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色盲+番外 作者:低笑(下)

字体:[ ]

  蓝念空眼眶微红,手覆上他抚向自己脸颊的手,「焰日,对不起!我当初伤害了你!」
  「虽然他和白缇当年离开的性质不一样,可他的确离开我了,我能感觉的到,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再见到我。」夏经年刚才决绝的语气和表情又在澹台焰日眼中浮现,男人心痛的同时瞬间不安的反抓紧蓝念空的手,「那你呢?你会不会又在他离开我後,像以前那样再离开我?」
  蓝念空站起身,把男人搂进怀里,「不会了,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焰日,谢谢你对我说这些话,我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好像又看到了以前那个澹台焰日。
  不管这些话听在我耳朵里会不会心痛,可我依然感谢你肯这样告诉我,也许你现在两个都爱,再或许,你现在两个都不爱,不管怎样,我都会再让你明白爱一个人究竟是一种什麽心情。
  「不要离开我,你都不知道我刚才要放下他时这里有多疼。」澹台焰日指著心口,说到最後情绪又激动起来,「我甚至想杀了要带他走的人,可是他却不想留下来,他连看我一眼都不稀罕。」
  男人说完,搂紧他,「既然你不想离开我,如果有人敢带你走,我一定毙了他们!」
  蓝念空双手环住他的後背,坚定点头,「我知道,焰日,不用急,我们慢慢来!我会留在你身边的!」
  澹台焰日松懈下来,蓝念空不断抚拍他的背,男人头靠在他胸口,良久,竟觉有些疲累。
  「我突然感觉好像很累!」
  「焰日!」低头看向他憔悴的脸,虽然这些日子自己过的也不好,可澹台焰日又何曾好过过。察觉男人脸上的疲倦,蓝念空让他躺倒在床上,「再休息会吧,我会在这里陪著你!」
  可能是真的累了,不仅仅是身体。澹台焰日盯著天花板看了很久,蓝念空知道他是在想事情,也没有打扰他,又过了很久,他才闭眼睡去。
  「为什麽要把自己弄得那麽累呢?焰日!你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迫切想得到,也不舍得放下想要的东西,却把所有人都弄得遍体鳞伤,到头来,自己也不好过。」
  话虽这麽说,蓝念空却仍是坐在床头,端详著他的睡颜。
  ……
  听到有人开门,夏灼扬起小脸期待的跑过去。夏经年没想到这边推开门那边就能看见夏灼,激动的不能自已。
  「爸爸!呜呜……爸爸!你去哪了?」
  夏经年蹲下身抱紧他,不停揉弄他的头发,却说不出话来。
  「爸爸,我会乖乖听话,你不要走了!」
  夏灼的话除了让他心酸不知道要回些什麽,很想告诉他自己不会走,可是想到即将可能要分别,夏经年怎麽也说不出口。
  「爸爸,我好想你!」
  把他抱在怀里,只是这样夏经年都觉得有些吃力,「我知道,我也是!」
  明明被夏经年抱著,可夏灼还是觉得不安心,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不停往他身上蹭。夏经年知道小孩子最没有安全感,他这些天不在,小灼一定感到很害怕。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如果那个人强行把小灼抢去,那小灼要怎麽办?想到这里,他迫不及待看向季腾。
  「季医生,你真的有办法吗?」
  「不要抱太大希望,我说过,和你想要的并不一样!」
  他的话让夏经年潜意识里更加搂紧了夏灼。
  「是什麽意思!」
  季腾看了看夏灼,「小灼先进房间等你爸爸!」
  「我才不要!」
  夏灼贴在夏经年身上,坚决反对。
  虽然也很不舍,可夏经年没办法只好先稳住他,「小灼,听季叔叔的话,你先进去,爸爸待会就去陪你!」
  「不会的,爸爸一定是又想走,你想离开我。呜呜……」说到最後夏灼大声哭著,委屈极了。
  夏经年被他哭的心焦,不断安抚他,向他保证了很久,夏灼最终才肯听话的先回房间。
  「我想象不到,如果没有我小灼会怎样!」
  「所以,不能让他觉得没有了你!」
  夏经年疑惑的抬头看向对方,兴奋道,「季医生,你有办法让我留下小灼!」
