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的男人]黑道情人 作者:米洛

字体:[ ]

 
(出书版)《黑道情人》米洛
 
    文案:
    中城警局反黑组的刑警荷风,是一个正直、勇敢、为自己的信念和目标坚定不移的人。
    可同时,他又是韩国最大的黑社会组织,金佚组的养子。
    长兄如父,荷风还真有些怕这个冷静睿智,又霸道无情的大哥,不许夜不归宿,不许抽烟喝酒,不许衣冠不整,动辄罚抄家规,甚至还被禁足。
    他可是刑警耶!俗语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一番你来我往的暗战,却使未来更加危险,更扑朔迷离。
    一次卧底,阴差阳错,荷风竟成了大哥买下的Money Boy,众目睽睽之下,
    他不得不和那专制的暴君上演热情的男宠戏码, 可是……为什麽大哥的眼神那样认真?不是演戏而已吗?
    缠绵的吻越来越热,反抗的双手却被牢牢按住,要命!究竟有没有人来喊Stop?
    
    第一章
    我叫荷风,今年二十三岁,一百七十四公分,黑发,黎黑的眸。
    我生在首尔,父亲是中国人,从小习武,十几岁的时候,他为赚钱偷渡到韩国,做有钱人的保镖。
    我的母亲是韩国电视剧演员,她长着一张东方芭比似的脸孔,皮肤雪白,翦水的瞳仁,分明的轮廓,但是运气不好,只拍过一部有名的电视剧,现在已经被人遗忘。
    听说我出生四个月时,母亲受不了生活的贫苦,还有整日的提心吊胆,毅然决定离婚,然后和一个剧作家再婚,完全抛弃了我和父亲,我是由父亲一水拉拔大的。
    我七岁的时候,父亲在业界越来越有名,于是被韩国最大的黑社会帮派——金佚组,请去保护他们的组长,我父亲生性耿直,做事很拼命,有子弹、有飞刀来他就挺身而出,完全不顾别的。
    于是在一次帮派恶斗中,我失去了我的父亲。
    欲哭无泪,内心的悲痛无法形容,我站在墓碑前,脸色惨白,难以相信这灰暗冰冷的石碑下,躺着的竟是父亲?!
    「你好,我叫朴志宗,你的父亲就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我很感激,亦很内疚,可以的话,请让我补偿你,做你的养父吧。」
    诚恳万分的表白,一字一句都深深地敲进我哀恸的心里,我不禁转头,看着这个朝我下跪的黑西装男人,还有他身后那三个紧紧凝视着我,动也不动的男孩……
    终于,我轻轻地点了头。
    那年年底,一切手续就绪,我成了叱咤风云的金佚组组长第四个儿子。
    养子难做,更何况上面还有三个漂亮、优秀的男孩,我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进那座轩昂大宅的,可让我意外的,三个哥哥都对我很好,他们完全把我当作亲弟弟疼爱,一有空就跟我玩。
    养父很尊重我,他奉守对我的承诺,给我所想要的一切,不让我受一点委屈,以至于帮内帮外的人,都认定我其实是他的私生子。
    丰裕优厚的生活,融洽欢愉的家庭,我的哀伤随时间一点点消逝,我变得开朗,和哥哥们打成一片,可不是说我就忘记了父亲,只是随着我长大,我知道了什么叫做谅解,懂得珍惜眼前所拥有的情谊。
    时光飞逝,我的大哥朴景毅,接任因膝关节炎而隐退的父亲,担任金佚组第四代组长。
    他负责管理首尔大大小小的帮会事物,经营赌城、夜总会、游戏厅、酒吧、影院等娱乐场所,旗下正式组员据说有一千两百多。
    我的二哥朴正焕,比我大五岁,留学美国主修金融管理,拿到硕士学位后负责管理金佚组在国外的产业,还有几条一直被国际员警盯住,却始终抓不到确实证据的走私路线。
    二哥已经拿到美国绿卡,去年和一个大学同学在三藩市结了婚,可回家的次数一点也没减少。
    我的三哥朴元锡,只比我大四个月,因为年龄相近,小时候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我们念同一所小学、中学,他极聪明,运动神经又好,年年捧奖杯回来。
    三哥越级年完四年大学,然后协助大哥管理帮会事物,我知道他管理信贷公司,也就是放高利贷,就洗黑钱能手,很多人都怕他,得罪他或阻碍到金佚组的人,通常不会有好结果。而我……
    「你要做警员?」
    高中毕业前的某日,我们一家坐在面对中庭的内客厅里吃晚餐,我说出了考试志愿。
    养父手捧着青瓷茶碗,一双威严的眼睛直直地,或者说无法置信地瞪着我。
    「是的。」我放下筷子,跪坐着后退一步,坚定地点头。
    「胡闹!」大哥朴景毅,蓦然挺直背脊,刚硬冷峻的脸孔泛着铁青。
    「这真是……意外啊。」二哥轻叹着,白皙的手指托了一下略微下滑的眼镜。
    「我不准!小风,绝对不行!!」坐在我隔壁的三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沸腾的怒火清晰地刻在他俊逸、帅气的眉宇间。
    「但这是我最想做的事啊!」手臂被抓得很疼,我用力想扳开他,「元锡哥……」
    「你敢做警员就别叫我哥!」他气势汹汹地大吼。
    「元锡,放开弟弟。」养父及时出声,「想打架吗?太难看了。」
    「爸爸,您难道由他……我们是黑社会耶!」三哥放开我,余怒未消地看着他父亲,「太可笑了!」
    我吞咽了下口水,忐忑地抓紧黑色校服,我知道我是这世界上最不适合做警员的人,可是……
    点着灯笼的庭院里,忽然传来昆虫低哑的嘶鸣,养父侧身看了看那暗幽葱翠的花圃,缓缓喝尽碗里的绿茶,「小风,你想做警员是因为你父亲吗?」
