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色戒 作者:楚云暮

字体:[ ]

 
色戒 BY: 楚云暮 
 
 
  在他之后,我竟不知—— 
  这世界上,还有最后的爱情。 
 
  “三儿,嘉禾来了,你还不快点儿出来!”我刚一推开信婶家的小竹门,她便见着我了,于是扯着嗓子望后屋里喊了一声,院子里几只臃肿肥胖的大白鸭也因此而扑棱棱地窜起一片。 
  “没事,天热,我来找三子凫水去。”我伸手挡开扑到我脚上的鸭子,笑道。 
  “很是很是。你们一起去,顺便上山给我割笼猪草来,现在那猪啊正是长膘的时候——” 
  “阿娘,你别老叫嘉禾做这做那的。”后屋里拐出一个光着膀子的少年,青色的几乎露出头皮的短发,和黝黑地象似每一个山里人的皮肤,他擦了擦汗,把一条发黄的白色毛巾别上腰,“一会我给你割去。” 
  “哎呀,我也知道的,嘉禾现在是大学生了,不一样了,就要到省城里去了,和咱这些乡里人不一样了!”信婶絮絮叨叨,“哎,你们王家祖上积德,全乡好象就出过两个大学生,一个是咱村的王村长,还有就是你了——” 
  “娘,我们走了,晚饭时候回来。”三儿拉着我,几乎是逃似的离开家。 
  说实话,三子他娘那翻话我还是得意的,这次的高考全乡只我一个上了本科线,虽然不过是省城一家二流的大学,但足够让那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羡慕钦佩了。一贯看不起我读书的父母也突如其来地从王村长亲自送来1000元奖励金的行为中看出了原来读书上大学真能给他们长个脸,甚至破天荒地允许我不用做农活。有几亩水田的堂叔也突然收起了财主的嘴脸,看着我居然还咧出一口黄牙笑着叫我多上他们家坐坐,我只是在心里冷笑着,我绝对要离开这山沟沟,永远的。 
  若说这山村里还有谁让我牵挂的,那就是他了。 
  三儿姓柳,似乎让这个司空见惯的浑名儿也有了一丝文艺的味道,其实按族谱的辈分,我得喊他一声叔。小时候好强,死不肯唤那个比我还小两岁的小毛孩叫叔,乘大人不注意把他掀在地上好一顿打,硬是逼着他叫我“哥”。 
  这一打,居然打出了十年的孽缘。 
  “嘉禾,你啥时候去省城呀?” 
  我回过神:“咋了?舍不得我?” 
  “我想送送你。” 
  我扑哧一声笑了:“这离大公路起码还十来里远呢?我还要赶车,你要多早起来啊?”东水河已经在眼前了,我一面扯掉自己身上的背心一面笑道,“还是你怕我跑了,不回来了?” 
  他横我一眼,低下头去,轻斥道:“你胡说什么。” 
  我趁他不注意,一把将他拦腰抱起,重重地摔进河里,溅起好大的水花,他气愤地从齐腰深的水里站直身子,瞪着我:“王嘉禾!”我就是喜欢逗他,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就乐意了。 
