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落叶归根+番外 作者:酆子息

字体:[ ]

 
  
文案:
主cp年上闷骚寡言深情程教授,副cp霸道师兄爱上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博昊汤煦 ┃ 配角:许嘉言林清 ┃ 其它:
 
  【第一章】
  
  八月下旬,温哥华的夏天。
  机场航站楼里的指示牌上显示的温度是22℃,在十二个小时之前,他还在上海的高温下怀疑自己快要 被烤熟闷透。
  一直被捧着宠的汤家小少爷24岁出国读研究生,汤煦一边安慰抱着他不撒手又哭又闹的汤妈妈,一边心里又忍不住默默翻白眼。
  从大二他就开始想要申请温哥华Q大的硕博连读,硬是被汤妈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给吓得两年不敢提,从上个月他听了表弟的话,玩深沉装忧郁才争取到这个留学机会。
  也怪不得父母不舍得他离开身边,汤振林和沈玥本来都已不抱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都想着要去领养一个孩子,汤妈妈是高龄怀孕,在怀汤煦的那十个月里,被折腾的落了很多病根,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为人父母的喜悦足以冲淡一切的苦痛折磨。
  捧在手心里疼了这么久的宝贝疙瘩,沈玥哪里舍得让他一个人去国外遭罪,人好好地在自己身边,找个漂亮媳妇儿,再等着抱个宝贝孙子,她这一辈子活着就无憾了。
  汤煦从小成绩就不错,只不过成绩比较平均,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
  在升高中的那一年,他一个小姨的儿子过来给他辅导,一个暑假过去,汤煦的理科成绩突飞猛进,三年高中考上上海最好的大学后,汤妈妈高兴地抹眼泪,还不忘要谢谢那个远方亲戚的儿子辅导,才知道那孩子早就出国留学,现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在那国外的学校当上教授了。
  还在浦东机场的时候,汤妈妈一边抹泪一边和汤煦嘱咐,你可别学你那表哥太有出息啦,国外再好也留不得知道吗?念完书就得回来呀。
  汤小太太对儿子撒娇可是使用惯了的招数,汤煦也舍不得她,她说什么,赶紧好态度地应声什么,哄得汤妈妈总算暂时安了心。
  在上海是半夜登的机,到这边正好是中午时间,倒时差的问题也不算太严重,只是头还是挺昏沉的,也没有半点食欲。
  拿好行李,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张望着那边接人的人群,想找到来接他的人。
  他的学校九月份才开学,来得早些先熟悉环境,一边先选好要租的房子。
  几分钟的张望还真在人群里看到自己的名字,汤煦走过去,举着牌子的人个子没他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不是他记忆力的那种短黑清爽,造型绝对可以为国内的热播网剧屌丝男士专属代言。
  心里面呼啸过各种想法,眼前这个人的样子都和记忆力的那个相差太多。
  眼前的热播剧代言人看到汤煦走过来,也跟着打量他,还把眼镜拿下来随便在衣服上擦了擦,瞅着就露出一个松了一口气的笑脸,“你就是汤煦吧?”
  见汤煦点了一下头,又真正笑开来,“我可终于等到你了!程教授他出国开研讨会去了,我是他的学生,特地替他来接你,我叫林清。”
  看着这身打扮可真是辜负了这么一个好名字。
  汤煦陡然觉得刚刚心里的那些微妙情绪瞬间不见,毕竟都已经隔了八年,对那个人的印象模糊已久,甚至连长相都已经快要忘记。
  只是莫名地又微微有些失望,他并没有来接他。
  林清是过来人,知道这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一时半会人适应不了的,带着汤煦直接坐出租车准备去目的地。
  汤妈妈在家里时就和汤煦招呼过,不要什么事都麻烦他表哥,能自己处理好的就不要麻烦别人。
  汤煦和程教授一直都是用邮件联系的。
  在出租车上,他终于体会到倒时差的痛苦,头昏的厉害,又睡不着,迷迷糊糊地撑着精神,就听见林清在他身旁说话。
  “程教授到在国外开研讨会,这一个星期他都不在温哥华,让你先住在他那儿,他说吃的东西冰箱里都有,超市离住的地方不远,你可以开他的车去买需要的东西,喂?汤煦,你听见我说的话没?”
  程教授住的地方到了,喂?你醒醒…
  梦里面这个声音一直在吵他,他也不知道他說的内容是什么。
  汤煦醒过来的时候,车停在一排挺高档的小区旁,都是两层自带花园的小别墅。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知道身边有人,他还真的睡了过去,看着林清帮他在后备箱拖出行李,他赶紧起来过去帮忙,扫了一眼小区,疑惑道:“这里是?”
