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俏宝宝闯江湖(第一部) 作者:伊依轩主

字体:[ ]

 
 
  俏宝宝闯江湖   
  
 
作 者:伊依轩主    类别:耽美-耽美
作品关键字:宝宝,风雅
俏宝宝闯江湖+恶搞番外(第一部完结)
 
 
 
俏宝宝闯江湖 正文 第一章·宝宝要离家出走
章节字数:6725 更新时间:08-02-26 14:19
    天快黑了,两间屋前的空地上放置着一只半人高的木盆,木盆里站着一个看起来才五六岁的男孩子,男孩子的脖子正好与木盆齐高,脖子和木盆间架着两个半圆形的木枷。他许是站累了,头不断地上下点动打着瞌睡,哼出轻微的鼾声,连只鸟睡在他的头顶上都不知道。忽然,“咚”地一声,男孩子的额头重重的撞上木枷,惊走了鸟。他懒懒地太起头,睁开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
 
    这已经是他第十八次撞上木枷了,也撞习惯了,就算撞伤了还有做神医的干爹帮他处理伤口,然后别爹骂上“麻烦不自爱的臭小子”。
 
    “爹、干爹,宝宝还要泡上多久啊?”他向西边的屋子大喊,可过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他。
 
    在西屋正打得火热的两人同时停下动作。花清彦娇媚的眸子瞪了爱人一眼,作势要推开他。艾罗安抓住他的手,不满地把他的手压在他的头顶上。“别理那小子,他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他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怒意。
 
    花清彦无奈的直摇头,道:“宝宝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么说他会伤心的。”他这凶巴巴的口气可是会让不明就里的人误会呀,可偏偏艾罗安就是没这个自觉,让花清彦挺为他着急。
 
    “那混小子才不会伤心,说不定还会哈哈大笑,巴不得我这么说他。”艾罗安最受不了的就是宝宝那狂妄的性子,还一天到晚跟他抢花清彦,他没把这小子赶下山算是对他仁慈了。
 
    花清彦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摸着艾罗安的脸颊和下巴。“你不要说得那么无情,事实你很疼宝宝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遇上你。”白皙的五指被他下巴上的胡渣扎得有些麻。他这几天又没刮胡子,接吻时这胡渣扎得他脸有些麻有些痒,却很舒服。
 
    “在这一点上我确实该谢谢那小子。”艾罗安咬住他的中指,吮吸着他的指甲,然后舔舔其他的指头,湿濡的舌头在他的五指和掌心间流下一连串银白色的丝线。
 
    当初他因为宝宝的病求遍了天下一位位所谓的名医,可他们全都对宝宝的病束手无策,他气得杀死了好几个名医。此时刚刚会走路的宝宝无意中撞到了人称再世华佗的神医--花清彦。宝宝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不管是治好还是没治好都需要十分长的时间,他和花清彦因此就这样住在了一起,一过就是三年的时间。宝宝的病也好了不少,可怎么样都除不了根,他们边照顾宝宝边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终于有一天成为了一对恋人。
 
    花清彦舒服的呼出一口气,“罗安,我已经尽力了,宝宝的病大概一辈子都好不……啊,不要……”双腿间的弱点被艾罗安抓在手中无情的揉搓,花清彦既痛苦又舒服的拱起腰肢献上自己。
 
    “我知道宝宝的病有多重,我也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可你不要告诉我实情,我害怕自己会乱恨人。”艾罗安狂乱的吻着他脸,痛苦的低吼,“清彦,我爱你,我真得好爱你,既不想失去你也不想失去宝宝,我是个十分贪心自私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花清彦不忍他痛苦,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哭声泄露出来,可艾罗安却拉开他的手,他紧紧地咬住嘴唇,眼中充满了氤氲的水气。艾罗安心疼的吻着他的嘴唇撬开他的贝齿,呜咽的哭声随着泪水一起涌出。
 
    艾罗安吻去他的泪水安慰道:“别哭,这不怪你,要怪就怪宝宝命不好,生为我的儿子。”
 
    “罗安,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宝宝的病,就算赔上我的性命我也……”
 
    “嘘,别说这么重的话,我不喜欢。”艾罗安先是不悦的皱眉,又眉开眼笑起来,“你看,这是什么?”他抬起手,展开五指,五指上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你竟然泄了。”艾罗安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液体,邪佞的看着身下满脸红云的人儿。
 
    清纯的花清彦早以见过好几次这样视觉上刺激*欲的画面,可每一次他仍旧会脸红心跳,一个早就发泄过的地方再一次涨痛起来。而他的每一个反应都清清楚楚的落在艾罗安眼里,艾罗安不禁被他脸红时的诱人表情吸引,情不自禁的分开他的双腿,准备进入他一直都想进入的地方。
 
    不管做过多少次爱,花清彦都像没有接触过性事的处子般露出期待又羞涩的表情,艾罗安每每见到这样的他都会疯狂的刺入他的体内,而花清彦则尽量张大双腿承受他的疼爱。
 
    “爹,你又欺负干爹了!”一声清脆的童音很不适时的插进陷入情欲的靡音中,突兀的告诉两个人--他们的麻烦又来了。
 
    “宝……宝宝啊……啊……快放……放开我……”脸上挂着激情的泪珠的花清彦如泣般哀求艾罗安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做这种教坏小孩子的事情。艾罗安挑衅的瞅了宝宝一眼,得意的挺腰撞击花清彦的肉体,深陷情欲的花清彦出于本能叫了出来,又流出一串清澈的眼泪。
 
    “干爹,宝宝救你。”宝宝十分勇猛地冲上前,抱住艾罗安的脖子,手脚并用的打着他。
 
    讨厌,爹总是欺负干爹,而且每次干爹被爹欺负都会哭,宝宝不要干爹哭,宝宝要赶走爹保护干爹,可是宝宝打不过爹,但宝宝也会拼了命打爹,所以干爹不要哭,宝宝心会痛痛的。
 
    宝宝的“英雄救美”在艾罗安恶意的拉扯跌下床中失败。
 
    “麻烦的小东西。”艾罗安瞪着跌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他欺负花清彦的宝宝吼道:“你给我滚出去--”这臭小子从会走路起就一次次地破坏他们的好事,气得他想揍他一顿。
 
    宝宝知道自己又救不了干爹,伤心的瘪起小嘴,不甘的喊道:“不要,宝宝要救干爹,该滚的是爹!”
 
