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使钢环 作者︰猴子拿笔

字体:[ ]

 
 
【简介】
我叫张家豪,除了有一张俊脸外,生活糜烂,没有任何长处,社会、老师、爸妈、同学都瞧不起我,外貌协会的男女不停找我上床,就是讨不到我的好友兼男神的欢心。
他妈的咧!居然无意中拿到了天使的神器,可以实现我的任何愿望?看我怎么弄乱天下!哇哈哈哈!
 
 
☆、第一章 - 有个天使
 
  我的名字叫作去你的张家豪,他妈的今年菜市场名字又夺冠的我,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处于无聊的大四生活,就读有名的国立大学营销系,他妈的这些都不重要啦,反正这也不是我的兴趣。
  手机时钟发出早晨十一点的提醒声,白目的光辉,从窗帘的缝隙间照射进来,耀眼的烈阳彷彿弓箭般,刺痛了我的屁股,我无顾发型会多么凌乱,无意识的骂了几句脏话,随后便把头直接塞进被窝里补眠。
  「呼噜呼噜─」
  ……
  ……
  「干!」我立马翻开棉被,差点窒息而死的跳起,这时脚不小心在松垮位移的床单上踩了个空,致使我整个人瞬间滑落床下,并弄倒昨晚随地放置的几罐啤酒,液体溅洒在我的全身,一大清早就摔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我恨长腿。」
  「张家豪!你到底在吵什么阿?」楼下的老妈声彻云霄,左邻右舍对此咆啸早已司空见惯,但这不足以让我尴尬,他妈的最丢脸的是喊我的老掉牙名字!
  我宁可她叫我北七,叫我笨蛋,但是就是不要叫我张家豪!
  「妈咪,我上去看看好了。」一道温文儒雅的熟悉声,伴随老妈的咆哮之余传入我的耳中,天哪!那小子怎么天刚亮就跑来我家?
  我立马惊醒,以训练过人的眼力扫视阴暗房间的四周,利用这项在夜店搜寻正妹的能力,随处发现地板那堆繁杂不堪的物品。
  地上容纳了几双肮脏白袜、几件没洗的内裤、啤酒罐,还有昨晚酒意中随便脱下的名牌西装,用过的保险套,以及……妈的干!丢在地板被啤酒淋湿的智能型手机!在对方敲门剎那,我把避孕用品藏夹于身上的四角裤松紧带,其余我飞速踢出的扫堂腿,不管三七二十一推至床下。
  「小建,你还好吗?」对方彬彬有礼的敲门。
  「给我五、十、十五,不,二十分钟,我先整理一下。」我慌忙得喊出类似划拳般的口号,顿时爬起,才发现自己的后腰方才摔伤,不禁痛得后倾倒地,「干!」
  「小建!」对方听到我的无意哀号,马上开门进来将我扶起,「你怎么会湿成这样?」
  他象是处于自己的地盘,比我还熟悉这座垃圾堆起的迷宫,无须翻找的从计算机椅上,轻易寻出一条浴巾,温柔的帮我的头发擦拭干净。
  「不、不用了啦,酒味会沾到你的。」我嘴里否决,但双手却故意搁置两旁,有点害臊的享受对方难得的服务,毕竟我历来幻想着他是我的妻子,在我下班时分,帮我放好洗澡水的一连串白日梦。
  他叫作史悦,个性开朗的男孩,身高只有一百七,从我高中认识他时就是个矮冬瓜,但他拥有一副稚嫩的娃娃脸、皮肤白皙暨吹弹可破,个性超好,又是学校里独一无二的高材生,是我暗恋七年的天使男。
  正当他为我效劳时,我刻意低头贴近他那瘦小的胸膛,不时有股淡薄的花草清香扑鼻,与我全身的汗臭酒味截然不同。
  「昨晚失恋后你不是说没事吗?怎么房间又如此放滥呢?」
  我的小悦啊,你有洁癖,我有细菌,到底有谁比你更适合嫁给我呢?只要你正式成为我的家人,我的身体和房间的型态都能任你掌管啊!
  小悦那迷人的笑靥,瞬间治愈了我的腰痛,他甚至隔着单薄的浴巾,用手游移着我苦练多年的胸肌,加上我仅身着一件四角裤,使然我意乱的情愫发作,因此我将视线别置他处,免得他妈的直接把他扑到床上。
  「小悦,我要跟你说多少次?是我把那- yín -女的给甩的,技术而言我没有失恋。」
