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老板有病 作者:鸡包纸

字体:[ ]

 
 
狗血,疑似bao养。自割腿肉吃吃吃ˋ( ° ▽、° ) 
老板VS秘书。 
 
简介大概就是: 
秘书:我老板有病。 
老板:特么我秘书才有病!!! 
霸道二货老板攻X外冷内热秘书受
 
============== 
城市的角落里酝酿着灯红酒绿。刚刚应酬完的陆文桥在酒吧街里走了个来回,匆匆瞥过的人群中没有合自己心意的脸。 
在酒吧门口和搭讪的年轻人调了一会情之后,陆文桥直接问他做不做。那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扭捏起来。陆文桥没什么耐心,直接挥手说了拜拜。 
他现在憋得厉害,又喝了酒,只想找个耐操的人干几炮,没心情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靠在车边抽烟的时候,旁边默默立了一个人。 
陆文桥抬头。面前陌生的年轻男人长相温和清秀,是他会多看两眼的类型。 
男人盯着陆文桥,目光里有紧张有羞涩。陆文桥心想又是个来搭讪的嫩茬。 
“什么事?”他先开了口。 
男人犹豫片刻,低声问:“你是想找人过夜吗?” 
陆文桥笑了。 
“你要陪我?”他问。 
“三千。”男人似乎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抬起头说。 
陆文桥的笑脸一下子就冷了。 
他不喜欢买。 
“你值三千?”他指指那一头的酒吧街,“在里面任意挑一个玩一整夜都用不了三千,你他妈谁?” 
说出价格之后,男人反而冷静下来了。他平静地对陆文桥说:“我是第一次。你可以玩一整夜。” 
 
陆文桥就这样将这个男人带了回家。 
他不喜欢酒店里的气氛,更习惯在自家的床上做。进门之后他让男人先去洗澡,自己找出了润滑剂和安全套。等他也洗好出来,男人已经披着浴巾坐在床边等着了。 
“怎么称呼?”陆文桥擦干头发。 
“许亦然。” 
陆文桥脸上抽了抽。 
居然连个化名都没有……这么老实真的是出来卖的?! 
“上床。”陆文桥没心思跟他多说什么,指指床。 
许亦然脸上又出现了紧张神色。他四肢僵硬地站起来,很快又在原处坐下,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上床,趴着。”陆文桥解下围在下半身的浴巾,露出已经半硬的性`器。许亦然脸上一白,立刻扭过头,沉默地依照陆文桥的指示趴在了床上。 
 
年轻的男人把脸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因为身体的暴露,脸上和颈脖都微微发红。 
沐浴之后的身体散发着舒服的香气,陆文桥知道他用的应该是自己的那瓶绿茶沐浴露,心里很喜欢。他顺着许亦然的膝弯一直往上摸,双手很轻易钻入了浴巾里面。 
男人没有穿内裤,光滑的皮肤手感让陆文桥更加兴奋。他解下许亦然腰间的浴巾,开始揉搓他的臀肉。 
许亦然身材细瘦,像是青春期的少年,但肌肉还是有的。陆文桥揉得兴起,手指顺着脊背一路往下,指腹卡在了男人的后*,立刻察觉到紧张的收缩。 
*口是湿润的,看来许亦然已经在浴室里做了润滑。陆文桥被酒精刺激的脑袋也无心与他调`情,既然前戏都已经自己完成了,那他也只能提刀直入。 
把润滑剂倒在臀`沟里,又在自己那玩意儿上抹好了,陆文桥发觉许亦然一直全身紧绷,看上去非常紧张。 
他亲亲男人的背:“我进去了。” 
许亦然的身体轻轻发颤,在肉根的头部挤进肠道的时候全身都痛得痉挛了起来。 
 
陆文桥做了两次,最后抽出来时,被长时间撑开的*口一时无法合拢,只微微收缩。陆文桥看得顿时又兴奋起来,但他不喜欢听到身下的人喊痛,于是扯了安全套扔掉,拍拍男人的臀。 
“起来了。” 
许亦然方才已经晕了过去,被陆文桥这么一拍,顿时痛醒。他在枕头上擦干了自己的眼泪鼻涕,艰难地撑起身子,走到房门那里拿自己的衣服。这个过程十分痛苦,他中途停了几次,匆匆忙忙拿着纸巾擦拭从屁股那里流下来的润滑液,眉头一直皱着。 
床头放了三千块现金。陆文桥在浴室里洗澡。他拿条毛巾围着自己下`体,连坐都疼,只能斜靠在床边,等陆文桥出来后自己再进去洗。 
陆文桥出了浴室看到许亦然还在,顿时一愣:“你怎么还在?” 
许亦然没明白他这个问题的意义,坦然回答:“我洗个澡就走。” 
他声音略略嘶哑,但还是听得出温和磁性的声线。陆文桥想起方才几番激烈,男人一直都趴在床上不声不响,他竟然没听到他呻吟的声音,顿时有些失望。但兴致已经过去,他擦着脑袋对许亦然说:“这是我的浴室,你洗什么洗?拿了钱就快走。” 
许亦然顿时一愣。 
陆文桥在他这个惊愕的表情里又发现,他挺好看的。眼是眼鼻是鼻,五官很俊秀。 
许亦然很快低头抓起衣服匆匆穿好,将三千块叠好揣在口袋里,一步一步慢慢走了,没再多看陆文桥一眼。 
陆文桥躺在床上快将沉睡的时候,发现自己把刚刚那个男人的名字忘掉了。
 
