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笙欢之后 作者:阁楼上的猫。

字体:[ ]

 
 
文案
他人生所有的选择,只有一次,全部交给他人。
然而只这一次,让他体会到什么是粉身碎骨。
也让他明白,当你愿意为其粉身碎骨的人,对你不屑一顾的时候,很痛。
十年之后,那个人笑的蛊惑,声音温柔:青笙,再信我一次。
他却再没有犹豫回答:不。
 
然后,这大概是一段渣攻回头,破镜重圆的梗吧。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青笙,陈靖 ┃ 配角:颜夕,颜瑾棋,徐然,罗一落 ┃ 其它:
 
 
 
 
  ☆、时隔十年后的见面
 
  颜老太爷九十大寿,颜家上下透着一股子喜庆。
  颜家五世同堂,当之无愧的大家族。
  颜老太爷历过战乱,当年也是北平望族,后来举家逃亡欧洲,开放后才回到国内。
  而此时,须发皆白却精神焕发的颜老太爷穿了一身吉庆的唐装,正跟人介绍自己最小的曾孙,颜青笙。
  颜青笙人如其名,浑身透着一种古声古色的美。
  很多人说,美丽或者漂亮这样的词语,太不适合放在男人身上。但是当你看到颜青笙,你会认同,美是不分性别的。
  也有人打趣:颜总要是肯演戏,只靠这张脸,就能红透半边天。
  只是这些,颜青笙一律不放在心上,依然每天工作家庭两点一下,私生活干净的如同白纸,让那些想在他身上做绯闻的小明星无缝可循。
  也曾有本家的人拿应酬与工作刁难他,但颜青笙是颜老太爷最喜爱的曾孙,是颜家当家一脉万千疼宠的小公子,那些想看笑话的人,也到底没有太多胆量惹事。
  颜青笙自小安静,性格冷傲,他今天穿了件葱绿色的毛衣,因为是宽松版,细致的锁骨漏了出来。一条水洗白的牛仔裤包着笔直的腿,这幅打扮再陪着冷淡的神色,真真像一株挺拔的青竹。此刻被太爷爷献宝一样推在面前,也只是稍微温和了一下眉眼,却不主动说话。
  颜老太爷没法,也不避讳,皱着眉跟对面的刘老爷子说:青笙从小被我们宠的没样子了,不懂事,让你看笑话。
  刘老爷子跟颜老太爷相交半辈子,自然捡着他爱听的说:青笙这是性子好,不像我家那个丫头,野的每天见不到人,可愁死我了。
  颜青笙听着老人们闲聊,看着满宅子纵横交错的人影,思绪早已经流转到这番喧嚣之外。
  古宅的院子很大,玉兰花的香气从窗外飘来,他的目光定格在雕花的窗栏上。
  人声仿佛隔得很远,面容也已经模糊,只有雕琢在红木上的花瓣,一瓣一瓣的数下去,犹如没有尽头。
  青笙,青笙……
  好像很久之后,耳朵里传来别人的叫声,带着点儿急切,胳膊也被人扯了一下。
  颜青笙猛地收敛住了心神,抬眸望去,他大哥颜瑾棋正站在他面前,两个老爷子也早就挺住了交谈,双双担心的看着他。
  颜瑾棋说:姑姑就来了,跟我去迎一下。
  颜青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站起来对李老爷子说了声失陪,就跟着他大哥走了。
  颜老太爷看着两个孙儿相似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老爷子微微眯了眯眼,也叹息道:以前只觉得青笙乖巧,但是谁想到,他现在变成这样,是真的什么念想都没有一样。
  是啊,颜老太爷想,现在他的青笙,真的只剩下活着的躯壳了吧,尽管这些年来,他和颜家所有人都在尽力的补偿补救,但是那个虽然冷淡却会在开心的时候会用最灿烂的笑容微笑、在难过的时候会用最潮湿的眼泪哭泣的颜青笙,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颜家老宅在城郊,本来是一座三进的古宅,因为早些年废弃得以保留下来,后来一家人回国从新翻修,颜家人便一直居住于此。
