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契约(出书版)+番外 作者:瓜瓜宝宝

字体:[ ]

 
契约(出书版) by 瓜瓜宝宝 
 
简 介: 
 
  十年前,凭着一纸契约,我逼你来到我身边,陪着我,当我的人,一转眼十年期限将至,你就要离开我了。 
  「你恨我吗?」 
  「全世界我最恨的就是你!」 
  「呵呵……」 
  「可是我爱你,全世界我最爱的就是你,你知道吗?」 
  「恶心!谁会想捅男人的屁眼,只有你们这种变态才会喜欢!」 
  「是啊,我是变态,呵呵……而你因为欠变态钱,所以必须跟变态做爱,还得留在变态身边,不过你的契约快到期了,再过些日子你就可以脱离变态了!」 
  要出卖自己十年的肉体? 
  或是割爱自己钟情的女人? 
  莫岚宣丢了一个难题, 
  一个让他左右为难的难题, 
  一纸契约,十年纠缠, 
  金钱架构的爱情游戏, 
  结局又将如何落幕? 
 
 
01 
 
  「你要什么生日礼物?」做完爱,他照旧立刻起身冲澡,我平躺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小心翼翼的守护那颗未曾属于我的心。 
  十年前,凭着一纸契约,我逼你来到我身边,陪着我,当我的人,一转眼十年期限将至,你就要离开我了。 
  「……」 
  呵呵,你还是一样沉默不语,过去的九个生日都是这样,这即将到来的第十个似乎也是一样的。 
  你冲澡完走出浴室,光裸着身体,那副我拥有十年的身体,每一吋肌肤、每一块肌肉我都了若指掌,却只有那颗心,我永远都触碰不到。 
  「为什么你不跟我要求,每一年我都问你,每一次你都沉默不语,过了今年,契约就结束了,你也可以离开我,为什么不跟我要求些什么?任何东西我都不会吝啬给你的。」 
  「我不会要求你任何东西,因为我不想再欠你任何东西,不管是金钱或是人情,我都不想欠。」 
  「你恨我吗?」 
  「全世界我最恨的就是你!」 
  「呵呵……」 
  「可是我爱你,全世界我最爱的就是你,你知道吗?」 
  「恶心!谁会想捅男人的屁眼,只有你们这种变态才会喜欢!」 
  「是啊,我是变态,呵呵……而你因为欠变态钱,所以必须跟变态做爱,还得留在变态身边,还好你的契约快到期了,再过些日子你就可以脱离变态了!」 
  我只能如此的嘲讽自己,用尽手段,才能拥有你十年,好短的时间哪,可是……可是、呵呵呵呵…… 
  你没说话,或许该说是无言以对,对我,你连只字词组都吝啬给予吧! 
  「我会准备一个你想要的礼物,等到你生日那天再给你吧!」 
  记得,曾经问过你,用什么交换可以永远让你留在我身边,你开的代价是整个莫氏企业,如果我真的将整个莫氏捧到你面前,你就真的愿意将一生都给我吗? 
  胃一阵抽搐,好痛,浑身发冷,咬紧牙根下床,跌跌撞撞冲进浴室,喉头一恶,吐出一大口血,浑身泛凉,看着镜中苍白的脸色。 
  骨感的手指抚着镜面,唇边的血污与苍白的脸形成极度对比,慢慢地他勾起唇角,挂上一抹淡淡地微笑。 
  就算你愿意给我一辈子,我也不能要了,我的生命就快到尽头,我要亲眼看你离开,趁着我还能送你的时候,我要让你走! 
     
