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迫谈恋爱+番外 作者:倦枕厌夜

字体:[ ]

     
 
 
  《被迫谈恋爱》
 
  ■这就是一个外表淡定内心狂飙脏话的上司推倒了他外表老实其实内在一直压抑的暴躁下属,两人勾来搭去,最后上司把下属成功掰弯的故事。顺带若干路人出来打酱油。
  ■小白文,全民BL,情节经不起推敲。小受异装癖,强推小攻。
  ■主队成员:元浩,宋远琦(暴躁直男攻X异装癖闷骚受,下克上)
      酱油一分队:朱江,苏志行,赖岩(3P)——出场很少,只在接近尾声的时候出现了
      酱油二分队:元荣,宋巧书(迟钝攻X更迟钝的宅男受)下部出场
      亲友团成员:宋巧秀,姜媛媛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太巧了。
 
 
  一、小姐你好
 
  1.
 
  早上出门的时候,刚收到母亲嘱咐“天冷了,多加件衣服”的短信。
  没想到上班路上这一会儿功夫,街上就飘起了雪花。
  宋远琦打着方向盘,嘴角带着微笑,不时看几眼窗外。因为心情好,所以即使到了拥挤的十字路口排队等候红灯他也不再觉得烦躁,反而有闲情打开CD机放起了音乐。
  如果问四季之中,你最喜欢哪个季节。
  宋远琦给出的答案将无疑是冬天。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冬天的时候换装更自然方便了。可以带上帽子防止假发不小心被弄掉;可以很自然地围上围巾挡住喉结;可以在裙子下套上厚厚的毛袜,而不用担心会不会有腿毛没推净露出来;同时身材也不会特别突显比别人高大,因为冬天人们都穿得厚实臃肿……
  说直白点,宋远琦喜欢冬天,只是因为他觉得冬天时候换女装会更方便,不容易暴露。
  宋远琦是异装癖。
  没错,尽管宋远琦下面带把,平时里严肃威烈,是家人同事眼中实打实的纯爷们,但私下里他却是个有着异于常人爱好的同志。
  宋远琦第一次穿女装是为了配合被他拐上床的直男男友,男友不过一个随口的提议他便傻乎乎地当真了,跑去商店,以送给妹妹的名义买了整套女装回来。
  他逃了课躲在寝室里换好衣服,穿着女装自然是怎么都不敢走在校园里的,只能站在室内羞涩地走两步给男友看。可光是这样,就让一向对性事并不积极的男友兽性大发了一通。
  宋远琦当天被男友压着粗暴地做了好几次,*头部分被拧得红肿胀大了好几圈,后面更是疼得不敢大步走路,于是他发誓再也不穿那跟*药有的一拼的破裙子。
  但等到身体恢复后,宋远琦回忆起那一天的性事,忽然又觉出些妙处来。他喜欢男人,因为少时自身体型偏瘦弱的缘故,他一直向往那些体格健魄的男性,更渴望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友拥抱。
  男友那天的表现完全满足他一直以来的幻想,虽然少了些温柔,但那股狠劲儿后来想起也别有番风味。
  于是宋远琦记吃不记疼,再次蠢蠢欲动,周末时候把那套女装塞到包里背上,和男友跑去旅店,两人理所当然地又胡闹了一整天。
  这一次小男友也上了些心,动作轻柔很多,宋远琦甚至觉得对方做爱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也带上了珍惜,那是他一直渴求却求不来的感觉。
  宋远琦终于尝到了女装的甜头。
  他那时初尝恋爱的青涩和甜蜜,对初恋男友迷恋颇深,也不觉得换上女装有什么奇怪或丢人的,反正都当是私下里的情趣了。
  最重要的是,换上女装后,一直对他有些爱答不理的男友终于愿意把视线多一些放在他身上,虽然只限于宋远琦穿女装的时候,但被冷待太久的宋远琦也知足了。
  感情需要慢慢培养嘛,他这么安慰自己。
