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落+番外 作者:伴泉山人

字体:[ ]

 
 
文案
两个少年,一次邂逅,相遇相知。
一个简单如水,一个命如泥泞。
就是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人,却可相守一生。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末,夏落 ┃ 配角:夏正 ┃ 其它:互宠
 
 
 
  ☆、拳手
 
作者有话要说:  山人因为看一场拳击赛而引发遐想,若有不科学指出还望见谅!
  黑市拳击,向来以力量论输赢,凭鲜血定成败。
  夏落此时坐在贵宾席,看着四周兴致勃勃的观众,十分不自在。
  左手边的男人点燃一根雪茄,深吸一口,吐气,转脸朝他笑笑:“夏小少爷头一次来,张某人也不占便宜,就让小少爷先选。”
  夏落有些迷茫地转过头看左手边的哥哥,夏正。夏大少爷悠闲地将高脚杯放在鼻端轻晃,宽慰一笑:“别怕,随便玩,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就当哥哥送你的成人礼。”
  点点头看向站成一排的拳击手,从左开始一个个看过去,犹豫不决。视线转到最后一个人,停住,是一个年轻男孩,一张脸沉静如水,轮廓英朗,一双眼直直看着他,坦荡直白。
  男人弹弹雪茄,伸伸下巴示意第一个人:“那个是沃恩,东区拳王,力量型拳手。”转向第二个,“那个是昆廷,西区唯一一个可以和沃恩相抗衡的人……夏少?夏少?”
  “啊?哦,没事。”
  顺着到夏落的目光看过去,雪茄男轻笑:“那个是新来的,叫乔末,刚成年的嫩鸡。”
  点点头再次审视一排拳手,再次撞进年轻拳手的视线,拳手直勾勾盯着他,毫不回避。
  对视,一股冲动油然而生,伸手指着男孩:“就选……乔末吧。”
  “呵呵……”雪茄男不屑一笑,像是在看一个笑话,这让夏洛很不舒服。
  “夏小少果然年轻啊……好像有句话叫什么……「初生牛犊不怕虎」,呵呵呵……”
  倔强地抿了抿唇,夏落坚定地指着男孩,再次与男孩毫无情绪的目光相对:“就选他。”
  “好。”打一个响指,雪茄男招招手,“沃恩!”抽一口雪茄,懒散地盯着夏落,胜券在握。
  夏落不禁攥紧拳头,认真地看向男孩,微微点头以示鼓励。
  男孩自始至终无一丝表情。
  “BOX!”鸣笛开场,第一回合。沃恩肌肉虬结,拳势凶猛,少年有些吃力,三分钟,被打倒在地。
  沃恩举起双拳大吼,教练助手纷纷围上去擦汗递水,四周观众欢呼喝彩。
  擂台角落的男孩用手肘随意擦擦嘴角的血迹,面无波澜。
  夏落抿唇不语,看着他,心里有些担心。这时男孩也转过脸看他,目不转睛。
  第二回合,男孩又一次重重倒在擂台上。夏落一个猛子站起来,紧张地注视着。
  “十!九!八!……”
  男孩吃力抬头,看到一脸担心的夏落,对视两秒。
  “五!四!……”
  倒下的男孩慢慢站起来,挺直腰板面对沃恩,做好防备。
  贵宾席上的夏洛松一口气,重新坐下。
  再次开始,男孩的进攻忽然迅猛起来,一拳拳不要命地爆发,险胜。
  第三回合,沃恩因为刚刚的失败有些恼羞成怒。男孩一边躲避沃恩的出击一边伺机出拳。一拳击中对手鼻梁,沃恩顿时有些头昏,还未反应过来,又一拳打中鼻梁。
  男孩似苏醒的雄狮,一拳一拳猛力打在沃恩的伤口上,沃恩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男孩冷酷的脸如炼狱修罗。
  贵宾席上的夏落咽了口口水,心里有些小激动。
  沃恩撞上围绳,又倒在地上。
  “……四!三!二!一!out!”
  男孩举起手臂随意擦掉眼睛周围的鲜血,张嘴咬开拳击手套的带子,抬眼直视夏落,眼神深邃得叫夏落失神。
  “啪!啪!啪!”男人拍拍手掌,看着夏落,笑容有些奇怪:“不愧是夏家少爷,眼光不错。”伸手签一张支票递过来,“张某人佩服,佩服。”
  迟疑地接过支票,夏落转头看向擂台,男孩早已默默下场了。
  车开出地下停车场,正要加速,突然猛地刹车。夏落差点撞上前排座椅。身边的夏正有些不悦:“怎么回事?”
  司机有些为难:“大少爷……前面……”
  夏落伸出头一看,换过衣服的乔末一件破洞牛仔裤,夹克开怀,单肩背着书包,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随性地站在车子正前方。
  “乔末?”夏落不禁自言自语,下一刻已开门跑了出去。
  “乔末!……”跑到男孩面前,突然觉得无话可说,尴尬地挠了挠头。
  “为什么选我?”
  “啊?……呃……相信你,嗯,我信你。”
  乔末目不转睛盯着他,沉默一会儿:“那你愿不愿意帮我?”
  “啊?”迷茫地眨眨眼,“帮……帮什么?”
  “帮我成为职业拳击手。”
  “这个……”为难地低头,挠挠后脑,再抬头,乔末已转身离开。
  “乔……”
  心不在焉上车,夏正正在车上噼里啪啦敲打键盘,随意问了句:“和那小子说什么了?”
  “啊?……没……没说什么……”手枕脑后,盯着车顶发呆。
  夏家大哥视线不离屏幕,漫不经心开口:“那小子,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啊?”夏落一个激灵坐正,扭过身体面向大哥,“为什么啊?”
  “他坏了张老板的规矩。像他这样刚入行的小孩,一没后台二没名气,得罪了姓张的那种不爱讲理的人,谁给他撑腰?”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他要是还能活着就不错了。”
  夏落沉默不语,看向车窗外,一直想着刚才的话。
  「他要是还能活着就不错了……」
  