    被说中了,我默默地点头。
    「你恨我们吗?」养父这样问的时候,旁边那三双晶亮的眼睛,紧张而犀利地盯着我看。
    「不!」我赶紧摇头,「在我心里,您们是最重要的亲人。」
    养父放下青瓷茶碗,似乎是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准你考警校。」
    「太谢谢您了。」没想到真能通过,我惊喜万分,绽出笑容。
    「爸爸!」三哥仍不满地大叫。
    「元锡!」大哥喝住三哥,「听爸爸的。」
    「可你们都不生气吗?」三哥惊异地瞪着眼睛。
    「这是小风想做的事吧?」二哥微笑着,夹起面前的菜,「而且父亲都同意了,有什么好生气的?」边说着,他边看向斜对面的大哥。
    大哥正喝着百年老店酿的米酒,他好像已经平静下来了。
    「还是说,元锡,你怕被小风抓住把柄吗?」二哥露出那招牌似的嘲讽笑容。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输给他!」三哥目光灼灼地盯着二哥,全身仿佛燃烧着斗志。
    「我们也不会。」二哥笑吟吟地应着,优雅地拿起了勺子,开始喝面前的紫菜汤来……。
    然后,我考上了春川(地名)的警员学校,因为从小就练跆拳道和击剑,身手出色的我,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来又被分配回了首尔,现在是中城区警视厅反黑组刑警。
    十一月初,中城警局——
    阳光耀眼,薄薄的云絮点缀着远方湛蓝无垠的苍穹,这是郊游的好季节,人也应该心平气和才对,可站在我面前的金永旭课长,脸庞阴沉得就好像判官。
    「荷风!你怎么搞的?!警告过你对方是韩议员的儿子,还敢踢上去?!」
    「他出言不逊,妨碍公务,我很抱歉在公共场所动粗,但是……」我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地保持平直的视线,「下次见到他,还是会踹上去的。」
    「荷风!你要气死我是不是?!」金永旭课长恼火地大吼,竟连玻璃也微微颤动。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蹙拢眉头,小声地说。
    「真是……」金永旭课长扯掉领带,重重地坐下,「忍一忍不行吗?你这种性格,究竟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我想到了我去世的父亲,咬住嘴唇。
    「罢了,」课长瞅我一眼,叹道,「你也算是我们中城局破案率不错的刑警,李局长应该会帮你说话,但你也别太得意了,好好做事!」
    「是!」我急忙立正、敬礼。
    「叫郑彬进来。」金永旭课长清了清喉咙说道,郑彬是我在警校时候的死党,他也是很优秀的毕业生,我们两人现在是搭档。
    我走到紧闭的玻璃门边,拉开门,比我高半个头的郑彬探进身子,附耳嘀咕,「飓风过了?」
    「连检查也不用写。」我耸耸肩膀。
    「哼!」金课长干咳一声,我们俩以极快地速度,在他面前站定。
    「器械走私那件案子……」金课长面带不满,却又无可奈何,他打开桌上厚厚的档案袋,「调查得怎么样?」
    「这两周一直在跟进,买家是金昌镐,我们掌握了大部分的证据,至于卖家,怀疑是俄罗斯黑手党,」一提到案件,我就十分地认真,「上个月马加派在釜山港活动频繁,入境处驱逐了两名非法入境的俄国人,他们在限制入境的名单上面。」
    「哦?」金课长挑起粗黑的眉毛,「具体一些?」
    「这两个人都是马加派高层负责人,可惜我们抓不到他们交易的证据。」郑彬应道,「交易分了两个地点,香港交货,韩国收钱,和以前的码头买卖不一样,我们和国际警员合作,可是线索一深入到香港就断了,听说交货是在渔船上,但是卧底接近不到负责人,也不知道是哪一艘船,所以……」郑彬深吸了口气,「调查现在很困难。」
    金课长神色凝重,沉吟着,「一年前的军火走私案,也是卡在了香港,五名加拿大籍嫌疑犯,在押解途中横糟车祸,其他证据又不够定罪,检察院只好撤案。」
    「那现在?」我着急地问。
    「过了规定的侦查期限,只能不了了之吧?国际警员那边,我会联络的。」
    「就这样算了?」郑彬很不服气,忿忿地一拳击中自己的掌心。
    「郑彬,你是第一天当警员吗?」金课长皱眉瞧着他,「没有证据,就算他炸了国会大厦,我们也不能拘捕他。」
    金课长往前坐正身子,拿起金色钢笔在报告尾页刷刷地写下了结案词,然后,他阖上文件夹,又从桌边拿起另外一份,「知道最近崛起的杉木组吗?」
    我和郑彬对视一眼,点点头,说道,「为首的男人叫李翰,三十九岁,独身,原来是釜山庆欤组的副组长,后来和当家的闹了矛盾,自己组织了人手,到这里来发展了。」
    「嗯,不错。」
    金课长翻开文件夹,「两个月前他买下了一家歌舞厅,就在明洞(地名,繁华商业街),有个女孩逃出来报案,说他们利用信用卡借贷拐卖未成年少女,这件案子本来一直由二课负责,可是派去做卧底的女警暴露了,二课不得不撤她回来,现在,他们需要我们一课协助。」
    「我们能做什么?」全组没有一个女员警,我不解地眨眼。
    「明洞那边的舞厅,除了坐台小姐,还有男公关。」
    「哎?!」我的脸部肌肉顿时抽紧,「课长,难道要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