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岁月间 作者:静水边

字体:[ ]

 
文案: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走过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
 
季钦扬攻谢孟受,攻美受帅是命题作文。
 
此文又名《虐狗传奇》,《苏州旅游宣传手册》,《帝都旅游美食租房攻略》,《各种软广告宣传指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孟,季钦扬 ┃ 配角:张杠杠,韩冬;熊宝宝,郑铭;齐飞,顾美妍(女) ┃ 其它:
==================
 
编辑评价:
  原本是优等生的谢孟因为中考失利去了W高,从而认识了与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季钦扬。在高中青春洋溢的岁月里,两位少年渐渐相爱,并一起考上同一个地方的大学。在经历过青春,梦想和现实环境的磨砺,两人间的羁绊也越发深刻,最终回归故里,携手相伴一生的岁月故事。
  作者以温柔的笔触,将那年青葱岁月娓娓道来,一层层的细细展开,深入的刻画了两个少年的成长,青春的肆意张扬。结合各地的风土人情,校园生活和现实环境的反差,围绕主人公的友情,亲情和爱情,让读者仿佛穿过岁月,连接了过去与未来,讲述光阴似水,如花美眷,少年如梦的温柔又美好的故事。
  
 
    朝歌微露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愿阅读此文的所有人,都能收获这样一份感情,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余生,愿永远快乐,幸福,生活美满,身体健康。
  夏日蝉声鸣燥,日光透过车窗照在谢孟的脸上,他忍不住抬起手遮在额前,衬衫贴在后背上已经湿了一片。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靠了站,谢孟随着人流挤下来,他皱着眉揩了把脸颊边落下的汗水,顶着烈日往校门口走去。
  W高新生入学第一天,校门口拉了喜庆的红色横幅,老套的“今日我以W高为荣,明日W高以我为荣!”的字样,作为不算顶尖的高级学府,W高的师资力量并不算优渥,以至于新生数量也少的有些可怜,高一统共只有6个班级,一个班40人左右,连第一天开学这种重要时候,校园都不显得有多热闹。
  班级只有6个,也就不会分什么实验不实验了,谢孟在高一三班的名册下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和学籍号,走进教室时才发现已经到了不少的人。
  W高没有直升的初中部,大半都是中考失利或者各初校成绩中下游的学子,几个女生甚至还画了淡妆,回头好奇的看向谢孟。
  教室里没有空调,谢孟的脸上全是汗水,他的衬衫贴在身上,因为流汗的缘故,白皙的脖颈泛着水润的光泽。
  后排窃窃私语的声音大了起来,谢孟边擦汗边拉开椅子,他低着头,刚剪的刘海下眉眼乌黑明亮。
  “嗳,同学。”有个身材娇小的女生走到他身边,搭讪道:“你叫什么名字?”
  谢孟抬起头,他又擦了擦额上的汗。
  “我叫邬晓梅。”女生伸出手,可爱的歪着头:“你呢?”
  谢孟犹豫了一下,他在裤腿上擦干净手上的汗渍,与邬晓梅松松握了握:“谢孟。”
  邬晓梅说:“我是Q中毕业的。”她指了指后排几个人:“他们都是L中,只有米米和我一样。”被叫做米米的女生有些害羞,坐在位子上冲两人笑了笑。
  谢孟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道:“我是S中的。”
