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京享爱物语(出版书)作者:米洛

字体:[ ]

  出版信息:
 
  东京享爱物语( 上)
  作  者: 米洛
  出 版 社: 鲜欢文化
  书籍编号: EK1016-10000817
  出版日期: 2012/1/17
  上架日期: 2012/1/17
 
  文案:
 
  絶賛!东京恋の物语シリー ズ!
  为了网罗这年仅十八岁、却有著大好潜力的金发青年,
  佐贺里见不仅得忍受亚力克的傲慢与刁难,
  身为首屈一指的经纪公司社长,
  还得纡尊降贵的身兼经纪人、以及贴身保母,
  可第一件任务居然是……陪睡?!
  亚力克对所谓的试镜拍片毫无兴趣,
  更讨厌这表面严谨又紧追不舍的社长大人,
  想狠狠欺负佐贺的恶质欲望在心中涌动,
  他假意签约,却以演练为藉口逼迫对方「亲身彩排」。
  ──想得到他的人,可得付出加倍的代价!
 
  出版信息:
 
  东京享爱物语  (下)
  作  者: 米洛
  出 版 社: 鲜欢文化
  书籍编号: EK1016-10000816
  出版日期: 2012/1/17
  上架日期: 2012/1/17
 
  文案:
 
  一见锺情的初恋居然就是佐贺里见?
  亚力克一改戏弄的心,不惜耍赖、色诱轮流上,
  甚至在演技上表现出卓越的一面,
  只为吸引佐贺里见的全部目光。
  但绝不与艺人发生感情,是佐贺的原则,
  只是亚力克那宠物般的撒娇与讨好,
  却让他不知不觉的沉沦,
  甚至对围绕在他身旁的女性产生嫉妒情绪。
  然而,身分与年龄,是他们之间最大的距离,
  想被爱的心,究竟是该小心隐藏、还是该勇敢表明?
    
                       
 
 
 
