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让梨 作者:瓜瓜

字体:[ ]

 
讓梨 (全) 作者:瓜瓜 
 
第一章 
為什麼要有我的存在? 
如果沒有我就好了,一切,就簡單多了…… 
 
凱悅飯店的咖啡廳中,稍偏昏暗的燈光下,一張張不同的桌子上演著不同的情事。 
「陳老闆,您認為這合約怎樣?」駱映焄將檔案夾推向坐在旁邊的陳冬陽。 
看都不看合約,陳冬陽持續著攪動咖啡的手,剛毅的臉毫無表情,低聲的開口:「這合約,你打算怎麼簽?」陳冬陽,已屆不惑之年,但是保養得宜,歲月並未留下多少痕跡在他身上,看起來的樣子也不過像是三十五歲左右罷了。 
駱映焄,今年25歲,有著秀氣的外表,但是,事實與外在給人的感覺大相逕庭,他已是聞名業界的合約高手了。這二年來,只要他出馬談的合約沒有不成的,也因為如此,他的所屬公司從二年前的草創小公司,到現在已是小具規模了。 
駱映焄哪裡聽不出弦外之音,這兩年他可不是混著玩的,這些大老闆心裡想的、要的,他可是一清二楚,也絕對是給得起的。 
露齒一笑,眼波流轉間帶著無盡的妖媚,彷彿酒店小姐在勾引客人一樣,男人的魂就這麼給勾了。而駱映焄這界乎於男女之間的中性美感,就像一道少見的菜色,總會讓人想舉筷一嘗其滋味。 
「陳老闆,奕森不是第一回接您生意了,一切…」刻意停頓,放低聲音「照舊了吧!您說好不好?」駱映焄將右手潛到桌下,偷偷爬上陳冬陽的大腿,手指輕輕的搔抓。 
意圖十分明顯,陳冬陽剛毅的臉揚起淡淡的笑容,手也毫不客氣的伸向駱映焄雙腿間,手指熟悉靈巧的拉下拉鍊,鑽進褲子裡按著駱映焄的私處。高超的手上技巧,間或的輕按撫摸,大庭廣眾下,彷彿被偷窺注視的感覺,讓駱映焄的慾望快速上升,跨下的分身以示蠢蠢欲動,興奮不已了。 
咖啡廳裡淡黃色的燈光常給人一種緩和美感,此刻,駱映焄的臉卻泛起不正常紅暈,呼吸漸漸紊亂沈重。他忍不住地抓住陳冬陽的手腕,試圖阻止他的動作繼續下去。 
但是陳冬陽可不依,壞心地加快手指的動作,比之前更強烈的感覺讓駱映焄的腰痠軟,手更無力阻止他的侵犯。 
「陳老闆,別…在這…」駱映焄的聲音明顯的比剛剛更低啞,他花了很大的自制力才說出這句話「我在上面訂了房間,我們上去吧!」話落,終於那不安分的手指總算停下動作,駱映焄趕緊低頭調整呼吸,安撫一下褲襠裡興奮的傢伙。 
相對於駱映焄的慌亂,陳冬陽是泰然自若的整正自己的領帶,拿了鑰匙穿上外套,丟了個眼神給駱映焄就逕自上樓了。 
駱映焄看著那偉岸的身軀消失在電梯門後,這才深深吁了一口氣,無聲的訊息就是要自己快點上樓的意思,但是剛剛被戲弄挑起的慾望可還沒恢復,無奈的搖搖頭,只好將外套掛在手臂上當作遮擋,趕緊結了帳往電梯前進。 
媽的!一邊走,駱映焄一邊在心裡頭咒罵,褲子裡的東西漲痛極了,這樣的狀態還要走路,對他無異是一種折磨,還得又遮又擋的,深怕一不小心給看見就糗大了。心神不寧的走著,不意想竟然撞上一堵牆。 
磅一聲,駱映焄成大字形跌坐在地上,他的西裝外套剛剛好的落在他的褲襠上,盡責的把他興奮狀態遮擋住,要不這一曝光,他就真的不用作人了。 
就這麼坐在地上,揉揉直接撞上的臉,順便還找一下那個肇事的東西。 
「你沒事吧!」一個高大的男人蹲在地上看著駱映焄問。 
一抬頭,一張臉的特寫在他眼前,讓他嚇了一跳,又往後蹭退了二步。拉開點距離之後他總算看清楚了那人的臉,看了清楚,駱映焄心裡的火就上來,他開始瞪著眼前的高大男人破口大罵,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目前的窘況。 
「你幹嘛不看路,仗著自己高大,別人就要讓路給你走嗎?」氣死他了,壯得跟一堵牆一樣,還不注意一點,差點讓他撞死還死得很難看了。 
被他罵,男人心裡也不爽了,單手接過身邊人遞來的公事包,眼睛瞇著看他,然後粗魯的〝還〞給駱映焄。 
