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洛影晨砂 作者:瞳浩

字体:[ ]

 
【文案】
秦洛砂觉得自己死定了,因为他开车撞伤了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他顶头上司的儿子,柳晨。
知道了这货还是离家出走后……
夹在父子两人中间的他表示好害怕啊!
还有比这还惨的吗?
有。
这天,柳晨对他说,“洛砂,不要背叛我。”
“你怎么能相信我这个骗子的话呢?柳晨,让我看你为我疯狂,好吗?”
 
攻受双双黑化,微sm,中间有花妖配角出没,配角有3P情节,与主角无关
 
楔子:
——程叶卓:一点见面礼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什么都答应……”
年纪尚小的少年跪在两个男人的脚下哀求,双肩的战栗带着绝望,这是对死亡的恐惧。
哭求声持续了良久,没有人会救他。
终于其中一个男人开口了,收回了其中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声音阴沉温婉,“好,我饶你一命,看在你是她的孩子的份上。”
少年带着狂喜,不敢抬头看他们,另一个人开口了,枪口却是抵在他的头上,“可是,你该怎么回报我们呢?”
“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做,求你们……”少年语无伦次地哀求,因为头顶的枪口怕的浑身发抖。
消音手枪没有发出响声,有的只是一阵剧痛,擦在流血不止的无名指上,几乎要把它击断,少年不敢抬头,听着男人暴虐的声音,“这是一点见面礼,以后见面的时候,别忘了这痛。”
“是,不敢忘……”
 