 
  ☆、乔末
 
  翻过来……调过去……爬起来……又倒回去……再爬起来……
  夏落郁闷地抱头坐起来。
  睡不着……
  「像他这样刚入行的小孩,一没后台二没名气,得罪了姓张的那种不爱讲理的人,谁给他撑腰?」
  「他要是还能活着就不错了……」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
  「帮我成为拳击手……」
  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夏落无奈叹口气,拿起手机:“哥,能帮我查个事吗?”
  “就当我的成人礼好了……”
  “不答应我就跟妈说……”
  一脚一脚小心翼翼踩在阴暗潮湿的楼道里,好不容易爬上楼,抬头对一下门牌号。
  是这里。
  伸手要敲门,却看见门闪了一条缝,一丝精光闪过脑海。
  「那小子,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忙不迭推开门,一眼看见沙发上光着上身四仰八叉的人,胸膛一起一伏还有气,不禁松了口气。
  皱眉扇了扇鼻子,昏暗的房子里,满地烟头,茶几上乱七八糟摆着酒瓶子,根本不像一个十八岁孩子的家。
  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伸手拍拍乔末:“乔……啊!”
  乔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死死盯着他,而后微微眯眼,又一把松开,扭过头继续睡。
  揉着手腕站起来,看乔末的睡相,夏落挺郁闷:“你怎么也不关门?遭了小偷怎么办?”
  乔末闭着眼嗤笑一声:“小偷愿意来吗?”
  “噗!呵呵,呵呵……是不愿意……呵呵……呃,抱歉……不好笑。”
  收起尴尬的笑容,沉默,乔末毫不搭理他,这是被忽视了?
  有些不服气地去拉乔末的手臂:“起来,起来!”
  乔末被拉起来,不耐烦地打个哈欠,又拿起啤酒往嘴里灌,并不理他。
  夏落看见乔末脸上的伤,是新的,有些担忧:“你怎么受伤了?”
  乔末瞥了他一眼,靠在沙发上:“得罪人了。”
  得罪人?一瞬间想到张老板。
  “那你怎么……”
  乔末已经站起来走进厨房了,翻箱倒柜一阵,空着两只手走出来,顺手拿起一个啤酒罐子,倒倒,空的,随意扔到一边,揉了揉胃。
  夏落试探开口:“你……没吃饭吧。”
  “……”
  “那我们去吃饭吧!走走走!我请!随你怎么吃!哈哈哈,哈哈哈。”
  “……”
  干笑几声,看乔末一动不动,尴尬收声。
  乔末看了他一会儿,抬腿往门外走。
  “哎哎哎!等等等等!”
  “……”乔末回头盯着他,面无表情。
  “呃,你……穿,穿衣服……”
  乔末走回来随意翻出来一件衬衫穿上走出去……
  「嗡~嗡~嗡~」
  “呃啊————啊~~——”
  「吱——」
  “…………”
  “呼……呼……呼……”
  机车停在一家川菜馆前。
  夏落颤巍巍爬下机车直喘气,抬头郁闷地看着一脸无所谓的乔末,又看看崭新的机车,更加郁闷。
  没钱,没钱车哪来的?对了,他上回打拳赢了,会有分红的吧……暗叹一口气,一点钱都留不住,败家……
  那边乔末已经进了餐馆。
  “哎!你等等我……”
  碗碟相碰,一桌子的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夏落抓着筷子,吃惊地看着乔末饿虎扑食般大快朵颐,扫荡全桌。
  这人,是饿死鬼投胎吗?
  走出餐馆,乔末一言不发跨上车,发动。夏落连忙爬上车,紧紧搂着他的腰。乔末动作顿了一下,并未说什么,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震耳欲聋的音乐,晃来晃去的女人胸脯,呛人的烟酒味道……夏落坐姿工整,表情僵硬,傻里傻气。他现在无比后悔当时脑子一热跟乔末到这种地方来。
  旁边黄头发的青年左搂右抱,上下其手。乔末则静静靠在沙发上,左手夹一根香烟,右手伸直搭在夏落身后的沙发靠背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