月底的时候,按照惯例,陆文桥都会到下属的几个分公司里转一转。他的陆氏传媒集团做得大,父亲退下来之后就由他接手,人虽然变了,但“陆总”的名称不变。 
陆文桥对这个例行的巡视很反感。无奈这是父亲那里沿袭下来的传统。他只花了一天,走马观花似的在几个分公司过了一遍。 
“陆总不吃个饭再走?已经订好包厢了。”总经理把陆文桥一行人送出门,“就在附近……” 
“不了,晚上还有个视像会议。”陆文桥温和地笑,心里想着的是昨晚在酒吧里钓到的那个调酒师今天估计就能吃下肚了。 
这时值班室那边匆匆走过来一个人。门卫向他打招呼:“许秘书。” 
“哎,王伯。” 
陆文桥正好抬起头,看到一个似乎有点面熟的年轻人。 
 
许亦然拿着一沓文件僵硬地停在陆文桥一行人对面。 
看到陆文桥看着许亦然发呆,总经理忙为他介绍:“这是上两周新招的秘书,姓许。名牌大学高材生,做事挺认真利索的。小许,这是陆总。” 
陆文桥脸上浮起笑意,冲许亦然点点头。 
这个陌生人见面时才会流露的笑容让许亦然恢复了平静。他说了声陆总好,站到了一边。 
陆文桥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许亦然。 
他今日一身西装,似乎因为刚从外面回来,有些热,外套解下来搭在手上。白衬衣紧扣着的颈脖和他印象中一样白`皙细瘦。在明亮的灯光下看他,发现果然是一副好模样。 
“不用送了。”陆文桥揣着一肚子的心思走了。 
 
许亦然看着他离开,背后冒了一串的冷汗。 
把手头上的事情都处理干净,恰好到了下班时间。许亦然和同事告别后离开公司,走到路口就被叫住了。 
陆文桥坐在驾驶座上摇下车窗,笑眯眯地喊了他一句“许秘书”。 
许亦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无奈地走过去。 
“陆总。” 
“许秘书。”陆文桥似乎对他这个称谓很感兴趣,翻来覆去地说,“哈,许秘书……上车。” 
许亦然没动。 
“有些不方便在这里说的事情想和你聊聊。”陆文桥很笃定,“上来吧许秘书。” 
许亦然死盯着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复杂的神情掠过。他抬眼看看四周,目光茫然,随后才默默绕过去上了车。 
 
“再陪我一次。”陆文桥也直接,“不行就下车吧,就当我们今天第一次见。” 
车子没开动,许亦然知道陆文桥给他选择的机会。说不,然后立刻下车,一切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陆文桥看出男人的犹豫。他想知道明明月薪近万,为什么他还要出去卖。不过现在还不合适问,他耐心等待着回答。 
“……这次也是三千。”良久之后许亦然开口了。 
陆文桥一脸讶色:“我是你大老板。” 
“……老板也要收钱。”许亦然咬牙。 
陆文桥哈哈大笑。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说好,三千就三千。 
车子终于启动。许亦然一直盯着车窗外的景物,全程沉默。陆文桥自顾自地说话,倒也悠然自得。 
到家的时候陆文桥想起了什么,问他:“你叫许什么来着?” 
“……许亦然。” 
“哦。记住了。” 
许亦然唇角一挑:“不用特意记。”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基本熟门熟路了。各自洗澡,各自做好准备工作。许亦然趴在床上看电视,但其实什么都没看进去。 
陆文桥压到他身上时,立刻发现了许亦然的紧张和僵硬。 
他扯开许亦然的浴巾摸他屁股:“都两周了,还疼?” 
“不是……”许亦然模糊地回答。 
陆文桥扒开他屁股看。那一处一切如常,紧闭着,还带着湿润的水色。 
“你自己都洗过了,应该不是疼吧?嗯?”陆文桥翻身下来,趴在他身边问。 
静了一会,许亦然慢吞吞地说:“我会放松。上次做得比较疼,这次请你轻一点。” 
陆文桥恍然大悟。他想起许亦然当时是第一次,自己是粗鲁了一点。 
说这些话的时候许亦然整张脸都红了。他垂着头把自己埋在床褥里,耳朵和脖子都泛着红。陆文桥看着觉得很有趣。 
“好。”他答应了。 
 
陆文桥让许亦然靠着床头坐起来,把腿打开。 
许亦然的性`器比陆文桥的小,勃`起之后估计差别更大,陆文桥伸手握着,感觉到许亦然顿时一颤。 
“做什么?”他紧张极了。 
“这次按程序来。”陆文桥冲他笑,“我是你大老板,对下属要温柔些。” 
“……不用。我是男人。”很意外地,许亦然顶了他一句。 
陆文桥心说我当然知道你是男的,男的就不会疼了?傻`逼。 
他也没再说话,认真地握着许亦然的阴`茎上下撸动。那根原本软趴趴的器具很快在他手里勃`起。 
“嗯,你硬了。”陆文桥说,一边用拇指在龟`头那里打转,擦过敏感的开口。 
许亦然的身体一下就绷紧了。 
陆文桥抬头看他。 
许亦然脸上有倔强又有惊愕,满脸潮红,胸膛起伏,一双眼睛看看陆文桥又看看陆文桥的手,慌里慌张又强装镇定的样子。 
陆文桥越来越觉得他有意思,忍不住凑过去低声问:“可以亲你吗?” 
“……有这个程序吗?” 
陆文桥:“……不一定。先问问你,有的人很坚持炮友不能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