第一章:一脚踩偏
——秦洛砂:感觉自己死定了
“擦,超老子的车。”
秦洛砂骂骂咧咧了一句,一脚油门便要穿过去,宽敞的视线中却横出了一个人影,秦洛砂大惊,再踩刹车已经晚了。
他听到了车头顶到人身上的声音了。
“你没事吧。”车窗是开着的,他喊了一声便要停车。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哆嗦,竟然一脚踩偏了,于是车轻轻地,缓缓地……再次撞了上去。
被撞了的青年:“……”
“哎哎,你没事吧!”
秦洛砂这次真慌了,这么个撞法能不出事吗?
他跌跌撞撞地开门下了车,这是偏僻街道,街上没有几个人,也自然没人围观,秦洛砂紧张地凑近那个青年,试探地问了一句,“你,你还好吧?”
一只苍白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腕,无比坚定地说,“好小子,毁尸灭迹。”
“别误会啊哥,我就是手滑了一下。”秦洛砂赶紧解释,瞄了眼这个青年,还好他开的时候刚起步,撞得不是很严重,第一下撞到,第二下才是导致他受伤的原因吧。
秦洛砂看他似乎冷静了下来,才弱弱地问道,“大哥,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青年瞪了他一眼,这一眼颇有威慑力,秦洛砂心想,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啊,一看就是平时被惯坏了的,这下惨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的,他还是和颜悦色地说,“那这就送你去医院,你现在能走吗?”
青年这才开口道,“如果你刚才没听到那声撞到骨头的声音,我不介意让你体验一次。”
秦洛砂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这位相当不好惹啊,赶紧腆着脸讨好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扶你上车。”
青年扶着他的手上了副驾,秦洛砂心里七上八下,赶紧上车把人送医院,一路上还在不断地讨好,“大哥,你放心,医药费我也付的。”
青年冷哼了一声,不理他,秦洛砂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又再次话唠般地开口道,“你看,咱也别搞得跟不共戴天似的,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大哥吧,您怎么称呼啊?”
青年犹豫了一下,才傲慢地道了句,“柳晨。”
“嗤——”
是刹车声。
柳晨一拧眉,冷声道,“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柳温玉的柳晨?”秦洛砂的声音和刚开始的痞气不一样了,带了点哭腔。
柳晨也不在意,反正他老爹这么有名也习惯了,而是抬了抬下巴当承认了。
秦洛砂都快哭了,“晨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柳晨:“……我还活着。”
秦洛砂无比真诚地说,“那就请你为了小的的命,好好地活下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轻抚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一道深深的疤痕格外明显。
****************************
“医生,请您一定要好好给他检查一下,我不会赖账的。”少年握着医生的手认真地说。
“好。”
“医生啊,您一定要确保他没事啊。”少年继续握着医生的手不放。
“嗯。”
“医生,请您一定要小心,一点意外都不能出。”少年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如果你再不放开,我不介意一会给你的手也打上石膏!”医生毫不客气地说。
柳晨冷笑了一声,道,“你叫什么?”
“秦洛砂。”秦洛砂很激动,晨哥终于问他名字了。
“我问的不是你。”柳晨瞥了他一眼。
“怎么?还想来下一次?”医生毫不给面子地说,“到那躺好了。”
柳晨没再问,秦洛砂则悄悄附到他耳边道,“他叫温颀,是这医院最好的外科大夫。”
柳晨微微点头,在他的搀扶下过去躺好,秦洛砂又在旁边讨好地说,“我先出去趟,身份证压你这,我不会跑的。要是检查完了我还没回来就稍微等一下,好吗?”
柳晨看了他一眼,眼里的神色变了变,又点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看着他对着温颀叮嘱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感兴趣的光芒。
秦洛砂出了骨科的门,果不其然地在门口看到了熟悉的人,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柳董要见我?”
身穿黑衣的男子点了点头,秦洛砂心里暗暗叹息,完了,这次真的死定了,照柳温玉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性格,自己一定会被活活整死的,这么想想就浑身打哆嗦。
跟着黑衣男子进了旁边的办公室,男人指了指里面,便站在外面守着了。
秦洛砂战战兢兢地进了门,屋内光线昏暗,好像是特意不拉开窗帘,他果不其然地看到了那个身材比例修长的男子,这么想起来他和柳晨容貌长得还真是像,可柳晨怎么看都是那种少不更事的傲慢少年,倒是不像他爹这样腹黑。
正想着,柳温玉轻咳了一下,秦洛砂腿一软就跪了下来哭嚎,“柳董饶命啊,小的真不是故意的!”
“闭嘴,不知道这是医院?”柳温玉斜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这货说哭就哭的本事哪里学来的。
秦洛砂死抱着柳温玉的腿特别猥琐地在上面擦眼泪,“大夫说少主没有大碍,柳董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不准哭了。”纵是腹黑的柳温玉也受不了,厌恶地抽出腿来,低吼了一声。
秦洛砂马上闭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柳温玉。
柳温玉瞥了他一眼,缓步走到沙发上坐下,淡淡道,“小秦啊。”
“小的在!”秦洛砂忠犬地扑了过去。
“你少主子被你撞的时候正在闹情绪离家出走。”柳温玉轻描淡写地说,“你要是把他留在家里伺候好了,就饶你一命。”
“这……”秦洛砂开始发愁了,“少主脾气不是很好的啊。”
柳温玉看了他一眼,秦洛砂马上保证,“柳董放心,小的一定伺候好少主!”
“行了下去吧,我儿子有什么要求就跟我说。”柳温玉扬了扬下颌,秦洛砂马上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
门开了又关上,屋内继续陷入了一片昏暗,只有一声淡淡的嘲讽,“她的儿子,不过如此。”
***********************************************
“你在等刚才那个人?”温颀对着柳晨道。
这次轮到柳晨不开口了,温颀倒笑了,“有意思,不过我觉得你不必等了。”
柳晨这才回了他的话,“他跑不掉的。”
温颀扬唇道,“你倒是特别,换了别人,照这小子的个性早就逃了。”
柳晨挑眉道,“你认识他?”
温颀眯了眯眼道,“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可不是现在这德行。”
柳晨跟他对视,刚要开口,就听到一声。
“瞎说什么呢温颀,别来烦晨哥。”
柳晨皱眉,这声晨哥叫的真别扭!
秦洛砂已经手搭在他膝盖了,半跪下来看他的腿,嘟哝道,“左腿骨折?多久能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温颀眯眼,坐会椅子上回复了开始爱答不理的态度。
“知道了。”秦洛砂眼波闪了闪,殷勤地望着柳晨道,“晨哥,这事都怨我,这三个月我会照顾好你的。”
柳晨半靠在床边,垂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显然就是不想跟他再有什么关系的态度。
秦洛砂又在唧唧歪歪地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基佬,我就是……”
“噗——”温颀笑了。
“我擦你哪那么多废话!”秦洛砂炸毛了。
温颀表示,“我什么都没说。”
秦洛砂哑口无言,只好先让柳晨右手搭在他肩上,抬起他膝盖把他抱了起来,柳晨比他高一个头,他抱的格外吃力。
等把人抱到医院门口的副驾上时,秦洛砂已经满头大汗了。
柳晨厌恶地甩甩手,被嫌弃了的秦洛砂还尴尬地递给他纸巾。柳晨郁闷了,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晨哥,你住哪呢?我送你去。”秦洛砂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狗腿地问。
他这么一问,柳晨也皱眉思索了起来,秦洛砂知道这时候也不好太主动,便趁机道,“晨哥,我没恶意的啊,你要是没地方可去,我家还是能多住下一个人的,你腿不好,也方便照顾。”
柳晨在他说到腿不好的时候眼里迸出来一点火花,但又迟疑了。
两人沉默了良久,柳晨才开口道,“你认识我爸?”
秦洛砂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笑嘻嘻地点了点头,道,“准确地说,你爸是我顶头上司。”
柳晨酷酷地不说话,等着他自己招。
秦洛砂心里腹诽着,嘴上还得老老实实交代,“撞车真不是我故意的,伺候你倒是柳董的吩咐,晨哥,我们朋友一场,你不能让我难做啊。”
柳晨:“……”谁和你朋友一场了!
秦洛砂看他不说话,赶紧加把劲接着劝,“你看,你和柳董闹脾气也不能和自己身体过不去,不如让我伺候你,同时也满足了你离家出走的目的,何况,你这腿也确实需要人照顾啊。”
我的腿还不是因为你!想到这,柳晨又斜了他一眼,秦洛砂默默地承受了他的厌弃。
“好吧,就三个月。”
妥协了的是柳晨,吃亏的却是秦洛砂。
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第二章:贴身伺候
——柳晨:没见过这么欠虐的
这大夏天的,秦洛砂生生把柳晨背上了十层楼,刚进家门的时候他简直是要散了架似的跪倒在门口。
“换鞋。”柳晨倒是若无其事地压在他身上使唤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