  「呵呵,抱歉,你的情史那么丰富,我很容易混淆嘛!」小悦将吹风机递至我手上,老婆般伺候的停止让我有些失望,「先吹干再下去洗个澡,免得妈妈又生气了,摁?」
  在小悦眼里,我似乎是个交往过四个女人的情圣,但其实从高中开始计算,包含一夜情,七女三男才是我实际的战绩;不过这些过客有个共通点,就是样貌方面都跟小悦有几分神似,只要交往对象有些他的身影,就能暂时催眠我乐度他妈的厌烦的人生。
  「我刚醒来手还不想动,我们划拳,输了你帮我吹头好吗?」
  纵然我恣意胡说八道,但小悦的颖慧只能运用在考试上,他那天真的思想,根本没有发觉这句谎话的奇怪端倪。
  「我不会划拳呢,不然直接帮你吹好了。」小悦打开热风按钮,他那孩童般的小手在我的发间游移,自私的我只是想在撒谎的愧疚之余,从小悦身上吃点甜头,顺便引导他说出令我激昂的龌龊言辞,反正他迟早是我的老婆,有何不可?
  「小悦真的愿意帮我吹吗?」即便毛发已经快烘干了,我仍得寸进尺继续诱问,虽然我喜欢剪成清爽容易整理的短发,但这时真恨不得头发增长呢。
  「我愿……」
  「我的干儿子史悦啊,不要理那个男人了,你下来喝茶吧。」老妈沸反震地的声响从楼下传来,打断了小悦的回覆。
  「吼!那个河东狮吼真的很烦。」我搔头晃脑,调整刚起床的僵硬筋骨,该死的老妈居然破坏我的兴致。
  「妈妈是关心你,你要感到幸福才对喔,而且……」小悦突然轻声细语,礼貌性的赋予纠正,「河东狮吼应该是形容妻子才对喔,抱歉。」
  我具风度的洗耳恭听,换作别人我早就踹他两脚啦!但对我而言,小悦拥有让人无法讨厌的魅力,我甚至无法对他骂出任何一句肮脏的措辞。
  他知道我爱面子,尽管如此注重课业的他,听到错误的语词还是忍不住委婉指导,我的老婆阿!你就算直接对我强吻冒犯,我也会任你摆布,绝对不会对你嗔怒的。
  「呵呵,没关系。」
  小悦忽然拉起窗帘,耀眼的强光突刺进我的双眼,「眼睛很痛耶,小悦。」我欲想推倒对方,拍打他的臀部以示训诫,可惜面对娇弱的史悦,除了可能强暴他之外,我几乎无法对他做出任何粗鲁的举止。
  「抱歉。」小悦登时停止动作,体谅我的莫明要求,改调室内的普通日光灯,并轻微的发笑,「呵呵,小建这样好像吸血鬼喔。」
  「哈哈,整个礼拜都处在夜店,不自觉的开始避讳阳光了。」
  「咦?夜店好玩吗?」小悦随口好奇的发问。
  「不用问,我是不可能带你去的。」我拒绝说明,由于小悦长处于气质守规的家庭环境,若是捡尸、嗑药、轰趴那类字眼传入他的耳中,我能想象他将惊吓昏倒的模样。
  况且,若让小悦参加那类派对,简直就像把小和尚拖进酒池肉林,加上他那副童稚的长相,要是被警察临检害他亡魂丧胆,我他妈的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望着小悦不嫌不累的帮我整理床单,摺好棉被,甚至不嫌恶臭的收纳我的未洗衣物,使得我的内心不禁感到惋惜,如果小悦能喜欢我,那该有多好!可惜我跟他的身份简直就是天使与魔鬼,对我而言太过高攀了。
  「小悦!小悦!等等,那个很脏不要拿!」我突然眦目的发现那小子拿起几搓捆成圆状的面纸,冲了过去扳开对方的手指,并慌张的用手袖替他擦拭。
  「那是?」对方天真无邪的询问,他的眼睛如同孩童般的翠亮,这使我更加感到无比罪恶。
  「这、这个。」我不忍对他说谎,但又不知如何启齿。史悦是个无敌奇杷,他连打砲都不晓得字面上的意思,完全没有任何性事经验,因此我只好苦恼的重温沟通课的内容,*液比较委婉的说法是什么啊?妈的到底是我这个瞌睡虫没在听,还是老师没教阿?
  「喔。」他发现我的难言之隐,拍着我的肩膀,脸色害臊的替我化解这场尴尬危机,「自、自……慰对男人来说很正常,我最近睡醒时也有呢。」他说完还羞涩的摀住双眼,根本没搞清楚自*的意思,与我同龄的小悦根本就是绝种幻物。
  呜呜!小悦真是我的天使啊!对方居然为我破戒,坦白这么污秽的事情,令我心如刀绞,我真得很想当场把他抱入怀中。
