己的人是绝对不会原谅的,如果哪天他们来找他,他不可能跟着走,也不想问当初为什么不要他。
 
    至于那句听着可怜“要等爸爸妈妈”不过是借口,连亲生父母都不可信,又怎么保证养父母值得依赖呢。
 
    住在他对面床位的谢俊涵,可以说是除了肖无外,孤儿院最乖巧可爱的男孩,这样一个被院长赞不绝口的乖孩子还是被丢回来了,因为本来不孕的养母突然怀孕了。
 
    他唯一得到的,大概就是“谢俊涵”这个听起来像是被养父母花费不少心思取出来的名字了。
 
    况且,待在孤儿院也没什么不好,因为长相出众,异常早慧,坐行得体,好似生来就是小少爷,肖无经常被院长妈妈领去接见一些领导和社会爱心人士,以体现孤儿院在教育孩子一事上尽心尽力,因此他格外得到院长妈妈的优待。
 
    按理说这样的乖孩子该受其他小孩排挤,可肖无在遭到一两次冷暴力后,无师自通地懂得授人以渔的道理,叫通间里两个领头的7、8岁孩子也在院长那儿得了青眼,很快就哥三儿好。
 
    这样的年纪,实在不该有这样的玲珑心思、交际手腕,肖无小朋友好似天生懂得趋利避害,扬长避短。
 
    这天,一个普通的周日下午,五月的天空像被牛奶浸泡过,一片柔软的浅蓝。
 
    仁济孤儿院的资助人,沈家的老夫人林岫女士携其孙儿,沈家唯一的小少爷沈凌乔,来看望孤儿院的小朋友们。
 
    江海市沈家之名,对于孤儿院已经懂事的小孩来说,可谓如雷贯耳,而对已逝沈老爷的遗孀林奶奶的慈心善举更是耳熟能详,院长妈妈常常说,是林奶奶让他们成为一个大家庭。
 
    这次林奶奶带着沈少爷来,孤儿院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希望能被院长安排得离他们近些,好近距离看看传闻中的大善人,如果能让林奶奶夸上一句,那就真像做梦一样,当然,这样也可以好好地看看沈少爷是怎样的人。
 
    不出肖无的意料,他和谢俊涵还有另外三个女孩被安排在院长身边,早早地站在大门口迎接。
 
    那辆线条流畅,锃亮雅致的黑色轿车向他们驶进,缓缓停下,高大健壮的司机走下来,绕到后排右车门,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同时将手挡在车门上方。
 
    院长激动地上前一步,正好挡住了肖无的视线,周围传来压抑的惊呼和细细的抽气声,肖无纳闷,难不成林奶奶还是三头六臂的不成。
 
    院长连说欢迎,躬身几次侧身引路。
 
    肖无首先看到那位身着米色套装,满头乌发,丝毫不显老的林奶奶,果真像大家说的那样,慈眉善目,笑容和蔼,毫无架子,惹人亲近。她朝不同的方向笑着点头,看着她会有自己跟她目光接触,被她关心喜爱的错觉,大家想象中的奶奶大概就是这样的令人想要亲近的样子吧。
 
    肖无将目光往右移动,然后就再也移不开了。
 
    男孩身穿水手服,露在外头的手臂小腿像藕节似的,胳膊肘上还有可爱的圆圆的小肉陷,黑发白肤,肉嘟嘟的脸颊粉嫩嫩的,红润的嘴唇像两片含露的花瓣,鼻梁出脱得十分秀挺,像两湾泉水般的灵透的眼睛此时正好奇地四处打量。
 
    肖无从没见过这么精致漂亮的小孩,要不是知道他是沈小少爷,他还以为是个女孩子。
 
    吴大伯说过的金童玉女就是这样的吧,莹白的肌肤在阳光几乎像在发光,肖无甚至遏制不住地想上前摸一摸,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人。
 
    一直以来,肖无内心都冷静清明得不像个被父母抛弃渴望家庭的孤儿。他知道该怎么笑,怎么讲话,怎么做事,让自己得到更多的资源,甚至是破例提前上学。他没有什么特别想得到的东西,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别的小孩不一样,现在得不到的以后总会靠自己得到,与生俱来的自信。
 
