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佳遇 作者:喜欢喝茶

字体:[ ]

 
 
灵感来自以前在某论坛看过的一个做高端婚介的姑娘的爆料贴子……
保证甜和不坑。不能保证速度。
 
小甜文。婚介所顾客×职员
 
 
严楷×沈言殊 
 
  1-
  “能给介绍快死的有钱老头吗?” 
  沈言殊面无表情地从一叠叠表格中抬头。 
  被母亲逼来婚介中心的年轻女孩,画着春季秀场模特同款妆容,坐定后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就令人无言以对。她带着嘲讽的笑意与沈言殊对视,一脸桀骜不驯,不知从哪里带来的怨气,等着一股脑发泄在婚介头上。 
  沈言殊最心烦就是这种客户,但依旧露出了员工手册上规定的标准笑容:“徐小姐,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快死的有钱老头’。”
  “但您如果有意愿的话,”他看看小姑娘挂在臂弯里的名牌包:“年轻帅气的有钱男人,倒还是有一打的。您需要吗?” 
  女孩脸上表情变了变,显然未料到沈言殊会如此应对她的无理取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沈言殊不想再与她多谈,这位徐小姐连合格的潜在客户都算不上,佣金无望,不值得他费工夫应付。他干脆利落地拉开右手边抽屉,抽出一张空白表格递到她面前:“您填个表吧。”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按在那张表格上,手臂一伸就把它从办公桌的一头推到了另一头。笑容敛起后他神色显得极为冷淡,与年纪不符的阴郁气息隐隐流出,女孩子愕然地注视着他,只觉得面前的小职员瞬息间就变了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人,却又说不出这改变源于何处。她张了张嘴,本该出口的拒绝也全不记得了,接过沈言殊递来的笔,低下头顺从地填起了自己的个人信息。 
  徐姓女孩离开佳遇婚介时沈言殊将她送到大门外。他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她才后知后觉地发觉他身材高挑且结实,走在自己旁边极有安全感,相貌也相当出挑。她偷偷瞄他好看的侧脸,想起之前说了那样无礼的话,莫名有些懊悔。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沈言殊正收拾东西,经理来了一趟,通知他一项新的调令。 
  人事部把他调到高级客户服务部,本周内要完成手头一切工作的交接,下周一正式去新岗位报到。经理拍拍他的肩,笑盈盈地说:“沈言殊,出头日到了。恭喜。” 
  进了高级客户部的门,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佳遇婚介的管理层。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实。这调令并不在沈言殊意料之外,但没想到会这么早——他本以为要到年底才能拿到这个机会的。 
  经理看穿他的想法,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觉得提前了?他们部门主管嫁了富豪你记不记得——现在她怀孕了,产假休完大概就不再回来上班,要抓紧这几个月带个可用的人出来。高级客户部大都是些女孩子,近水楼台加上跳槽,这几年流失率高得惊人,管理层一直有很大意见。我听说,他们有意提拔个男人来坐这个主管的位子。” 
  经理悄声讲完这些话,紧盯着沈言殊的眼睛:“言殊你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沈言殊忍不住笑了:“您真高看我。我进公司才几年,哪里有这么快就做主管的?” 
  经理竖起眉毛瞪他,隔了一会儿,叹口气说:“沈言殊你别跟我打马虎眼。” 
  “从你进公司我就带你,这两年你做得怎么样,我最清楚。如果不是学历限制了你,以你的能力和见识,早就和我平起平坐——吃了那么多亏,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机会。现在机会在你眼前了。我是认真的,你一定要争取。” 
  经理离开前又一次告诫他,还是要趁年轻读个学位出来。自考也不要紧,或者筹划一下过两年停职重回学校。
  “晋升时文凭还是很重要的,”她说,“你不要不当回事。” 
  沈言殊点头说谢谢。 
 
  她一直如此关照他。工作中不遗余力地提携,耐心指导,还常为他比别人低一截的学历而忧心。
  人在职场,好上司可遇不可求,沈言殊发自内心感激她。 
 
  经理走后沈言殊敛了笑,沉默地坐在座位上。他无意识地摩挲着椅子扶手,仿佛还在思考她说的话,又仿佛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地放空。他拉开办公桌下面的小抽屉,厚厚一沓过期文件底下压着一张淡黄色表格,沈言殊把它抽出来,放在眼前细看。 
  淡黄色的客户资料表是高级客户部专用的,属于公司的重要机密,按规定统一放在上了三道锁的保险柜里。在佳遇,所有“高级客户”的认定都要经过严苛的资格审查,这些人的身家背景不是一般客户所能比拟,资产之雄厚往往令人瞠目结舌。他们的婚介业务最后无论是成功还是无果,客户资料都要全部回收销毁。曾有年轻女孩觊觎这些珍贵的个人资料,试图通过职务之便私自调取信息,然而被发现的后果只有一种,那就是立即辞退。 
  如果沈言殊手里拿着这东西被别人撞见,他绝对会有大麻烦。 
  这种淡黄色纸张的克数比市面上常见的更重一些,拿在手里有真实的质感,而不是轻得随时能飘起来。——但再重也不过是一张纸。沈言殊目光幽深,手指轻轻拂过姓名一栏,“陈止行”三个字写得力透纸背,潇洒自如,行字的最后一笔长长地拖出去。 
  他能想象出那个人手腕一转一提的样子,也记得他曾经说过,“好的名字,要读起来好听,写起来好看。” 
  沈言殊站在窗前抽完了一支烟,走的时候把那张表格丢进了碎纸机里。 
  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他觉得冷于是裹紧了外套。 
  天黑得越来越早了。
 
