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臣服Ⅱ[bdsm] 作者:墨青城

字体:[ ]

 
 
《臣服Ⅱ》作者:墨青城
 
简介:bdsm。 
狮子的故事。
 
 
 
臣服Ⅱ[bdsm] 1 机会(上)已修
 
 
 
你郁郁独行,伤痕累累的走在那条荆棘丛生的长路上。
在欲望里迷失,在困顿里彷徨。
沉溺于蛊惑,轻信过假象。
待有一日头戴王冠,身披华裳,手握荣光。
还会有谁,让走在璀璨灯光下的你,不由自主的转身回望。
 
1、
冬夜,刚下过一场大雪,路边还积着厚厚一层霜白。
卓悦将围巾拢了拢,手插在衣袋里快步转过街角。因为走得太急,脸色稍稍有些泛红,呼吸在面前形成一小团温热的雾气。
此处是K城最繁华的娱乐街区,无数激情狂欢的人们散落在声色犬马的场所里挥霍着纸醉金迷的夜。他在一座装修华丽的建筑前停了步,抬脸望着头顶的巨大招牌,面容从深色衣领的遮挡下露了出来。那是张年轻而俊美的脸,霓虹斑斓的灯光在那双黑到发亮的眼睛里倒映出妖异的色泽,高挺的鼻梁下面,薄唇开阖轻声读出店名。
“迷城……”
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看了一眼,握紧,沿着大理石台阶而上,走向着灯火的华美门厅。他不动声色地将会员卡交给门童,微微蜷起的手指泄露出心里的忐忑。那张卡是借来的,这种高级会所年费动辄上万,他根本无力支付。
“欢迎光临迷城,先生。”门童用读卡机刷过之后,将卡双手奉还,“请问需要帮您寄存大衣和围巾吗?”
“不必。”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假作记性不佳,“好久没来……华盛娱乐的方总用哪个包厢来着?”
“请您跟我来。”身材火辣的女迎宾殷勤迎上来,微笑着引路。
电梯上行至八楼,迎宾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正要敲门被他拦住。
“不用你了,我自己进去。”
“好的先生,祝您今夜在迷城过得愉快。”她微微弯腰,转身离开。
卓悦在门外站着,望着那扇隔绝了视线和声音的漆黑大门,犹豫再三,终于用冰凉的手握住了更加冰凉的金属门把,缓缓吐出一口气,用力推开。
 