  颜家兄弟大大门口的时候,管家正好往里走,见到他们忙叫了声大少爷,小少爷。
  颜瑾棋问:车到哪儿了?
  管家忙答:二十分钟前保镖打过电话,大爷已经接到二小姐还有表少爷,现在估计快到了。
  颜瑾棋抬腕看了看表,刚过五点。他看了看天色,冬日里的太阳落的很早,这时已经擦黑了。院子里的灯早就打开,而颜青笙站在一树灯光下,整个人显得极其瘦弱。他皱眉看了看颜青笙只一件高领毛衣一条牛仔裤的打扮,对管家吩咐:去给小少爷拿件大衣来。
  颜青笙一旁站着,好像根本不关自己的事。
  颜瑾棋犹豫了下,才斟酌着开口:我知道你不太想看到姑姑,但是今天是爷爷的好日子……
  颜青笙失笑:“哥,你想太多了,她对我来说,也不过和其他人一样,又哪里想或者不想呢。”
  颜瑾棋还要再说,却见颜青笙别开脸,明显一副不要再谈的模样。
  他第N次叹息,想自己平日在生意场雷厉风行强势霸道,但是在这个自小带着长大的弟弟面前,真真一点办法也无。他见管家拿了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匆匆往这边走,也就止住了要往下说的话,伸手接过大衣给颜青笙披上。
  颜青笙不禁失笑,也感慨自己这个大哥是对自己真的好,二十岁的时候将自己护在身后,三十岁依然将自己护在身后,只怕到了四十岁,也依然这样顾着自己。又见颜瑾棋的脸色,心底闪过一丝愧疚。
  这些年来,家人的小心翼翼他看在眼里,不是不感动,但是心底缺了的那些东西,已然找不回。爱也好,恨也好,都早有一天会被遗忘。而时间,亦能让一切伤痛愈合,哪怕因为伤口,早已回不到最初的模样。
  两人各怀心思等在门口,所幸,并没等很久。十多分钟后,黑色的轿车停在二人面前,管家上前打开车门,他们的父亲颜慕辰与姑姑颜夕相继走出来。
  颜瑾棋迎上去,笑着喊了声爸,又对颜夕叫了声姑姑。
  颜慕辰的长相是与兄弟二人相异的粗扩英俊,如今年近六十,但因为起色很好,反而看起来年轻的就像四五十岁。他扫了一眼颜瑾棋身后立着的颜青笙,皱了皱眉,说道:大冬天的在外面也不多穿点衣服?到时候病了又要麻烦谁?
  颜青笙垂下眼,没说话。
  颜瑾棋接过话茬,边引着二人院子里走,边道:太爷爷太久没见姑姑了,让我和青笙出来迎一下。晚宴六点才开,姑姑见完太爷爷可以先休息一下。
  颜慕辰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等一下吧,你……你表弟在后面车里。
  颜瑾棋神色变了变,只觉得这句话说的古怪,表弟来了,为何不早点下车,还要众人等着。然而转念间,他却忽然明白了,这个表弟到底说的是谁。他慌忙回头去看颜青笙,只见后者的目光,早已越过他,落到后面那辆车推门走出来的人身上。 
  那是一个,他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那个人的模样和记忆里丝毫不差,如同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英俊潇洒,声音也是记忆力的低沉蛊惑。
  他说:青笙,好久不见。
  颜青笙听在耳里,只觉得心脏被重重的一击,原来,所谓的忘记,不过是强迫自己不再想起。他看着那个人,只觉得力量被从身体里抽走,那种疼,如同粉身碎骨一般,让他万劫不复。
  他抬眼去找哥哥与父亲,在他们的眼里看到了相似的怜惜与无奈。
  他紧紧握住拳头,指甲戳进了掌心的皮肉之内。
  他轻轻的说:好久不见,表哥。
作者有话要说:  
 
