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扑火 作者:黑波斯

字体:[ ]

 
 
内容简介
 
「上我吧……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即使你可能再也不需要我了。
 
抛开自尊心的一句话,换来的......却是爱人冰冷的沉默。
 
-----
 
他是光,他是黯。
 
命运本不该如此,他们仍为彼此深深吸引。
 
那时候,他对他说。
 
「如果要死的话,让我先死吧。......小夜,我不怕。」
 
尽管如此,朔夜还是选择让他站在自己身前。
 
-----
 
炎凌耀在一次机会下意外踏入朔夜的世界。但他却无法理解一次又一次发生在朔夜身上、无法解释的意外。
 
受重伤却不能送医的朋友朝杰、想要夺取朔夜的情敌华威廉、总是像指引一样忽然出现的谜样男子华御,以及对他欲言又止的经纪人潘烈光,让炎凌耀逐渐意识到朔夜并不是个单纯的人。
 
即使事实一再指向恐怖的真相,他仍毫不畏惧继续守在朔夜身边,直到真相水落石出。
 
每个人的心中,都存有为自己而背叛他人的自私、以及为他人而不顾自身的善良。人的本质是否真能跨越忌妒和仇恨,为心中深爱的人拚尽一切,就只为了彼此的一记回眸?
 
选歌:盗墓笔记-终章
 
---------
 
「春光无限好,剧情更重要。」
 
随着剧情推进将会变成虐文,建议搭配悲伤歌曲吞食。
 
封面:黑波斯
 
------------
 
【背景:现代传说/已有结局/修稿完成,定时发文】
 
【主要演员:炎凌耀 x 朔夜】(艺人x杀手)>>杀手主线,演艺圈只是配角
 
【剧本:长篇正剧,沉重走向,请自备强心针。内心戏多。HE。20章终结。】
 
【黑导的话:年下忠狗攻,从幼稚迈向坚强,前期请不要掐他】
 
------
 
杀青花絮
 
炎凌耀:「演这齣我都快得忧郁症了。剧组会补助医药费吗?」
 
朔夜:「导演,下次我还想要一只忠狗攻。」
 
炎凌耀:「小夜 ~~~~~~~ ?」
 
黑导:「等等,别假戏真做啊啊啊啊啊啊!!!!!」
 
?
 
潘烈光:「靠,从黑道继承人转职成艺人经纪人,会不会太远了?」
 
范子阳:「为什么不让我考医学院?其实我蛮想考的,为什么要这样毁了我的前途?」
 
?
 
华威廉:「其实我人很好、很好相处也常常笑,演这齣都让我的脸僵硬到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打过肉毒杆菌了。」
 
华御:「马的什么鬼设定,为什么我出场前都要用面粉抹我的头发和我的脸?」
 
?
 
序章
 
精致的唇线,完美的轮廓。
 
身材高挑精瘦,但也略显单薄的男子手端着托盘,上头放着自己亲手做的精致餐点。他微皱着眉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自从哥哥被那个男人背叛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哥哥的笑容。哥哥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他无能为力,同时也对那个男人感到气愤。
 
曾经有几次,他的计划被哥哥发现。哥哥狠狠打了他。
 
没错,他计划杀掉那个男人。
 
从以前就是这样了。哥哥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应该尽力保有自己仅剩的善良。
 
但他对哥哥的叮咛并不十分在意。因为善良从来就不是他们应该保有的。更正确一点来说,在很多年前,善良早离他们于千里之外了。
 
善良是就算拼命追,也追不到的东西。
 
他心里明白,到底是哥哥舍不得那个男人。
 
哥哥太温柔了。即使已经被伤成这样,还是处处护着那个负心汉。
 
爱情使人盲目,哥哥不过是掉入了爱情的陷阱。过几日自然就会好的。
 
不过,直到现在依稀记得……那个男人抱着他与别的女人生的小孩,出现在哥哥面前的情景。
 
哥哥当下没有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爱的那个男人,什么话都没说。然后踏着虚浮的脚步,颤抖着手,轻轻抚摸小宝宝嫩嫩的脸颊。
 
那个时候……哥哥一定是把小宝宝想象成是自己和那个男人的爱情结晶吧。
 
不过终究是不可能的。
 
「哥,吃点东西吧。」男子朝着门说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伸手要敲门,但就在手快要触碰到门把时,门忽然喀的一声缓缓打开。
 
疑惑地推门而入。下一秒,眼前的景象却让他震惊地将手上的食物茶点全摔到地上去。
 
因几日不进食而骨瘦如柴的哥哥低垂着脸,睁着不甘的愤恨眼神俯视着仰望他的弟弟。
 
柔韧的白色床单绕过他的脖子,另一端被绑在屋梁上。
 
散落在地上的钢琴乐谱还残留着干涸掉的泪痕,上头浅淡的音符透着悲伤的味道,带着一个人步向终点。
 
冷风从开启的窗子窜了进来。
 
『朔夜,对不起。』颤抖的线条勾勒出破碎的句子,静静躺在一张纸条上。
 
朔夜看着自己一向敬爱的哥哥,被一个男人折磨致死。
 
被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
 
第一章 初见(上)
 
