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手足情深 作者:晏环

字体:[ ]

1
 
  陈涛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摸到枕头下面的小闹钟,七点差10分,昨天晚上复习提纲做的太晚,不知不觉就睡过头了。
 
  强打起精神,穿了衣服去前屋刷牙。说是前屋,不过是把一个6平米见方的房子用木板搁成前后两间,前面的刚好够放张小桌子,后面放两张钢丝床,就站不下脚了。可就是这么一个小房间,是陈涛和姐姐陈洁相依为命的家。
 
  门吧嗒开了,姐姐匆匆走进来,拿着包糍饭说:“今天市场刚到一批新鲜白菜,我多背了几包,来完了,你早上就吃这个吧。”
 
  “姐,现在家里不缺钱,你用不着这么累。”姐姐在蔬菜市场给人运伙,推车,下午又支了辆饼车,在车站上卖葱油饼,什么赚钱就干什么,她一双年轻的手已经爬满了茧子。
 
  “不累。”姐姐把水壶压在灶头上,笑着说:“你知道姐闲不住,趁现在多干点,将来就好过了,我跟福根叔打听过,市场里有个摊位要盘了,我们有了摊位作生意,赚的也会多一点,现在就差500凑押金钱了。”
 
  陈涛咬了口糍饭,说:“姐,我不读初中了,回来帮你好不?”
 
  “你胡说什么。”陈洁猛的跳了起来,说:“男娃怎么能不读书,和姐一样当个睁眼瞎,就只能一辈子给别人打工,一点出息也没有。咱爸妈去世早,我在他们坟前发誓,一定要供你上学,让你成材的。”
 
  “可是……”
 
  “姐不识字但懂法,咱国家要求九年义务教育,初中是一定要读的,而且学费不贵,我都已经凑齐这笔钱了,下午我还要去你们学校跟赵老师商量。”姐姐从兜里小心的掏出一张张折得方方正正的招生简章,这些学校里都有发,陈涛出校门就扔了,也不知道姐是从哪里找来的。
 
  “姐,这些学校都不好,又贵……”
 
  “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的。”陈洁看了看里屋床头的小闹钟,说:“快一刻了,吃了赶紧出门,上学别迟到了。”
 
  陈涛咽下最后一口糍饭,背着书包出门。穿过阴暗的楼道,耳边是邻居们天南地北的地方话,都是这里的菜贩子,住在蔬菜批发市场的顶上,一群孩子哗啦从陈涛身边跑过去,追追打打,其中领头的是个叫陈辉的男孩,住在208,他的父母也算是和自己同乡,平日里就看见打麻将,不工作也不管孩子,也不知道大把的钱是从哪来的。
 
  到底楼,一辆辆运输汽车排起长长的队,一群工人大声吆喝着装货,要送到各大超市,饭店去。现在正是这个市场最热闹的时候。
 
  “吧!”迎面飞过来一个大菜梆子,正砸在陈涛书包上,他懊恼回头看,二楼恶作剧的小孩纷纷作鸟兽散,只有陈辉还大刺刺的站在栏杆边,笑的很嚣张,要不是时间不够,陈涛真想上去狠狠教训他一顿。
 
  到路边坐公共汽车两站,就到了居民住宅区,这是个和市场完全两样的世界,正值五月的春光,小区百花盛开,绿树成荫,一群群小学生背着书包,在父母双亲接送下,跨进学校的大门,在他们中间陈涛有觉得自己像是个异类,尽管他的衣服都洗的干干净净,半新的球鞋也是雪白雪白的,可总感觉到身上有一股菜叶腐烂味的他犹如过街老鼠,低着头走过校门边。
 
  走进教室,赵老师坐在讲台角落改试卷,对他微微一笑,陈涛这才甩掉那些莫名的心情回到自己位子上,英语课代表在讲台上带领全班人读单词了,他掏出英语书,也读了起来。其实,原本晨读的任务是他的,四年级从老家黄岩的村小转到这个学校这个班,没有一点英语基础的他,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赶了上来,所有老师都对这个外来孩子有好感,班主任赵老师更被他忠厚老实、自尊自爱的品性所打动。
 