  ☆、颜青笙的魔镜
 
  徐然的办公室,徐然拿着片子对着光看了又看,终于还是放下来平视着颜青笙的眼睛说:青笙,你的手臂这些年来一直很好,当年的伤早就完全恢复了,你感觉到疼,只是创伤后的心里原因。
  “我姑姑回来了!”
  颜青笙与他对视半晌,慢慢的垂下头来,却说着不相干的话。
  然而徐然作为他唯一的朋友,自是知道这句话后面的意义。
  他不答话,等颜青笙继续说。
  颜青笙停顿了一会儿,才说:我看到她,就觉得胳膊好疼。
  颜青笙的姑姑颜夕,是他爷爷最小的女儿,小他父亲整整二十岁,也是像他一般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的任性在遇到自己爱的男人之后发挥的淋漓尽致,不顾对方身患重病的妻子,也不管对方已有一个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儿子。
  后来,她设计怀了陈庭的孩子,如愿嫁给了陈庭,却在第二天成了寡妇。
  陈庭在结婚的第二天车祸身亡,颜青笙依然记得,葬礼上陈靖看颜夕的眼神。
  只是谁能想到,时隔十年,这两个恨不得对方死的人,居然能够如此和平的处在一起,语笑嫣然间如同亲密的家人。
  颜青笙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那天晚上,所有的景象早已经模糊。他已经记不太起大嫂见到颜夕的表情,也记不太起太爷爷说过什么话。若是硬要想起,也只有陈靖绝世风华的一张脸。那张脸和他父亲很像,刚毅、英俊、眉目比例恰到好处,薄唇抿起来薄凉如冬,唇角勾起来多情似水。那是一张曾经在荧幕上迷倒万千少女的脸,也是一张让他在噩梦中醒来再难平复的脸。
  那张脸属于陈庭,也属于陈靖。
  他抬起脸,眼睛里是潋滟的光,让徐然看的有点难受。
  他安慰性的拍拍颜青笙的肩,说:“你听我的话,我的一位教授,在心理学领域非常权威,你需要去见见他。”
  颜青笙这次没有再拒绝,点头说了句:好。
  徐然喜形于色,忙说这好,又怕他反悔一般赶紧给教授打电话。
  颜青笙趁着他打电话的功夫走到床边,将这样窗帘拉起来,静静的望着窗外发呆。
  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徐然的心思,他喜欢自己,这些年为自己费的心思,不比他曾经为陈靖做的少。但是人偏偏这样贱,总是为了一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人赴汤蹈火,却偏偏对一个为自己赴汤蹈火的人不屑一顾。
  他自嘲一笑,伸手扶上曾经受伤的左臂,然后便是一阵让人窒息的疼。
  连同他掌心被指甲戳破的伤痕,时刻提醒着他那些想努力忽视的东西。
  徐然打完电话,就看到颜青笙面色惨白的站在窗前,赶紧走上前去拽了拽他的胳膊,急声道:青笙,放松,青笙,你的胳膊没事,只是心理作用,不要去想。
  颜青笙对他笑笑,按照他的方式调整自己,待那阵疼痛过去,才不咸不淡的问:怎样?
  “已经跟李教授约好了,下周六下午三点,我陪你去。”
  颜青笙垂下眼,目光顺着徐然到了自己的手上,他的手很好看,并不宽厚的手掌,手指极细极直又极白,只是掌心的伤痕破坏了美感。
  他微微侧身,顺势脱离了徐然扶着自己的胳膊,淡淡说:地址给我,我自己去就好。
  徐然习惯了他的拒绝,只得说:那也好,我等等发位置给你。
  颜青笙抬眼望他,感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只是伸手拿过桌子上的车钥匙和钱包,对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走出医院,才发现阳光好的刺眼。
  而刺眼的阳光下,陈靖依靠在他的车旁,哪怕只穿了一件轻薄的暗色羽绒服,也依然吸引着过往人的目光。他的眼睛一只盯着门诊大门,见到颜青笙出现方站直了身子,眼睛里的光聚拢成无比的深情。
  颜青笙依然不想见他,遵从自己的心,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客气。
  “你怎么会在这儿?”
  “舅舅说你今天约了医生,所以我来接你回去。”
  颜青笙讥笑:“舅舅?”
  陈靖笑的毫无破绽:“我弟弟的舅舅,当然就是我的舅舅。”
  呵。那你去跟你舅舅说,我回自己家了。
  颜青笙说完绕过陈靖,打开自动锁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