  我哈哈地笑着也跳下水,他抱怨着:“我衣服全湿了!”我伸手去扯他的裤子:“怕啥,湿了你不会脱下来啊?”他一面叫着别别,可不是我吹牛,十个柳三也不是我的对手,很快就强迫他脱光了衣服,光溜溜地站在河里。 
  “这样不挺好!?”我欣赏他气地胀红的脸,心里也知道无论我做什么事他也是不会真和我生气的,他还没说话,岸边就传来一声尖叫,听那朝天椒样的声音,我就知道麻烦大了,三儿脸更红了,一下子凫到水里,我却不怕她,大咧咧地一转身:“妞妞,你没事学那骡子叫唤个啥?!” 
  王妞儿一下子捂住眼睛不敢看我的裸体,一面嘴里连珠炮似地骂:“你们耍流氓,欺负人,不得好死!” 
  “有本事你叫你的村长阿爹来抓我呀!”我故意用脚用力地踩着水,发出哗哗的声音,一面道,“我可要过去了,你睁大眼睛看看哥哥的**!” 
  “啊1!!!!!”王妞发出了濒死一样凄惨的叫声,掩面就逃,我叉着腰在水里朗声大笑。这女娃娃平常根本就是个辣子货,一个不顺眼就横眉竖眼地骂,天天打扮地和个绣花针似的,可毕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这时候最是知羞,我还就不信吓不跑他。 
  其实我在几年前还真是喜欢过这小妮子的,不光是我,村子里凡是光着屁股蛋满山跑的小子都中意她,可她占着她爹的地位,专横跋扈惯了,愣是不把人当人看,我就瞧不上了,到如今全村里似乎也就我敢和她叫阵儿。 
  “人家一女孩子你怎么这样说,小心他爹找你麻烦。”三儿等她走远了才浮出水面。 
  “他爹现在哪敢得罪我呀。”我话音刚落,随即不怀好意地逼近他,“我知道了,三子叔是不高兴我给她看我的那个!” 
  “你!”三儿脸顿时红了一片一转身就想游走,我一早准备着呢,在水下一攥他的脚踝,三儿一个抽搐,立时被我拉进怀里。 
  “嘉禾。。。别。。。”他脚都软了,声音更是抖的厉害,我得寸进尺地压着他望河边的青石丛中靠,一面牢牢地拧着他的胳膊:“三儿,现在没人会来了,怕什么。。。这些天我可想你了,想死你了。。。” 
  “嘉禾。。。”他嘶哑地叫出声来,推拒的双手却是一点真力也没使上。我伸手捏住他的小弟弟,三儿喘息起来,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肩膀里:“嘉禾,嘉禾,快。。。。再来。。。”我将他反了个身子,两手从背后环住他的,忽紧忽慢地动起来—— 
  “啊!啊~~~~嘉禾,不要了~~”我伸出舌头舔过他的脖子让他敏感地又一哆嗦:“三儿,叫我什么?” 
  “哥。。。嘉禾哥。。。我我不行了,要出了,你放开——”他忍不住啜泣出声,“求你了——”我惩罚似地用力掐住顶端,三儿的腰剧烈地抖了一下,我的手心便一阵阵地滚烫,那白色的浆液混进河水里,打着旋儿,散了,远了。 
 