  睡过一觉后脑子清醒很多,他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就知道我刚刚说的话你没有听进去…”林清表情几分无奈,又接着说道:“这里是程教授住的小区,看着很不错吧?”
  汤煦看着他眼里羡慕的眼神,配合度很高地点了一下头。
  “程教授他今年才三十多,就已经是我们Q大名望很高的教授,在学校学生里的人气也高,能当他的研究生,那可是我们专业里有实力的代表,要被人羡慕死。唉,你不知道,教授他很少带研究生,你可真幸运!”
  汤煦被他说得莫名,有些疑惑看他,去付了车资,又和司机笑着道谢,提起行李往小区里走,才明白过来林清话里的意思,连忙澄清道:“我不是他要带的研究生呀。”
  见林清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汤煦只能更一步解释,“我真不是,只是因为我一个人出国留学,他照顾我一下而已,这个我没必要骗你。”
  林清上下打量他,又噢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
  等到了程教授的住房外面,林清停下脚步,把钥匙给汤煦,和他又重复了一遍在车上和他说的话,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多看汤煦几眼,开口道:“学弟,这不科学啊,你既然不是程教授的研究生,他干嘛对你这么好?”
  他还真是不好意思开口说程教授其实是他远房表哥,只能装傻地对林清笑。
  林清自己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还是不对啊,就算是教授的研究生,他也不会让学生住他家,还给车开啊。”
  “……”汤煦继续装傻,坚信沉默是金。
  林清知道问不出什么所以然,一路自言自语地离开小区。
  温哥华时间下午三点多,和国内糟糕的空气质量相比,这边的天是一望无际的蓝。
  小区里规划也十分讲究,每栋间的设计感自然又别具一格,进来的时候林清拿着一张英文单给门卫,经过几道手续才能进入到这小区里,并且他也这里的房价绝对不便宜,不是普通人能住得起。
  站在门外面发了十几分钟的呆,他才鼓起勇气用钥匙打开大门,踏进去看清里面的构造,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楼的设计是很典型的北欧建筑风格,白色系为主,家具摆放也很有设计感,地上铺着的是棕色地毯,简约而隐约的低调奢华感。
  他把行李拖进来,知道这屋里没人,放下了胆,扑到沙发上啊啊大叫了几声,心里一点点乡巴佬进城的忿忿不平感。
  他在国内的专业就是建筑设计。
  汤煦是真的喜欢这屋里设计的元素,在国内的时候当然也能接触到国外的很多设计图纸和模型,但哪有亲眼看到地地道道的来的惊喜。并且真正令他忿忿不平的是,他总觉得这屋里的设计,都是出自这屋的主人。
  这个时间段,他不知道程教授是不是在工作,简单地发了一封邮件告诉他已经来到他家并表示感谢,又给在国内的父母打了电话报平安。
  把行李放沙发旁上了二楼,汤煦已经困得挪不动脚步,也没有刚刚那个心情去欣赏屋里的设计。
  一心只想着睡觉,看见软软松松的被子和大床,连衣服都没脱下来就已经扑了上去,汤煦舒服地叹气,满足地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睡的迷迷糊糊听见有电话铃声响。
  在家里他的卧室里也有这样的座机,汤妈妈听别人说手机辐射对大脑不好,她可吓坏了,天天在汤煦面前念叨睡觉不能把手机放在床头,要离远些。
  汤煦睡觉早上又喜欢赖床,这么大也不情愿沈玥跟对待小孩子一样天天到他房间里喊他起床,他自己也觉得丢人。
  汤妈妈可聪明劲着,给汤煦房间里安了个电话,每天定点催儿子起床,又逼着他戒掉了睡前手机党的作为。
  听到熟悉的电话铃声,仿佛又回到在家里的日子,他闭着眼摸到电话,拿起听筒,对着那边的人模糊地“恩”了一声。
  声调低低的,又带着几分慵懒的撒娇。
  被长辈宠惯了的小习惯。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愣了几秒,没有像往常一样传来汤妈妈带着笑意的唠叨。
  “在睡觉?”
  “恩…还想再睡一会儿。”这回可是彻彻底底在讨宠的语气了。
  刚回答完,他就突然意识到有不对的地方,睁开眼看着卧室里完全陌生的环境和话筒里的声音,一下子彻底清醒过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个男人的声音,但是他知道,打电话来的只能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汤煦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掀被子和明显紧张的呼吸声音都清楚地通过话筒传了过去,他想到刚刚自己和即将可能是自己老师说的那样的话,又觉得很丢人,一个人抱着话筒塞耳边,脸上烫的厉害。
  他一点都记不清楚程教授在电话里和他说了什么,后来挂了电话,他还是紧张。
  汤煦现在还是没彻底反应过来,他更是不知道,在这屋里,座机电话只有在主卧和一楼的大厅里有。
  
