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由心生 作者:曹操不在长坂坡

字体:[ ]

 
 
灰字说明:伪父子年上,非亲父子,风流攻x傲娇受,略狗血
 
1.
 段心生初三那年多了一件烦心事,本来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纪,却在一次逃课里意外撞见母亲与一个男人私会——刚刚结束亲吻的两人从母亲的车里下来,举止亲昵地进了一家咖啡厅。段心生并没有跟进去,只是站在马路边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他想质问母亲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开口却改成不舒服想回家,希望妈妈来接。母亲犹豫了下,柔声说自己现在很忙,让家里的司机去接可不可以。大概是怕段心生不高兴,又加了一句,忙完一定赶回去。
 司机是在离学校不远的位置接到他的,也不奇怪为何他人在校外。段心生满腹心事地趴在后座,听见司机在接电话,说人已经接到了。等司机把手机往后递给他,说:“少爷,段先生的电话。”他才知道这通电话并不是母亲的。
 段心生立刻爬起来正襟危坐,从后视镜询问司机:“爸爸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司机专心目视前方,车子开的四平八稳。
 “……爸爸。”段心生本来心情低落,也不是在装生病,声音听起来怏怏的。
 “生病了?”父亲的声音很低沉,段心生很少能从里面听出任何情绪。但也是不太敢当面撒谎的,只含糊地嗯了声。
 “那我让王医生等会去家里给你看看,看是不是有必要打一针。”
 段心生下意识把手往后缩,勉强挤出笑:“也……没那么严重,就休息一下就好了……”电话那头始终沉默,段心生放弃挣扎,认错:“爸爸,我错了。”说完手指抠着前座座椅的皮,似在泄愤。
 父亲并没有放过他,挂电话之前让他写好检讨,他今晚回来要检查的。
 段心生一时悲喜交加,悲的是回去还要写检讨,喜的是爸爸竟然提前回来了。这份情绪让他连今天看见母亲疑似出轨而带来的烦恼都被抛诸脑后。他想爸爸就要回来了,这些烦心事自然就不是什么事了。
 