早就知道自己的公事包有些重量,沒想到這個可惡的男人竟然把他的公事包丟在他身上,猛然一撞,胸口也痛起來。 
中低音在頭頂上揚起,「先生,請你搞清楚點,不看路的是你可不是我,不要做賊的喊捉賊!」沉聲反駁,看來男人沒打算要吞下這口怨氣。 
這樣一盆冷水潑下來,再高漲的慾望也會熄了火的,下腹原來激動的部分已經平靜下來,駱映焄撇撇嘴,突然雙手往男人肩膀一推,果不其然,這巨大身體的主人沒料想到他會來這一招,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整個人往後跌坐在地上,眼睛圓睜瞪著這個始作俑者,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如此對待。 
只見駱映焄倒一臉沒事人的樣子,爬起身體拍拍身上的灰塵,把外套又掛回手臂,拿著公事包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開口:「我不看路就算了,你這看路的還撞上我,到底是誰做賊喊捉賊,先生,你弄清楚!」說完,哼著小曲一臉高興的往電梯前進,電梯開了又關,燈號一個一個往上跳, 
「天放,你沒事吧?」另一個人伸出手把他從地上拉起。 
慕天放看著駱映焄消失的方向,眼神複雜難辨,他搖搖頭整整自己的衣服,撿起掉在地上的公事包。 
「居然有這種人,自己不看路還嫌人家擋路的!」年約五十歲上下的中年男子叨叨碎唸。 
身邊的人在替他打抱不平,慕天放反倒堆出一個笑容說:「李老闆,看來我今天不大順利,幸好有你這筆生意,要不我就真的背到極點了。」 
人一被褒獎總是心情暈陶陶的,女人要人讚,男人也要人捧,李老闆聽到慕天放的話,自然開心得意的不得了。 
「那裡那裡,一起宵夜吧!」馬上就像慕天放提出邀約,眼神還曖昧的示意。 
慕天放微笑的拒絕了,道:「不了,多謝你的好意,但是我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這工程,你把工作交給我,我總要弄出個好東西才不枉你對我的抬愛!」 
「這…也好,等到工作完成,我一定擺一桌好酒好菜,到時候你就不能推搪了!」 
「好好,一定去,那你就忙你的吧!」 
「嗯,那我先走了!」 
送走李老闆之後,慕天放走到休息用沙發坐下,掏出煙盒抽出一根峰點上,白色的煙圈慢慢飄升,頂級煙草的香味溢入空氣中。 
身邊的助理待命似的站在一邊,靜靜的不說話,慕天放就這樣吞雲吐霧,眼神半瞇成細長,微微透出的一點精光,顯示著他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和靖,剛剛那個人你還記得他嗎?」一根煙已經燒完一大半僅存短短的一截,慕天放總算開口了。 
「總經理,剛剛那個人可是大名鼎鼎,李老闆不認得他也就算了,您或許是因為剛剛回國,所以也不認得他吧!」尹和靖,慕天放的特別助理,能力極強,辦事效率很高。 
「直接說重點,不要扯廢話!」粗魯的打斷尹和靖的話,慕天放又重新點燃一根峰。 
「有點耐心,我的大老闆,他就是合約高手,我們私底下稱他作合約皇后,這兩年來只要他出馬,沒有拿不下的合約,效率高能力強,你可以考慮考慮把他挖角過來。」尹和靖故意吊他胃口,把那個人輝煌資歷都介紹了,就是〝不小心〞漏了他的名字。 
「挖角,那個沒禮貌的傢伙有那麼厲害?」捻熄手上的煙,慕天放將修長的雙腿交叉,長手攤開掛在沙發背上。 
尹和靖壓近慕天放耳邊,低聲回答:「有傳聞說他都是在床上簽合約的,床上功夫肯定了得!」 
慕天放二道劍眉上挑,表情似笑非笑:「真的?」 
「不如把他拉過來,以後你簽約就簡單多了!」尹和靖拉回身體,在另一張沙發上坐下, 
