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产ABO)离婚+番外 作者:卜做人了

字体:[ ]

 
 
文案
 
一个有话不直说的Omega
 
一个器大不活好的alpha
 
然后,他们要离婚了。
 
阿门。
 
内容标签:生子 制服情缘 高干 军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之萌,许天奇 
 
 配角:肖阳,肖月月,蒋星星,叶之澜,大豌豆 
 
其它:狗血
 
 
 
    一
 
    九点半,叶家的电视准时调到本地频道。
    “各位观众大家好……”女播报员妆容精致,叶之荫看着她的淡粉色唇膏,胃里突然一阵翻腾。
    他的母亲喜欢这档新闻节目,自从回家后,他就一直陪在父母身旁,除了上班,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电视机前面。
    荧光屏闪闪烁烁,叶之荫的疲惫感越发加重。最近一直累的不行,大概是项目的原因。重压之下,所有人精神高度紧张,唯恐出现一丁点差池。
    “大哥,你还好吧?”弟弟叶之澜担忧地冲了一杯蜂蜜水,递给他,“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叶之荫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在弟弟忧虑的目光中,他愈来愈累的喘不过气,心脏砰砰乱跳,好像马上就要昏死过去。
    假如……
    叶之荫摇了摇头,把一张总是似笑非笑的脸庞从脑海中撵了出去。
    叶家世代行商,到叶之荫的父亲叶绍华这一辈,抓住时机,已然成为国内冶炼行业数一数二的巨头。但叶之荫并不喜欢子承父业。他在学业上相当刻苦,凭借自身努力进入了第一流的大学,还去国外深造过。学成归来后,恰巧军队的研究所急需他这方面的人才。在一个老师的推荐下,叶之荫进入了研究所,安安稳稳地过起了“实验室——家”两点一线的理想生活。
    只是有一点从小便困扰着他——无论再怎样要强,他始终是个omega。
    “今天呢,我们跟随着交警同志,在市内各大路口进行酒后驾驶的检查。”夜色中,霓虹五光十色。记者跟在交警身后,摄像机镜头微晃。
    一辆车被查住了。司机百般耍赖,最后检测结果为酒后驾驶,叶之荫的母亲林慕放下手中的毛线球,叹息道,“作孽呀。”
    叶之荫轻轻地“嗯”了一声。叶之澜道,“作死,现在天天查的。”
    林慕道,“那你可要小心。”
    “当然。”叶之澜答道,“应酬我一般都不太喝酒的。”
    与兄长不同,他和父亲一样,是名不折不扣的alpha。叶之荫道,“母亲说得对。”说着拍了拍叶之澜的手,“阿澜,家里公司的事情我帮不上忙,全托赖你。你要注意身体。”
    “没事。”叶之澜笑道,“倒是哥哥你,看着好像又瘦了。”
    “天气太热,没胃口。”
    叶之澜犹豫一下,开口道,“那个……许天奇他……”
    “他没事。”叶之荫表情冷淡,迅速打断弟弟的询问,“他最近很忙。”
    正闲闲地聊着天,镜头一转,又一辆车被拦下了。
    交警打个手势,驾驶室的窗户缓缓摇下,露出一张美艳的女子面孔。记者跟上去,那女子眉眼灵动,十分配合地进行着测试。
    副驾驶座位上瘫着一个男人,睡得非常熟。即便是酒醉,他的五官也完全可以称之为英俊。肩宽膀阔,就算隔着屏幕,似乎也能嗅到整个人散发出的凌厉的alpha的味道。
    “哥哥……”叶之澜惊呆了。
    林慕手中的毛线球掉在地上,家中的布偶猫小八得到了新玩具一般,欢天喜地地扑过去拨弄着蓬松的毛球。叶绍华踱着步子走过来,看到夫人讶异的表情,不由问道,“怎么了?”
    电视画面中美艳女子在跟交警交谈,她没有驾照。
    “这是他的嘛,人家的忘记带了。”一边说,一边委屈地扁扁嘴,举止相当娇俏,“他喝醉了,我要送他回家……”
    叶绍华难以置信,“许天奇?”他咆哮着冲脸色苍白的叶之荫问道,“你不是说他出差去了吗!”
    “他是出差去了。”叶之荫失魂落魄地站起来,又坐下,“他上个月告诉我,去外地有紧急任务……”
    电视里记者还在讲解着什么,大约是交通法规。他已经听不清了,耳边嗡嗡乱响,可能是父亲的质问,可能是弟弟的安慰,可能是母亲的不解……恍恍惚惚间,他只剩下一丝清醒的意识——
    作为一个omega,他的alpha应该是出轨了。声称出去执行军务,却出现在一名陌生女子驾驶的车上。但是,假如说这可以令他从婚姻的泥淖中解脱的话……
    他混沌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嘴唇颤动。
    我很好,叶之荫想告诉父母兄弟。可是心脏在悸动……他一个字也讲不出来了。
  
