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哥,我怀孕了!+番外 作者:吠仔

字体:[ ]

 
《哥,我怀孕了!》作者:吠仔【完结+番外】
 
我不讨厌他,但也没多喜欢他。
只觉得他是一个义务,照顾他就是我的工作,毕竟他称呼我为哥哥。
然而在高中之後我也离开这个家了,原本以为快乐的独居日子可以长久却没想到……
那个名为佟哲庆的弟弟竟然对我纠缠不清。
在我印象中那像小狗儿,双眼眨巴眨巴的孩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个身高高达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
等待着自己的到底仍然是场恶梦般高中生活吧!
 
《楔子》
 
当时他还很小,有着红润的脸颊,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像个黏着主人的小狗跟在我的身後,是个耍无赖的孩子,常常一不顺他的意就会生气得流下眼泪。
「哥哥是大笨蛋!」他总是这样骂我,基本上我都不会多理会他,但是不理他又会开始嚎啕大哭。
我不讨厌他,但也没多喜欢他。
只觉得他是一个义务,照顾他就是我的工作,毕竟他称呼我为哥哥。
会来到这个家的原因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因为无法被自己的妈妈忍受了。
当时我大概八岁吧?在我印象中我出生到现在都没看过那个扮演着「父亲」角色的人,我几乎也没有向妈妈问起那个人的存在,到了八岁妈妈带了一个男人回家,两人总是黏在一起。
我总是那样默默的回到家里,关上门进到自己的房间读书,当时觉得就这样子平静的过就好。
但当妈妈不在家的时候,那个男人就会开始用言语羞辱我,一开始我不当一回事,到最後他开始打我,但我不曾哭给他看,我总是咬紧双唇,用着憎恨的眼神瞪着他看。
我尝试和妈妈说那个男人所对我做的事情,但妈妈都温柔的笑一下,然後开口:「你怎麽不反省你自己?他个性那麽温柔,一定是你自己不乖他才打你的阿。」
不管怎麽说,她也不相信,也听不进去,最後我放弃和她沟通了。
到了国中,我便开始耍流氓,不喜欢去学校,尽管去了学校也是成天勒索同学、打架闹事,甚至是和老师吵架,好几次我都被校方给强迫转学,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管是到哪我那嚣张的态度从来没有改过。
像个恶性循环,转了又转、转了又转。
我妈最後摇头,说她再也受不了我了,我冷冷的笑了一下,没有多理会她的话,谁知道第二天社会局就来到了我们家,妈妈和他们哭诉说我这孩子有多难养,那个男人则是在一旁冷笑着,好像两人都恨不得把我赶走似的。
我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他们一开始热情的招待我使我十分不习惯,但是不论我再怎麽不乖,他们都会默默的忍耐我,渐渐的,我好像改变了,但是那种感觉我不会说。
他至始至终都对我露出了真诚、纯真的笑容。
我常常觉得他明明就已经国中了,为什麽个性还像个孩子一样呢?
有时候去上学时,他都会哭着要我等他,如果你不等他,他就会大声的喊:「我最讨厌哥哥了,再也不理你了──!」,事实上我不在意他不理我(毕竟我平常就不怎麽理他),但是每次说不理我的明明是他,最後哭着要我和他合好的也是他。
国中的他身高也不到一百六,大概只有一百五十三吧?国中的我身高已经到达一百六十七了,我和他也只差了一岁。
有一次,我洗澡洗到一半,他突然冲了进来,一直吵着要和我洗,一开始我脸色发绿,心想两个国中的大男人一起洗澡岂不是笑话一桩?但是看他闹脾气的样子我只好叹口气,答应他。