  “S中?”邬晓梅惊讶道:“全省最好的重点中学诶,我记得它有直属高中,也是全省最好的?”
  谢孟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邬晓梅似乎还想问什么的样子打量着他,直到陆续又有几个新生进来才不得不放弃。
  “要不要跟我们坐一块儿吧?”邬晓梅热情的邀请道:“反正老师还没来。”
  结果话音刚落就有个弥勒佛一样的大胖子跟了进来,声如洪钟的笑着道:“谁说我没来啊,快去坐好快去坐好。”
  邬晓梅嘟着嘴有些不情不愿的回了座位,新生还剩几个没到,弥勒佛等不及了开始排座位。
  “小帅哥哟。”弥勒佛招呼道:“你坐中间嘛,叫啥?”
  “谢孟。”谢孟拿了书包过来。
  弥勒佛瞅了他一眼:“我记得你哈,分数很高的,就差一两分就能直升S高啦。”
  谢孟摇了摇头:“没发挥好。”
  弥勒佛拍他的肩:“人有失足马有失蹄,继续努力,不要气馁啊。”
  谢孟点头,认真道:“谢谢老师。”
  弥勒佛整个人都乐呵呵的,他说了好几声8谢8谢,又指挥着剩下的学生把座位排好。
  “邬晓梅!”弥勒佛的声音大的吓人:“别老想着坐在帅哥旁边!不许早恋哒!”
  邬晓梅不耐烦道:“谁早恋啦,我养眼不行啊!”
  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大家都很善意,并没有嘘声,谢孟也露出了点笑容,邬晓梅看着他,脸一红,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谢孟排好了位子跟着另外几个男生去拿书和校服,书太多太重,得分几次才能彻底搬完,忘了是搬第几趟了,谢孟回来时发现有几个男生堵在门口。
  弥勒佛似乎在骂人,但语气却不严厉:“不学好啊!第一天就迟到!”过了一会儿又说:“染头发了吧?明天去搞掉!”
  谢孟说了声“借过”从后排的两个男生中间穿过,站在最前面的男生回头看了他一眼。
  “天生就这个颜色啊。”男生速度很快的收回了目光,他漫不经心的扯了扯自己的刘海,懒懒道:“染黑了才叫染发,老师。”
  弥勒佛被气乐了,卷着名册轻拍了下男生的脑袋:“流里流气的,哪里像个学生样子!”
  男生被打了也不生气,笑容很痞,和旁边的人边说话边找位子坐下,谢孟又要去搬下一趟书的时候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叫季钦扬。”男生撑着桌角,状似不经意的自我介绍道,他歪头打量着谢孟,笑的很好看。
  “……谢孟。”谢孟停顿了一会儿才报了名字,季钦扬点了点头,他琢磨着自言自语般又念了一遍谢孟的名字。
  谢孟下意识抬头看他,对方冲着他笑了笑。
  身后有人来搭季钦扬的肩,他似乎人缘很好,没一会儿就与班级里剩余的男生打成了一片,谢孟跟在他们身后,在经过走廊的时候有风从窗口吹进来,掀起了蓝色的窗帘,谢孟停下脚步,他侧过头眯着眼,让清爽的夏风吹在自己的脸上。
  第二天开始军训,原本三天的内容被压在一天内操练完,列队,走正步,站军姿,半天下来就有不少学生都受不住了。
  谢孟摘下帽子去洗脸池洗脸,刘海因为汗水的缘故湿嗒嗒的黏在额头上,他扑了两捧水,正拎着领口扇风的时候突然听见操场上传来不小的口哨声。
  教官正带着几个男生在打球,里面就有季钦扬。
  男生身材颀长,跳起来时深棕色的发梢在阳光下似乎都发着光,他熟练的带球过人,大叫着将篮球投进了框里。
  谢孟看着对方脸上灿烂的笑容,默默将帽子扣回了头上。
  午休过了一半季钦扬一帮人才舍得回来,男生满头满脸的汗水,整个人都显得热气腾腾,谢孟正弯腰准备换饮用水,回头就看见季钦扬站在自己身后。
  “我来帮你。”男生笑着挽起袖子,脸上的汗水一直流到了脖子里,谢孟光是站在他旁边都能感觉到一股又一股的热量。
  两人合力换好了水桶,谢孟道了谢,自己一个人将空桶拿了出去,回来时就看见季钦扬跟身边的男生说着话。