  「小悦你思想实在太纯净了,我有时都觉得自己在玷污你呢。」我低头叹气,情绪有些沉闷。
  不过实在令人好奇,堂堂的天使史悦,做春梦时到底想着谁?拜托希望小悦继续详细说明,只要你说出张家豪三个字,我愿意每个月吃斋唸佛一次。
  「怎么会呢?你长得又高又帅,跟你当朋友我都觉得沾光呢。」他垫起脚尖,紧搂着我的肩膀,不假思索的给我慰藉。
  实不相瞒,虽然父母赐予我这副天生的俊貌,但眼前这个一尘不染的男孩比我更加讨人喜欢,除了纯洁孩童般的外表,他那乖巧礼貌、贴心善良的个性更是受到欢迎的关键;就算他换张脸,我想还是会妄想娶他阿!
  「是啊,怪不得别人都说我是个花瓶。」我搔头自讽,远望着随地乱放的公文包,内含我出门时常携带的杂志漫画、保险套和香菸,再也没有任何污名如此贴切了。
  「小建绝对不是花瓶!」小悦语重心长的握拳,「对我而言,你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优点。」
  「真的吗?」我睡眼依旧惺忪,全身邋遢的像个脏鬼似的状况下,还询问他这项问题,不免觉得有些别扭。
  「摁,我保证!」小悦满面堆笑的搥胸担保,「好了,这里我先帮你收拾,赶快去冲洗吧。」
  唉,多么关怀备至的朋友,如果小悦知悉我暗恋他多年,他会远离我这个整天觊觎他的身体的张家豪吗?还是躺在床上立刻献身?我想后者已经过甚其词了。
  「干!去你的老天爷。」我下楼时不忘怨天尤人,如果小悦对我能有任何一丝好感,人生该有多圆满啊?
  “立法委员针对近期的同志婚姻政策极力反对。”新闻声响布满整间客厅,似乎在暗示着我必须放弃那个天方夜谭的念头。
  「怎么电视打开就看到这令人反感的新闻。」我的随兴老妈将微笑图案的荷包蛋、章鱼外型的热狗端到桌上,那绝非出于苟且的老妈之手,而是小悦事先在厨房的精心杰作。
  我走到浴室,发现干净的浴巾、黑色背心和四角裤已经折好置架,这小子已经习惯我晚上宿醉,白天洗澡的怠惰性格了,即便有些愧疚,小悦的这番细心还是令我感动不已,但如果他能进阶的替我洗澡,那我就真的死而无憾啦。
  我洗好穿上那些衣物,彷彿沾染了些微小悦身上的不做作香味,虽然这一切都只出自于我的过分遐想。
  「干儿子阿!让那男人自己打扫,你先下来吃饭吧。」我的老妈对小悦的口吻温和,比起我这个亲生小孩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也罢,听到老妈喜爱小悦的语气,反而让我欲想大喊:“妈!我要把小悦娶进家门!”
  固然这些依旧过甚其词,可能会害她激动中风,原因在于他妈的我还没出柜、他妈的无效婚姻、他妈的小悦不喜欢我、他妈的对方爸妈不会同意、他妈的一堆外貌协会的- yín -女疯狂勾引我;他妈的老天爷始终跟我作对!
  「今天真干。」我无奈的返回客厅,面对老婆的特制爱心早餐,烦闷成性的张家豪依然弯起笑容。
  「很干怎么还会嘻皮笑脸?」老妈替我泡了杯香甜的热饮,一边捏着我的脸庞调侃道,「这是宿醉克星,小悦带来的进口纯蜂蜜,如果你能从他的身上学到几分优点就好啦。」
  「小建,好喝吗?」我的天使拿了抹布准备走进厨房,「那是我妈妈特别叫我送来的喔,喝些对胃比较舒服,听说还能减肥呢。」
  「好喝,代替我向你妈说声谢谢。」我的老妈见我害臊的不动声色,挺着微胖的肚子在旁帮腔。
  完蛋了!我几个礼拜前,似乎把成堆的色情光盘随乱丢房间,不晓得小悦这个A*绝缘体整理时作何感想?我总是亲手弱化这位男神的清净形象,他妈的我真是蠢脑袋。
  「小悦,我稍后收拾就好,你不用这么麻烦啊。」我赶紧起身将他带到厨房,挤了几次老妈专用的牛奶洗手乳,试图帮他洗掉我所犯下的过错,「酒味很难清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