  可惜季腾随即的反应又让他感到绝望,季腾摇头,郑重道,「经年,听我说,我现在告诉你,不仅仅是老爷知道了小灼的存在,少爷的外公也已经知道了,早在我上次去C市接少爷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这个消息对於夏经年而言无疑又是晴天霹雳,此刻的他已经看不到一线曙光,「澹台焰日的外公?可是他怎麽会知道!」
  「对於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可是经年,你是双性人的事当年轰动了整个蓝尚,所以以老爷子的势力查到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该怎麽办?他,他会不会伤害小灼?」
  季腾摇头,「如果要伤害,你和小灼也不会现在还相安无事,但他的态度和老爷一样,都想要这个孩子!」
  夏经年险些跌倒,他找不到一点希望,谁能告诉他他能做些什麽。
  「那我要怎麽做,我该在怎麽做!」夏经年说著突然拉住季腾的衣服,「季医生,带我和小灼离开这里可以吗?我要带他走,否则,他们一定会跟我抢他!」
  「经年,你冷静点,老爷已经派人盯著我们了,他现在不可能会放了小灼,即使老爷不追究,那老爷子呢?他的脾气我不敢保证,如果惹怒了他,事情会变得更糟糕!」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我究竟要怎麽办?我是不是要失去小灼了?是不是?」由於无法承受事实,夏经年吼了起来。
  季腾制止住他乱晃动的身体,等他稍微稳定下来才道,「经年,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
  被逼到无路可走,夏经年早已不知该如何是好,立刻连连点头。
  季腾看著他的眼,正色道,「这种事情不比爱情,爱会让人放不下,舍不得,所以心不由己,和钻不钻牛角尖无关,但是这件事你却可以从别的角度去想。」
  夏经年看著他,摇头,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如果无法正面抵御,那为什麽不选择另外一种胜利的方式呢?经年,相信我,只要小灼偏向你这边,这场赌注,注定是你赢,因为无论是老爷子还是老爷,他们都不舍得动小灼一根头发,没错,小灼是你的软肋,但也同样是他们的软肋。」
  夏经年继续摇头,「我还是不懂!我从来没想过拿小灼去赌什麽!」
  「听我说,既然带不走小灼,那就让他留下来……」
  只听到这里,夏经年已经听不下去,「是要让我放弃小灼吗?不可能,不可以!你怎麽能对我说这些,你应该最了解我有多爱小灼。你怎麽忍心这样说,难道你想让他们把小灼抢去吗?」情绪明显失控,夏经年失去理智抓住季腾,「是你告诉他小灼的存在的,你是不是想帮他从我身边把小灼抢走!」
  季腾只得苦笑,他知道此刻的夏经年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
  「你是这样想我的?」
  良久,等夏经年反应过来後‘啪’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对不起!我只是感到很绝望!如果连你都不信,那我还有资格相信谁!」
  「当初我把小灼说出来,真的是想不到别的办法,因为我不可能让你被少爷禁锢,你会承受不住!」季腾说著,看向夏经年,面色忧虑。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那就听我把话说完!」
  夏经年点头,把信任全部交到他手上。
  「既然小灼会被留下来,又不能让他觉得没有了你,所以经年,你也必须留下来!」察觉他身体在那一瞬间的颤抖,季腾继续道,「说出小灼的时候我就知道带不走小灼你也不会离开这里,所以,我的条件是少爷以後都不能纠缠你。」
  「你让我留在这里?」
  「否则你舍得小灼吗?」
  答案需要回答吗?自然是不需要,不然他什麽都不用考虑了。
  「其实你可以活的轻松很多,不要让他们的错压著你自己,躲避有时虽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却不是最好的方法。没错,离开少爷这几年,因为小灼的存在你过得也很开心,可是那种生活,真的好吗?你躲著少爷,守著秘密,心里一直压抑著。」
  「别说了,我只是,想和小灼简单生活!」夏经年低下头,制止他的话。