  乐观地宋远琦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当宋远琦从打工的地方出来,领着新发的工资和之前攒下的钱,打算给男友买下那双在当时看来十分昂贵的球鞋时,他看到声称要去参加社团活动的男友搂着英语系的系花从橱窗外走过。
  宋远琦咬着牙把手里的钱包捏变了形,一肚子火,偏偏无处发泄。
  那一刻,宋远琦多希望自己也能像八点档里的女主角那样,冲到劈腿的男友面前狠狠扇他一巴掌,喊一声“不要脸的负心汉”。可他的性别和理智阻止了他做出这种矫情又脑残的举动。
  宋远琦表情僵硬地当场把鞋子退掉,坐车回学校,买了两提啤酒,回到宿舍喝了个昏天暗地。
  酒醒后两人当然是分手了,或者说,两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那个男生喜欢的始终是夏天里能够穿着裙子短裤露大腿,能让他搂在怀里带出门炫耀的女生,就算宋远琦在屋里换上裙子后勉强装成女生,也不敢跟男友走出门的。
  “远琦,你愿意为了我穿女装,我是有点感动,而且你穿上裙子打扮打扮的样子,客观说我真挺喜欢,如果只是做炮友偶尔互相帮助我随时可以满足你,不过更多的就不可能了,我现在新交了一个女友,以后也肯定是要结婚的,没法给你想要的那种恋爱。”
  宋远琦当时听了这话脸涨得通红,气愤地一句话说不出来。
  耍人也不带这么玩儿的!都他妈掰了还做狗屁炮友啊,这话说得简直是往另一人脸上甩巴掌!
  放你妈的屁,老子有那么饥渴吗?!
  宋远琦觉得下次再看到这人,能克制住自己不上去挥一拳就不错了——好吧,按照两人的体格来比较,很可能宋远琦挥完一拳后挨揍的反而是他自己。
  不过这些事,快要气炸的宋远琦已经都没功夫考虑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赶紧把两人在一起时的那些东西都处理掉。看着就烦。
  宋远琦火速收拾了一袋子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其中还包括对方前几天生日时送他的mp3——统统扔给废品站。
  沉着脸回到宿舍的时候,宋远琦看到了被他忘在床底的背包,那里面还有一套穿过几次没来得及送洗的女装。
  鬼使神差地,宋远琦没有立刻把衣服丢弃,而是重新放回床底,再往里踹几脚。
  大三之后,准备考研的宋远琦在校外租了个房子。
  备考时期寂寞而又紧张,冰冷安静的夜晚宋远琦也会找些调剂,比如说躺在床上自·慰。
  他有时候会幻想杂志里心仪的猛男,更多时候脑海里会浮现之前做爱时的场景:高大的男友,穿着女装做爱时被人从后面进入的自己……那时产生的兴奋和快感是独自一人手- yín -所无法比拟的,但哪怕只是回忆起当时被拥抱和抚摸的力度,羞耻又放浪的动作言语,也能让他很快到达高潮。
  到后来为了更好地入境,宋远琦上床前干脆换上那套一直没有丢掉的女装。
  这个习惯直到他不小心弄坏了那套衣服,不得不厚着脸皮再去买时,也没有戒掉。
  渐渐地,宋远琦发现穿换女装可以帮助他调节心情。
  专注于挑选适合的衣物能让他把烦恼压力暂时抛到一边,而每次看到试衣镜里出现的不同风格的女性“宋远琦”也很有趣。
  宋远琦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理解了,为什么妹妹小时候那么喜欢玩儿给娃娃换衣服的游戏。
  使用打工赚来的钱,宋远琦开始邮购更多女装,他更多地关注起化妆和时尚相关资讯,并热衷于依据心情给自己搭配不同款式的衣物和饰品。
  随着他在室内换上女装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一天傍晚,宋远琦看着镜中近乎完美的长发美女,忽然冒出了个大胆的念头。
  最后一遍确认妆容,假发,衣物没有破绽,宋远琦带好钥匙,换上新买的皮靴,走出了家门。
 
 
  2.
 
