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兄弟两肋插刀+番外 作者:nmms7

字体:[ ]

 
 
 
为兄弟两肋插刀(一)-nmms7 
 
 
为兄弟两肋插刀01 
   
  叶悬看著胡浩扶著腰,颤颤巍巍地从厕所走出来,赶忙过去扶住他。“小浩啊,好了也不叫我一声。” 
   
  “有什麽好叫的,又不是残废。” 
   
  “嘘,什麽话!都快生了。” 
   
  “哪有,才八个月。” 
   
  “别才了。八个月要小心了。”叶悬扶小浩坐下,差点就说出自己就是八个月时候生的这个一直没有说的事情,不是可以隐瞒,只是不知道要怎麽说出来。拿过软垫垫在胡浩的脚下,发现胡浩的脚肿肿的,脚指甲也长长的。“唉,脚指甲那麽长了,什麽都不讲。”叶悬一边唠叨一边掏出自己包里的指甲剪,蹲在胡浩脚边帮胡浩剪起脚趾甲起来。 
   
  “叶爸,没事的,我晚上自己剪。” 
   
  “你怎麽剪?”叶悬看著胡浩的肚子,虽然是比自己以前双胞胎的时候小些,但八个月的肚子怎麽说都是壮观的。“还有你啊,要是我今天不是过来这边看你,你是准备一直都不告诉我们麽?”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怎麽说。” 
   
  “算了,我也不问你,我住下来照顾你。” 
   
  “啊!不用了。” 
   
  “别跟我客气。”反正叶悬是打定注意照顾这个小孩子了。一开始只是怕自己偏心,特别照顾胡浩,可是久而久之,这个孩子的性格,自己付出的心力都让自己偏爱这个孩子多些。门口传来开门声,叶悬抬头看到胡小小拎了一包东西进来,很是惊讶。“小小!” 
   
  “呃,叶爸。” 
   
  “我今天过来看看小浩,不过以後我会住在这里。” 
   
  “恩,爸爸同意了麽?” 
   
  “没事的,反正他现在很闲。”平安医院现在大部分由胡松云接手,胡西宁只是再去做做管理的工作,连手术都以自己年级大了做不来的接口不做了。胡西宁只是在等胡松云上手之後就彻底休息。 
   
  “哦!饭放桌上了,我先走了。” 
   
  “好的,拜拜。” 
   
  “恩,叶爸我先走了。” 
   
  “好。小浩啊,小小……” 
   
  “恩,他每天帮我送饭。” 
   
  “哦,吃饭吧!看看小小送什麽过来!”叶悬打开饭盒发现只是简单甚至简陋的食物,胡小小被自己要求研究过烹饪,厨艺很是了得,即使没有时间自己做也还是有挑餐馆的品味。不过胡浩从来都不挑食,美食至上的一家有著一个只求吃饱就好的异类,也算奇特。“简单吃点,我晚上做些好的。” 
   
  “哦好。”胡浩知道叶悬这是嫌弃这食物了,晚上的好吃的,其实自己并不是很能品味出好坏不同,但毕竟是叶悬的好意。 
   
  叶悬就打电话给胡西宁让他傍晚时带菜过来。胡浩吃得不多就停下,叶悬也嫌弃这口感不好的食物,吃得也不多。“怎麽吃这麽少?”叶悬知道胡浩不挑食的。 
   
  “吃些就顶了,一会再吃。” 
   
  “哦,好。要不要睡下?”叶悬收拾起桌子。 
   
  “不用。”胡浩也帮忙收起来。 
   
  “别,不睡就休息。”叶悬拉住胡浩的手,把他扶转身,让他休息。 
   
  “不用的啦,网上说饭後运动运动比较好。” 
   
  “哦,我扶你走走。”叶悬也不收拾,想等会再收拾也好。 
   
  “叶爸,不用啦,之前我也是自己一个人。” 
 
 
  为兄弟两肋插刀02 
   
  “那是之前,现在我们来照顾你。”叶悬扶胡浩散步,然後趁胡浩小睡的时候,打电话和自己的亲亲爱人说明这件事情,省得胡西宁过来时被吓一跳。当胡浩醒来的时候,胡西宁已经到了,和叶悬两人边看电视边理著菜,一派平和。 
   
  “爸。”胡西宁忙起身到胡浩身边,扶著他。“哎呦,没那麽那个啦!”叶悬把电视关了,怕有辐射。 
   
  “嘘,爸知道你是运动健将,但是现在让爸照顾照顾你,好不好?”和叶悬相处下这麽些年,文学素养没有多少提高,但是多少沾染了些叶悬讲话的温柔,尤其在对自己家人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展现自己温柔的一面。 
   