    二
 
    许天奇被门铃声吵醒了。
    按住宿醉的额头,他硬撑着开了门。门口是个穿着红马甲的快递员,拿着一个大信封,“你是许天奇吗?”小伙子看一眼他满是褶皱的衬衣,“快递。”
    大清早的谁寄快递给他?许天奇草草签了名字,接过那只信封。快递员迅速地消失了,他关上门,扒掉衣服,躺回床上。头疼,反胃,肌肉疼,每次喝多了酒都这样,还不得不喝——掏出手机瞄了一眼,下午两点半。原来不是清早啊……他在内心合计了一番,这一觉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很好,差不多是他出差日子里一星期睡觉时间的总和。
    手机显示有一个新短信。估计是肖阳发来的,约他出去继续不醉不休。他懒得看,就丢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去撕那只大信封。由于酒后手软无力,撕了两下才撕开。抖一抖,掉出来轻飘飘一叠文件,砸在赤裸的胸口,似乎还带着打印机的温度。
    “谁啊……”许天奇嘟囔,刚出完差就来文件,上司愈发万恶了,要是要把他活活榨干么。拎起来瞥一眼,白纸黑字,开头五个大字端端正正,清清楚楚——
    离婚协议书。
    许天奇惊呆了。他昨天刚刚回到本市,才下飞机就被叫去谈一个什么生意。说是谈生意,其实就是喝酒罢了。肖阳那小子带头灌他,最后依稀喝多了……怎么回的家他毫无印象。家中空空荡荡,叶之荫在他出差后就回了自己家,那是告诉过他的。可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快递来一份《离婚协议书》呢?他狠狠地掐了胳膊一把,很痛,显然并非是酒醉后出现的幻觉。
    协议书分条别类,将家中财产列的一清二楚。其实这个空荡荡的家根本没什么像样的财产,房子是军队分的宿舍,车是当初结婚叶家陪送的;家具家电两个人各出一半;婚后两年多,两个人还没有孩子,所以谈不上抚养权的争夺;存款原本各人存各人的——他目瞪口呆地重新读了一遍这份简明扼要的协议,不错,如此简洁明晰的风格,一望便知出自谁的手笔。
    ——他那位“夫人”,永远冷冷淡淡的叶研究员,叶之荫。
    许天奇拿起丢在一旁的手机。划了一下,点开那封未阅读短信。
    发件人不是肖阳,当然不是,“A”,那是他给叶之荫的代号。来自“A”的短信,从字数来说,已经堪称罕见的漫长;从内容来讲,大概是一道晴空霹雳,劈的许天奇天旋地转,地覆天翻。
    “许天奇:你好。事情我已知晓。你我勉强结婚,本无感情,故可以理解。离婚协议书已发,签字后请寄还于我。若对条款不满意,可协商。祝幸福。叶之荫。”
    “这……”这是怎么回事?!许天奇反反复复读了七八遍,仍然闹不明白这个omega搞的算是哪一出。他把手机放下,想了想又拿起来,“本无感情”四个字刺痛了他的眼睛,你什么意思,本无感情?……他长长地按住1键,漫长地“嘟”了一声过后,传来冰冷机械的女声。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挫败地垂下了一贯高高扬起的头颅。
    许天奇是一名军人。他比叶之荫小三岁,当初虽说是组织上介绍的,其实说到底,能和叶之荫结婚,完全是靠他个人的争取。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傍晚,许天奇忙碌一个下午,终于找到空闲跑去食堂吃晚饭。
    军中最不缺的就是alpha。许天奇在食堂门口碰到同为alpha的肖阳,皱皱鼻子道,“味道这样冲。”
    肖阳呲牙一笑,“你不也一样。”
    两个人说笑几句,肖阳被许天奇拖着,要去吃小炒肉。经过小卖部,许天奇突然一愣,道,“那谁啊?”
    肖阳随着他的视线一瞧,便笑了,“老许,你真是个狗鼻子。”他放轻了声音,“统共就这么一个omega,你少找事了吧!”
    许天奇“呸”他一口,“他有对象了?”
    “没有。”肖阳道,“那个不是咱们系统的。今天研究院来做实验,他就过来了——奉劝你别招惹他。他是个omega没错,不过……”
    “不过怎么样?”
    “性格不好。”肖阳惋惜地叹口气,“光看脸的话确实不错,可是听说很强势,非常难对付。”接着补充道,“不然不会剩到现在。”
    “瞎扯。”许天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叶之荫同样忙了一天,在各式alpha的荷尔蒙夹击之下,身心俱疲,借买水的机会出来透一口气。他并没有发现远处暗暗观察他的两个alpha,很久之后,当许天奇压在他身上肆无忌惮的告诉他的时候,他方恍然原来那一天是他悲剧的开始——可是,身为一个omega,本就是个悲剧……
    不是么?叶之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三
 
    许天奇打不通叶之荫的手机,瘫在床上半个钟头之后,他拨通了叶家的电话。
    那边几乎立刻就接了,是一个陌生的男声。自报家门后,男声显然得到了指示早有准备,立刻公式地回答道,“叶先生说,有什么问题,请您跟律师谈。”
    “我要跟叶之荫讲话。”
    “请您跟律师谈,他的号码是……”
    “我要跟叶之荫讲话。”
    “请您跟律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