 写检讨这件事对段心生来说已经驾轻就熟,所以他并不着急。回家之后吃了些点心,逗了会儿猫,打了几轮游戏,看了本漫画,等天黑下来才记起这件事,踩着拖鞋踢踏的跑下楼,边跑边大声喊:“吴叔,吴叔!”
 吴叔不知道这个小祖宗又怎么了,人还没现身就紧着应答,待看到小少爷只穿了睡衣站在楼梯口,赶紧上前:“少爷,怎么穿这么少就下来了,有什么事打电话叫我上去就是了。”
 刚入秋,夜晚的气温还是很凉,书房里一直开着空调没感觉,现在出来才觉得有点凉飕飕。段心生想着自己的事,也来不及解释,只急着问:“吴叔,爸爸什么时候到啊?”
 “白天先生跟我说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到,看看时间,应该快了。”
 “啊,九点?这么早?完了完了,我完了。”自言自语一番不等对方答话又急急忙忙的往楼上跑,上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差点被绊倒,吴叔在后面看着吓的不轻,直到少爷的背影消失在书房才呼出一口气,这小祖宗哟。
 其实段心生并不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他猜想是今天逃课的事被父亲知道,但父亲人在外地又怎么知道这件小事他也来不及深究了,当务之急还是老老实实承认错误然后交出一份完美的检讨书就万事大吉。一小时过去洋洋洒洒的写了三页纸的检讨书,非常满意自己的成果,稍微检查一遍没有什么错别字以后再看时间,九点差一点,听动静,爸爸还没回吗?
 将检讨书压平放在书桌上,决定下去看看。
 楼下很安静,佣人们大概已经忙完休息了,诺大的别墅显得空荡荡的,段心生看向餐厅,楼下也只有那里才能显出点人气,他这才想起来到现在母亲也没有回来,他竟也没有察觉到。
 正出神,窗外映出汽车灯的亮光,闪过之后可以听见汽车停在屋外,吴叔也在这时候出现,段心生看见他,高兴的笑起来:“是不是爸爸回来了?”也不等吴叔开口,跑去开门,果然是父亲的车,待看见人从里面出来,想也不想的就热切的喊:“爸爸!”
 段业刚下车,本打算绕到车门另一边,就听见一声雀跃清脆的喊声,在这样安静的郊外夜晚显得格外清晰,他不由自主的站住,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待看见段心生穿着睡衣拖鞋站在门口,英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正要开口,另一边的车门打开,里面下来的人先他一步,轻声斥责:“小生,怎么穿这么少站在门口,快进去。”
 段心生似乎愣了一下,奇怪道:“……妈妈?你怎么跟爸爸一起回来的?”
 郑心脸上挂着温柔的笑走近,咖啡厅门口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段心生下意识地朝段业看去,正好对上父亲不悦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来自己还是有错在身。脑袋一转,立刻回给母亲一个甜笑:“妈妈。”
 “还不快进去,站外面吹风也不怕病。”郑心上前拉着儿子进门,边问,“晚上吃饭了没?”
 段心生嗯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地挣开郑心的手,不敢去看父亲的脸色,往旁边缩,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进屋之后吴叔恭敬的问候他们:“先生太太回来了,现在用餐吗?”
 郑心摇摇头,很高兴的样子:“不用了,我们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段心生心想原来爸爸妈妈一起在外面吃的,心情忍不住欢快起来,又往前动了动,殷切道:“王妈今晚煮的汤特别好喝。”段业换好鞋,径直走到段心生面前,捏了捏他的手,眉头依然皱着:“手这么凉,快进房间睡觉去。”
 段心生把手往衣袖里藏,乖乖地哦了一声,便小跑着上楼梯,他听见身后母亲嘱咐他慢点,父亲对王妈说热一碗汤端到他房间。他抿着嘴笑咪咪地回头,甜甜地跟父母道晚安。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在想,大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然而二十分钟之后,他坐起来,在黑暗里坐了会儿,还是起身轻手轻脚地往父亲的房间走去。他跟自己说,就只去看一眼,没事就回来安心睡觉。
 父亲的房间还有亮,段心生不敢开门,只把耳朵贴近,听见里面传来洗澡的声音,并没有人说话。
 “小生,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段心生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母亲,不自在道:“妈,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
 郑心端着杯水走近:“这是我该问你的吧?这么晚找爸爸有事吗?”
 “没……没事了。我回去睡了。”段心生感觉臊得慌,匆匆丢下一句便走,没走几步,感觉不对,回过头,叫住正要进房的郑心:“妈,你……不跟爸爸睡一起吗?”
 郑心愣住,这才想起自己一时忘了,看着儿子一直盯着自己,眼珠黑亮无暇,执着地等着一个答案,尴尬地掩饰道:“妈妈最近有点感冒了,怕传染给你爸爸。”
 这时候旁边的房间门被打开,段业出来对郑心说:“一点小感冒不碍事,进来一起睡吧。”郑心还待说话,对上段业警告的眼神,便软下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生病了别怪我。”
 段业温情地笑:“我怎么会怪你。”转而揽着愣在原地的段心生,送他回房。
 段心生只来得及用余光看见母亲进了父亲的房间,便被父亲的大手揽着脖子转过身,被带的一踉跄。他抬头觑了一眼父亲沉默的侧脸,当场被抓包的尴尬让他的脸红了红,埋着头不敢说话。
 段业的手在儿子脖子后面捏了两把,少年的细瘦的脖颈感觉一手可以捏断,“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半夜听父母房门的习惯?”
 父亲这句反问更加深了段心生的羞臊,他恼羞成怒地扭开脖子上的那只手,跳到前面打开自己房门,准备关门之前理直气壮地争辩:“你们难道有什么我不能听不能看的嘛?”
 段业看他因为激动微微颤抖的睫毛,双手插兜站定,气定神闲地笑:“当然可以,你想看什么爸爸都满足你。”
 段心生眨眨眼,等回过味来满脸通红:“爸爸你怎么为老不尊!”就要关门,段业抬手拦住:“爸爸很老?”段心生笑出两个梨涡:“没有的事,我同学都以为你是我哥哥。”这话愉悦了段业,他伸手刮了刮对方泛红的鼻尖,笑的一本满足:“小马屁精。”段心生用一个喷嚏回应他,在父亲开口之前捂住鼻子,忙说:“看吧,都怪你要找我聊这么久,明天要是生病了可别骂我。”这是先下手为强了,段业失笑,替他带上门:“明天早点起来,爸爸送你去学校。”
 