  若说到什么缺点,这孩子就是太自卑了点。居然连上讲台领读都不肯答应。
 
  下午放学,陈涛挺开心的,中午学校的奥数比赛,他考了年级组第一,老师的表扬和同学钦佩的眼神让他的腰杆挺得直直的。回去告诉姐姐吧,自己没有辜负她两年来省下钱供自己上补习班的苦心。
 
  车站下车,没有看见姐姐的大饼车,有点奇怪,回家路上,市场大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远远看过去,南边二楼的经理室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其中有好几个是大盖帽。陈涛边走边看,宿舍过道上,他发现有好几户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不禁加快步子。
 
  进家门,陈辉愣愣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脸色发白,完全没有平日里威风八面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陈涛踢开他拦道的脚,放下书包,准备做作业。
 
  “谁稀罕这个破地方,是你姐要我来的。”
 
  “那你走啊,谁也没逼你来。”陈涛打开作业本,不理他,早上那菜帮子还没找他算帐,看着自己心情好,算了。
 
  辉子扭了扭屁股,最后还是没挪地方。几分钟过去了,孩子坐不住,哼哼着爬上床,用手去抠墙上贴的报纸,一屁股坐在被褥上,自言自语不知道说什么,抬头看看陈涛自顾低头做作业,更加觉得没意思。
 
  “啪!”一个东西打到后脑,是一团废报纸,陈涛回头看,自己床边的墙上被撕的惨不忍睹,心头火起,大喊:“你干什么?”
 
  “我肚子饿了。”应的理直气壮。
 
  “回家吃去。”谁理你啊,讨厌鬼。
 
  “家里都是不认识的人,他们谁也不管我,人家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辉子委屈的喊。
 
  陈涛看了他几眼,走到前屋翻了翻,桌上还有昨天晚上的炒芹菜和萝卜汤,锅里有剩饭,加了点水做泡饭吧。
 
  辉子一看见桌上的菜就拉下脸,嘟囔着要吃虾,可毕竟是真饿了,看见热气腾腾的泡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正吃着,门口有动静,从窗户往外看,姐姐和一个警察说了几句,推门近来。
 
  “姐,今天到底怎么了?”
 
  陈洁看了看辉子,叹了口气说:“辉子,你爸妈要出远门,你和姐姐哥哥一块住,好不好?”
 
  “什么?”陈涛先叫了起来,辉子用袖子擦了下嘴,干脆的说:“陈姐,您别骗我,我爸妈做了坏事,给警察抓了,是不是?反正他们也不管我,这样的老爸老妈不要也罢。我喜欢陈姐,以后就和你们一起住。”他蹦下椅子,钻到里屋看电视去了。
 
  “这小子怎么这样,姐,你怎么让他住我们这里。”陈涛叫了起来,电视声音开的满屋子响,有这个小霸王住进来,他怎么钻心学习。
 
  “你听我说,辉子他家爸妈竟然拉了一帮扒手,专门在街上偷人家钱包,现在给警察抓了,他爸爸还打死了菜场的经理,正在逃呢,这孩子在家乡没其他亲人了,村里村外的总沾点亲,我们好歹也算和他们认识……”
 
  “说亲戚,福根叔不也认识他们吗?为什么他不管?”
 
  “福根叔自己也有两个孩子,他老婆也不同意,我总不能看他进孤儿院吧,这孩子要是再没人管,迟早也会走上他爸妈的路。”
 
  “可是姐……家里再多一个人,我们不会……”陈涛说下去。
 
  “一个小孩能有多花费,他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和他好好相处,好吗?”
 
  “便宜这小子了,只要他不找我麻烦。”
 
  陈洁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我就知道我的弟弟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尽管答应了,可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6平米的房子里忽然又多了个人,也是很难相处的,尤其是个一刻也静不下来的10岁孩子。晚上,辉子和姐姐一起睡,陈洁把几天没洗澡的辉子整个擦了干净,那臭小子抹了香蓬蓬的痱子粉,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电视,一点也没有一个遗弃小孩该有的样子,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姐姐3点半要到市场搬蔬菜,自己也要做作业,陈涛一气之下拔了电视插头,辉子想抗议,被姐姐好言好语哄的睡下来。
 
