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下 作者:诗意

字体:[ ]

 
 
内容简介
 
【2014年作品】
 
对温如予来说,利哲是妻子的外遇对象,是他该去痛恨的人;
 
可也是这个正经八百的男人对他说:「她不珍惜你,那就换我来,好吗?」
 
※ 耽美/现代都市/情敌变情人/年下/温馨/生活日常
 
阅读前防踩雷小提示
 
⑴ 机车毒舌攻x温淡受,小三上位走向,狗血注意。
 
⑵ 温馨甜文,轻松都市生活小品请笑纳。
 
⑶ 微量R18情节有,不适者请绕道或自行跳过。
 
☆、001
 
两名空中服务员在连接客机的通道口,戴着黑色的胶质手套,利落地检查着登机证的折口,将排队登机的乘客一个个领到所属的座位。
 
温如予正站在狭窄的走廊替陆续登机的旅客把行季放到座位上的箱夹里,他身材偏向清瘦,偏生长得高,一八零的身高以亚洲人的标准而言在人群中是引人注目的。
 
年轻小姐礼貌地道了声谢,温如予客气地笑道:「不客气。」
 
许是未曾料到这空少生得如此清俊,笑起来更如春风拂面般令人舒服,年轻小姐不禁多看了几眼,没有错过对方抬手之际左手无名指上微一闪烁的银戒。
 
「各位先生女士,欢迎乘搭加拿大航空,本班机将由温哥华飞往巴黎……」客机上的广播开始启动,机械式的女声响彻机舱,重覆着各个空姐空少早已背到烂熟的台词。
 
随着广播播出的逃生流程,温如予站在走廊中央示范着每一个动作。一身整齐的制服,深蓝色的衬衫,淡灰色的领带外套,蓝边肩章,配色颇是得体独特的个性有型。
 
作为加拿大的国家航空公司,明显在空姐空少的制服设计上也是下了重本的,每隔数年便会请来世界知名时装设计师亲手设计一套新的制服,而今年加航空中服务员所穿的皆以蓝白色为主,男的还算简单,女装便真是精致,上有香奈色经典的短衫,腰间系上大蝴蝶结,时尚美十足。
 
「……本班机即将启航,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谢谢。」广播结束时,客机也已然满座。
 
温如予巡视着一排排的座位,确认乘客都系好了安全带,温声提点着一两名大意的乘客,俯身拉了拉安全带的金属扣。
 
一阵隆隆声响,温如予终于坐到乘务员专用的座位,扣好安全带,准备起飞。
 
「我的天,又是你,这个月第三回了吧,我就不信能同一个机组这么多次是巧合,老老实实给老子交待,这几个月里你到底接了多少的班儿?」甫坐下,身旁响起夸张的怪叫,似乎想抓住温如予质问许久了,一有机会就捸住人佯装凶狠地审问。
 
那张男孩子气的年轻脸庞着实不适合这般表情,逗得温如予笑了,伸过手去拍了拍对方的头,斥道:「去!」淡淡一声,不若乘客面前展现的礼貌拘谨,脸上神情温和,看上去沉实得很,对待年纪较小的这个后辈就一像个哥哥那般。
 
「是说真的啊,你以前是不飞长线的吧,瞧瞧最近是咋样子?」程晓在狭小的座椅上调整着坐姿。
 
「等你以后成了家也就明白了。」
 
「得得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娶了美妻生了小子,这算甚么!我才不羡慕来着,要都像你这样接班儿接到没个节操,我情愿花花儿,不结了!」程晓开着前辈的玩笑,丰富的表情充满喜感,直把人逗乐了。
 
「你以为花花公子是谁都做得的?」温如予淡淡扯着唇揶揄。
 
因为身处异国而在以西方人为主导的航空公司任职,温如予对同为华人的程晓有着莫名的亲切感,于对方还是新人时有意无意地帮衬着,程晓是个单纯的男孩子,给他一分好就回报十分,久而久之两人就算未到莫逆之交也有一定的交情,纵是向来外表温和实则冷淡的性情的自己也难免喜爱。
 