 
 
2.
由于夜里几次穿的单薄到处跑,第二天段心生果然被感冒光顾,脑袋昏沉沉的,早上到点了还没起床。段心生虽然皮,但是自从上初中之后就没赖床,不管他的理由是不是不喜欢有人进他房间,这个早起的习惯维持的还是很令人满意的。所以这天早上难得的到早饭时间了还不见人,很让人困惑。 
家里的小祖宗病了,全家人都为之忙了起来。请医生的,准备药和水的,熬点清淡易入口的清粥的……段家男女主人也都光临段心生的小天地,立在床头表明父母的担忧。 
段心生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好像周围一下子热闹忙碌起来,最重要的是这种气氛是完全为了他,一时间心里古怪的叹息为什么不多病呢,生病原来有这么多好处。 
 
“宝宝,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医生很快就来了。”郑心俯下`身替儿子掩好被角,轻声问。 
母亲的靠近让段心生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耐,但很快过去,他半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头疼。” 
“肯定是昨晚受凉了,看吧,不听话。”郑心轻声责备,复又安抚,“今天就别去学校了,我等会给你老师打电话帮你请假。”这话让段心生眼睛瞬间亮起来,嘴角的梨涡还未成型,便瘪了下去,期待的转向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段业。 
“嗯,在家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段业没有异议,说的好像真的一样,睡觉可以养病。 
父亲的应许让段心生的心真正放下,心里开心的不得了,这种本该上学的日子不去,比节假日放假还让人觉得愉快多倍。接下来他很乖的听医生的话,吃药睡觉,因为他打算睡到中午的时候,下午就可以起来看漫画,多么美好的一天! 
 
段心生喜欢踢足球,打游戏,看漫画,欺负女生,忤逆老师,他喜欢一切这个年龄阶段的男生喜欢做的事,可是这么多爱好里他最爱的还是漫画。要说照他这种好动的性子不该沉迷漫画这种静态的读物,可是自从初一跟同学借了本漫画书看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对漫画爱不释手,每天都要看,各种类型的都看。可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动画,只爱纸上那些寥寥数笔勾勒出的美好景物与故事。 
为了证明他对此方面专注的喜爱,房间书桌抽屉里收藏满了这三年来买的漫画——没有特别原因,就是不太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这个爱好,这也是后来他不愿人随意进他房间的原因之一。 
现在有了生病这个盾牌在前面挡着,他安心的躲在后面,躺在床上看他的漫画,正看的起劲,房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惊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漫画书塞进被子里,闭眼假寐,心里不忘腹诽,谁最后出去又不锁门。 
 
进门的是郑心,看见儿子睡的香甜,嘴角牵起,慢慢走近替他掩了掩被子,沉默的盯着儿子的睡颜半晌。段心生一直在等母亲离去,却好半天没有动静,就快装不下去,最后索性假装翻身,慢悠悠的睁开眼,伸个懒腰,看见母亲显出惊奇:“咦,妈,怎么了?” 
“哦,没事,好点了吗?” 
段心生在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连连点头,“好很多了,你快去忙你的吧,我再赖一会儿就起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