  和三儿玩这个,原本是死也想不到的。我喜欢他,那不错,可过了那条界,却是我从未想过的。 
  那时候高考放榜没多久,我心里高兴,买了几两高粱坐在玉米地里拉着柳三和建弟,狗蛋他们陪我喝酒。那几个都是谗鬼,家里平常谁有法子常喝,一个个都拼着命地抢。建弟喝到半醉突然大着舌头吼,他吗的老子家里就是穷!二十来几了还讨不上个媳妇儿!活着都跌份!我拍拍他的肩,讨媳妇有啥好啊?海子哥从前多疯玩的人,可自从有媳妇儿了连跟咱们说几句话,海子嫂就吹鼻子瞪眼地逼着下田干活去,年前有了娃儿,脸上越发没个笑了——要是讨老婆也讨成她那样的泼辣货还不如不要! 
  狗蛋踢我一脚:“扯你娘的躁!你现在都出息了,进了城还怕没姑娘交,寒掺谁呢——谁叫我们几个合起来识的字都没你多,要知道读书能进城,老子当初也不辍学了!” 
  “你就算当初继续念了今儿也考不上。”三儿咽了一口酒,道:“大学你以为谁都能考上,全乡也就嘉禾一个罢了!” 
  我抱着三儿大大地亲了一口:“还是三子知道!我告诉你们,娶老婆就要找三儿这样的!其他人我还看不上呢!” 
  哥几个对我的举动算是司空见惯的了,建弟拍了我一掌:“你俩从小就穿一条裤子的。我问你,你可要老实答——王妞儿是不是中意你?” 
  三子一边从我怀里挣出来一边起哄:“谁都知道妞妞中意嘉禾!妞妞爹准备上你家提亲了!你都快成村长家的倒插门女婿了!”我最讨厌别人拿我和她的事说笑,尤其什么上门女婿之类,三儿平常最明白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地和他们一起疯。我一下子扑过去,压着他,手玩命似地捏他的大腿啊腰眼啊,嘴里喊着:看你还满嘴胡说! 
  别别!三儿手脚并用地扑腾见我不肯放过他,话也软了,叫着:“嘉禾哥,别,我乱说的,不敢了!” 
  我心里一动,手也捏不下去了,长大后三儿就很少喊我哥,可他一喊我就没辙了,任他说什么我都应承,现在见他服了软我也只有起身,讪笑道:“我对王家那女娃娃没兴趣,谁不知道她爹那些事儿。” 
  狗蛋一 听这话题就乐,一捅刚刚坐起身还直喘气的三儿:“你知道你家隔壁李寡妇和王村长的事不?” 
  三儿脸色酡红地点着头:“谁不知道呀?刚才我还亲眼看着他从土墙上翻进李家了呢。” 
  我看着有趣,又说:“那你跟去偷看了?” 
  他不好意思地扰扰头:“咳,看这个做什么?”几个爱混闹地兄弟立即起哄着要看。三儿本说不愿去,可哪折腾的起我们闹他,又着实喝了好些酒胆子也大了,遂一起去了。 
  我们到了李寡妇家塌了小半边的土墙——我琢磨着就是被王村长近百公斤的体重一来二去给压塌的——那缺口只能容一个人的脑袋,我很够义气地让建弟踩着我的肩爬上去,看把他感动地一个热泪盈眶。 
  “看到啥了?看到啥了!”狗蛋急地眼都要红了,我也跟着催促。倒不是我有多好奇,只是这种事在我看来和偷窥我家俩猪交配一样,除了新鲜哪有什么看头?催促他只是因为这小子他吗最近长膘不少,一踩着我肩膀我就直晃悠,差点没把那剩下的半堵墙也给锤塌了。 
  “他可真猴急,一上炕灯都没吹,就摸李寡妇的*子,叫地还好大声。”建弟说着还直舔嘴,仿佛身临其境,三儿在旁边直跺脚,小声地叫:“快走吧,太缺德了这。”我就喜欢看他着急的样子,故意说:“别!咱看看咱村长能撑多久。”建弟低头笑道:“不过是撒泡尿的时间。”我也哈哈大笑。 
  三儿对我们的下流无能为力,可惜乐极生悲,我这一笑重心就不稳,建弟的身子一晃就再不能平衡,顿时重重地摔了下来。一瞬间现场那叫一个尘土飞扬,动静比泥石流还大,瓦房里传来一声喝问:“谁?!” 
  都说这小子别乱长膘了不是!我哪敢怠慢,拽起地上那死胖子拔腿就跑。 
  我心里知道,别看我看不起他这个那个的,一旦被王村长发现我干这事,我绝对比他急!想想那奖金,想想别人看我的眼神,我也绝不能和他撕破脸。 
  三儿慌了,一推手叫我们先跑,建弟眼看着摔着不轻直龇牙咧嘴的,我也没多想什么半扯着建弟就跑! 
  快跑了有一里地,我们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回头一看,只有三子没跟上来。 
  狗蛋吓了一大跳:“狗*的,他该不会给三子妈告状去吧?” 
  谁不知道三儿出了名的孝顺,只要他妈在他眼前泪一抹,没准这傻小子就要以死谢罪了。 
  我沉默了半晌,才道:“你们先家去,我回去找找他。” 
  两人都惊了:“你还要回去?这事要被你妈知道了——”我不耐烦地摆摆手:“他要有脸说他偷情被我撞破了我也随他告状去!”. 
  话说的满其实我心里乱糟糟的,多少有些怕,我娘要知道我得罪了村长还不知怎么收拾我。可我不能放开三儿不管。 
  走回去的路显得出奇的远,这时候各家各户老早都熄了灯,四处都黑压压的一片,惟有路旁的田间,间稀地树着几台照明灯。 
  我正走着,冷不防被人一拉,重重地摔到田里的麦跺上,疼当然是不疼地,我一把把胆敢“侵犯”的敌人给搂住,一翻身压在他身下:“三儿!” 
  柳三呵呵地笑,也不躲,反问:“你怎知是我?”我不轻不重地打了他屁股一下:“闻着你的气我就知道!怎么样?被姓王的发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