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宁折不『弯』/宁折不弯 作者:焰雪雪

字体:[ ]

 
 
风格:搞笑 轻松 虐心 高H
 
作品简介
 
王牌试飞员肖不凡受托成为富家少爷撒星的飞行教官,却在无意中发现对方是同性恋的秘密。为此他立志要把撒三少爷改造成真正的男子汉!只是,这孩子能不能别这么可爱啊!
 
熟背女人三围,学习一秒钟魔术手,看X片写观后感,看见女人就去泡……撒星尽职尽责地接受改造却每每以失败告终,而面对他的教官,压抑多年的感情不断泄露……
 
这俨然变成一场不是你把我『拉直』,就是我把你『掰弯』的战役!他肖不凡宁折不弯,但是他要抗议,为什么哥哥妹妹还有奶奶都来作弊,他难道被设计了?
 
当肖不凡猛然发现原来有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他降落时,他却失去了他的『陆地』。男人和男人能够幸福多久呢?他想要找到停歇的礁石,挽回他的幸福。
 
☆、1 遭遇同性恋(1)
 
「零三,零三,基地呼叫,任务取消,立刻返航,重复一次,立刻返航!」基地的指挥台发出紧急命令,两分钟过去却不见响应。呼叫的人又高声喊着,「零三,零三,立刻返航!立刻返航!」
 
「让我来。」像是长官的人接过了呼叫机,「不凡,我知道你听得见。五分钟以前,地面监测人员发现这架飞机的氧气系统有缺陷,为了你的安全马上给我返航!你听到没有!」
 
安静了一分钟后,通话器里传来清晰的声音,「基地,零三呼叫,到达指定高度,开始空中动作,重复一次,开始空中动作!」
 
「不凡,你别乱……」
 
「开始传送数据。」那声音笑了笑又说,「伟哥,给你来一个『眼镜蛇』怎么样?」
 
「蔡Sir,已接受到数据。」指挥台的人员报告。
 
这架飞机性能的未知情况太多,整个基地除了这个人没有人敢飞。他所传回的资料也许字字如金,这对蔡伟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你放心吧,阿嫂们我会帮你照顾。」蔡伟决定不管那任性的家伙,他要找死别人也拦不了。
 
「就怕你忙不过来,哟呵——」只要能飞,他就是幸福的,女人带来的『性福』那也太微不足道了。
 
蔡伟知道他开始了不再说话,除了担心也是敬佩。
 
试飞员和普通的飞行员不同,他们所驾驶的实验飞机也许下一秒就会让他们丧命。稍有闪失机毁人亡,不仅数十亿没了,数百人很多年的心血也将化为乌有。这个人并不是任性儿戏,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每一次的任务都会拼了性命去完成,那怕撞地的前一秒他也会将数据传回来。
 
这就是他们的王牌,肖不凡。
 
拿性命去换的,薪水自然不薄。飞机着陆后,一张支票就递到了肖不凡的手中。
 
「谢了,伟哥!」王牌就是王牌,说话的声音都那么有气势,靠得太近当心被震得七孔流血。
 
蔡伟很想揍死这家伙,每次都故意这么叫他。这家伙以为每个人都和他一样,不是死在天上就是时刻准备着死在女人床上。
 
「你老同学来了。」蔡伟想起在会客厅等候的人。
 
不用问肖不凡也知道是谁,他大学最好的同学,也是至今交往最密切的朋友,撒家大少爷撒日。想到和对方有半年没见,他连衣服也没换就前去会客。
 
「来得真不巧,赶上你工作。」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斯文英俊,年纪三十出头,与肖不凡相仿。
 
肖不凡举起支票晃着,「刚得了一笔,今晚我做东,吃什么玩儿什么你说。」
 
老同学还是那么声如洪钟,撒日捂着耳朵笑笑,竟然也递出一张支票,「这个你收下。」
 
肖不凡奇怪地看着他,「你来谈生意也不该找我啊。」
 
撒家是飞机部件供货商,曾经与基地谈过几笔生意,肖不凡以为老同学是这个意思。
 
撒日摇头,「你不是不知道我不管家中的事。接下来几个月都没有飞行任务,想不想赚笔香水钱?」给女人买香水的钱。
 
肖不凡看着手中的数额,别说香水,钻戒也能买一打了。
 
「不凡,对你来说很简单的。」
 
「到底是什么事儿?」
 
「做我弟弟的飞行教官,他最近在学驾驶。」
 
肖不凡吃惊,「你有弟弟?」
 
撒日愣了下,「你好像见过他。」
 
「有吗?」肖不凡想了又想,「我是去过你家几次,见过你的三个妹妹,你弟弟每次都不在吧?」
 
「妹妹,三个?」撒日推了推眼镜说,「我只有两个妹妹,二妹撒月和四妹撒辰,至于星儿是我的三弟,撒月的孪生弟弟。」
 
肖不凡叫了起来,「你说那对双胞胎其中有一个是男人?!」
 
撒日不悦地板起脸,「我家星儿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肖不凡有点恶心,他叫自己妹妹的名字,却如此亲昵地叫弟弟,老同学难道有恋弟的癖好?
 