  「你现在也一样可以,经年,为什麽要让自己躲避在一个封闭的壳里呢?这样你才觉得安全吗?但是现在换回的又是什麽?你明明可以在Z市,在自己的家乡,你可以正大光明的好好在这里生活,甚至生活在他们眼下,让他们亲眼看见你依然可以很开心。你应该过的骄傲一点,漂亮一点,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要再选择逃避,以前你不得不那麽做,因为你要保护小灼,可是现在,你有了自由,你可以过更好的生活,和所有人没有区别!」
  季腾的话一字一句敲击著夏经年的心,这些东西他不是没想过,谁不会遐想将来,谁不想活的更精彩,他只是怕失去夏灼,有了小灼,没了这些他一样可以承受,谁知还是换来这样的结果。因为他在处理澹台焰日的事情上,还是太贪心了。
  「我,我没有那麽勇敢和坚强,你说的这些,我也想,可是我做不到!」
  季腾摇头,手放在他肩膀上。
  「你很坚强,你只是从来不愿意去计较!我也不需要你计较什麽,我做这些只是希望你能过的更好!」
  眼睛发酸,瞬间淌出眼泪,夏经年肩膀颤抖看向季腾,「季医生,谢谢你,从很早以前,我就在想我能为你做些什麽,可是……你这样,我真的很愧疚!」
  季腾笑了笑,一日以往那般温文尔雅,「经年,我怜你,有些心情说不上来,那只是一种感觉,有了也便有了,人总有想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是不是?没有什麽理由,对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就好像你爱少爷一样,也是一种感觉,产生了就无法轻易抹去。你可以不去计较,但是请为小灼想一想,他现在不能失去你。」
  「我不用过的有多骄傲,我更不想在他们面前好像炫耀什麽,你不觉得,为了在伤害你的人面前炫耀,然後强颜欢笑太累了吗?与其那样,我宁可做的洒脱一点。季医生,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我以後能看著小灼,看著他一天天成长,我就很满足了。」
  季腾点头,突然把他搂在怀里,「你喜欢怎麽做就怎麽做,只要你心里舒坦就行。相信我,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想象中那麽糟糕,你只要过你的生活,然後用另一种方式陪著小灼就好。」
  虽然在他的开导下心里不再那麽压抑,可夏经年想到夏灼还是不免忧虑,「那小灼怎麽办?无论如何我会选择对小灼最好的方式,他离不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他!」
  原本是个严肃的问题,谁知季腾听後却笑了,「这个就不是你能左右的问题了!当然,这个问题哪怕是老爷子和老爷都很难左右。」
  「这是什麽意思?」夏经年今天第一次觉得他和季腾之间沟通有问题,是他太笨了吗?总觉得今天的季医生虽然看上去还是那麽温和,体贴,可是似乎又多了份睿智。
  「我说过,只要小灼向著你,这场赌注你就不可能会输。等到老爷派人来接小灼的时候,你就知道谁最有决定权了!」
  夏经年更加迷茫,「我还是不懂!」
  季腾轻轻撩了撩他额前的碎发,「因为你从来不懂利用自己的优势牵制别人,或许该说,你从来不喜欢从别人身上争取什麽!人家都是一笑了之,可你是不笑了之。除了,对於少爷!唉!」
  季腾说完,不免叹了口气,夏经年以为他有些失望,想来想去说道,「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季腾摇头,「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夏经年!」
  夏经年不只是感动,他觉得季腾的存在之於他而言就好像是希望那般,四年前他绝望的时候对方帮他拥有了小灼,小灼在肚子里时,那段时间由於对澹台焰日的思念,最痛苦的时候也是对方陪著他,到了现在,季医生还是站在他这边为他考虑一切。
  「季医生,我该为你做些什麽呢?」
  「这个问题,我要慎重考虑考虑!如果你待会就能煮一顿午餐给我就更好了!」
  夏经年听闻,迫不及待开始想著中午要做什麽饭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