包厢内,变幻的灯光渲染着的暧昧的气氛,颓靡的音乐徘徊在耳边,震动的重低音每一下都似在敲动着心。一个年轻男孩正站在大屏幕前唱一首摇滚英文歌,声线略带着些沙哑。吧台边调酒的男人看见他,挑眉问:“什么事?”
卓悦抿了抿唇,说:“我找方总。”
那人转回头,冲着半圆沙发区域喊道:“Marvin,有人找你。”
闲适靠坐在沙发正中的高大男人一左一右揽着两个俊俏的MB说着什么有趣的笑话,闻言抬眼看向门口,目光在他身上顿了顿,眼里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意,抬了抬手。
歌声骤停,歌手扫了卓悦一眼,关掉音乐,面色不虞地坐到一边去了。一时间整个包厢里安静的有些诡异。
卓悦走到沙发前,说:“方总,我今天来是因为……”
“卓先生。”男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不管你要谈什么,这样不请自来的打扰我的私人时间,是不是有些无礼?”
他一僵:“抱歉。我在你的秘书那儿约不到时间,不得已才……”
对方笑笑:“来找我,是想跳槽?”
卓悦抿了抿唇,头略低了下去:“是。”
“得罪了投资人,被风岚弃置,走投无路之后想找我的华盛做下家。你这算盘打得挺好。”男人唇边那抹笑中的嘲讽越来越浓,“你当我方明衍这儿是废品收购站?”
这话毫不留情,如一双手将他的自尊狠狠摔在泥里。卓悦脸色发白,指甲用力得快要刺破掌心。
他样貌出众,眼中自有一股灵气,从出道起便一帆风顺。还没毕业就被风岚的老板沈浩风看中,挑大梁主演了古装电视剧《征战山河》,一举斩获最佳电视新人奖。年少成名,便不太把谁放在眼里,性子冷漠高傲,不善与人相处。
娱乐圈新秀辈出,卓悦的戏路又一直固定在古装公子哥儿上,二十六岁的年纪便被小鲜肉们挤到了一边。几个月前,公司给他争取了一部剧的主角,让他去陪出品方坐坐,大约是对方动手动脚,他便给了那老板一巴掌,不但生生把角色给打没了,还连带让公司失去了投资。沈浩风大怒,直接将他雪藏了,经纪人助理通通撤走,由着他自生自灭。那出品人在圈子里势力挺大,许多古装剧剧组也不敢再邀他。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再没有接到过一单广告、一个角色、一个通告,几乎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养父借的那些高利贷更让他雪上加霜,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卓悦低着头,睫毛微垂将眼里的情绪遮住,有些艰难地开口:“我之前口不择言,对方总说了很多不合适的话,很抱歉……”
两年前华盛曾对他抛出过橄榄枝,高价邀他跳槽。老板方明衍本人还曾亲自找他谈过一次,那时候他风头正盛,回绝得毫无余地,也颇让对方下不来台。现下再来求人,真的也是因为走投无路。华盛比风岚规模大,方明衍这个人在圈子里地位不低,黑白两道左右逢源,即便是那个出品人也不得不买他几分面子。仔细算来,他是自己东山再起的唯一希望。
“要道歉的话,光靠说好像没什么诚意。”方明衍靠在沙发上,声音有几分慵懒,“把这杯酒喝了。”
卓悦看着盛放在高脚杯里淡青色的液体,绷紧了唇线。他酒量浅很容易醉,所以平常一直都避免饮酒,然而此刻已是骑虎难下。他拿起杯子,闭上眼一仰脖吞了下去。那酒度数很高,咽下的时候只觉得火焰从食道一路灼烧到了胃里,热辣辣的。他强忍着难受问:“方总觉得现在诚意够了吗?”
“我接受你的道歉。”男人的目光从他脸上缓缓掠过,犹如打量一件货物,“不过在商言商,你的戏路不宽,惹麻烦得罪了投资人,又被压在箱底这么长时间没有曝光率,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在你身上砸钱?”
卓悦沉默了许久,目光里涌上一层冰凉的绝望,慢慢地说:“你确实没有签我的理由。”说完转身便要向外走。
“站住。”低沉的声音传来。
他站定,回头冷然道:“方总还想怎样,逼我再喝一杯吗?”
方明衍弯了弯唇。
这家伙的脾气还和两年前一样,有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高冷傲,就像是淤泥里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漂亮而干净。然而在这个染缸一样的圈子里,这样的人通常只有两种结果,失势淡出,或者浸染污浊。果不其然,只过了短短两年他就从山巅跌入谷底,不得不低头相求。而即便是求人,他的态度还是这样桀骜的,犹如执拗的野马,不肯妥协。
综合评定卓悦,并不差。与那些单单外貌俊美的男演员不同,他的眼神清亮剔透,专注时仿佛直视着你的内心。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清然自若的风韵,仿佛从古画里翩然而出,让人一见难忘。这也就是为什么古装剧喜欢找他做主演的原因,如果好好培养,他会有所成。但前提是——先要磨掉他身上那些锋利的尖刺。
方明衍淡淡地看着那人:“如果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付出什么作为交换?”
卓悦眼里有一瞬的迷惘。
他孤单地站着,眼里泛起许许多多难以形容的情绪,最终像是放弃了什么一样,轻轻垂下眼眸:“用我所有的一切。”
 
 
 
 
 