 沈文宇坐上奔驰,这是莫岚宣派来接他的车子,今天是他的生日,莫岚宣说要帮他庆祝,还准备了礼物要送给他。 
  他究竟算莫岚宣的什么人? 
  说的好听是特助,说得坦白点就是莫岚宣包养的男人,一纸十年契约所包养的男宠! 
  「沈先生,老板请你先到LS去,老板为你准备了一套衣服,请你先换上再过去。」 
  「哼——」他笑了声,掏出烟盒,咬了根烟点上,浓郁的烟草香味充斥在狭小的空间中。 
  还得换衣服,穿上他挑的衣服,喷上他喜欢的香水,从头到脚都配合他要的,莫岚宣真把他当成玩偶,一个属于他的肯尼娃娃吧! 
  十年前,为了要保住父亲跟丁伯伯的公司,他以自己作为交换,换取莫氏企业的金援,一纸卖身契约,莫岚宣可以拥有他十年,而公司可以得到一千万美金周转,这个交易其实很划得来。 
  从那之后,他留在莫岚宣身边,跟他做爱,也陪他吃饭,固定时间跟他出国度假,想来很是惬意的生活,不需要工作,只要陪莫岚宣就行,还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样的好事,不过他却很厌恶。 
  他喜欢的人是丁芸筠,但是为了顾全大局,他必须拥抱一个男人,跟那个男人有最亲密的肉体关系,尽管每个夜晚他们都会做爱,交缠的肢体、混杂的汗水,不管做多少爱,他对莫岚宣还是没有爱情,有的,也只是深深的怨恨吧! 
  「先生?」 
  「……过去吧,换好衣服再去找他。」 
  「是!」 
    