调情的私语声,昏暗的灯光。
 
纤细白皙的手指在黑白间穿梭,透着点哀伤的轻柔琴声如流水般缠绵不断。柔和的灯光落在完美迷人的脸颊上,细长优美的眼轻垂着,风情万种。随意扎起绕了个圈儿的长发随身体微微摆动,却似一幅凡间极画。
 
炎凌耀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男子身上。
 
自从来过这里一次,他就为男子深深吸引。温煦的垂眼在眼尾的地方巧然上勾,柔细乌黑的青丝总是恣意地扎起。面容精巧如天作,却冷若冰霜。
 
他从没看过男子抬眼揪着谁,如此高傲淡漠。彷彿这世上并不存在着需要他轻启眼帘的事物。
 
这是间高级的音乐酒吧,自从『那个人』出现之后,这间酒吧开始扬名于圈内。『那个人』的琴艺精湛,姿态优雅,即便只是一个微微抬手,在场所有人的视线也会瞬间被掠夺。但是可惜的是,在几年前,『那个人』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这名男子。
 
虽然眼前这名男子的琴艺没有『那个人』精湛,但颇有相似之处,且其夺人目光的美貌更是将他在一夕之间捧上了天。
 
「啧,这琴音是不错。不过他是个男人吧?」一名看似被带来的新顾客站在门口,略带惋惜地对一旁的中年男人说道。
 
中年男人听了,露出无奈的笑容。
 
琴声依旧,所有人如痴如醉,只有炎凌耀坐在角落,神色清醒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他拿着两个酒杯站起身来,朝两人走去。
 
「老兄。这杯算我请你。」搭上新顾客的肩膀,居高临下却不失礼貌地笑道:「琴声如此美好,何不静心聆听?」
 
炎凌耀本来就高,又因长期跳舞而练出一身体魄。新顾客显然被他的气势吓到了,哭丧脸着接过蓝宝坚尼,欲哭无泪。这杯下去,等等什么酒都不能喝了啊!
 
炎凌耀是个在舞蹈节目里崛起的年轻舞者,因为精湛的舞艺和不被任何舞风限制的实力,蝉联了两届冠军,而且已经和演艺公司签约。
 
他虽实力超群,但生性贪玩又好自由。每天耐着性子练他人编排的舞实在憋坏了他。但只要看着男子专注弹琴的样子,从那指间流泻而出的音符彷彿是天神的赐与,能够安抚他狂躁的心。
 
于是之后他几乎天天来,虽然并不是天天都会看到男子,不过这似乎变成了一种期待,繁忙工作中的调剂。
 
真想知道他的名字,和他说说话……
 
炎凌耀曾经幻想过与男子相识相知,然后带着他去那个与父亲约定好的地方。但似乎有点难实现。
 
随着演奏进入尾声,炎凌耀走到吧台边角的位子坐下,压低帽沿。当跳跃的音符站稳了脚步,一如往常的喝采充斥满堂。
 
男子起身微微鞠躬,不改低调本性安静地走下台阶。尽管众人对他又崇拜又喜爱,但光看着他那不可侵犯的高洁面容,便没有人胆敢上前攀谈。
 
炎凌耀喜欢他的气质。虽留着长发,却不会过于女气,反倒增添了飘逸空灵的氛围,和他孤高的性子配成了对。如果那绕了圈儿的乌发不绾着,如瀑布倾泻而下,必是一番光景。
 
男子坐回吧台,调酒师似乎与他相当有默契,只是一个眼神示意就心领神会地为他递了一杯酒。炎凌耀远远瞧着,更觉得他遥不可及。
 
似乎是永远都碰触不到的人啊。
 
这一边,调酒师装若无事地擦着酒杯,有意无意地对男子说道:「坐在边角的那个男的一直注意你。」
 
朔夜稍稍颔首,酒杯抵唇。调酒师见他没什么反应,也识趣地独自忙去。
 
朔夜很早就注意到了,而且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那个男的总是戴着有前沿的贝雷帽,浏海被稳稳的压在眼前,不注意看根本看不清脸面。
 
但是他并不在意。
 
就算是便衣,就算是卧底,他都无所谓。自从哥哥死后,他已经没有任何牵挂。早早被抓,早早被判刑,说不定是一种解脱。
 
只不过会在狱中毒发身亡。但那些执法人员多半只会认为他是吸毒过量,快速把他处理掉后,就着手查办毒品何以流入监狱中。
 
愚蠢。
 
朔夜讥讽地勾起嘴角。
 
若说组织毫无人性,有时自居正义的一方不也是如此吗?他们这些下等人永远得不到救赎,没有价值时只会被无情地消灭。
 
佛陀出于怜爱而垂到地狱的蜘蛛丝,到底只出现在故事中。
 
到了现在还这么容易心烦意乱。朔夜感觉有点烦躁,在调酒师诧异的目光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好痛。喉咙好像有熔浆在滚沸,烧得他眉头轻皱。但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