当他听到我答应时,他整个人跳了起来,像只摇着尾巴,兴奋不已的小狗对我傻笑着。
没想到第二天他立刻哭丧了脸,跑来找我,一开始我不晓得为何他哭得如此伤心,一问之下才知道。
「哥哥……我怀孕了!」
当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没把口中的开水吐出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是笨蛋吗?」我问道。
他搓揉着眼睛,说:「我今天早上肚子突然好痛,爸爸就跟我说我一定是怀孕了。」
「你是男生,不会怀孕。」我认真的看着他的脸,心想这家伙真的是个国中生吗?连这一点点知识都没有。
「可是爸爸说怀孕就是前一晚两个人不穿衣服,贴在一起啊!」他激动的说着,我噗哧的大笑出来,指着他的鼻头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怀了我的孩子吗?」
他非常卖力的颔首,像是要把颈子给摇断。
「你是笨蛋吗!洗澡又不一样,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男人,要是真的做了也是绝对不可能怀孕的!」
他忽然愣住了,隔了几秒後,他又开口:「要是真的做了什麽?」露出了疑问的样子,他问道。
我倒抽了一口气,完全无法认同这呆头呆脑的家伙。
转过身,我说:「没什麽。」
他嘟了嘟嘴,不满的摇晃着我的手臂,一直问我到底是什麽,但是我涨红着脸,不给予他回应。
那种事情……不会自己想啊!
到了国三即将毕业时,我搬离了家,毕竟这个家不是我真正的家,但是爸爸妈妈都很温柔的说:「你留下来吧!没关系的。」但是我坚持的摇头说自己已经有能力照顾自己了,不需要他们担心。
我原先就有打工,存了些钱,房租应该还应付的过去。
我搬到了自己高中附近,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多,由於搬到了北部要搭高铁回高雄便需要一笔钱,那笔钱我能省则省,所以这两年一直没有回家。
原本他们说要上台北来看我的,但是我一直说不用担心,我过几个月就会回去,但是这个承诺一直没兑现。
直到我上了高二接到了一个消息……
「什麽!」我吃惊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这件事情突如其来,完全不给我反应的机会。
「唉,你冷静点……你弟今天应该就会到你那了吧。」电话那头的爸爸说道,我倒抽了一口气。
我弟和我考上了同一所高中(我怀疑他是故意的),一声都不通知便说要杀来台北找我,这种荒谬的事情我如何接受啊!
「那家伙就托你照顾了……」爸爸说着。
我挂上了电话,头疼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天杀的、天杀的!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要我和他生活我可是会疯掉的阿!
霎时,门铃响了,我整个人僵在门口,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下,缓缓的伸出了手去开那道门。
门才开出了一条缝细,门外的人就急促的把门大力的扳开,我差点没被眼前这庞然大物吓死!
「哥──!」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高达一百八十公分,一头褐色的头发,原本我心里想着这家伙是谁,听到他喊着我哥我便恍然大悟,下一秒被大力的抓进他的怀抱里。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我弟……
那个呆头呆脑,一脸天真无邪,令我想抓狂的弟弟。
 