 
  第一章
 
  天空是一片瓦蓝,海洋更加深蓝的宝石,在阳光底下发出熠熠光芒,一架猎鹰2000EX喷射式飞机,犹如优雅展翅的鹏鹰,往日本清晰分明的海岸线平稳地滑降。
  机舱内光线明亮,铺满雪白天鹅绒的舱壁,以及餐座上的红樱桃鸡尾酒杯,都散发出蛋白石般的柔丽光泽。
  然而,再奢靡的光华都无法遮盖住,那睡在橙黄真皮座椅里的少年。
  他有一头灿烂的金发,修剪得极为时尚,从额前的浏海,到稍稍盖住脖子根的发梢,都勾勒出他完美的头型。
  他的五官轮廓,就像精美的人物雕塑一样,是那么俊美、迷人。此时,阳光的映射,让他淡金色的睫毛越发闪亮,看起来就像是被光芒笼罩的天使。
  然而,他就算是天使,也是举着盾牌和长剑,厮杀酣畅淋漓,足以毁灭天庭秩序的角色。
  究其缘由,还是因为他长得太过俊美,让人爱得发狂,继而引发混乱,尤其是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眸……比任何宝石都要勾人魂魄,令人无法自拔。
  此时,少年正在休息,双目微闭。
  他身上白色的休闲西服,是顶级男装品牌Grace的限量版,全球仅此一件,在今年的纽约时装周上看到时,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他没有系领带,淡蓝色纯棉衬衫的衣襟,微微敞开着。一种性感,却又带点危险因子的浪漫气氛,在奢华的空间里,微热的蔓延……
  年轻靓丽的空姐走进机舱,想要提醒他,飞机就要着陆了,可是却被这电影特写一般的镜头给震撼住了,心跳得飞快!
  虽然机长一再提醒她,别去打扰这位“看起来很美、很温柔”的少爷,但空姐还是斗胆弯下腰,伸手轻轻覆盖住少年放在椅子旁边的手,看似轻柔、实则诱惑般地说道:“少爷、希尔少爷……您醒了吗……?”
  空姐的声音在发抖,天啊,这真的是只有十八岁的少年吗?他的指头是那么修长,手掌大且有力。
  “……?”
  被唤作希尔的美少年,倏然睁开了眼睛,那双浅银灰色,将人的魂魄都吸走的眼眸,笔直而锐利地瞪向空姐,病完全无视她故意凸显出来的酥胸。
  “滚开。”
  “哎?”
  “谁准你碰我的?不想干了吗?!”
  灿烂的阳光不复存在,头脑中幻想的浪漫恋曲也戛然而止,机舱内的气温似乎陡降了几十度,希尔“啪”地甩开空姐的手,那厌恶又犀利的眼神,就像碰到了脏东西。
  “十分对不起!希尔少爷!”
  空姐猛然鞠躬,想起自己的身份,她受雇于新宇宙航空公司,而这家私人航空公司最大的股东,就是世界著名的大导演布莱恩。希尔。
  布莱恩。希尔是当今惊悚文艺类影片的大导演,以及《谁杀了我》等好莱坞获奖影片的制片人,他拍摄的电影屡屡创造票房纪录,而他的日裔妻子津田百合子,也是被日本娱乐界称作为“女帝”的传奇式演员。
  年仅十八岁的亚力克。希尔,则是他们的独生子和财产继承人。
  只是六个月前,因为被记者拍摄到外遇照片,布莱恩。希尔和妻子分道扬镳,唯一的儿子判给母亲抚养,而津田百合子也从纽约秘密回到了娘家——日本东京。
  这桩余震不断的离婚案,至今仍是八卦杂志热炒的话题。
  和大多数父母离异、孩子就失去保障和爱护的环境不同,亚力克的父母都十分宠爱他,几乎不会拒绝他提出来的任何一个要求,这架私人飞机也是他父亲送给他的,因此,只要他一不乐意,就能随时炒人鱿鱼!
  “很对不起!希尔少爷!”空姐吓得花容失色,赶紧鞠躬道歉。能在待遇优厚,飞行时间又短的私人飞机上服务,是许多空姐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够了,给我滚开,丑八怪!”希尔毫不客气地说道。
  空姐慌张失措地退下,一秒也不敢多停留。
  “哼。”
  希尔弯曲起双膝,侧躺着,并没有系上飞行安全带。即便是十分豪华的私人空间,他依然觉得狭窄憋屈,也许是他个头太高的关系,即便是赤着脚,也有一百八十八公分。
  飞机剧烈的震动,机长用英语提示遇到气流,并会在十五分钟后降落到成田机场。
  有这么一瞬间,希尔觉得坠机也不错,至少父母会痛哭流涕、悔不当初,随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他们已经离异的事实。
  眼下,他要做的事,就是什么事业不做。
  从下到大,他衣食无忧,也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事情,除了那个人以外。
  +++++
  那是在十年前,天空和现在一样,是湛蓝如洗,好似地中海平静时的样子。
  而他只有八岁,那时,父亲精心拍摄的恐怖电影《太平间的白影》,如愿以偿地获得好莱坞最佳导演奖,各种庆祝活动不分昼夜,在他们所住的“橡树庄园”,热闹地展开。
  亚力克烦透了借口来祝贺、却对他死缠烂打的大人们,不是劝他演出某个重要角色,就是请他代言儿童广告。
  “你看他的眼睛!是多么美啊!”
  “他的脸也很端正,混血儿就是漂亮!”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呢!”
  他们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惊喜,但一配合上脸部夸张的表情,就仿佛看见了“外星人”一样,又或者是见到了“摇钱树”。
  还有一些好色的老头,会摸着他的手不放,父母还认为他没有礼貌,不尊重长者。
  亚力克不得不从数百人的宴会中逃了出来,拉开领口的红格纹蝴蝶领结,长长吐了一口气,双臂大张的倒卧在幽绿的草坪上。
  阳光亮得刺眼,驱散了三月的寒意,当他眯着眼,昏昏欲睡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警觉地睁开眼睛,难道是跟踪他而来的人?
  这里离主屋的宴会场可远了。
  然而,那个人迫不及待似的走到草坪上,一屁股坐下,一口气解开黑色燕尾服的扣子,再摊开四肢,几乎是摔进了草地里,仰面对着天空“呼!”的大叹一声,是极其豪爽又舒服的。
  那人惬意地闭着眼睛,突然感觉到什么,猛地转过头,就看到了五步开外,与他一样平躺着的亚力克,惊讶得瞪大了深褐色的眼瞳。
  亚洲人?
  亚力克也看着他,青年大约二十岁的样子,乌黑发亮的短发,眼睛很漂亮,有着很深的双眼皮,和微微上挑的眼角。
  他的鼻子挺直,蔷薇红的嘴唇微启着,并不是因为看到亚力克的美貌而感到惊讶,而是觉得“这里怎么有个孩子?”或者是“怎么有人先来了?”这样的惊异和不悦。
  “你是谁?哪儿来的?中国人?日本人?”亚力克来了兴趣,第一是因为对方是他很少见到的亚洲人,第二,青年竟然不为他的外貌所动,反而一骨碌地爬了起来,想要走开去,难道是因为人种不同,所以审美观也不同的关系吗?
  “小鬼,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请先自报家门吧。”青年停下脚步,回头说道。
  “我叫亚力克,你的英文很不错嘛,是留学生?”亚力克自作聪明地道。想必是追随他父亲的学生吧。
  “不是。”青年又迈开步子,“我只是来做客的。”
  “喂,你等等我嘛。”亚力克跳了起来,在知道答案之前,他是不会放这个青年走的。
  那个人竟然真的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穿着小西装外套、以及格纹绒布短裤的亚力克,然后脱下燕尾服。
  “拿去穿着。”虽然庄园里到处是暖气,可是花园里却是寒风瑟瑟的。
  “啊?”
  怎么说呢?亚力克从头到脚都是名牌儿童服饰,不是母亲买的,就是父亲或亲友赠送的礼物,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亲自递衣服给他,这些东西,都是堆在偌大的更衣室里,有专门的仆人打理。
  “啊什么?小孩子感冒了不好。”青年拉开燕尾服,直接披在亚力克的肩上,“你该回去了,你的家长一定在找你。”
  然后,又听到他在小声咕哝,“怎么带小孩子来参加酒宴呀……还穿得这么少。”
  “呵呵,我不认识回去的路,跟着你吧。”亚力克甜美地笑了起来,那模样真的跟天使一样,他主动伸手握住了青年的手。
  青年吓了一跳,他似乎不习惯和孩子这么亲热,另一只手搔了搔白皙的脸颊,露出“为难又困扰”的表情,但他也没有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这时,又有人朝这边走来了。
  “哈哈!”的放肆调笑着,闪亮的露背礼服和笔挺的美式西装纠缠在了一起,就在不远处的橡树下面。
  也许是觉得这里偏僻,除了静谧的湖泊、草坪、橡树还有一些白惨惨的希腊雕塑外,就什么人也没有了。
  真是酒后*欢的绝佳场所。
  在青年察觉到那高挑的西方女子,把礼服裙子里的丝袜吊带都取下了,而男人又喘着粗气,在解着皮带扣,这一切发生在他们回主屋的必经之路上,无可避免,也没有屏障可以遮挡。
  青年动作很快地抱住亚力克的头,把他压下去,两人又倒在了冰冷的草地上。不过,之前是四肢摊平,十分自在,现在却像特种兵潜伏一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