  陈涛把数学复习提纲做完,已经十点半了,看了看对床,姐姐挨着床沿躺着,辉子背朝墙壁占了大半的床。他摇了摇头,拧了灯,昏昏沉沉的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闹钟响了一下,姐姐就蹑手蹑脚下了床,凌晨三点,窗外还是一片漆黑,陈涛静静躺着,姐姐收拾了下,出去带门的声音后,房间里又重新安静下来。
 
  就在陈涛静下心,快再次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压抑的哽咽,接着,又是一声,陈涛立刻坐起来,打开床头灯,爬到对床上,辉子还是背对墙壁躺着,整个人都倦缩在被子底下,一动不动。陈涛一把掀开,小孩紧紧闭着眼睛,一头的水,不知有多少是汗,多少是眼泪……
 
  毕竟,他还是一个10岁的孩子。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平日不太亲近的父母就这么把他遗弃了,再坚强的孩子都受不了,昨天晚上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是逞强装出来的。这小孩倔强的让人心疼。
 
  陈涛随手拉了把纸巾,轻轻的给他擦了把脸,辉子自始自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微微颤动的嘴角却暴露了他内心的脆弱。
 
  “天还没亮,再睡一会。”陈涛搂着他,轻轻关了灯。
 
  被窝底下,一只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角,胸口有颗柔软的小东西不安的动了动,贴着他的肩安安静静不再动。
 
  2
 
  时间过的很快,辉子住进陈家已经三个月了,这期间,陈涛以年级第一从小学毕业,直接晋升到七中,在公立初中里口碑最好,升学率三年第一的学校,学费也很便宜。暑假,陈涛每天清晨和姐姐一起早起,在市场找零工干,白天却操起自己小学三年级的课本,因为他家还有另一个考生,姐姐打算让辉子9月份开学读三年级,可这小子已经有大半年没有上学了。于是……
 
  “你到底懂不懂,这是两部计算应用题,所有钱要减掉买的两个东西,用连减。”陈涛不耐烦的在书本上画线段图,这小孩知道的东西比一年级的小朋友还要少。
 
  “小涛,你耐心点,辉子扔下课本这么久了,凡事都要慢慢来的。”一间小房子里都是陈涛的怒吼声,姐姐听的哭笑不得,还没看见过自己的弟弟这么精神的样子。
 
  “我怎么耐心,这家伙根本什么都不懂,就这么读三年级铁定留级,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认识他。”陈涛气急败坏的说。
 
  姐姐拿着两碗绿豆汤进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附下身笑着对辉子说:“别去听你哥的,咱小辉很聪明,一定会学好的,是不。先把这碗东西喝了,休息休息。”好象是赌气一样,辉子咬着铅笔头,坚决不抬头,继续和书里的应用题奋斗。姐姐叹了口气,也不勉强,把碗放在桌上,又把另一碗塞到陈涛手里。
 
  “快三点了,我要去新村做钟点工的,九点才能回来,你就留在家里。还有别这家伙这家伙的叫,他是你弟弟,对他好一点。”
 
  陈涛喝了口凉丝丝的汤,特解暑气,可又不免在心里嘀咕,这小子又不是亲弟弟,到现在连一声哥哥都不肯叫呢。
 
  陈洁出门了,屋子里稍许平静了点,不出半个小时又……
 
  “这是什么句子,都是错别字,你不会写的字用拼音好不好,意思的‘意’不是这个‘一’,你到底认识字吗?不是跟你说过,这里要划线,开头空两格不再往下写的就是一小节,开头标上小节号,所以这文一共八小节。”陈涛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家伙的语文比数学还惨,连拼音都不会读,最简单的字都不会写。
 
  “不对,在这里标小节号。”
 
  “不是跟你说过有八小节,你耳朵有没有?”
 
  “这里应该用感叹号,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突然,辉子像头愤怒的小豹子猛的跳了起来,龇着牙往他身上撞。
 
  “你干什么?小笨蛋。”陈涛当然不会被他撞到,反而用力拧住他的手,轻松的把他按在书桌子上。
 
  “你才是笨蛋,混蛋,大蠢蛋,我根本不要上学。”
 
  陈涛皱起眉头,大声骂道:“不上学你干嘛,做野孩子,我姐就不该管你,让你到市场里捡垃圾,跟你妈一样当小偷……哇!”他吃疼收手,虎口上居然有两道深深的牙印,这小子敢咬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