    这是他第一次感到无措,他从未这么渴望拥有什么,并且是立刻马上。
 
    他渴望现在就去摸摸沈小少爷,就像去摸摸世间最珍贵的玩具。
 
    然后,沈少爷的视线和他对上了。
 
    下一秒,就像只是在看周围的一草一木那样,漫不经心的转开了。
 
    肖无原本烈火煎油般的热望突然就冷却了,变成一股酸涩的晦暗,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只是个无能为力,可有可无的孤儿,看着沈少爷,才发现什么才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
 
    “这就是小少爷吗?长得太可爱啦,多像个小天使。”院长对着沈少爷赞叹不已:“小少爷,下午好,孤儿院的小朋友们都等着和小少爷交朋友呢。”
 
    沈少爷却只是点了点头,并不接话。
 
    肖无注意到虽然沈少爷的嘴角保持着微笑的弧度,双唇却紧紧抿着,眉间也微微蹙着,一幅不情不愿,暗自忍耐的模样。
 
    “这孩子早上刷牙的时候,下面两颗门牙掉了,这是他头回换牙,一个上午都抿着嘴,就是不让人看,我呀,是怎么逗他都不开口。”林奶奶像是想到自家孙儿掉牙时有趣的场景,满眼笑意。
 
    “这说明小少爷正在长大呢。”院长笑着附和。
 
    “唉,小小年纪就会要面子了。”林奶奶刮了刮沈少爷的肉颊,那婴儿肥还颤了颤,沈少爷哼了声,这下也忘记要保持微笑,小嘴嘟着,粉嫩的下唇几乎盖住上唇,圆润的肉下巴也皱了起来。
 
    “那是小少爷被教得好,懂得要注重形象,这个年龄的其他小孩一般都脏兮兮猫嫌狗厌的,脸上挂着鼻涕都不晓得拧,哪有像小少爷这么干净整洁的。”
 
    是人都爱别人夸自己的孩子,林奶奶眼角的褶皱更深了。
 
    一行人移步到会客厅。肖无正好走在沈少爷身后,林奶奶和院长的对话自然都被他听到了。
 
    肖无下面两颗门牙昨天也掉了,本来让他郁闷的事突然使他抑制不住的想笑。他想象着沈小少爷正刷着牙,两颗门牙突然就掉了下来,他吓出两汪眼泪,捧着两颗小门牙,可怜兮兮的找奶奶求助,或许还会悲伤欲绝地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沈少爷没有门牙,笑起来会怎么样,好像看!
 
    那粉粉的牙床摸起来一定软软溜溜的,好想摸!
 
    或许是因为肖无的视线太过灼热,沈少爷疑惑地回过头,肖无立刻对他展露5年来最完美笑容,完整地露出八颗牙齿,不,应该说是六颗。
 
    沈少爷立即被他空洞洞的门牙吸引住了,双眼惊得圆溜溜地盯着那儿猛瞧,似乎在奇怪缺了门牙怎么还敢笑。
 
    林奶奶发现沈少爷停下不走,便也回身看看发生什么事,然后她就看到肖无,整个人都被定住了。不过她几乎下一秒就恢复常态,刚才的震惊似乎只是错觉。
 
    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院长看到这情况,再想到肖无昨天也换牙,立马上前殷情介绍:“这是肖无,跟小少爷同龄,而且也是今早刷牙时下面两颗门牙给掉了,真是缘分啊。”
 
    肖无马上明白了院长的意思,主动道:“沈少爷,你好。”
 
    “不用‘少爷少爷’的叫,你们就像唤朋友一样唤他凌乔就行。”林奶奶又对沈少爷嘱道:“小乔,去和大家到草地上玩吧,要和大家愉快相处哦。”
 
    “哦。”沈少爷低头答应,然后一只细白的手就出现在他面前。
 
    “你第一次来,我带着你吧。”
 
    沈少爷发现是那个和他同病相怜的肖无,便有点难为情地伸出手让他握着走。
 
    摸到了!摸到了!是真的!
 
    软软的,肉肉的,仿佛没有骨头,五指微微蜷缩在自己的手掌里,让肖无像起以前在树下捡到的雏鸟,也是这样窝在手心里,散发着柔软的温度。
 
    心满意足,心花怒放都不足以概括肖无内心的颤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