不少人以为空中乘务员以空姐为主,其实空少也占着不小的比例,因为乘务员不只是普罗所以为的为乘客提供餐饮服务那么简单,还有责任重大的安全管理职务,而这个分工多数会落在男性身上,以至于空少永远处于被需要的状态,不过说到底女性乘务员还是因为样貌讨喜而占了大部分,是以程晓一入行在最初的心花怒放后开始连连叫苦,视温如予如救命浮木一般,嘴里前辈前前辈后地巴结着。
 
「嘿嘿,是这个道理,但我长得帅,自然做得。」程晓脸皮厚厚地自诩,倒不是夸大其词,那副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模样,要追个妹子一点难度都没有。
 
期间,另一人也坐了进来,三十岁出头的白人女人,正是他们这个机组的组长。
 
「Danny,我前两天也飞了一趟巴黎,看见了你老婆了,难道你不知道她也飞巴黎去了?」Jenny利落地扣上安全带,向来直话直说的她到最后竟有些迟疑,尤其目睹温如予错愕的神情时更不敢再说。
 
「怎不早说,我准要换这个班儿。」程晓反应很快地表现出高度兴趣。温如予之妻美名在外,一年前参加过他们婚礼的同事回来都赞不绝口,又是羡慕又是嫉妒,都说温如予是高攀了,虽是名副其实的俊男美女组合,女方却是小有名气的模特儿,外型是公认的人见人爱,出身也好,绝不是一个空少可比的。
 
温如予沉默,温和的眉目微敛,不知在想着甚么,表情有着微不可察的僵硬。
 
☆、002
 
「Eva   Yeung?我还没见过她真人呢,还不要给我介绍介绍,不够朋友喔!」程晓还在一旁喋喋不休,温如予却一个字也未有听进去。
 
Jenny没好气地瞅他半晌,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看你这窝囊样就知道你定是不知老婆哪儿去了,两个都是空中飞人,这算个甚么夫妻啊!这就算了,回了温哥华也是成天不归家,天知道她哪里鬼混去了!」
 
「组长……妳别这么说她。」温如予声音低低,脸色微微一沉,似乎也有些心虚。
 
Jenny听了更气,竟是越骂越带劲了,「俗话说得好,甚么锅配甚么盖!有你这样不会管的丈夫,才纵出了那么任性的妻子!就你不成器,家不成家的还只知道要替她护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早晚得出事!你们男人就是肤浅,碰上人家长得好看别的都不顾了,我还以为你不一样呢,没想到天下乌鸦一样的黑!以为娶了个模特儿长脸儿,有苦自己知是了吧!唉……不说了不说了,讨人嫌了我都!」
 
「你们……在说甚么啊?嫂子给前辈戴绿帽子啦?」程晓嘻嘻笑着,说完脑袋就重重敲了一记,他无辜地举起双手护住头部,「干嘛打我?」
 
「Ben,小男孩可以说童言无忌,像你一把年纪就是少根筋了!」
 
「我哪里一把年纪了啊,我今年才二十二,那叫青春啊。」程晓素来是厚脸皮的,被说没脑子也好少根筋也好他都无所谓,自信得不得了。
 
「闭嘴!」Jenny不再理会来乱的程晓,又瞅了眼始终静默的温如予,重重叹了口气,「唉!我看你真是爱惨了你老婆,不然我真想不出你宽容的理由。」她一脸可惜,小温多好的人啊,偏偏喜欢美女,生生地被糟塌,自讨苦吃,谁也帮不了他!
 