  走进餐厅,莫岚宣早就到了,他坐在指定席上,单手支着头,闭起眼睛状似假  苍白的脸庞,肌肤看起来就像透明,整齐的发型,干净的西装,让他看起来就像展示人偶一样,不具有生命似的。 
  沈文宇慢慢地朝他走去,脚步放得很慢也很轻,这些年来他早就把莫岚宣看得一清二楚,他那张刀刻的脸庞也深深烙印在他心中,他的气味、他的温度和每一个呻吟喘息、高潮反应,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爱是可以做的吗?如果不可以,为什么还要叫做「做爱」呢?沈文宇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他并不是因为爱才留在莫岚宣身边,人们总说悲伤会随着时间淡忘,还说相处时间长了就会日久生情,那他跟莫岚宣到底算得上哪样? 
  或者──仅仅是或者──是因为他对莫岚宣的恨意太过深刻,才让他无法有情,更遑论爱的产生了。 
  光亮的皮鞋在桌前停止,假寐中的莫岚宣维持着同样的动作,丝毫未见他有清醒的模样。 
  「我来了!」平板冰冷的声音,沈文宇就连眼神也是冷的,他对莫岚宣除了冷还是冷,但最热的时候却也是对着莫岚宣。 
  闭起的眼眸睁开,缓缓抬起脸,看向站立的沈文宇,顷而露出一笑,「这套衣服你穿起来很好看,喜欢吗?」 
  拉开椅子落坐,他不答话,反而端起水杯喝水,一口气喝下半杯水,「我喜不喜欢不重要,只要是你喜欢,就算我不喜欢,我也会穿上的。」话中带着讽刺的意味,他是故意这么说的,莫岚宣不是笨蛋,他就是要让他听懂。 
  微扬的唇角有些凝结,他愣了下,干干地笑了,「先点东西吃吧!」 
  「主厨推荐。」看都不看Menu,沈文宇直接点了今日推荐,他放松身体,往后倚靠在椅背上。 
  「这里很多好吃的东西,你不看一下?」 
  斜睨了他一眼,冷笑两声,「再好吃,对着你也难以下咽了。」 
  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这一回,莫岚宣再也笑不出来,唇浚的笑容消失,他低下脸用力呼吸几次,「给我一样的。」 
  「是。」侍者颔首,跟着退下去。 
  沉默持续,莫岚宣还是低着头,沈文宇的视线冷冷凝视着远方。 
  他是故意用这种态度对待莫岚宣,他因为金钱而屈就,却仍抵不过内心的抗拒,是的,他十年来一直抗拒着莫岚宣,不管莫岚宣对他再好,他的心中还是不可能接受他,换句话说,不接受他──是自己唯一能保有的一丝自尊吧! 
  十年来,他不断的提醒自己,绝不能忘了丁芸筠,不能忘记莫岚宣是用什么卑鄙手段逼他屈服,这一切他终究会要莫岚宣付出代价的! 
  「我失陪一下。」 
  莫岚宣迅速起身,转头便往洗手间走,经过了好一会儿,在前汤上来时,他才回来。 
  重新坐下,他的脸上又挂上笑容。 
  「你想要什么礼物呢?」一边摆放餐巾,一边向沈文宇问。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汤匙置入乳白色汤汁中,舀起、喝入,动作连续毫无间断。 
  「这次,我准备了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礼物,等12点再给你。好长一段时间,不知不觉也已经十年了,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 
  沈文宇敛下眼眸,须臾复睁,「你知道我不甘愿,我留下是因为那纸契约,我绝不可能爱你,你懂了吗?」 
  心里泛过一阵冷,尽管这是早知的事实,当亲耳听见时,他仍不免感到心痛,咬了咬唇,眼眶湿润起来,「我从未忘记。吃东西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好好过。」 
  「随便。」随口一答,沈文宇径自用餐,不再跟莫岚宣交谈。 
  虽是只隔了一张桌子,但莫岚宣知道,他跟沈文宇之间的距离远得让他用一辈子也拉近不了,他的心深爱着沈文宇,但沈文宇却恨着他,或者该这么说──他爱沈文宇有多深,沈文宇就有多恨他吧! 
  机械的吞入东西,吃进去的东西早失去他该有的美味,不是东西不好吃,而是对他而言,好吃或不好吃已经没多大分别。 
  前汤退下去,跟着上沙拉,然后红酒、主菜,最后是甜点,两个人很安静,这是一场静默的晚餐,跟过去的情况几乎一样,沈文宇不想跟他交谈,除了必要的问答之外,他们两个之间总是沉默的。 
  所有餐点退下,两人一前一后离开餐厅,莫岚宣用眼尾偷瞄着走在自己身后两步的沈文宇,他脸上的表情木然,低头轻叹,就连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改变啊! 
  「二十二楼。」走入电梯,两人各据一边,侍者按下二十二的按钮,电梯高速往上爬升,离地面越远,地心引力作用越少,人是悬在空中,心更是悬得高高的。 
  「二十二楼到了。」莫岚宣率先走出电梯,指尖玩弄着口袋里的卡片钥匙,尖角压进肉里,引来了自虐般的疼痛感。 
  脚步停在「2212」前面,这房间来过无数次,只要是这间饭店,房间就一定会是「2212」;卡片插入,哔一声,房门随即开启,两人走入熟悉的房间。 
  脱下西装外套,莫岚宣顺手往沙发一扔,直接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点点灯光闪烁着,漆黑的河道上流动着人工星星。 
  一如以往,沈文宇走进浴室冲澡,跟着完事后,他又会再冲澡,就像要把莫岚宣所有的痕迹都消除了一样。 
  回头看着雾玻璃里的人,莫岚宣轻叹一声,动手扯开领带,松开束缚,缓慢解开一颗颗的扣子,褪去衬衫长裤里衣,赤裸着身体走进浴室。 
  水气弥漫了空间,赤裸的宽背背对着他冲水,自上而下的热水冲击,茶色肌肤起了微红。 
  眼眶发热,泪水欲出,这是他眷恋的身体,拥抱了十年,但胸口内的那颗心,十年来他一次也勾不着,生命耗损将尽,他就是不想放手也得放手,因为……他快要抓不住了…… 
  抹去脸上的泪,一把抱住他的背,前头的身体一头,「我想在这里做──」 
  他迟疑了下,转过身,挥起眉头,抓着莫岚宣的肩膀,用力一扯,跟着将他压在墙上,掰开肉丘将手指刺进去。没有爱抚,一口气送进两根指头,用力地撑大那个窄小的地方,跟着深深的刺入内部,敏感的内壁随即吸附上他的指头。 
  「唔嗯──!」趴着的骨感身体正微微颤抖,胸膛因为喘气而起伏,不健康的自习渐渐染上激情的粉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