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女婿难当+番外 作者:草泥攻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条短信引发的血案,
从此女婿丢了饭碗失去主权,
踏上了被面瘫岳父勾引的艰辛旅程……
这同时也是一个厨师的奋斗史,美食文。
 
阅读引导:
 
1、温柔厨师(迟钝)攻 X 面瘫精英(诱)受。
2、岳父四十一岁,货真价实的大叔受,不喜误入。
3、都市温馨文,平凡人的平凡生活,慢热,小励志。
4、感情线为主,但事业线依然重要-_-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世,苏陌言配角:苏娜,罕健,怪力少年,安睿,陆敬哲,等等
 
 
第一章
 
我死定了。
萧世低垂着头,一阵阵寒风吹来,拂过汗湿的背部,隔着塑胶椅背依然冷得让人打颤。
却冷不过面前男人的眼神。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
男人听完他的辩解,平日已经接近冰山的面庞更冷了几分。
“我的意思是,短信……真的只是发给普通朋友的。”萧世无奈地重复第三遍,“那只是个恶作剧。”
这样下去,这个男人的眼神一定会像钉耶稣那样钉死我。
不,也许更狠毒,好像自己平时砸肉泥那样,砸个稀烂,摊成饼,再丢进滚油锅子里煎得金黄酥脆……
这种联想纯粹是出自职业习惯,萧世是个厨师。
“没有更好的解释了?”男人仍然是初识起便维持至今的冷漠表情,但萧世不抬头也可以听得出话语里咬牙切齿的恨意。
解释?
还能怎样解释?
萧世苦笑着叹气。
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片真心,但在这个男人眼里,真心大概比不上路边的一坨狗屎——狗在路上大便还要罚款,他的心就算被踩得支离破碎也不会有人稀罕。
“我真的没有说谎。”萧世无奈地苦笑,温润的眼眸看向对面面沉如水的男人,见对方并无反应,才试探着轻唤,“岳父?”
然而那禁忌的称呼一出现,男人的脸色便更沉了几分,萧世尴尬地改口,“呃,陌言。”
男人面无表情地拿起面前的水杯轻啜一口,扫了眼他身上的厨师装,淡淡道,“今天还要工作?”
“最近酒店在评五星。”萧世温和微笑道,“还要研发新菜色,稍微忙了一些。”
“嗯。”
嗯,就是知道了。
有的时候这个岳父说话的简洁程度会让人觉得很别扭,像小孩子一样,难怪人家说长辈都要当做孩子来哄。
萧世失笑,气氛缓和了许多。
“笑什么?”苏陌言淡淡掀眼,黑瞳露出一丝不解,光洁的眉心也微微皱起。
笑你像小孩子。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萧世是万万不敢说的,再说正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他的唇角始终勾着职业性的微笑弧度,只是言语中多了些疲惫,“陌言,那件事情是个误会,你相信我。”
身边几个窈窕的妙龄少女擦身而过,听到这句话,不禁窃笑起来,暧昧的目光也不断扫到对坐的两人身上。
苏陌言的目光更冷了。
萧世抽~搐了嘴角,简直想冲回厨房拿菜刀把这几个女人赶出餐厅去!
这可是我的岳父大人,你们乱暧昧什么啊?
没错。
他,萧世,现在正在跟自己的岳父大人坐在N城最繁华的商业区中心、口碑不错的一家餐厅里面,对峙。
明明是被约的那一个,还得自己埋单。
古人云:自作孽,不可活,萧世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与苏娜交往一年,结婚小半年,除去终年面无表情的常态,他只见过岳父大人两次不悦的脸——第一次是在他们的婚礼上,第二次,就是现在。
虽然面瘫有效地掩盖了他的一点点情绪,但萧世在服务业做久了,基本上察言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
更何况,即使不懂得察言观色,这事情也足够让人火大。
“喝水。”苏陌言不动声色地把萧世面前的水杯推了推。
萧世是这家酒店的中餐主厨,味蕾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如无特殊情况,刺激性的食物和饮品,他一般都不会沾染。
苏陌言虽说不喜欢这个女婿,却也不会刁难,每次见面都为他准备好矿泉水。
萧世也觉得解释得口干舌燥,拿起杯子轻啜两口,才皱着眉道,“陌言,我……”
“那条短信是你发给朋友的恶作剧,你从身体到心灵都是爱着娜娜的。”苏陌言淡淡地重复。
萧世嗤地呛了口水,边咳边道,“咳,对,就是这样。”
仔细看着对方淡漠的面庞,他一时竟然分辨不出对方的口吻到底是认真还是玩笑。
无论怎么说,冰山岳父竟还有着幽默感这件事情,已经十分让他震惊了。
苏陌言在萧世眼里一直是十分可怕又让人头痛的存在。
从自己向年仅22岁的苏娜求婚那天开始,这个岳父就从未给过他好脸色看。
即使知道对方四十一年的人生中面对任何人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冰冷表情,但萧世还是感觉得到,对方对待自己还是有所不同的。
毛主~席说过,对待同志要如春风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如冬日般严酷。
他想他是被当作敌人了。
苏娜还是在读研究生,主修考古学,小夫妻一年到头也没有几次见面的机会。
萧世一个酒店的主厨,每天忙得再辛苦也不忘去岳父家准备饭菜,却从未得到过一句好评;每个周末都会带着礼物去探望他,顺便替他整理房间,也从没见过对方透出一丝松动的微笑。
苏陌言甚至不准自己叫他岳父。
虽说他是国外长大,翁婿间直呼姓名也很平常,但现在却是在国内,竟然还要求自己称呼他的名字,简直就像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说穿了,他还是看不起自己这个微不足道的厨师,也许还是更喜欢公司里那个副主管安睿多一点。
萧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郁闷得要命。
现在闹出这样的乌龙来,他一定更讨厌自己了……这只该死的手!这双没用的眼睛!萧世恨不得自插双目然后剁掉双手!
如果没有它们,事情绝对不会糟糕成这样。
那天萧世难得休假。
苏娜跟着导师去了什么地方,他这个做丈夫的都弄不清楚,似乎是把大半个中国都踩了个遍,如今连手机信号都不通。
他一个单身男人住在两人共筑的温馨爱巢里,忍不住就有些无聊。
28岁的男人正处于身体状态的巅峰期,而新婚妻子却天南海北地到处旅行,亲热的次数一只手都扒拉得过来,饶是温和如萧世这样的男人,也不由地有些难耐起来。
人生的另一半不在,就只能靠人身的下一半来发泄。
萧世如同所有成年男人一样,自给自足起来。
惨剧,就是从这里开始。
萧世为人随和,面相也好,朋友很多,交心的却少。
但罕健绝对算一个。
罕健,名字罕见,人也很罕贱。
尤其是那张嘴巴,从张开那一秒开始犯贱,一直到闭上嘴,眼珠子还在不停地咕噜着到处挑衅,简直对不起他爹妈给的那一派仪表堂堂。
两人一开始结识,也是因为罕健主动挑上了萧世。照他的说法,这年头,像萧世这样能忍的兄弟不多了。
但是那一天,血与泪的那一天,萧世第一次觉得罕健简直贱得欠抽!
当时他还沉浸在右手赐予的兴奋中,枕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萧世瞟了一眼,“贱贱”两个大字在沉黑的屏幕上显得分外清晰。
他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午夜一点整。
FROM 贱贱:
亲爱的起床啦~起床啦~起床打~手~枪啦~\(^o^)/“……”
萧世低头看了看自己挺立的兄弟,又看了看手机上那行欠揍的大字,抽~搐了唇角,继续闷头工作。
半分钟后,短信声再次响起。
FROM贱贱:
哈尼人家好寂寞~一起来尿尿吧~
“……”
萧世满头黑线,觉得下~半~身被恶心得有点发软。
短信声第三次响起。
FROM贱贱:
宝贝儿,人家已经洗白白了,你喜欢哪种体~位嘛?
萧世终于忍无可忍。
你大半夜的骚扰我我没话说,你竟然还敢恶心我!
你恶心我就算了,你偏偏恶心得我弟弟都软了……对于老婆不在家的大好青年来说,这简直是天诛!
萧世青筋突突地跳,冷笑着拿起手机打出一行字,“宝贝儿,去把牙刷干净,我好喜欢你为我口X……”
写好短信,萧世打开最近通讯记录,开始寻找贱贱的号码。
萧世很少发短信,最近通讯记录里也只有罕健和苏陌言两个人,于是就见选择栏里并排两个名字——
“贱贱”和“茉莉花”。
刚选定号码,手机突然又震天响了一声,萧世吓得手一哆嗦,按键就胡乱按了下去。
于是,当天晚上在公司加班的苏陌言,便收到了如下短信:FROM萧世:宝贝儿,去把牙刷干净,我好喜欢你为我口X……
苏陌言不愧是公司精英骨干,只用了半分钟时间发呆,便镇定自若地回复:口~交液用什么牌子?
 