臣服Ⅱ[bdsm] 2 机会(下)已修
 
听到这个答案,方明衍笑了,他颇有玩味地问:“这个一切里,包括你的自尊、坚持和底限?”
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是。”
“好。”男人慵懒地坐着,一双长腿搁在茶几上,“你既然能找到这儿来求我,自然也该查过我的喜好。今晚你如果能让我满意,我就签了你。”
卓悦在原地僵立了一会儿,咬着唇认命般一把扯掉围巾,然后脱掉大衣。方明衍身边那两个MB早就识趣的站到一边去了。他在男人身边坐下,拿起桌上的洋酒倒了半杯送至男人眼前,也不说话,一双黑色眸子拘谨不安地望着对方。包厢里温度挺高,他刚才一直裹着厚实的大衣围巾,身上有了一层薄汗。加之刚才喝下去的酒劲慢慢泛了上来,体内也燥热起来,白皙的面容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胭红。
他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子,从不参与,连开机宴、杀青席也只略坐一坐就走了。那时候他正红,沈浩风也不强求他。所以直到今天都没主动陪过酒,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男人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小冰桶,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卓悦揣度那大约是要加冰块的意思,拿不准数量,只夹出两小块来放进杯子里,再度递过去。
方明衍勾唇,对站在一边的两个MB说:“我们的客人似乎不懂怎么陪酒,你们俩做个示范吧。”
两人点头。高个的那个倒了杯酒,喝一大口,冲卓悦指了指自己鼓着的嘴巴,示意并没有咽下去。接着勾住矮个的后颈便吻了上去,将口中的酒喂给他。唇舌交缠间,有酒液从嘴角淌下来,发出的声音让卓悦面红耳赤。
“学会了么?”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侧目悠然看着他。
卓悦只觉得浑身僵硬,无措地站着。
他需要这个机会。他的演艺事业已经到了绝境,养父借的那些高利贷也即将到期,再不还钱就被那些黑社会活活打死……
他木然地拿起杯子,脑袋里一片混乱。有个声音一直反复不停的在耳边低声蛊惑——如果今天失败了,你将再无出头之日。你不是个演员吗?就不能发挥你的演技来演好这场戏吗?最多就是献身,你已经一无所有,这具身体又能值几个钱?这不过是娱乐圈里的潜规则而已,他们都是这么做的,又不只是你一个人……
不过,是一场戏……他痛苦的阖上眼睛。再睁开时,眼神变了。没有了茫然无措,漆黑的眸子安定下来,泛着沉郁的光。
这是他入戏时的状态。
卓悦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一点点靠近方明衍,然后伸长脖子毫不犹豫地凑了上去。双唇相触,缓缓张开,想要将那些酒尽数送入男人口中时,却被那忽然探出的舌缠住,转眼侵入了湿热的口腔。
卓悦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有几次,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分分钟败下阵来,任由对方长驱直入,夺走了控制权。不一会儿喉头颤动,被迫将那些酒吞咽下去。他被这唇舌间的压迫折腾得透不过气来,双手抵在胸口用力却推不开上方的男人,不住发出“呜呜……”的喉音。
这是他第一次被男人亲吻,这种被侵入、被掌控的压迫感让他觉得恐惧。好容易一吻结束,卓悦喘息着靠在沙发上,开口道:“方总,我酒量不好,再这么喝下去会醉……”这话里有了些讨好求饶的味道,声音也温软许多。
方明衍勾唇:“我喝多少,要看你喂得好不好。”
卓悦手里拿着杯子,整个人靠过去贴在男人身上,仰起脸用那双墨黑色的眸子望着对方,轻声说:“方总是嫌我笨了?”
这样的撒娇对于别人而言不过是调情的小菜,对于一向清冷的卓悦而言却是极限了。身体在靠近,心却恨不得立即逃离,太过亲密的距离让他握着杯子的手紧张到禁不住微微发颤。
“没事,我可以教你。”方明衍握住他的手腕,将那杯酒送到嘴边饮了一口,然后挑起他的下巴压了下来。这一次的入侵比刚才更为强势,半强迫性质的捏着下颌让他张口,还用力扣住了他的后颈。舌头一推,连酒带冰块一齐顶进了卓悦口中。男人的舌在充满酒液的口腔里长驱直入,深吻如同侵略般在那被冷酒降了温的口腔里进犯,调戏着那渐渐融化的小冰块,纠缠着那条羞涩而慌张的软舌,检阅着充满了冰凉酒意的每一寸领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