  “你和谢孟挺熟的?”男生没什么恶意的问了句。
  季钦扬没有回答,喝着水摇了摇头。
  男生又说:“S中的人很厉害啊,整个班都没多少人敢和他主动搭话。”
  季钦扬笑着挑眉:“哪有那么夸张。”
  男生捶了他一拳:“人家学习好,傲气。”
  “那又怎么样。”季钦扬不怎么在乎道:“现在不还是在我们学校。”
  谢孟靠在门边,等两人说完话了才进去,经过季钦扬位子时男生整个人都趴在了桌上也不知睡没睡着。
  女生大部分都醒了,邬晓梅蹑手蹑脚的挪到谢孟身边,戳了戳他肩膀,将手拢在嘴边神秘又小声的道:“季钦扬哦,这个人在我们学校很有名的。”
  谢孟有些好奇,学着她的样子低声说:“你们一个学校的?”
  邬晓梅点头,她在男生的注视下有些脸红,大着胆子开始八卦:“偏科偏的很严重,语文作文在全省都得过奖,会很多乐器……我听说他放学后会去那种地方玩,不知道真的假的……”
  “那种地方?”谢孟忍不住重复道:“哪种地方?”
  邬晓梅的目光有些闪躲,吞吞吐吐道:“反正是不怎么好的地方……”
  谢孟眨了眨眼。
  邬晓梅又赶忙说:“我也是听说,说不定是假的呢。”
  谢孟哦了一声,邬晓梅大概也觉得自己多嘴,不怎么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两人又说了会儿话,直到教官进来了才分开。
  下午仍旧是老一套,只不过男生多了一项匍匐前进,20多个男生分成前后两个组,几个教官搭了麻绳网在地上,来回练了几次就要开始计时,最慢的组要沿着操场边蛙跳一圈。
  谢孟是第一组的组长,季钦扬是第二组的,教官出了个主意,让两人掰手腕决定顺序,谁输谁先爬。
  谢孟拉起袖子,他的肤色晒了半天仍旧很白,却不会显得孱弱,手臂的线条有着少年人的光滑优美,季钦扬已经在桌边坐下了,满脸笑容的举着手臂。
  两人的手掌交握,季钦扬的体温更高一些,掌心干燥温暖,谢孟一时有些晃神,等反应过来时自己的手腕已经被压下去了一半。
  周围爆发出热烈的呼声。
  季钦扬的力气很大,占了先机后明显一鼓作气的想直接把谢孟的手腕给压下去,但结果却没有想的容易。
  谢孟的手背始终离桌面有一段安全的距离,不打颤很稳,季钦扬挑了挑眉,他笑意不减的看向对面的人,发现谢孟也正皱眉看着他。
  两人不明意味的对视了一会儿,谢孟突然就放松了力气,外人看是季钦扬把谢孟的手腕压在了桌上,但只有季钦扬自己知道是对方主动把手放下去的。
  季钦扬赢了后并未表现出特别高兴或者特别不高兴来,他笑容爽朗,拍了拍谢孟的肩膀:“谢啦,兄弟。”
  谢孟淡淡的回了句不客气。
  此时的他们也许并没有想到,再往后更加久远的岁月中,掰手腕会成为两人间解决分歧的最好办法,赢多少输多少也许并不重要,因为往往输赢靠的都不是实力,就像今天谢孟故意输给季钦扬一样。
  因为在他们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输赢已经并不是唯一的重要的结果了。
  那天季钦扬那组比谢孟那组的匍匐速度慢了两秒,少年嬉皮笑脸的去场边绕圈蛙跳,落日的余晖铺在砖红色的跑道上,影子很小的缓慢移动着,因为离的太远,季钦扬脸上的表情有些模糊不清,但谢孟知道对方一定仍是笑着的。
  没来由的,他就是这么觉得。
  军训完了后学业便渐渐紧张起来,谢孟与季钦扬之间的交集犹如雨水落入湖心,涟漪荡开了关系也就散了,两人除了在一个教室,听同一个老师讲课,完成相同的作业,是同学外,就没有其他符合“同”的地方了。
  谢孟是老师眼中典型的资优生,性格沉稳内敛,甚至有些闷,话不多,走的比较近的只有一个叫张杠杠的男生,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是同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