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浅斟+番外 作者:半生sky

字体:[ ]

 
 
文案:
     阿末不信这世上有纯粹的爱,她只是在认真地生活,因为不想承受太多,所以放不下矜持的心。命运的齿轮在运转,所以他们相遇,不必与他人计较,有人允她疼着,有人允她撒娇,他们自己生活就好。
 
秦免说:“再等十年,不,九年,我们三十岁的时候,就买一座私人小岛住进去,我,你,陶由。”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末 ┃ 配角:秦免,陶由 ┃ 其它:人情与生活
 
 
==================
 
  ☆、相遇
 
  “哎,这题上次才遇上过的,怎么做来着?”
  “上次遇过就去找上次的题卷啊,顺便多复习一遍……操!那公式长什么样子的?快给我找找在书里哪里。”
  旁侧另一人推推眼镜,“67页和70页那两个都用上。”
  “啊!谢了啊班长。”
  即将高考,学子们或是焦虑难耐,任由桌面上的书卷淹没自己,或是随意看待。
  阿末揉了揉微泛酸涩的眼,快高考了啊……
  校外传来放学的铃声,大部分同学都起身去吃晚餐,除了阿末,就剩下班内的几个尖子生还未动。
  “苏末,你又不出去吗?用不用我给你带?”
  阿末笑笑摇头,“不用,谢谢。”
  “哦,那我走了。”
  阿末的位置临窗,她侧头看着窗外的操场,六月的下午天空彩霞一片,连操场上也泛着橙光。
  她的父母结婚二十年,也许是双方都对彼此厌倦了,现在唯一的交流就只剩争吵,即便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也能成为争吵对象。
  人真是喜新厌旧的动物。
  看着他们纷争不断,她不明白这样有什么意义,值得安慰的是,他们还没说自己这个女儿的不是。
  他二人的事不让她管,阿末想:他们养她是为了什么呢?爱?或者只是因为责任?
  人生一世,怎样做都是自己的选择,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能相信且坚持自己的选择
  ?这样拖扯着,家不似家,她最不赞同这种做法。
  阿末对自己的成绩还是有把握的,即便不是去M大,A大还是能进的。虽然有了以后不想靠家里的这一想法,但入大学的第一笔钱还是要向家里拿的。
  上不上大学还在考虑之中,其实早日体验社会也不错,但是没经过大学的素质生活,步入社会过早又感觉不那么好了。
  关键都在自己。
  时间在同学们的奋斗中匆匆地过,阿末考完最后一堂试,出来便看见外面成功人士与民工人士不数,某某同学的家人,某某同学的朋友。有的人神情放松,有的面带焦虑。
  阿末了然地笑,这些都是关心子女,朋友的人。世间仍旧有爱,亲情,友情,只是她自己不想再有罢了。
  集四方学子于此地的高考仍旧是国内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之一,高考过后,喜的人有,愁的亦有。
  也许是青春期没和叛逆期搭上线,所以叛逆期晚到了,阿末想。突然想要放松一下自己,不想这么拘束了。怎样才算是放松呢?她轻摇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阿末抬手虚虚遮掩住灼眼的阳光,这样就好,还感觉得到太阳的热度。
  Z市虽然算不上多么繁华,却也非常有序地发展着,阿末在回家前去了一趟左街,入夜后这里属于放纵者的天堂,她进了那所名为free的酒吧。
  吧台中央钢管舞男动作火热,空中弥漫着- yín -靡的气息,和酒水声,音乐声,叫喊声混杂在一起。
  “亲爱的,要喝点什么?”
  耳畔的吐息温热,嗓音低哑而性感,这是个猎人。
  阿末捏了捏指尖,侧过身子看着对方手中的高脚杯,杯中之物似一汪清泉,中央染上一抹蓝烟。
  对方将酒杯凑近她的嘴唇,阿末微抿了抿唇,饮尽。喉道微烫,同时周围有闲人吹起口哨声。
  对方低笑,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真棒!回去吧,亲爱的,你不该来这里。”
  阿末轻皱了眉,眼光扫过四周,霓虹灯打在神态大同小异的各人脸上,她走开。身后灯火叫嚣,仍旧可以听见场内肆意的笑。
  阿末脚下的高跟鞋传来不适之感,但是还好,这样轻微的钝痛让她感觉更真实。
  刚才饮下的酒并不有多烈,她的头脑却有些恍惚了,她伸手轻揉了揉额角,有夜风吹过,吹散了些燥热的气息,倒是清醒了不少。
  “哼。”阿末呼声,已经坐在了地面上。然后她抬头望着撞了她的那人,哦,两人,其中一个应该是喝醉了,对方逆着路旁的灯光,面容有些模糊。
  陶由是来Z市接个特殊的活儿,但他不知秦免竟然也跟来了,还到free喝成这副烂泥模样。他看着被他撞倒的人,那是个女孩子,身子罩在宽大的薄衫里,神情有些呆。他暗叹口气,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阿末仍是看着他,稍微摇了摇头,又或许她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想:这人撞了我。
  陶由看着坐在地上的人,又紧了紧怀中抱着的人,微弯了腰道:“真的没事?需要扶你起来么?”
  阿末摸了摸有些凉的地,点头道:“哦。”然后她起身离开。
  陶由在她身后看了半响,也转了身,他还没有心思去关心别人发生的事。
  阿末从学校带回家的东西不多,只装了一个拉杆箱和一个背包。她到家时发现苏父苏母都在家里,她笑笑,“爸,妈。”
  “嗯。”苏父灭了手中的烟,苏母上前来接阿末手中的箱子,“阿末回来了。”
  “妈,不用,等会儿我自己整理。爸怎么回来了?”她问苏父。
  苏母也没勉强她,这会儿阳光有些烈,她去将窗帘拉上些许。
  苏父回她:“最近这天气太大,厂里也热得没法子,索性停工给了两天假。”苏父在一家中型机械厂工作,主要是负责一些小器材,他看了下表,这会儿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你吃过饭了吗?没吃就”让你妈给你做。”
  阿末摇摇头,提着箱子往房间走去,“不用,待会儿我下来自己做点就好。”阿末家为常见的三层式屋子,家中生活算得上是小康了。
  苏母看着上楼的女儿,“阿末,你才回来就先休息一下吧,我做好了饭叫你。”
  阿末想想又点头,礼貌性地微笑道:“好。”几秒后就不见了身影,所以并不知苏母面上自责亦无奈的表情。
  又或者即使知道了也不明白自己能够表达什么,她不认为父母对自己有什么亏欠,因为他们已经生她养她十八年了,即使他们的关系有了问题一一虽然她不喜这样,但阿末的确是没有什么不满的了。
  人嘛,人性本复杂。
作者有话要说:  
 