第一章
 
我差点死,被我弟弟的熊抱勒死,好不容易摆脱他的拥抱,我喘着气,用着不友善的眼光瞪着他。
「佟哲庆!」我竭尽嘶吼,双手握拳,愤怒得连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了。
佟哲庆愣了一会儿,错愕的眼神逐渐转为无辜,嘴巴张了开来,像是想说些什麽却又哑口无言。
「难道你来找我都不用跟我报备一声吗?」我愤然质问,越是看到他那张装无辜的大男人脸我的火气就爆冲。
他露出满脸歉意,低声说:「对不起……我以为哥哥会很高兴。」
我摇头,实在受不了他总是做错事情後才道歉,我以为他能稍微有点长进的,但看来我错了。
我瘪了嘴,不禁将视线移游到他身旁的行李箱,便绝望的叹了一口气。
「那个……如果哥哥真的不喜欢,那我可以搬去别的地方没关系。」他说道,而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我一脸不耐,喔不,他早该察觉的。
「算了,留下来吧。」现在又能如何呢?把他赶回去这种事情我做不到,他的父母亲毕竟也一直都是无怨无悔的在照顾我,再加上……他是我弟,虽然不想承认这点,但是很可惜的我不得不逼迫自己承认。
他的瞳孔再次闪烁,样子依然像个摇着尾巴讨主人开心的小狗,「真的可以吗?」
我眯起了双眼,「你不要?好阿,你现在就可以走。」
他卖力的摇头。
「谢谢哥。」首次,我看见他露出成熟的笑靥,也只用了哥一个字称呼我,不知怎麽的就是觉得浑身不对劲,但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他脱下了鞋子,将鞋子整齐的摆在一旁,并拎起自己的行李箱,将其搬至客厅放置。
我双手交叉在胸前,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床给你睡,我最近就将就点睡沙发。」
他回首看我,眉头深锁,「哥,床你睡,睡沙发身体会着凉。」这是关心吗?什麽时候轮的到他来关心我了啊?
突然,他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笑容。
「还是哥想要跟我睡?」
我立刻清了清嗓,「佟哲庆,你可以再嚣张一点。」用了充满杀气以及愤怒的眼神瞪向他,他立刻缩了缩肩膀,吐出舌头说抱歉。
「学校去过了吗?」我问道。
他颔首。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凉了一大半,以後不仅是在家要忍受他,到了学校还要继续饱受他的折磨,这岂不是人间炼狱?
「哥。」他唤住了我。
我故作一脸不耐烦,「嗯?」
「我在想……哥的午餐以後就由我来做吧。」
我立刻睁大双眼,露出瞠口结舌的样子,此话当真?你知道吗,我已经连续吃了快要两年的泡面!听到这消息不禁露出了笑脸。
他露出认真的神情打量着我的笑脸,当我察觉到这点时便立刻收起笑脸。
「看、看什麽看啊!」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害羞亦或是尴尬,我别扭的责备他。
「你的笑脸一直都很漂亮,至少比愁眉不展的样子好!」他潇洒的说着,我立刻绿了脸,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人冠上漂亮这个适用於女人的辞汇,对於我来说根本是种羞耻。
「我何时愁眉不展了?」我问道,从来没有!应该说即使我真的露出愁眉苦脸的样子也绝对不会让他看到。
他认真的盯着我,蹙紧眉头,「你常常在偷哭,我有看到。」
天杀的!顿时我面红耳赤,我可不记得我自己在哭的时候有被他看到过,更何况……要我为了那种只因无法忍受以及想获得自己身边男人更多青睐的女人,我压根都不想掉一滴眼泪!
「哥总是很悲伤呢,一直都是。」佟哲庆默默的说道,我也露出了黯然的眼神,这种事情……一点也不想再去提到,也没必要多提。
「才没有……」我轻声反驳,自己瘪了瘪嘴。
他疑似摆出一脸安慰的笑容,忽然站了起来,那高达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令我极为不适应,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明明只过了两年,他倒长了二十来公分,我却连一公分都没长!
「时间不早了,明天就要开学了。」我说着,看了看悬挂在墙上的时锺,已经快要十点了,想着想着,并转身朝房间走去。
「你先去洗澡吧。」
他应了我一声,我便关上房门先睡了。
但是那一夜我辗转难眠,我想往後不只这一夜了……每一夜都会是无法入眠的夜。
※    ※  ※
「所以从今以後你弟都要跟你生活在一起了?」李沛宇咯咯的对我笑着,李沛宇是我来到这所学校认识的高三学长,我们认识的原因呢……呵,说来真是好笑极了。
还记得我开学没多久,午餐总是吃泡面,当时我拿着泡面要去装热水时好死不死忘记绑鞋带,我脚一踩,冒失的踩到自己的鞋带,泡面自然的就往前倾了。
原本想站起来和他道歉的,谁知道我正要爬起来时,双脚又踩到地上泡面,反射动作就这麽抓住了李沛宇的裤子……
把他裤子拉掉就算了,我站起来看到他那副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的噗哧一笑。
当时李沛宇用了我这生所听过的种种脏话飙了我,我全家几乎都被他问候了一次。
当下我差点忍不住,但是我告诉自己要深呼吸,要做个有礼的君子!就把这股不满给忍了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