  “哦。”父亲的温柔让胡浩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算是答应。 
   
  “好,你坐,我弄饭。”胡西宁把胡浩扶在椅子上坐好。拿过靠垫,让胡浩坐的舒服。 
   
  “小浩,吃点东西?”叶悬拿出胡西宁带来的小食递给胡浩。胡浩也是饿了,就直接吃起来。压根忘了原本要留著吃的中午剩下的盒饭。叶悬听见胡浩稍显大声的呼吸,看向胡浩,发现胡浩微微噘著嘴不断的吸气呼气,手还不停地抚摸著腹部。 
   
  胡浩看到叶悬看向自己,笑著解释:“宝宝在动,你要不要摸摸看?”胡浩以为叶悬是第一次有机会触摸怀孕人的大肚子。 
   
  “哦好。”叶悬看胡浩没什麽不舒服的样子,就顺从地摸摸胡浩的肚子,胎动并不激烈,就更加放心地和胡浩说笑。“你那嘴揪的那个样子谁教你的?” 
   
  “我的瑜伽老师。” 
   
  “你还练过瑜伽?我怎麽不知道?” 
   
  “当时学校要表演,男女老少都要有,就把我凑上了。觉得还不错,就练了段时间,踢球也有帮助,反应会快。”胡浩说到自己喜爱的运动时还是会眼睛发亮,这样叶悬有点心疼,不知道儿子是为了谁,而要挺著这沈重的负担,不能在球场上肆意奔跑。只是自己当年也是为了西宁小小甘之如饴,可是孩子的另一个爸爸在哪里,哎!可是叶悬知道现在要做的只是照顾他,支持他。 
   
  “那为什麽要这样呢?” 
   
  “老师说,不管怎麽样的时候都不要憋气。我也不记得为什麽了。”头脑简单的人就是这样,不过记得为什麽有那麽重要麽,又不是做论文。 
   
  胡西宁和叶悬两人在四个小孩大学毕业的时候分别送四个小孩一人一套房子,大家一直很和睦,没有为了家产争来争去的事情。大家也都选方便自己适合自己的房子。胡浩贪图郊区的球场,和球友踢完球之後,可以尽快洗掉一身的汗,房子就选在这个不怎麽值钱的郊区。所以叶悬才会那麽就没来看胡浩,直到发现胡浩好几个月没回家了,才过来看看,想帮著收拾收拾。哪知道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就看见胡浩挺著八个月的肚子。胡浩也不贪心,只要求了两室一厅,一间自己睡,一间放了个斯诺克再堆些杂物。叶悬直接把垫被铺在斯诺克上,晚上就和西宁睡在斯诺克桌上,也是奇妙的体验。明天再让人送个沙发床来,胡浩真是单身汉啊,连个沙发也没有,客厅除了吃饭的一套桌椅外,就是一台电视了。 
 
 
 
  为兄弟两肋插刀03 
   
  在被当作床的斯诺克桌上,叶悬打电话给胡小小,问问到底是怎麽回事情,看看胡小小知道多少。不问胡浩,不代表不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麽。“小小,现在忙不忙?”当叶悬要讲正经事的时候,就会用社交场合才会用到的电话讲话方式。 
   
  “恩,没事,你说。”胡小小对叶悬,即使有事也会暂停。 
   
  “小浩的事,你知道多少?” 
   
  “他找我帮忙时已经怀孕了,我没敢多问。” 
   
  “哦,我也没敢问。顺其自然吧!” 
   
  第二天,叶悬留胡西宁在家照顾胡浩,自己一个人到李中伟的研究所。“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是啊,手术完之後就算没见过。”除了偶遇之外没有专门见过。 
   
  “我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好啊,不过你年级那麽大,不会要老蚌怀珠吧!”李中伟惊讶的睁大眼睛。 
   
  叶悬无奈地笑笑,都当爸爸的人了,还这麽无聊的开玩笑。只得正经地说:“当然不是了。我想请你帮我查下,在你这动手术的,有没有叫胡浩的?” 
   
  “哦,不过我这里只要自愿,不一定都留下真名的。”李中伟翻找之後,表示没有。突然想起:“哦,之前有个人来,和你们家小小长得好像。” 
   
  “恩?” 
   
  “我也不知道,只是小时候看过小小。” 
   
  “哦!”叶悬把手机里的照片拿给李中伟看。“这个是小小。” 
   
  “恩,应该就是他。当时问他时不时小小,他还说不是呢!” 
   
  叶悬又找出胡浩的照片。“这个是胡浩。” 
   
  “恩,这个我记得。他整个脸都圆圆的,可爱啊,眼睛圆圆的,鼻子圆圆的。呵呵。” 
   
  “谁可爱啊!”门口一个年轻人,眼睛冒著火问。 
   
  “哦,没有,你最可爱了。” 
   
  “我可不圆!”是啊,一点都不圆,在怒气的映衬下,狭长的丹凤眼,更显邪气。高挺的鼻子,鼻翼微微的一张一翕。可惜薄薄的嘴唇微微嘟著,泄露了自己的年龄、心性和伪装的怒气其实撒娇的成分多谢。 
   
  “是是,叶悬跟你介绍,卫蓝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