    宝宝最讨厌爹了,每一次都把干爹欺负哭了,还要宝宝滚。宝宝为什么要那么小呢?宝宝如果也像爹那么高,那么厉害就好了,就可以宝宝干爹了。宝宝现在就要长大。
 
    “很好,敢教训起你老子了!”艾罗安不怒反笑,轻柔地退出花清彦的体内,为两人披了件衣服后下床。花清彦连忙拉住他的手臂,摇摇头,告诉他别跟宝宝计较。艾罗安原本想看在爱人的份上放过宝宝一马,可宝宝不好歹,从地上爬起来就又冲想他,又是抱住他的脖子一阵乱打。
 
    “哼,干爹不用害怕,宝宝会保护你,宝宝马上把爹打成重伤让他三天下不了床。”宝宝边打边豪言壮志的对花清彦说。
 
    艾罗安向哭笑不得的花清彦投了个“这不管我的事”的眼神,拎起宝宝的后领就要把他丢出门,花清彦拍着艾罗安的手,示意他快放了宝宝,别伤了他。“宝宝身子虚,经不住你的折腾。”花清彦紧张的说。
 
    “他又能跳又能踹还能喊,哪还看得出来他身子虚?”艾罗安晃了晃手中的宝宝,不屑的说。
 
    宝宝使劲的挣扎,不满的喊道:“死爹烂爹,一点儿都不关心宝宝的身子,宝宝最讨厌爹了。”还是干爹最好了,疼宝宝宠宝宝,宝宝不要爹了。
 
    艾罗安冷哼一声,“宝宝,你总是跟爹抢干爹,爹没找你算帐你就该谢天谢地了,还要爹疼你?下辈子吧。”他故意用冷酷的语气对宝宝说,然后手一松爹下宝宝,宝宝的屁股好痛。
 
    爹果然不疼宝宝,原来爹真得不疼宝宝,宝宝没人要了,宝宝好伤心。宝宝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儿呆,花清彦以为艾罗安真得摔坏了宝宝,怨怼的睨了他一眼,他刚要扶起宝宝时,宝宝突然大哭起来,眼泪鼻涕全部流了出来,艾罗安嫌恶的跳离他。这小子又来这照了,他的头好痛啊!
 
    花清彦一时找不到手绢,于是从地上拿起自己的衣服擦干了宝宝不满泪水的小脸。“宝宝乖,不哭不哭哟,干爹一会儿帮宝宝教训爹。”他安慰宝宝时不忘娇嗔的瞪着艾罗安,艾罗安无辜的耸耸肩。
 
    “哇啊啊……”宝宝反而哭的更伤心更惨烈了,艾罗安忍不住捣住耳朵。他最怕宝宝的魔音穿耳了,能让他三天耳鸣不止。
 
    “宝宝别哭呀,再哭下去对身体不好,宝宝不想再天天喝苦药吧?”花清彦不得不使出“威胁”这招。
 
    宝宝想起喝苦药的日子就好害怕啊,宝宝不要再喝苦药了。这招果然管用,宝宝抽着鼻子不再哭了,伸出手指指着艾罗安,哽咽的对花清彦说:“干爹说要帮宝宝教训爹,宝宝现在就要干爹教训爹。”泪眸中隐藏着狡猾的笑。
 
    花清彦无奈的走到艾罗安面前,说了声抱歉后迅速出拳捣上他的腹部,艾罗安顿时抱着肚子痛苦的蹲下,苍白的脸扯出不阴不阳的怪笑,冷冷地对宝宝说:“臭小子,你好样的,够狠,不愧是我艾罗安的儿子。”好小子,他以为这样就能得到花清彦吗?他马上要他好看。
 
    花清彦紧张的扶起他,担心的问:“你没事吧?”他也想做做样子轻轻地打艾罗安几下就可以了,可宝宝太精明了,早就不受他的骗了。
 
    “没事没事。”艾罗安不想让他伤心,摆着手逞强的回答,“我皮厚,挨你一两拳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真得好疼。花清彦除了医术了得外,这武功在江湖上可也排得上名号,这用了十分劲的拳头可让他吃足了苦头。
 
    宝宝得意洋洋的露出笑脸,跳起来抱住花清彦高呼:“干爹真好!”然后对艾罗安做了个大大的鬼脸。伤了爱人的花清彦不禁对他顽皮的行为露出苦笑。
 
    哼,宝宝才不怕爹呢,宝宝有最最厉害的干爹,就算爹不疼宝宝,宝宝还有干爹疼他。小孩子变化多端的想法使宝宝一会儿想保护干爹,又要依赖干爹,两位家长也拿他这些想法没办法。
 
    “宝宝,你要看好了。”艾罗安掩耳不及的吻上花清彦粉红的嘴唇,没料到他会有这样举动的花清彦瞬间羞红了脸。艾罗安未了还意味犹绝的舔舔他的嘴唇,然后骄傲的向宝宝宣示自己的主权:“他是我的,你*边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