  ☆、二  新开始
 
  等到苏母做好食物正要上楼叫阿末时,阿末已经下来了。
  她看了一圈房内,便知苏父已经出了门去,桌上摆了两菜一汤,大米的的味道很鲜浓。等阿末吃过饭,苏母似乎才找到话题,“阿末感觉这次考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
  “那想好是要去哪所学校了吗?”
  “……A大吧。”
  “A大…”她扯出一个笑脸,“阿末去A大也是好的,虽然A市离Z市远了些,但那里发展得快……”
  阿末没答话,只是仔细地看着苏母。苏母已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因为平日里也是注意着保养的,所以这样看着正带有成熟女人的风情,是一点也看不出平常和苏父争吵时的狰狞模样。
  苏母见阿末盯着她,她摸了摸脸颊道:“怎么了?”
  “不,”阿末摇摇头,“没什么,我先回房间了。”
  “好。”
  从高考完毕到大学开学期间有两个多月,苏父问过阿末到时是愿意住校还是租房住,阿末说住校,她想先了解了A市,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阿末在走前向\'轻轻\'文学出版社投了一封稿,然后坐上了开往A市的车。
  A市的太阳比Z市还毒辣,就像是身边随时跟着个火盆,躲也躲不开。阿末只有到的那天尝过一次,皮肤被晒得生疼,她不想再尝了,便穿上了长袖的纯白雪纺衫,套在身上仍旧很是宽大。
  接待新生的人都是学生会的,新来的人可自愿选择需不需要他们帮助,当然,阿末是跟着接她的那个学姐走的,尽管她并不认识对方。
  学姐许是见她确实太热了,边走边和她笑道:“其实A市也就这一个月炎热异常,其它时候天气也不会这么伤人。”
  “嗯,麻烦学姐了。”也许是把其它月份的热度都补上了吧。
  “哈,别客气。”
  宿舍是四人同寝的,一间大屋子隔成两个空间,再加一个盥洗室。引阿末来的那个学姐已经离开了,她进入寝室,发现已经有两人早她到了,二人床铺相对,一白一蓝。
  “你好,我是钟文。”趴在白色床位上以毛巾敷脸的女孩子有些无力地挥挥手,应该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她面颊泛红。
  另一人点点头,“李娜。”
  “钟文,李娜,我叫苏末。”打过招呼,阿末开始整理物品,她选择了和钟文同侧的那铺床。心下想到:钟文的眼睛很有神采,李娜虽然不如钟文热情,但也不算冷漠。
  “苏末,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不用。”她微笑。
  “我是Z市的人哦,这里的天气太热啦!我们那里就没有这种情况。哎,爸爸没说A大不给电扇吹风阿!早知道就再买一台电扇带进来了,你们是哪里人?”
  “我也是Z市的。”阿末回她,钟文的尾词很多,应该是个家里娇宠着长大的孩子。
  “Z市的?哎呀!我们同乡同寝啊,真有缘,千里他乡遇故人啊!”她坐起身。
  李娜掀唇浅笑,坐在床沿看她们,“我跨省了,辽江的。”
  “好了,我有点脑充血了。”她故作夸张地倒下,惹来另外二人眨眼一笑,她问:“娜娜怎么选择到这里来的?”
  阿末整理好东西就进了盥洗室清理,她看着室内的半身镜,嘴角慢慢浮现一个微笑,只是笑容不及眼底,她们很有活力,不是么?
  阿末出来就听见钟文对她道:“来,苏末,给你喝杯冰水降温。”她把杯子递过来,然后笑得带点狡黠,“你看我这么好,我们又是同乡,你以后可要照顾着我些。”她又看向李娜,“娜娜也是。”
  阿末只笑不语,她怎么有资格去管别人的事。
  钟文也不在意她不回她,李娜看着她们都泛红的脸,她自己是不感觉有多热的,是体质的缘故吧。“也许真应该在室内安装一台壁扇的。”
  第二天住进来了另一个女孩子,长相清丽,名叫苏莎。
  开学的第一个月需要军训,成果就是,同学们的整理能力强了一点,在学校以前调皮的学生收敛了一点,还有,阿末的肤色加深了一点。
  其实,阿末的肤色平时看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温度一上来就会变得异常白皙,透出粉红,触摸起来又带着玉质的冰凉,阿末感觉这有点像病了,这也是她喜欢穿长袖衫的原因之一。
  头一个月过去,阿末出了趟校,她要再去采购一些生活上的小东西,或者说,食物。其实校内也有这些东西可买,但她想要体会一下A市人群中的感觉,无关学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