「何必一定要他,」慕天放摸著自己的下巴,「你也長得不錯,功夫也不錯,訓練訓練應該就可以了!」薄唇揚起淺淺的弧度,一種壞男人的感覺飄散出來。 
「我哪裡比得上他,樣子普通,功夫又差,說不定還沒把合約拿出來,就給踢下床了!」尹和靖一點也不生氣,反而順勢將自己說得一無是處,讓慕天放啼笑皆非。 
唷!慕天放微怔,半秒後勾人的桃花眼中盡是笑意。 
「算你厲害,那不如我們上去特訓一下吧!」 
「沒問題,老闆開口,屬下肯定搏命相隨!」 
點點頭,慕天放起身往櫃臺走去,沒多久就帶著鑰匙往電梯走,尹和靖提起公事包跟上,一前一後進了電梯。 
◆ ◆ ◆ ◆ ◆ ◆ 
駱映焄搭電梯上到預定房間的樓層,慢步踱到門前轉開門把走進去,反手將門鎖上,浴室傳來沖澡的聲音,他逕自在床沿坐下,慢條斯理一件一件脫掉身上的衣服。 
隨手將西裝外套丟在椅子上,公事包則斜倚在鏡臺前,三兩手將襯衫上的扣子全鬆開,敞開的衣服內是一副略顯白晰、清瘦的身軀,胸前二顆蓓蕾因為房間內稍冷的空調而直挺,矗立在平坦的胸膛上。 
扯開皮帶扣的時候,陳冬陽剛好打開門走出來,下身僅僅圍著一條浴巾,濕漉漉的頭髮讓他看起來年輕不少,一身小麥色的肌膚,壯碩、壁壘分明的胸肌跟堅實的腹肌,讓人看不出他已經有四十三歲了。 
「先去洗個澡吧!」薄唇吐出的低沈嗓音讓人聽起來很舒服。 
駱映焄笑著點點頭,將下半身的障蔽也脫掉,全身赤裸的走進浴室。陳冬陽則大剌剌的做在鏡臺前吹乾他的頭髮,放下吹風機,隨手抽出駱映焄的合約書來察看。 
眼睛瞇細,快速掃過一條又一條的合約內容,浴室內的水聲停止的同時他也閱讀完畢,抓了一枝筆在最後一頁上簽上名字再放回公事包裡頭。 
走到電視機旁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無聊的快速跳動頻道,沒多久駱映焄出來了,頭髮也是一頭濕,毫不羞澀的只在肩頭披了條毛巾,就這樣赤裸的走進房間。 
「有好看的嗎?」一屁股坐在陳冬陽身邊,修長的雙腿自在的交叉。 
「先把頭髮吹乾!」 
什麼!駱映焄微怔,然後一抹笑漾上臉,他抓起鏡臺邊的吹風機隨意吹弄頭髮,吹乾了七八分,陳冬陽也不知道轉過多少回頻道,駱映焄終於放下吹風機走到他面前,跟著跪坐在他雙腿間,看著他輕輕笑了。 
兩手拉開他的浴巾,捧起脹了半硬的分身開始吞吐。柔軟的舌頭靈活的捲動,掠過背面的敏感,在先端以舌頭繞圈,舌尖作弄似的抵住細長的開口,一種微鹹的味道流出。 
駱映焄熟練的動作讓陳冬陽倒抽一口氣,十指插進駱映焄的頭髮裡,分身激動的脹大變硬、驚動著,差點就讓駱映焄含不住了。 
「呃…」低啞的呻吟,臉上的表情混和了快感與壓抑。慾望強烈燃燒,忘情的將巨大的分身刺進駱映焄喉嚨裡,直抵到喉頭。 
駱映焄差點就不能呼吸了,他往後拉離點,更用力吸著嘴裡的巨大,巧妙的變換角度,引起陳冬陽心頭另一把無名火。 
「好…好…深一點,吞進去…」大手使勁把駱映焄的頭往前推,以便讓分身吞嚥的更進去。 
在駱映焄嘴裡的巨大興奮的流出透明體液,但他仍捧做聖物一樣侍奉,努力的取悅著。 
突然,陳冬陽身體繃緊,用力地將分身頂刺進駱映焄喉嚨,低吼一聲,迸射出來。濃稠的熱液悉數進了駱映焄嘴裡。 
駱映焄還來不及反應便給吞下了。陳冬陽退出自己的分身之後,駱映焄終於忍不住的直咳嗽,「咳咳咳…」一張臉全給脹紅了。 
陳冬陽一把拉起駱映焄,讓他跨坐在自己腿上,有些粗糙的手指慢慢圈弄他的分身,高超的愛撫挑逗,沒多久就挑起駱映焄的慾火,分身興奮的全濕了。 
他喘息的閉著眼睛,臉上漾著粉紅,陳冬陽輕輕吻過他的眉眼,鼻尖磨蹭他的,薄唇似有若無的劃過駱映焄飽滿紅潤的嘴唇。 
「你很有感覺?」手指在濕潤的分身上滑動。 
駱映焄張臂環住他的頸子,把頭靠在他的頸窩,「嗯…啊…」不自覺地伸出舌頭濕潤自己的雙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