这么一大笔钱,又是这么轻松的工作,肖不凡没有理由拒绝。
 
「肖大哥再等一会儿,我已经让司机去接星儿了,他马上回来。」二妹撒月如今已是大腹便便,却坚持为弟弟的教官参茶倒水,不让佣人插手。对即将成为星儿教官的人,他们一定要奉为上宾。
 
「二姐,星儿今天有两个会议,一定很累了,我给他做鲫鱼汤好不好?」四妹撒辰从厨房出来询问姐姐的意见。
 
撒星点头,「不要放红枣,星儿最近有点上火。」
 
撒辰紧张起来,「上火?那饭后甜品做绿豆沙吧。肖大哥,你喜欢吗?」
 
肖不凡皮笑肉不笑地说,「喜…喜欢。」从前他也到过撒家做客,虽然也听到这个家里老是满屋飞着『星儿』,但那时候他以为那是个女孩,家中最受宠的小妹妹,而今看来这也太不正常了吧!不仅哥哥姐姐恋弟,连妹妹也恋兄成狂。
 
这个『星儿』是何方神圣,肖不凡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迷你狗,他脑中浮现出一只可爱小狗的摸样。
 
「回来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二妹四妹和一干佣人马上聚在门口迎接,肖不凡仿佛听到了『皇上驾到』的声音。
 
「肖大哥已经到了。」撒月忙给弟弟介绍客人。
 
肖不凡得承认这是日月星辰里长得最好的一个,虽然和二妹是孪生姐弟但并不相同,二妹是女人的温婉秀美,他是男人的斯文俊美,倒和撒日有几分相似,相比之下大哥更高大硬朗一些,但这不代表他就是只迷你小狗,个头显然比两姐妹高出不少。
 
撒星看到客人点头笑了笑,然后走到跟前微微垂首,「肖大哥,你好。」
 
「你……好。」肖不凡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南极对南极,北极对北极,本能地就想往后退。
 
「大哥真是麻烦你了,希望没打扰你的工作。」撒星面带歉意地说。
 
「不会,我正好闲着。」肖不凡又被电了一下,排斥感更加强烈了。对方仪表堂堂,举止得体,就算是男人也不应该厌恶才对。但是这莫名的嫌弃是怎么回事?
 
撒星拨了下额发,在对面慢慢坐下。端起二姐拿来的菊花茶似乎想说什么,话还没出口突然就急促地喘息起来。
 
肖不凡被他那微微离开杯子的小手指刺激了,一股想剁掉它的念头充斥在胸中,只顾把欲望压下来,没注意对方的样子。
 
「星儿!」「三少爷!」二妹和佣人发现异样,尖叫着地扑过来,一个拿药喂水,一个精油按摩,比老爸要死了还要惊慌。
 
难道是因为体弱多病,所以全家人才对他爱护有加?肖不凡只能这样想。
 
「肖大哥,没吓着你吧,星儿他有点哮喘,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是他想多了?肖不凡感觉二妹的笑容里有指责的意味。
 
晚饭是四妹亲手张罗,菜色菜式全是根据三哥的喜好来的,饭桌上的中心也不是怀着小宝宝的二妹,而是星儿。这边星儿吃这个,那边星儿多吃点。夹菜怕他累着了,喝汤怕他烫着了,看得肖不凡直反胃。如果不是在别人家做客,如果这个男人是他熟识的人,他一定把汤碗扣在对方脑袋声,然后再大吼一句,你像个男人行不行!
 
「宝贝,我真的有工作,不骗你。推掉?那怎么行,你还想不想要礼物了?我保证,下礼拜天一定去你那儿。」肖不凡讲完电话转过身就看到一双冷冷的眼睛,「撒星,很忙吗?」
 
撒星和秘书交代完事情才拨空和这个男人说话,「我今天没有时间登机,你先回去吧。」
 
肖不凡吹了一声口哨,和昨天相比他总算像个男人了。不过态度转变的这么快,哪里得罪了他?刚刚叫他撒星,是因为这个不高兴?难道要叫星儿?那么恶心的字眼肖不凡叫不出口。
 
「你先忙。」肖不凡做了个『OK』的手势走出办公室,还不忘朝漂亮的秘书小姐勾了勾眼。
 
见那对男女眉目传情,撒星冷冷地瞪了一眼又埋首工作。
 
预定今天登机训练,但三少爷叫他回去,肖不凡乐得轻松。公司附近正好有一个情人,本想前去和对方温存一番,谁知大门还没迈出,撒家的四妹就把他拦在了门口。
 
「星儿的私人助理王小姐请了假,我怕他不乖乖吃药,能不能请肖大哥把药拿给他?」
 
「当然没问题。」不就是送个药,四妹不用这么见外。不过说起来身为人家的哥哥,竟然还要妹妹来担心,肖不凡心中又瞧不起三少爷了。
 
「嗯……」撒辰有些难以启齿,「我的意思是……王小姐请假一个月,平时都是她按时把药拿给星儿,交给别人我和二姐都不放心,曾经有人换过他的药,所以……」
 
「一个月?!」肖不凡赶紧把药推回去,这不就是要他当保姆!
 
撒辰皱起了小脸,「最近天气转凉,星儿的哮喘也经常发作。我在忙着出国的事,二姐又快生产了……对不起,肖大哥,我想还是我和二姐……」
 
「放心吧,交给我。」肖不凡最受不了女人的哀求,尤其是这么可爱的女人,他又怎么拒绝的了。「小辰,今天晚上你回家做饭吗?我是说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陪我去那家烧味店,我很多年没去了。」
 
想泡她?撒辰挑了挑眉,笑着说,「好啊,不过我还有点事儿,肖大哥能不能先去那边等我?」
 
「没问题,我先去定位子。」
 
对同学的妹妹下手很不道德?没有这回事儿。因为有女人要泡才会出现男人,他肖不凡是一个男人,遇到不错的女人岂有不泡的道理。他泡的开心,女人淹的舒爽,谁也不亏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