  【第二章】
  
  在温哥华的第一天生活,實在是過得有些糟糕。
  在仔細打量了臥房的構造后,一看就是主臥,他又一個人趴在床上翻滚自我谴责,小心翼翼地整理,恢复床上没有睡过人的样子,跟逃一样出了主卧,再也不敢踏进来。
  其实他从一开始想来Q大,就是因为程教授在这个学校里。
  十六岁那时候,这个人对他来说是亦师亦友,汤煦的性格脾性都是不错的,只是从小生长在中产阶级的家庭里,又是家长老师都喜欢的孩子,有些心高气傲,在所难免。
  他那时候还真的就只服程博昊。这个远房表哥各方面条件的优异都让他很愿意亲近他。
  程博昊对他的态度说不上多亲乎近儿,但是明显有了变化的好像是在他和初三的女朋友分手后。毕竟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太多的细节他很多都记不清。
  那个时候他觉得他真的是很喜欢那个女生的,少年时候的初恋投入的感情总是不会轻易忘记,那个女生的成绩比他的要出色地多,英语语文强项几乎总是满分,理科更是毫不逊色,他那时候到底是喜欢她的才气还是更喜欢她的性格,汤煦自己也理不清楚,只知道晚上放学的时候听见那女生说她要和家人移民去加拿大,大学也只想上加拿大排名前三的Q大,他真的是伤心难过了很久。
  后来的分手是必然。
  早恋和分手的间隔期太短,他适应不过来,成绩也跌得有些过分,程博昊来他家给他补习的原因他也是记不清了,生日时他和这个认识不久的表哥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和女友分手的事情及那个年纪少年的伤心事。
  说了什么呢?
  不甘心分手还是舍不得分手,还是说要考上Q大,让那个女生后悔当初的决定。
  晚上十一点多,正是国内的中午,汤煦躺在一楼的沙发上,睡不着,就睁着眼睛想这些往事,为当初年少的那些事笑。
  现在他还真的到了Q大,不知道程博昊还记不记得这些事呢,这次见面的时候会不会取笑他当年那些事。
  在大学通知书到了之后,他听汤妈妈说过,程教授有次出差正好在上海,他发了几次邮件给程博昊,想请他吃饭,没有得到回应。
  后来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个人说要赶飞机,下次回来再说。
  又因为他自己忙学业,之后就一直就断了联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