  穿着女装出门,这对于宋远琦来说可真的是一次新奇又刺激的体验。
  白衬衫,牛仔小褂,配及膝牛仔裙和丝袜,宋远琦今天的打扮是清纯的女大学生。
  晚风徐徐吹,从宋远琦腿间穿裙而过,一阵阵凉风让他总觉好像下面没穿东西似的,走两步就要低头看看。
  宋远琦一开始只敢在家属楼附近转圈儿,他手里拿了份在小区门口刚买到的报纸,已经做好了一旦被人发现就立刻挡住脸奔回家的打算。
  不过走了几圈,他发觉自己担心过度了。事实上,经过衣物搭配和化妆修饰,普通人一打眼看到他时,绝对想不到迎面走来的窈窕淑女是个男人。
  宋远琦受此鼓舞,借着傍晚渐渐昏暗的光线,壮着胆走到了街上。
  走在人行道上,他第一次觉得路灯和霓虹灯是如此明亮,以至于他不得不低下头,因为担心下巴上有没有刮净的胡茬被人看到;又忽然想到这件衬衫的领子不够高,完全无法挡住喉结,这让他脖子也跟着缩了起来;往日走惯了的人行道似乎也变得窄小起来,过往路人不时和他摩擦肩膀,或者撞一下,害他总怕自己的肩膀太宽太显眼,不得不缩紧肩膀走路……
  很多之前没有考虑过的细节,都一下子摊在宋远琦的面前,使得宋远琦每走一步都是担惊受怕又忐忑不安。
  好在第一次的经历也不至于说完全失败,一路上极高的回头率和各方面的关注还是让宋远琦颇为受用。
  尤其好几次走路不注意,和人碰撞后,对方发现被撞到的是个“文静害羞的女生”,通常会很轻柔地扶住宋远琦的肩膀并低声道歉。
  这结果,可和一般情况下宋远琦走路被碰,得到对方轻轻一瞥或者漫不经意的一句“不好意思啊”完全不同。
  尤其还有人借此搭讪。
  宋远琦看着那男人不顾身旁女友发黑的脸色向自己要联系方式便觉得想笑。
  一种报复他人的快感油然而生。
  啧啧,直男算个什么东西啊。男人就他妈是视觉感官动物,靠下半身说话的。就算老子是男人又怎么地,穿上女装还不是把他们骗了!
  看那边几个男人色迷迷的眼神,瞅你妈瞅啊,盯着老子看老子也长不出胸部!只敢意- yín -的傻×玩意儿。
  他妈的,还有那个只知道在女人面前装君子的人渣,都他妈对你千依百顺,让你上完老子了,还敢跟老子玩儿劈腿!
  ……
  宋远琦在心里狠狠骂了一路,回到家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心情格外愉悦。在胸口积压许久的对于前男友的怨愤,直到这一日才彻底发泄出来。
  从这以后,宋远琦只要心情不好,回家后便一定会换上女装出门。
  变装成为他发泄和缓解压力的主要方式。
  刺激的过程让宋远琦产生心理上的快感,而路人欣赏的目光和偶尔惊呆的表情则让他十分满足。
  于是,异装——这个起初只是为了更容易得到快感,带着些许好奇心思的尝试,慢慢地演变成了一种心理上的依赖。
  加上宋远琦毕业工作后,职位爬得越来越高,各方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变装更加成为他不语言说的另类减压方式。
  不知是不是雏鸟情节,他一直忘不了和初恋男友的那几次女装H。
  可自从某次他试探地对床伴提出穿女装做爱,并收到对方诧异古怪的目光后,宋远琦就再也不敢提类似的事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癖好在社会上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歧视,甚至同志里面本身就有很多人并不接受异装癖。
  好在宋远琦隐私保密方面做得不错,两个不同“性别”的宋远琦完全没有交集,不管是亲密的亲人、公司的同事,还是一夜情对象都没人知道他有如此特殊的爱好。
  有时候宋远琦都会想自己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女装时的宋远琦端庄大气,偶尔和直男喝酒吃饭,但绝不过夜,聊天可以,动手免谈,距离拿捏得十分到位,而且为了避免纠缠,约会过两三次后他便自动与对方断了联系;而恢复男装的宋远琦则一直在人前端着严肃刻板的面孔,即使泡GAY吧,寻一夜情满足*欲,也是一副公事公办,好合好散的样子,完美得让人咬牙切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