温如予仍是不语,脸色稳稳淡淡,没有太多表情。
 
爱惨了?原来在外人眼中他是如此吗?也许,算是吧……
 
Jenny是一个很好的组长,至少对机组成员有着最基本的关心,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机组并不是固定班底,乘务员不会跟着同一个组长手下做事,每一回接班便又是新面孔的机组,好的组长坏的组长也都是一次半回的事,要再遇上讲的是缘分,搞不好就永不再见了。温如予跟着珍妮领的机组也不过是一年才那么几回,然而人与人之间或许真有波频这一回事,又或许温如予长得就是讨喜,珍妮对这位后辈总是照顾有加。
 
她虽不清楚温如予家中的那些事,但作为一个女人她有天生的第六感,光一眼就隐隐明白可能发生着的事,只是旁人多说无益,提点一句也就是了。
 
机身轰隆一震,飞离了地面,直朝云层而去。
 
就着机舱小小的窗口,初冬的天空是极浅的蓝,白云似羽,绵绵软软,团团罩住机身,直至看不见大地的颜色。
 
安全带的指示一暗,空姐空少纷纷松了束缚,该哪里忙活就哪里忙活去。不久,就有空姐空少捧着湿毛巾、花生、旷泉水、耳机等物品一一派予乘客,勤快的速度绝不让乘客有半点被怠慢被疏忽的空间。
 
狭窄的空间里,众人来回进出,各司其职,条理分明,内里却是乱成一团忙成一块。
 
待得忙完这一轮后,厨房就得准备午饭了,飞机的餐食都是预先透过负责供应航机饮食的厂商在在机场附近先制作完成,冷藏贮存至起飞前运送到客机机舱里,到飞行稳定时才加热分发给乘客。在头等或商务舱,有别于经济舱快餐般的成品,上菜模式是尽可能接近高级西餐厅的水平,由头盘至甜点,讲究非常。
 
本班航机的头等舱餐饮甜点是生巧克力蛋挞,纯色的巧克力,程晓想拿一块偷吃的手被打掉,珍妮让温如予分派去了。
 
温如予捧着盘子出去,稳当的双手沉静得一如他的情绪。
 
他仍可专注于他的工作,告诉自己或许真的很爱妻子,只要她还是他的妻子就好,至于她有她的自由与野心,那不是自己该管辖的范围内。
 
这样就好,至少他们之间是和平的,他并不想破坏。
 
别人说他是天生吃服务行业的饭,不论心情好坏都永远能笑得那么自然,让人看不出真假。
 
「Chocolate   Ganache   Cake,请慢用。」他温声道,如他面对客人时一贯的柔和。
 
「Danny?Danny   Wen?」
 
耳侧蓦地里响起一声试探口气的询问,温如予随声抬首,只见唤他的竟是跟前头等座旁边坐着的一个男人,衣衫优闲,成熟干练中又有一份开朗随和,正笑意满满地朝着他莞尔,脸上全是久别重逢的惊喜。温如予一时没想起对方是谁,有一剎那的怔愣。
 
男人倒是不介意,扬了扬眉,笑道:「你小子,居然忘了我!出了师就过河抽板啦?」
 
温如予意识过来,因为工作关系不能表现得太明显激动,清俊脸上只绽出浅浅笑容,低声道:「许经理,好久不见。」
 
「经甚么理,人都出走了,不许叫我经理。」许明轩眨眨眼,亲切幽默的表情让平凡的脸容硬添上让人想亲近的吸引力,「让我时常联络联络我,结果呢?居然就这么消失了,那可不行,就算没有继续待在这一行那也不用就此人间蒸发,今*你让我捸住,跑不了了!」
 
「怎么敢呢。」温如予很是喜欢这个开朗的许明轩,不禁笑得眼梢弯弯。
 
「男人说话算话啊,等下你过来,给我你的号码。」许明轩听了就双眼发光,瞥见对方要推回厨房的手推车,又笑了笑,「瞧见了吧,甜点是Chocolate   Ganache   Cake,这可是你的拿手好戏,被我偷了用了,不好意思啊。」
 
「这东西人人会弄,您就逗我吧。」温如予翻了翻眼,忽然又疑惑了,「怎是你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