第二章(修错字)
 
FROM茉莉花:
口~交液用什么牌子?
萧世盯着沉黑的手机屏幕上,这一行淡定的字体,险些把手机吞进肚子里毁尸灭迹。
那边贱贱的短信还在一个连着一个的发——
“亲爱的你睡了吗?你怎么舍得扔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狗屎!你真的睡了?”
“宝贝儿~爷领了薪水,爷有钱了,爷买你!”
“靠呀,连钱都动摇不了你?”
……
这个精神分裂的贱人!
萧世臭着脸直接打了电话过去,劈头就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
罕健被萧世少有的火气震得半天才回过神来,谄媚地笑道,“餐厅主厨要回国了,你来帮我吧。”
萧世想也不想,“没空。”
罕健捏着嗓子,嗲声道,“萧郎,你不爱奴家了~”
爱你?
我恨不得踹死你!
萧世冷笑,“我会定期烧情书给你的,亲爱的,去死吧。”
啪,电话挂断。
萧世揉了揉抽痛的眉心,死死地盯着那条短信。
明明每个字他都看得懂,但为什么组合起来,他就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了呢?
思来想去,他还是很谨慎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开玩笑的。”
良久,电话也没有反应。
萧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绝望地瞪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
房间的装饰都是苏娜选的,他几乎没有任何要求,一切都是她喜欢就好,只有这盏吊灯是苏陌言送他们的新婚礼物。
冰冷质感的水晶如今看起来就好像苏陌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苏陌言看起来具备了所有公司高层的特质:严谨,整洁,看上去有些禁欲的气质。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像是十八岁就与女人生了孩子的浪荡男人。
可人家不但生了孩子,还一个人养到大。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对自己敌意这样深吧……人家都说父亲是女儿的第二个情人,辛辛苦苦单独将女儿养大的父亲更是如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