  高级客户部现任主管姓何,三十岁上下,个头中等,漂亮,结婚三年。 
  她不要沈言殊叫她何姐或主管,她说:“你叫我凯蒂就可以。我们部气氛很宽松的。” 
  同事不多,大家互相称呼英文名,每个人都有印刷精美的名片。沈言殊捡起他从大学退学后就没再用过的名字,现在他叫Ivan Shen。 
  他手上暂时没什么客户,凯蒂安排一些琐碎的工作给他让他熟悉流程,有时带他一起代表公司出席酒会或婚礼,引荐熟人给他,顺便寻找机会发掘潜在客户。名义上他是凯蒂的副手。沈言殊相貌英俊,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也很会说话,凯蒂对他很满意。 
  她直言不讳地对他说,管理层很早就注意到他。而且的确有意让他接替她的职位。 
  高端客户很多靠朋友介绍,口口相传,偶尔也会有主动找过来的,但那是凤毛麟角。进了高级客户部沈言殊才知道,佳遇婚介最优质的女孩资源,全都握在这个部门手上。公司有专人到大学蹲点,像星探一样在众多面孔当中逡巡,本市几家戏剧、传媒、音乐、外语学院都是重点。沈言殊想象了一下整个过程,脑海里冒出的场面大致是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宿舍附近一棵大树后,看到合适的姑娘“刷”一下跳出来,热情地迎上去说:“美女你好,我是婚介公司的,请问……” 
  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他不禁庆幸起自己当初应聘的是个多么正常的职位。 
  他按凯蒂的要求整理手边的资料,把照片放到写有姓名的文件袋里。“有新客户过来的话就交给你负责,”凯蒂说,“没有的话你就先等着。” 
  “什么时候会有新客户呢?”沈言殊问了一句。 
  凯蒂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们部门是这样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急嘛。反正就算没客户,工资也照发给你。” 
 
  下班路上沈言殊提早一站下车,去附近一家超市买菜。 
  他从小嘴刁,不是小孩挑食吃什么不吃什么那一派刁法,而是同一道菜,他吃过好的就不愿再碰做得差的。沈言殊家底并不厚,他父母始终想不明白是怎么把孩子养成这样的——中学时他就开始下厨给家人做饭了。 
  那时他的动力主要来自于“我觉得我做的比我妈好吃”。 
  成年之后他搬出来。最初他做一个人的饭,后来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当他逐渐学会做正正好好两人份的饭菜,既不会多出来也不会不够吃时,他又只剩下一个人了。 
 
  沈言殊在超市里转了两圈,买了几样蔬菜,水果,鱼,排骨,还有新鲜的酸奶。排队结账的时候后面伸过一只手来拍他肩:“嘿!” 
  沈言殊回头,那人是他大学时的舍友。对方穿得很随意,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一看就是从家里跑出来的。 
  他惊讶地说:“真的是你啊沈言殊。我以为你不在S市了呢。” 
  “没有,我留下来,找了份工作。现在住这附近。” 
  舍友上下打量他:“嗯,工作了就是不一样,看你比以前成熟多了,差点不敢认……过得好吗?” 
  “还不错。你呢,现在做什么?” 
  “还在念书,博士第一年,打算毕业留校教书。我从以前就想当老师的。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沈言殊笑了,“不容易啊,坚持到现在。” 
  “哪里,我也是不知道做什么,就一路读书读下来了呗。” 
  舍友也跟着笑,他还是一副大男孩的模样,摸摸后脑勺,表情羞涩。 
  他们一起走出超市,三言两语,说的大多还是学校里的事情。沈言殊话很少,他一向是个好听众,舍友给他讲读研时的经历,论文的选题,吐槽导师和教务处,又打趣说现在做学术研究简直穷得要死,“还不如摆摊卖红薯的挣得多”,两个人站在马路边上狂笑不止。 
  走出一个路口,到了红绿灯前,舍友对沈言殊摆摆手说:“我家住另一头,要拐弯了。今天碰见你真挺开心的,下次有空一起吃饭吧?” 
  沈言殊说好。 
  他向舍友道再见,转过头往前走了两步,斜刺里突然冲出来一辆黑色轿车。
  沈言殊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天旋地转,手里拎着的食物洒了一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好像有什么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再然后他就彻底人事不知了。 
 
  …… 
  “我说小伙子,你别抓着我行不行?我又不会跑——又不是把人弄死了,你看看我开的车,你觉得我会逃这点医药费吗?” 
  沈言殊费力地眨了眨眼,试着转转头,视野里漫天遍野的白色让他明白自己身在医院。他再往床边看去,舍友提着几袋子菜,一手拉住一个西装男人的衣袖,两人像是在争吵。 
  沈言殊轻声问:“小周,怎么了?” 
  “哎呀你可醒了!”小周大呼小叫着跑过来,“你怎么样?头晕不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后脑勺有点疼……”沈言殊低头看了看,他的手被三角巾固定在胸口,“还有右手……我手怎么了?” 
  “关节错位,不过不要紧,医生已经给你固定过了。”小周忿忿地拉过旁边的男人,“就是他把你撞倒的!” 
  沈言殊眨眨眼。他摔倒在地的时候磕到了头,现在脑子不太清醒:“啊?啊……哦,这样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